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农:关于《文选》版本答客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8 次 更新时间:2021-03-08 15:11:14

进入专题: 《文    

顾农  
为毛氏汲古阁、朱卧庵、陆氏皕宋楼旧藏。赣州本一度影响很大,茶陵陈仁子《文选补遗》所附《六臣注文选》即出于此本。赣州本之后又有建州传刻本,一九一九年商务印书馆印入《四部丛刊》,1987年中华书局又据之影印出版。此本在近现代流行甚广。读六臣注《文选》可优先考虑《四部丛刊》本,比较容易入手。

  

   除了各种刻本以外,又有多种写抄本:这里很重要的有敦煌吐鲁番写本,因为写得早,比较接近于原貌。现存的敦煌写本分藏于法、俄、英等国,大抵已收入饶宗颐先生编纂的《敦煌吐鲁番本〈文选〉》(中华书局2000年版)一书。又有《文选集注》,日本藏古写本《文选集注》现残存二十余卷,散藏于日本各处,今有周勋初先生搜集编定、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印行的《唐钞文选集注汇存》(2000年)及其增订本(2011年),非常齐备适用。此本汇抄了多种古注,包括公孙罗的《文选钞》《文选音决》和陆善经注,都是罕见的重要资料。

  

   此外还有日本九条家藏古抄三十卷白文《文选》残卷。这份残卷以无注《文选》三十卷本为底本钞录,1884年杨守敬从日本购回残卷二十一卷,根据杨氏《日本访书志》判定当在元、明间抄出,抄手非一。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此本正文旁有小字抄写的李善注、五臣注等方面的注文,又有识语,信息丰富。此外又有三条家本五臣注《文选》,原日本三条公爵家藏,仅残存一卷(第二十卷),1937年东方文化学院影印。其他公私各处所藏《文选》抄本尚有若干,虽然比较零碎,但也各有其价值。

  

   抄写得比较早的一般称为写本,比较晚的则称为抄本。这两者之间并无绝对的界限。写抄本《文选》固然有白文本,而仍多有带注释者,其中情形也颇为复杂,如唐永隆二年(681)写本(敦煌写本法藏P.2528)是单独的李善注,而日本三条家藏写本属于单独的五臣注本。

  

   客:这么多本子怎么找啊,恐怕也买不起,读不完。

  

   主:《文选》的各种本子之间的来龙去脉不容易弄清楚,优秀的本子又散見于国内外各处,搜寻不易,如果不是专门研究《文选》,可以从前面说过的多种影印本、整理本里选出一两种来读。

  

   现在更有凭借一部书读遍诸本的捷径,这就是借重于《文选旧注辑存》一书(刘跃进著,徐华校,凤凰出版社2017年版)。刘跃进先生是著名的古代文学研究大家,对《文选》下过极深的功夫。他曾经指出,解读《文选》唯一的途径是研读原文,而想要更好地理解原文,各家的注释又是不二的选择。但《文选》的旧注头绪复杂,他自己在研读《文选》原文及其各家注文的过程中,遇到某一问题,常常要前后披寻,比勘众本,非常费力,而且总是会感到挂一漏万,缺少一种具体而微的整体观照。所以他很希望“能有这样一个辑录旧注排比得宜的读本,一编在手,重要的版本异同可以一目了然,重要的学术见解亦尽收眼底”(《关于〈文选〉旧注的整理问题》)。于是他自己动手,为达成“一目了然”与“尽收眼底”的目的,花八年工夫做成了《文选旧注辑存》这样一部大书。

  

   此书取尤袤刻本李善注《文选》为底本,五臣注则以陈八郎本为主要依据,将现存所有的《文选》旧注按时间先后分别过录于各篇作品的有关原文之下。各路游兵散勇被他整顿训练成了便于检阅的方阵。跃进先生不仅逐一辑录了《文选》的全部旧注,而且写下了大量的按语,内容涉及甚广,精彩纷呈。此书大开了方便之门,读者可以节省许多披寻翻检的时间,从而集中精力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更有效率地来学习和思考有关的问题。

  

   这部《文选旧注辑存》共二十本,博大精深,印刷装订也非常讲究,值得认真细读。

  

   客:看来我得弄一套来好好读!

  

   主:你可是要坚持住啊。光买不读,意思不大。千万不要以为,把一套书买来排在自己的书架上,就等于掌握了其中的知识!

  

   (作者单位:扬州大学文学院)

  

  

    进入专题: 《文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486.html
文章来源:古典文学知识 2021年1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