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大鹏等:2020年俄罗斯东欧中亚形势∶特点与趋势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4 次 更新时间:2021-02-16 13:11:11

进入专题: 俄罗斯   东欧   中亚   政治   经济   外交  

庞大鹏   徐坡岭   柳丰华  
为经济发展提供金融支持。俄罗斯央行将基准利率维持在4.25%的历史最低水平,并在数字支付、消费信贷、金融安全和微刺激方面进行一系列创新,货币政策开始兼具促进增长和控制通胀的双重性质。

   第四,鉴于俄罗斯应对经济危机和外部制裁具有丰富经验,可以预见,俄罗斯经济在这次危机过后将能够较快适应新的增长环境。根据俄罗斯最大评级机构ACRA的预测,在充分就业和生产能力得到利用的情况下,俄罗斯经济平均增长率将达到接近 1.5%~2.5%的潜在增长率,如果宏观政策合理,将在2022 年底恢复到危机前水平,并以高于潜在增长率的速度增长。如果 2021~2025年外部经济环境改善,投资加速和国家项目得到有效执行,经济增速可能达到或大于2.5%的水平。从中长期来看,困扰俄罗斯经济增长的难题仍将是投资乏力、消费不足及与世界经济分工前沿的合作有限等问题。这些深层次问题将对提高经济增长率造成阻碍。2030 年前俄罗斯经济增长率的中轴将徘徊在2%左右的水平上。

   第五,致力于稳定俄美关系,争取延续《俄美第三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由于俄美两国在国际秩序、地缘政治和价值观等一系列问题上的矛盾难以化解,未来俄美关系改善的可能性不大。对俄美关系持消极看法、直言俄罗斯是美国最大威胁的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后,俄美关系改善的前景更加暗淡。在这种形势下,2021年普京政府将致力于同美国就延续《俄美第三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问题达成一致,以维持国际战略稳定。

   第六,致力于改善俄欧关系,推动完成"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与俄美关系一样,俄罗斯始终期望改善与欧盟之间的关系,但是实际上双方关系正在日渐疏离。2021年对俄罗斯极为重要的是建成"北溪-2"天然气管道,以提高俄欧经济依存度,为相互关系的改善提供新的动力。

   第七,在俄罗斯与西方新一轮角逐欧亚的形势下,推进欧亚经济一体化,帮助欧亚国家解决国内政治危机和国际冲突。2021年俄罗斯将继续支持欧亚国家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与成员国一道实施欧亚经济联盟规划的一体化项目。普京政府将继续支持卢卡申科政府在不受西方干涉的条件下推进国内政治改革,维护俄罗斯在白俄罗斯的利益,同时维持纳卡地区的停火状态,防范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重开战火。

   第八,继续推行"转向东方"政策,加强与亚太国家的合作。2021年俄罗斯将继续深化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两国将共同庆祝《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署20周年。俄罗斯将继续发展与东盟及越南等国的战略伙伴关系,推动欧亚经济联盟与更多亚洲国家签订自贸区协议,推动俄罗斯与印度的特惠战略伙伴关系发展,在不触及领土争端条件下发展与日本在经贸等领域的合作。

   总之,2020 年俄罗斯虽然受到疫情和修宪两个重要事件的影响,但国内政治和社会局势保持了总体稳定;在外交方面继续主动作为,试图撬动俄美关系,改善俄欧关系,同时加强国际抗疫合作,参与解决局部危机和冲突,体现出其大国外交的战略运筹能力;在经济方面提出系列反危机措施,积极应对疫情对经济造成的冲击,全年经济增长速度虽然明显下降,但经济基本面并未受到重大影响,为疫情结束后的经济恢复、经济增长和结构调整创造了条件。

  

二 、2020 年的中亚与南高加索

   2020 年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政治和经济发展带来强烈冲击,如何有效应对疫情带来的影响并尽快恢复正常秩序,成为世界各国普遍面临的严峻考验,地处欧亚大陆腹地的中亚和南高地区国家同样如此。中亚与南高各国存在的弊端和问题被疫情放大和强化,为地区稳定发展带来了新的威胁。

   (一)中亚形势

   第一,2020 年中亚地区形势虽然总体保持稳定,但受新冠疫情、国际经济形势和大国博弈等因素影响出现了三大风险,即政权风险、主权风险和安全风险。2020年中亚地区国家政治领域的核心问题仍是最高权力的交接与过渡问题。此前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已通过相似模式完成权力交接,为实现真正的权力过渡进行了一系列制度改革。哈萨克斯坦将推行政治改革作为国家的战略选择,力争在延续既有发展模式的基础上,进行全面平稳的改革。乌兹别克斯坦则将大规模推行经济改革和改善民生作为巩固政权的重要途径,改革已取得明显成效。2020年塔吉克斯坦举行了议会下院和总统选举,作为中亚国家最后一位仍在执政的第一代领导人,得益于自身绝对的政治影响力,拉赫蒙成功连任。10 月吉尔吉斯斯坦举行了议会选举,但选举引发群众骚乱,一度出现政局动荡局面。2021年吉将提前举行总统大选,并重新进行议会选举。土库曼斯坦总统之子于年初出任国家要职,未来接任总统职务的可能性较大,值得密切关注。

   第二,2020 年中亚地区形势总体保持稳定,但地区稳定与发展仍然存在较多问题和风险。一是发展差异性继续扩大。自独立以来,中亚各国根据本国实际和历史传统,不断探索具有自身特色的发展道路,因自然禀赋条件和发展模式存在差异等原因,中亚各国发展一直存在较大的差异性。在疫情背景下,经济结构不合理、官僚主义与腐败盛行、行政管理效率低和民生问题突出等顽疾出现恶化趋势,部分国家能够有效管控疫情并继续推进政治经济改革,在面临相同的公共卫生安全危机时,政府的综合治理能力使各国发展的差异性进一步加大。

   二是政权交接的不确定性增强。独立后,中亚国家普遍因缺乏民主实践和健全的体制保障,权力交接屡次在多地引发动荡。原因主要包括交接班制度存在大量不透明操作、多个权力中心和精英阶层并存、党派间明争暗斗烈度不减、宗族势力为保护自身利益进行权钱交易和暗中操控,特别是地区内潜在的世袭制都是影响中亚地区国家权力交接稳定性的重要因素。

   三是地缘政治复杂性十分突出。中亚国家地处欧亚大陆腹地,是当今世界主要利益集团博弈的热点区域。综观年内外交领域的互动发展形势可见,中亚国家仍普遍采取平衡务实的外交政策,力争在大国竞争和对抗的背景下,维护自身主权和领土完整,维护国家根本利益,进而扩大自身在地区甚至世界上的影响力。但苦于自身综合实力有限,在面对激烈的大国博弈和竞争时,常面对两难境地,由于大国对该地区持续施压,"颜色革命"的风险上升。

   第三,在经济领域,受疫情和国际经济形势影响,中亚地区国家普遍出现衰退。主要表现为∶一是主要经济指标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二是政府财政收入锐减,债务压力陡增;三是经济发展重点领域受到严重打击,损失惨重,主要体现在能源、制造业和服务业;四是失业导致侨汇收入锐减,居民收入大幅度下滑;五是外部直接投资严重下滑;六是卫生和医疗行业承受巨大压力,长期缺乏科研支持和资金投入的行业发展弊端充分暴露。

   第四,安全问题更加复杂严峻。在国内方面,因疫情引发的社会危机十分突出,如失业、贫困、抢劫、家庭暴力、网络犯罪和公共卫生危机等较为严重。在国际方面,"三股势力"依然是威胁地区安全的主要因素,边界纠纷等传统安全问题加剧。恐怖主义外溢在疫情期间也出现新发展,例如,非法移民和失业人员成为犯罪集团重点招募对象,极端组织运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等手段宣扬极端和恐怖主义思想等。

   在疫情时代,中亚地区发展值得重点关注的仍然是安全问题,包括粮食安全、网络空间安全、公共卫生安全、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外溢等。除安全问题外,政权的交接与过渡、政治改革的现状与发展趋势也是地区发展的焦点问题。在疫情严重影响该地区总体经济形势的情况下,区域一体化发展将被赋予更多的期待。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持续蔓延,产业链破裂和大面积的失业与贫困问题凸显,如何减轻疫情对经济发展的负面影响,尽快摆脱经济衰退危机和改善民生是中亚国家普遍面对的挑战,也是未来一段时间内执政阶层的工作重点。中亚各国将如何团结多方力量共同应对危机与挑战,继续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在上海合作组织和欧亚经济联盟等框架下开展互动与合作也值得继续关注。

   (二)南高加索地区形势

   以7月中旬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塔乌兹地区交火为分水岭,2020 年南高加索地区呈现出截然不同的两个半年∶上半年,三国抗疫措施收效显著,格鲁吉亚实现国内政治和解,地区经济虽遭遇困难但总体稳定。下半年,亚阿之间交战激烈、格议会选举扣人心弦,南高加索成为令人关注的热点地区。

   第一,疫情、战情、选情叠加,对南高加索地区政治经济影响深远。一是"防疫模范"沦为重灾区。2020年2~3月,南高地区出现疫情,三国随即实行了积极的防疫政策。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分别在3月16日和21日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3 月 24 日阿塞拜疆宣布在全国范围实施隔离政策。三国在出台实施一系列人员限制措施后,疫情形势逐步趋缓,三国陆续放宽了防疫措施。但6~7月阿亚两国新冠确诊病例极速增加,阿塞拜疆日均新增病例500余例,亚美尼亚日均新增700 余例,9 月格鲁吉亚确诊病例激增至 15万余例,成为世界人均新冠确诊病例最高的国家之一。

   二是经济遭受强烈冲击。疫情暴发和国际能源价格大跌,充分暴露出三国产业结构单一问题及经济的脆弱性,多家国际金融及评级机构下调了三国的经济增长预期。世界银行预测,2020 年阿塞拜疆 GDP将萎缩 3.0%,亚美尼亚 GDP 将缩水6.3%,格鲁吉亚 GDP将下降6%。与此同时,联合国粮农组织等多家粮食援助机构表示,"吃饭难"或将成为南高加索地区的主要经济社会问题。

   三是战情、选情相互交织,情况复杂。7月12 日,亚阿两军在塔乌兹地区爆发大规模交火。9月 27日,阿军对包括被占领土在内的亚美尼亚实际控制地区发动全面进攻,第二次纳卡战争爆发。11月9日,俄亚阿三方签署停战协定。,从战争的直接结果看,战争导致亚方近万名士兵伤亡,亚国内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已开始显现;阿收复了原纳卡自治州以外的所有被占领土,还额外收复了战略要地舒沙,使亚元气大伤。在国内,阿利耶夫的威望空前提高,阿国内政治基本盘继续保持稳定。

   3 月 8日,在美欧的调解下,格执政党与反对派签署谅解备忘录,就议会选举制度改革达成一致。6 月 29 日,格议会通过宪法修正案,确定议会 150 个席位中的120 个按比例制选出。10 月 31日格议会大选,执政党"格鲁吉亚梦想"党一举斩获 60 个议席,超过半数。在第一轮选举后,反对派声称选举舞弊并发起"永久抗议",要求取消选举结果并重新选举。11月 21日,在格第二轮选举中,"格鲁吉亚梦想"党赢得全部17 个议席,总席位数达到90 个。根据格宪法,议会只要有半数以上议员(76 名)出席,即可合法运行和单独执政。

   第二,由疫情引发的全球经济衰退导致国内社会矛盾尖锐化、国家间关系复杂化,对经济基础较为脆弱的南高地区国家产生重大影响。

   一是疫情暴露三国政治结构的脆弱性。疫情、战情、选情激化三国国内矛盾;7月纳卡冲突后,阿首都巴库爆发自独立以来较为罕见的大游行;11月第二次纳卡战争停战协定签署后,亚外长、防长等政要相继引咎辞职;9月,"颜色革命旗手"萨卡什维利宣布返格,格反对派允诺助力萨重返格政坛。

二是战争显现地区秩序的无序性。第二次纳卡战争有较为清晰的胜败方,激化了阿亚两国长期存在的民族主义情绪,纳卡问题仍将是影响南高地区稳定与繁荣的重大隐患。从战争爆发的原因看,民族主义情绪和疫情期间的压抑情绪相互叠加,导致国内社会容忍度下降,成为引爆南高地区不稳定因素集中爆发的导火索。以7月纳卡冲突后巴库的示威游行为例,阿政局长期稳定,这种大规模示威极为罕见,示威者由起先的对亚领土声讨转向批评现政府内贪外弱,(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俄罗斯   东欧   中亚   政治   经济   外交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148.html
文章来源:《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2021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