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代谢增长论——市场份额竞争、 学习不确定性和技术小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1 次 更新时间:2021-02-23 00:53:58

进入专题: 增长理论     市场份额竞争     技术小波  

陈平 (进入专栏)  
路径依赖是技术发展的基本特征 ( David,  1985;  Arthur,  1994)。

  

   凯恩斯经济学对总量有效需求不足的原因, 没有给出结构理论。微观基础理论将宏观波动归因于微观家庭的劳动时间, 这明显与大数原理不符, 因为大量微观家庭的随机行为会互相抵消,  不可能加总为大规模的宏观失业 ( Lucas,  1981;  Chen 2002 )。我们的理论构造宏观经济周期的中观基础 ( Meso - foundation):  工业化的技术代谢过程存在过剩产能。过剩产能观测到的成本包括大规模失业, 这也就是物理学中典型的废热,  或者叫经济熵 ( Georgescu - Roegen,  1971)。

  

   (三) 技术生命周期、 逻辑斯蒂小波和代谢增长

  

   产品生命周期的概念被广泛应用于经济学和管理学的文献 ( Vernon,  1966;  Modi- gliani,  1976)。我们把生命周期的概念用于分析技术的生命周期。传统上生命周期现象可以描述为多阶段模型。线性动态模型, 如协振子无限长的生命周期波动或脉冲式的白噪音模型, 都无法描述生命周期, 因为生命周期是典型的非线性现象。具有有限生命的逻辑斯蒂小波是描述技术生命周期最简单的非线性表象。熊彼特的长波和创造性毁灭可以用技术竞争模型的一系列逻辑斯蒂小波来描述。

  

   方程 3 的数值解用图 3 表示。

  

  

   当新技术出现后老技术下降。总产量的包络线, 是两种技术产出的加总。这里的参数是 β = 0. 4,  C1 / C2 = 2。单位在计算模拟中是任意选定的。

  

   小波表象可以用于分析任何产品、  企业、  技术和国家的生命周期现象 ( Eliasson,2005)。经济计量学多用离散时间 ( 使用差分方程) 的线性动态学模型来描述生命周期(Browning and Crossley,  2001)。我们的小波模型是连续时间 ( 使用微分方程)  的非线性动态学模型。产品生命周期的逻辑斯蒂小波的时间尺度介于 ( 宏观常用的) 几个月到 ( 康德拉季耶夫长波的) 几十年之间。

  

   (四) 逻辑斯蒂小波四阶段中资本和制度在混合经济下的共生演化 (Co - Evolution)

  

   代谢增长模型为资本运动和制度伴随技术波起落的协同演化提供了理论框架。我们可以将逻辑斯蒂波分为四个阶段: Ⅰ幼稚期, Ⅱ成长期, Ⅲ成熟期, Ⅳ衰退期。

  

   新古典理论将资本视为平稳增长的存量, 不能解释经济周期和危机复发的内在原因。

  

   小波模型提供了一个资本运动和政策变化的内生机制。

  

   在幼稚期 ( 第一阶段), 新技术要存活必须跨越某个临界值 ( Survival Threshold)。新技术的规模在达到临界值之前难以存活,  所以需要知识产权和对外贸易对幼稚产业的保护。由于此阶段新技术前景极大的不确定性, 私人投资者往往不愿冒险投资新技术。这使新技术的研发主要由公共部门和非营利的大学发起。例如, 互联网和 GPS 系统就是首先由大学和国家实验室为军事目的而开发的, 后来才转向商业用途。

  

   在成长期 ( 第二阶段), 新技术显示出市场潜力, 私人资本涌入, 市场份额迅速扩张, 新发行的股票价格飞涨。在这一阶段, 市场竞争是市场扩张的驱动力。然而, 要维护建设性的竞争环境, 安全和环保标准以及金融管制都是必要的。因为羊群行为( Herd Behavior) 可能引发市场扩张期的动荡, 如 2000 年的互联网泡沫。

  

   在成熟期 ( 第三阶段), 企业利润下降, 产业集中度提高。垄断竞争可能阻滞新发明的出现。推行反垄断 ( Anti - trust)  法有助于防止市场集中和市场操控。我们发现美国 20 世纪 80 年代推行自由化政策后, 在 2000 年前后形成了产业集中趋势, 包括电子通信、 计算机、 软件、 航空、 银行和零售业都出现了寡头垄断。2008 年的金融危机根源于金融寡头挤出实体经济的 “ 美国病”  ( Johnson,  2009;  Chen,  2010)。

  

   真正的挑战发生在衰退期 ( 第四阶段)。一些夕阳产业挣扎求存或破产终结, 过去的投资变成巨大损失。股票价格下跌, 融资成本上升。是继续投资救命还是壮士断腕( Cut - loss Strategy),  这样艰难的抉择使老产业面临生死去留的问题。关闭夕阳产业,带来的大规模失业需要政府援助。从夕阳产业到朝阳产业的就业转型也需要协调私人和公共部门之间的合作。英国煤炭产业就是典型的案例, 煤炭业是英国 18 世纪工业革命的动力, 但在20 世纪80 年代英国煤矿全面亏损不得不关闭许多矿井。政府鼓励幼稚期新技术的推广, 重新培训过时技术的失业工人, 类似的产业政策和教育政策, 对经济复苏当然是有益的。传统的货币政策和凯恩斯主义的财政政策不足以应对这一阶段的结构性调整。社会冲突和战争很可能发生在这一阶段。

  

   同样的道理, 制度安排必须适用技术生命周期不同阶段的要求。单靠市场力量不能确保经济的健康发展, 因为技术新陈代谢的过程会产生大量的社会不稳定, 并强烈冲击生物的多样性。用交易成本理论来反对监管会误导经济政策, 因为在工业化过程中生态系统是否可持续发展, 不能仅仅通过最小化熵 ( 废热耗散或交易成本的大小) 来判断。例如, 金融自由化表面上似乎降低交易成本, 但是放松对金融投机的监管带来的金融危机, 损失超过万亿美元, 对实体经济的损害远超过金融市场的交易成本。可见, 问题不在于是大政府还是小政府。真正的挑战在于处理混合经济的复杂性和稳定性时, 政府是有效的还是无能的? 市场规制的选择机制是制度演化的核心问题。

  

   四 学习策略中的风险偏好与文化多样性

  

   表 3 显示出资源 - 人口比例在亚洲和西方国家之间的差异很大。我们可以把西方文明的特征描写为节约劳力消耗资源的文化; 而亚洲和中国文明的特征则是节约资源消耗劳力的文化。从技术上说,  中国有能力在哥伦布之前发现美洲大陆 ( Menzies,2002)。李约瑟提问:  为什么科学和资本主义起源于西方而不是中国 ( Needham,1954)。李约瑟问题的答案可以从研究历史上环境与文化之间的相互作用得到启示( Chen,  1990)。

  

   经济学关于利他主义的性质有过激烈的争论 ( Simon,  1993)。我们认为用经验观察的方法很难从动机上区分利他主义与利己主义行为。但是, 我们可以容易地观察不同文化的风险偏好, 如面对未知市场与不确定机遇时的风险规避 ( Risk Aversion) 与风险追求行为 ( Risk Taking),  是可以观察到的。

  

   在新古典经济学中, 经济风险用静态的概率分布来描写, 如赌博输赢的概率; 新古典经济学的优化思维不考虑战略决策的问题, 因为新古典经济学不研究新技术和新市场带来的不确定性。我们的动态竞争模型引入开放经济中的风险偏好: 在面对未知市场或未知的新技术的不确定性风险时,  如何做战略决策。奈特 ( Knight,  1921)  和凯恩斯 ( Keynes,  1936)  都强调不确定性的作用,  它与静态统计学意义上的风险不同。熊彼特提出的企业家精神的概念, 在面对不确定性演化, 而不是静态风险时, 才至关重要。

  

   ( 一) 模仿学习 ( Learning by Imitating) 和试错学习 ( Learning by Trying) : 风险规避和风险追求的文化

  

   文化因素在决策和企业战略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东西方文化 “ 个人主义” 的程度存在重大差异。表现在面对新市场和新技术时, 风险规避和风险追求的策略是截然不同的。新古典经济学描写的 “ 干中学” ( Learning by Doing) 策略并不适用于开放经济, 因为它描写的知识积累过程仅限于现有的技术 ( Arrow,  1962 )。面对一个新的市场,知识来源于尝试性学习, 从演化的视角来看, 这是一个试错 ( Trial and Error) 的过程( Chen,  1987)。当然还存在另一种替代的策略,  就是模仿性学习或从众跟风 ( Follow- ing the Crowd)。面对新市场或新技术时的风险规避与风险追求偏好可以用图 4 做直观的表现。

  

   图 4 中, 不同的风险偏好植根于不同的文化背景。面对一个未知的市场, 或未经证实的技术时, 冒险的投资者喜欢带头创业, 以最大化他们的机遇。而风险规避的投资者宁愿观望和跟风, 以最小化他们的风险。关键的问题是: 哪种企业文化或市场策略能够在极速变动的市场中胜出或存活下来? 要回答这个问题, 我们需要将文化因素纳入方程 3 的竞争动态学之中。

  

   在工业经济中, 资源竞争本质上是采用新技术的学习竞争。为了理解文化多样性与资源差异性之间的联系, 我们需要在技术 ( 物种) 竞争中引入文化因素。原始的逻辑斯蒂模型假定固定的退出率来描述风险中性行为。我们用行为参数 α 来引入非线性的退出率,  它是新技术的采用者占人口比重的函数 ( Chen,  1987)。

  

  

  

进入 陈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增长理论     市场份额竞争     技术小波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宏观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23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