王齐:叶秀山的传统中国哲学思想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6 次 更新时间:2021-04-07 10:26:34

进入专题: 叶秀山   中国哲学  

王齐  
‘生’为‘神’,‘死’为‘鬼’”,[46]这种生死、阴阳、正反、显隐之间的转化被叶先生称之为“原始现象学”的基本原则。[47]与之不同的是,在古希腊,人是“有死者”,与作为“不死者”的“神”相对应。而在中世纪,人神之间更是存在着绝对的差别,神是绝对的存在,人只是有限的理智存在者,因此人对神的认知只能是有限的,认知上的不足将由人对神的爱来弥补。我们看到,中国思想传统中人神之间不存在绝对差异这一点,当是早熟的人本主义的表现,叶先生所说的人的“光荣的‘位置’”可能要从这个角度理解。

   但是,新的问题很快又来了。由于没有“绝对”概念的位置,“‘人’就是‘神’”带来的直接后果是,在中国思想传统中,既无绝对的神,亦无自由的人。叶先生并没有对这个问题展开直接的论证,而是在论及儒家“仁义”、“仁爱”的观念时开显出来的。叶先生分析说,儒家的“仁义”是一种责任,但却不是“无条件”的责任。表面看它类似康德哲学中的“道德”,但却缺乏了后者因“无条件性”而具有的“绝对性”。儒家的“仁义”是“相对的”,“有条件的”,而且还是有“等级的”,其核心在于“位”。只有天下万物各得其“位”,“安分守己”,才能运行不悖。叶先生总结说:“在这个意义上,‘人’并没有‘自由’,或者说,只有‘在’‘位’‘规定’下的‘自由’,并无‘越位’的‘自由’。”[48]这也就是说,顶天立地的、与“神”同一的“人”,看似在天地之间拥有一个“光荣的”位置,但这位置终归只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链条中的一环。叶先生在论及巴门尼德为欧洲哲学奠定的“思想与存在为一”的原则的时候,爱用巴门尼德“大箍”之喻来说明“存在”的必然性。由于欧洲哲学中在“存在论”与“知识论”的关系,这个“大箍”虽具有“必然性”,但归终是“自由律”,“存在律”,“本体律”。相比之下,儒家的“仁义”就是一些“小箍”,一些“‘父慈子孝’的‘自然律’、‘血缘律’;这些‘律’尚不是‘经验知识’的‘普遍’‘概念’,却是有着‘本体-存在’的‘道德令’。”[49]这种“道德令”因缺乏普遍性,而成为“神人-圣人”下达的“道德令”。于是,中国历史上反复上演着“圣人出,则天下有道,万物各就各位;圣人缺,则天下大乱”的戏剧也就不足为奇了。但哪怕是在天下有道的情况下,古代诸民也被许许多多的“小箍”束缚在被分配的“位”中,何谈顶天立地的人的“光荣”呢。在人的位置的问题上,我们再次看到叶先生所揭示出的缺乏“知识论”支撑的“本体论-存在论”在伦理层面上面临的困境。

   五、“引号”、“说文解字”及其对汉语哲学的贡献

   叶先生的写作风格鲜明,凡读过叶先生作品的人大多能轻松识别。叶先生爱用引号,愈到晚年愈爱用,在《哲学的希望》中,有时一句话中每个词都加上了引号,生前他自己也常常打趣说“此举被广为诟病”。叶先生行文中引号的用法是多层次的,有的表示语有所出,是一种较为一般意义上的引用;有的是把日常语言作哲学概念来理解,如“人”“在”“天-地”之“中”;更有对已有历史效应的哲学概念范畴作新解或别解之间,如叶先生对“内圣外王”的阐释。学界对叶先生的引号一直有不同看法,这是正常的学术讨论。除喜用引号外,叶先生还喜用连接号,把他认为的内涵最接近的中外文概念联立起来,不管这概念是希腊文、英文还是德文,如叶先生把metaphysics分解成“meta-原-元”和“physics-自然学-物理学”,用“Sein-是、在、有”表示Sein的多层涵义;或者用连接号把一组意思接近、但内涵略有不同的中文词或概念联立,如“让-令”,“大于-强于-寿于”,等等。这些举措我认为都是叶先生为让哲学讲汉语所做努力的一部分。叶先生对能否用汉语做哲学这一点从未产生过疑问,他的文风不带翻译体,没有欧式长句。在《哲学的希望》中,我们还能体会到叶先生晚年文风中浓郁的中国古典“文学-广义上的literary”的韵致,与其中西哲思的贯通相得益彰。

   叶先生对汉语哲学建设的另一个重要贡献,是他对汉语词汇或概念所进行的从字形到字义的“说文解字”式的分析,此举让汉语与哲学直接对接,提升了用汉语做哲学的能力。

   在《科学?宗教?哲学》一书中,叶先生在论及信仰的本真内涵之时,对“信”字做了解说。他说:“中文‘信’字,从‘人’从‘言’,‘信’者,‘信’‘他人’之‘言’,‘信’‘自由者’之‘言’。”[50]通过这个“说文解字”,叶先生在中国思想传统与潜存于基督教信仰当中的思想性和精神性的面向之间实施了完美对接。在《旧约》中,耶和华在与摩西立约过程中多次嘱咐“人不可见神的面”;再到《约翰福音》开篇“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些都意在表明,信仰是对他者之“言”的相信,而“言-words”不仅仅是话语,还是“逻各斯-logos”,是“道”,是“理路”。“‘信’‘他人’之‘言’”直接否定了偶像崇拜和求神迹的行为,保证了信仰的精神性,从而将信仰与盲信、迷信区分开来。

   叶先生“说文解字”的功夫还体现在他对中国传统文化意象的撷取和阐释之上。在论及老子“出生入死”之说的时候,叶先生将“出-入”解释为“隐-显”的“原始现象学”原理。“生-死”之间的“出-入”过程有长短,但“出-入”却是“瞬间”的事,这个“瞬间”叶先生用“门”来比喻,指出这个“门”是高危的,所以“出生入死”作为成语在日常语言中有冒险的意思。更有想象力的是,叶先生由这个“高危的门”联想到了舞台设计中各行其道的“上场门”和“下场门”——“该‘隐退’的下去,该‘表演-显现’的上来,如同‘四时-日月-昼夜’那样‘天道运行’,‘隐显’‘有道’。”[51]

   如果说,关于“出生入死”的阐释表现出的是叶先生基于深厚中国文化修养的才情;那么,叶先生对“内圣外王”的阐释则显现出了中西思想在“互相参照”后所激发出的思想力度。在传统阐释中,“内圣外王”是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的表达。但叶先生指出:“‘内圣’而‘外王’;‘王者’以‘法’‘制’天下,使社会按‘必然’之‘律’运行而不悖;‘圣者’‘崇自由’而‘尚智慧’,遂使‘思’‘通’‘古今之变’。”[52]也就是说,“内圣”是对“自由”和“智慧”的价值认同,“外王”是对“法”即自然规律和社会规律的尊重。这句话或许可以成为康德那句“头顶的星空和内心的道德法则”的中国翻版,也是叶先生追求自由与科学的哲学理念的体现,更是叶先生对汉语哲学思想域的拓展。

   叶先生以中西“互相参照”的方法对传统中国哲学的研究,开启了我们在更广阔的、甚至有可能是“异己”的视域之下重审中国思想传统的可能性。这个实践使“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的主张以及叶先生提出的“哲学就是哲学”的主张成为可能。中西哲学在“互相参照”之下达到“会通和合”,这是未来中国哲学界的努力方向。

  

   【注释】

   [1]《叶秀山全集》,1~12卷,江苏人民出版社2019年。

   [2]谢文郁:《纯粹哲学如何可能?》,《哲学动态》2017年第1期,第56-58页;赵汀阳:《纯粹哲学有多纯粹?》,《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9年第3期,第4-12页,转第141页。

   [3]宋继杰:《自由哲学的路标——叶秀山先生的学-思历程初探》,《哲学动态》2019年第7期,第29-34页。

   [4]张祥龙:《在书道和文本际会中达到哲学的纯粹——追思叶秀山先生沟通中西哲理的学说》,《哲学动态》2017年第1期,第37-40页;干春松:《智慧的“贯通”——叶秀山论中国哲学的“希望”》,《哲学动态》2019年第7期,第24-28页。

   [5]叶秀山:《意义世界的埋藏——评隐晦哲学家德里达》,《中国社会科学》1989年第3期,第95-105页;《论福柯的“知识考古学”》,《中国社会科学》1990年第4期,第13-28页;《哲学的希望与希望的哲学——利科对解释学之推进》,《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1991年第4期,第7-18页。上述论文后收入《无尽的学与思》,云南大学出版社1995年。

   [6]叶秀山:《中西文化之“会通和合”——读钱穆<现代中国学术论衡>》,《读书》1988年第4期,第16-24页。后收入《愉快的思》,辽宁教育出版社1996年,第17-27页。

   [7]叶秀山:《重新认识康德的“头上星空”》,《哲学动态》1994年第7期,第24-28页;《说不尽的康德哲学》,《哲学研究》1995年第9期,第49-56页;《从Mythos到Logos》,《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1995年第2期,第19-30页。

   [8]关于这个课题和《哲学的希望》的成书经过,参本人撰写的“编者的话”,见《哲学的希望》,江苏人民出版社2019年,第1-9页。

   [9]叶秀山:《哲学的希望》,第158-169页。

   [10]叶秀山:《哲学的希望》,第409页

   [11]叶秀山:《“一切哲学的入门”——研读<判断力批判>的一些体会》,《云南大学学报》2012年第1期,第3-14页,转第111页。后收入《启蒙与自由》,江苏人民出版社2013年。

   [12]叶秀山:《在,成于思》,“后记”,商务印书馆2017年,第407-411页。

   [13]叶秀山:《思史诗——现象学和存在哲学研究》,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207-214页。

   [14]叶秀山:《中西智慧的贯通——叶秀山中国哲学文化论集》,江苏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3页。

   [15]参郑家栋:《走出虚无主义的幽谷——传统中国哲学与西方后现代主义辨异》,《中国哲学史》1995年第3期,第3-13页。

   [16]叶秀山:《中西智慧的贯通》,“序言”,江苏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4页。

   [17]叶秀山:《中西智慧的贯通》,第202-217页。

   [18]叶秀山:《中西智慧的贯通》,“序言”,第11页。

   [19]叶秀山:《中西智慧的贯通》,第234页。

   [20]叶秀山:《哲学的希望》,第13页。

   [21]叶秀山:《哲学的希望》,第408页。

   [22]叶秀山:《中西智慧的贯通》,“序言”,第11页。

   [23]叶秀山:《哲学的希望》,第17页。

   [24]叶秀山:《中西智慧的贯通》,第87页。

   [25]关于这场讨论的结果,参宋继杰主编:《Being与西方哲学传统》(上下卷),河北大学出版社2002年。

   [26]叶秀山:《中西智慧的贯通》,第99页。

   [27]叶秀山:《中西智慧的贯通》,第93页。

   [28]叶秀山:《中西智慧的贯通》,第101页。

   [29]叶秀山:《中西智慧的贯通》,第157页。

   [30]叶秀山:《中西智慧的贯通》,第211页。

   [31]叶秀山:《学与思的轮回》,江苏人民出版社2009年。

   [32]叶秀山:《哲学的希望》,第21页,第27页。

   [33]叶秀山:《哲学的“未来”观念》,原载《江苏行政学院学报》2005年第1、2期,收入《学与思的轮回》,江苏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287-289页。

   [34]叶秀山:《中西智慧的贯通》,第153-154页。

   [35]叶秀山:《哲学的希望》,第281-282页。

   [36]叶秀山:《哲学的希望》,第293页。

   [37]叶秀山:《中西智慧的贯通》,第213页。

   [38]叶秀山:《哲学的希望》,第313页。

   [39]参叶秀山:《哲学须得向科学学习——再议哲学与科学的关系》,原载《江苏行政学院学报》2007年第1期,收入《学与思的轮回》第228-245页。

   [40]叶秀山:《哲学的希望》,第382-389页。

   [41]叶秀山:《哲学的希望》,第381页。

   [42]叶秀山:《中西智慧的贯通》,第241页。

   [43]叶秀山:《哲学的希望》,第287页。

   [44]叶秀山:《哲学的希望》,第288页。

   [45]叶秀山:《哲学的希望》,第260页。

   [46]叶秀山:《哲学的希望》,第288页。

   [47]叶秀山:《哲学的希望》,第257页。

   [48]叶秀山:《哲学的希望》,第294页。

   [49]叶秀山:《哲学的希望》,第296页。

   [50]叶秀山:《科学?宗教?哲学——西方哲学中科学与宗教两种思维方式研究》,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第155页。

   [51]叶秀山:《哲学的希望》,第257-258页。

   [52]叶秀山:《哲学的希望》,第17页。

  

   (本文于2020年8月11日提交“中国哲学年鉴”编辑部,作为“当代中国哲学家思想研究”栏目专文。拟刊发于《中国哲学年鉴2020卷》)

  

  

    进入专题: 叶秀山   中国哲学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92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