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兵建:论交通肇事罪中的逃逸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4 次 更新时间:2021-02-25 02:06:05

进入专题: 交通肇事罪   刑法逃逸   行政法逃逸  

邹兵建 (进入专栏)  
行为人从离开事故现场那一刻起就构成刑法逃逸,可见其采用了一种严苛的立场。表面上看,这种严苛的立场会给潜在的肇事者带来更大的威慑,从而减少逃逸的发生。但实际上,这种立场告诉潜在的肇事者,只要离开了事故现场,就不要停。在某种意义上,这是在变相鼓励肇事者继续逃跑。这种立场的妥当性是存在疑问的。

  

   五、刑法逃逸的主观要件

  

   行为人要成立刑法逃逸,不仅要求其在事故发生后逃跑了,而且还要求其有刑法逃逸的故意。成立刑法逃逸的故意,需要同时满足两个条件:其一,行为人明知自己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其二,行为人具有逃避法律责任的目的。

   (一)明知自己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

   明知自己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意味着行为人不仅知道自己造成了交通事故,而且还知道该交通事故属于重大交通事故。在司法实践中,有一种观点认为,只要行为人知道自己造成了交通事故,就足以肯定其有刑法逃逸的故意。本文认为,这个观点违反了主客观相统一原则,将行政法逃逸的故意和刑法逃逸的故意混为一谈,是不可取的。判断行为人是否明知自己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需要注意以下几点。

   第一,明知自己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主要是指明知自己开车撞了人。根据法益性质的不同,可以将重大交通事故分为人身损害型重大交通事故和财产损害型重大交通事故。《交通肇事解释》第2条规定,财产损害型重大交通事故要求造成无力赔偿的财产损失达到30万以上。根据这一规定,如果交通事故只造成了财产损失,只要行为人积极赔偿,就不会构成交通肇事罪。因此,在司法实践中,财产损害型重大交通事故几乎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在这个背景下,明知自己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主要是指明知自己造成了人身损害型重大交通事故。《交通肇事解释》第2条规定,人身损害型重大交通事故要求至少造成1人重伤。另外,尽管从理论逻辑上看,交通肇事的行为主体既可以是驾驶者也可以是行人,但司法实践中,交通肇事主要是指驾驶者开车造成交通事故。所以,明知自己造成了人身损害性重大交通事故,主要是指明知自己开车将人撞成重伤或死亡。[49]不过,考虑到一旦开车撞到人,很容易导致重伤以上的结果;而且,被害人被撞后,需要及时救治,伤情不够稳定,很难准确判断其到底是轻伤还是重伤。所以,在绝大多数案件中,可以把明知自己开车将人撞成重伤或死亡,简化为明知自己开车撞了人。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明知自己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主要是指明知自己开车撞了人。当然,如果行为人知道自己撞了人,但是有足够的理由认为被害人只是受轻伤,那么应当否定其明知自己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

   【案例5:钱竹平交通肇事案】2002年7月24日凌晨6时许,被告人钱竹平驾车因操作不当撞到前方公路上的一名行人(身份不明),致其受伤。钱竹平下车察看并将被害人扶至路边,经与其交谈,钱竹平认为被害人的伤情比较轻微,故驾车离开现场。后钱竹平再次路过此处,看到被害人仍然坐在路边。当天下午,被害人因腹膜后出血引起失血性休克死亡(经了解,被害人若及时抢救可以避免死亡。)二审法院认为,发生交通事故后,钱竹平仅看到被害人背部有皮肤擦伤,看不出被害人有其他伤情,且被害人当时能够讲话、能够在他人搀扶下行走,所以认为被害人不需要抢救治疗,故驾车离开,可见他主观上没有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的故意,因而钱竹平只构成交通肇事罪,而不构成交通肇事后逃逸。[50]

   在本案中,行为人通过观察被害人、与被害人交谈等方式,判断被害人只是受了轻伤,因而没有将被害人送医院便直接离开。由于行为人并不知道自己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所以他没有刑法逃逸的故意,不构成刑法逃逸,而只构成行政法逃逸。

   第二,明知自己撞了人既包括知道自己肯定撞了人,也包括知道自己可能撞了人。这涉及到对“明知”的理解。“明知”一词很容易被理解为“明确地知道”。按照这种理解,明知自己撞了人,就是指知道自己肯定撞了人。本文认为,这种理解是片面的。一方面,从学理上看,“明知”一词来自刑法第14条对故意的认识因素的规定。而故意可以分为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其中,间接故意中的认识就是一种可能性认识。如果认为故意的认识因素只包括确定性认识,那么就会将间接故意排除在故意的成立范围之外,这显然是有问题的。另一方面,从司法适用的效果来看,如果认为明知自己撞了人是指知道自己肯定撞了人,那么,行为人在认识到自己可能撞了人但对此不太确定的情况下,只要不停车检查,而是直接开车离开,就可以因为并不确定自己是否撞了人而不构成逃逸。这个结论显然是有问题的。

   第三,判断行为人是否明知自己撞了人的时点,不是交通事故发生时,而是行为人离开事故现场时。虽然这两个时点前后可能相差不过几分钟甚至是几秒钟,对它们做出区分仍然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这是因为,行为人完全有可能在事故发生时并不知道自己撞了人,但是在离开事故现场时知道自己撞了人。[51]既然刑法逃逸是指行为人在造成重大交通事故后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的行为,根据意行同在原则,判断行为人是否明知自己撞了人,当然要以行为人在离开事故现场时的认识状况为判断依据。另外,如果行为人在离开事故现场时并不知道自己撞了人,但是此后通过一些线索发现自己有可能撞了人(例如,将车停到车库时发现前保险杠凹陷且有血迹),那么从行为人发现自己有可能撞了人的这一刻开始,其行为举止将决定其是否会构成刑法逃逸。如果行为人第一时间主动投案,那么就不会构成刑法逃逸;如果行为人抱着侥幸心理,假装没有发生任何事,甚至破坏证据或藏匿起来,那么就构成逃逸。

   第四,行为人在知道自己造成了交通事故但不确定自己是否撞了人的情况下,没有下车检查而是直接驾车离开,足以说明其明知自己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行为人知道自己造成了交通事故后,应当立即停车并下车检查,以确认自己是否撞了人。如果行为人不确定自己是否撞了人,但是没有停车检查,而是直接开车离开事故现场,就说明行为人对自己可能撞了人抱有一种侥幸和放任的态度,由此足以肯定其明知自己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

   【案例6:余金平交通肇事案】2019年6月5日21时许,余金平酒后驾车在行车道内持续向右偏离并进入人行道,后车辆右前方撞击被害人宋某,致其当场死亡。后余金平驾车撞击道路右侧护墙,校正行车方向回归行车道,未停车而直接驶离现场。5分钟后,余金平将车停在地下车库,并绕车查看,发现车辆右前部损坏严重,右前门附近有斑状血迹,便取出毛巾并擦拭车身上的血迹。随后,余金平步行前往事故现场,发现被害人已死亡,便离开事故现场,进入一家足疗店。次日凌晨5时,余金平自动投案。[52]

   在本案中,余金平先后有两次离开事故现场。本案的一个争论点是,余金平第一次离开事故现场是否构成刑法逃逸?这取决于余金平在第一次离开事故现场时是否明知自己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从法院查明的案件事实来看,余金平第一次离开事故现场时知道自己造成了交通事故。在这种情况下,他没有停车检查,而是直接开车离开事故现场,足以表明其对自己可能开车撞了人持一种侥幸、放任的态度,亦即其明知自己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因此,余金平第一次离开事故现场构成刑法逃逸。

   第五,行为人知道自己造成了交通事故,但是由于精神恍惚或过度紧张而完全没有考虑自己是否撞了人的问题,没有停车检查而是直接驶离事故现场,也足以说明其明知自己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驾驶行为虽然是一种日常行为,但是它包含了高度的风险。为此,社会对驾驶者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要求驾驶者不仅具备合格的驾驶技能,而且还需要保持高度谨慎。这种谨慎不仅体现在开车时要严格遵守交通规则;而且还体现在一旦发生交通事故,要立即停车并下车检查,以确认自己是否撞到人。行为人在知道自己造成了交通事故的情况下,由于精神恍惚或过度紧张而完全没有考虑自己是否撞了人,便直接驾车驶离事故现场,不仅表明行为人不是合格的驾驶者,而且还从本质上反映出其对刑法规范及其保护的他人生命法益的漠视态度。所以,本文认为,尽管从事实维度上看,行为人没有认识到自己可能撞了人;但是从规范维度上看,应当将其评价为明知自己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不难发现,这是一种规范责任论的立场。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将行为人评价为明知自己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并不意味着其一定成立刑法逃逸。如果行为人能够在几分钟内回过神来,然后第一时间赶回事故现场,积极救助被害人,还是有机会不被认定为刑法逃逸的。

   第六,在判断行为人是否明知自己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时,需要正确运用客观推定的方法。行为人是否明知自己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属于主观心理事实。而如何证明被告人的主观心理事实,是司法实践中的一个经典难题。从经验上看,没有谁会比被告人更清楚自己在行为时的主观心理态度。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被告人在供述其主观心理态度时往往会避重就轻,其供述内容的可信度较低。为此,司法机关不得不以客观事实为依据,去推定被告人主观心理事实的内容。这实际上是一种无奈之举。当然,这种推定是一种可推翻的推定。如果被告人或辩护人能够提供充足的证据证明司法机关的推定不能成立,那么该推定就会被推翻。

   【案例7:孟某某交通肇事案】2018年11月26日17时20分许,被告人孟某某驾驶一辆重型货车在国道上行驶,将因交通事故受伤躺卧在道路上的被害人刘某某碾压致死。事故发生后,孟某某直接驶离事故现场。公诉机关指控孟某某构成交通肇事后逃逸。辩护人认为,孟某某没有逃逸故意,其理由为:(1)涉案车辆在案发路段行驶时经常出现颠簸情形,孟某某无法通过车辆颠簸情况获知是否存在碾压行为。(2)事故发生路段日落时间为16时30分,天黑也不过17时,加之路旁并无路灯,事发时能见度很低,孟某某无法辨认路中躺卧的是失去行动能力的被害人。(3)孟某某驾驶的车辆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险,若他发现碾压到被害人,完全可以留在现场等待交警部门处理,无须逃离现场。(4)事故发生后,孟某某并未采取任何手段销毁发生交通事故的证据,办案单位对涉案车辆进行调查取证时也未遭受任何阻碍,由此可推断孟某某主观上不存在逃避法律追究的故意。法院认为孟某某构成交通肇事后逃逸,没有采纳辩护人的辩护意见。[53]

   本案有两个值得讨论的问题点。第一个问题点是,孟某某开车碾压到躺在地上的被害人,是否属于操作不当?这要看一个足够谨慎的驾驶者是否可以避免碾压到被害人。如果肯定了孟某某确实有操作不当,则要进一步判断他离开事故现场是否构成刑法逃逸。这取决于他离开事故现场时是否知道自己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为了证明孟某某不知自己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辩护人罗列了四点论据。如果这四点论据完全属实的话,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质疑司法机关对孟某某明知自己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的推定。应当说,这个辩护意见质量很高,具有较强的说服力。但遗憾的是,法院既没有采纳该辩护意见,也没有对该辩护意见做出任何回应。

   (二)为了逃避法律责任

一般而言,行为人在明知自己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的情况下,仍然离开事故现场,就足以说明其有逃避法律责任的目的,除非其有离开事故现场的正当理由。在司法实践中,行为人往往会声称自己离开事故现场不是为了逃避法律责任,而是有其他的理由,例如:(1)害怕被打;[54](2)自己受伤或车上有人受伤需要及时救治;[55](3)为了筹钱救人;[56](4)为了找人帮忙救人;[57](5)为了将车上的人先送回家;[58](6)为了赶着送货;[59](7)为了找人替班;[60](8)害怕被老板责怪;[61](9)没有经验,心里害怕;[62](10)贸然停车可能会引发新的事故。[63]另外,还有一种行为人不愿主动承认但是客观上大量存在的情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邹兵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交通肇事罪   刑法逃逸   行政法逃逸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刑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27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