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永亮:《种柳戏题》本事之传播讹变与原初推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1 次 更新时间:2021-03-08 15:16:49

进入专题: 《种柳戏题》  

尚永亮  
但随着时间推移,也许会成为日后之故事;而在后人看来,眼下的所作所为,自然也就成了可堪追忆的“昔年”。这里有时空的转换,有人事的更迭,两句话十个字,简当之至,余味曲包。到了诗作的后幅,作者掉转笔锋,既设想所种之柳“垂阴当覆地,耸干会参天”的繁盛之状,又借“好作思人树,惭无惠化传”二语,通过对召公之典的巧用,将诗思拉回到种柳与理政益民的关联上来,这便大大提升了诗的品位;而由“戏题”所产生的调侃、谐谑意味,也因其所包含的德政主旨而避免了流向浮薄浅露。令人读来,别具一种亲切活泼的情趣。

  

   如此看来,这首《种柳戏题》与民间歌谣便有了较密切的关联。推探其本事原初情形,大抵是柳宗元先有种柳于柳江畔之善举,民间好事者即由此编出“柳州柳刺史,种柳柳江边”的歌谣以传唱,宗元闻歌后有感于心,遂作《种柳戏题》以申发之。

  

   不过,事情也不是绝对的。除此之外,还可能存在以下两种情形:一是宗元率人种树之际,或有参与者因其姓与地、江、树之关合,而随口说出“柳州柳刺史,种柳柳江边”的话,以博一粲;宗元即以此为话头,作《种柳戏题》一首;而后人又因宗元此诗,繁衍出“柳州柳刺史,种柳柳江边。柳色依然在,千株柳拂天”的歌谣,以追忆、纪念这位曾造福于柳州的父母官。换言之,前两句是原有的,后两句是后人补加的;在后两句中,《云溪友议》记作“柳馆依然在,千秋柳拂天”,《青琐高议》记作“柳色依然在,千株绿拂天”,字词不无小异,但无论是哪种情况,一个“依然在”,一个“柳(绿)拂天”,都说明这是后人的语气,而非宗元当时人所能道。二是《种柳戏题》本无依傍,其首二句乃宗元自作,后世百姓因感其德政,遂取其原句而补缀后二句,传唱开来。比较这两种情形,又当以前者为合乎情理一些。

  

   倘若这一推断可以成立,那么可以认为:围绕《种柳戏题》之本事,始于范摅《云溪友议》的错误记载曾对后人产生了严重的误导作用,其间虽有刘斧《青琐高议》未循范说,所述亦略得情实,但因其时代靠后,且未突出“柳州柳刺史”与“黔南南太守”的叠字特征,故多为人所忽略,以致范说一枝独秀,后人以讹传讹,终为《全唐诗》编者纳入官修典册,形成更强的固化效应。这种情形,一方面固然造成了诗歌解读的困扰,另一方面也须看到,范著将两首叠字诗的创作权归诸吕温,虽属无稽,但却不能因此而否定此二诗的真实性。换言之,这两首叠字诗必定出现在柳宗元至范摅的四五十年间,是中晚唐无名诗人极具特点的一种创作,其形成存在一个跨时空的持续过程。而且推寻起来,“黔南南太守,南郡向云南”一诗系受“柳州柳太守,种柳柳江边”之影响而作,也不无可能。

  

   (作者单位:武汉大学文学院)

  

    进入专题: 《种柳戏题》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488.html
文章来源:古典文学知识 2021年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