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清秀:印太视阈下日本的南海政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3 次 更新时间:2021-02-14 22:40:24

进入专题: 印太战略   日美同盟   南海问题  

朱清秀  
此外,南海地区是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必经之地,中国与南海周边国家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推动的经贸合作、人文交流等活动已经落地生根,日本在“印太构想”指引下深度介入南海争端,有牵制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意图。实际上,在日本学者看来日本的“印太构想”具有专门针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面,“日本的印太构想一方面稀释了构筑包围中国的色彩,具有导向和平与繁荣的印太愿景的一面,不过印太构想的另一面则是强化日美同盟、加强与澳大利亚、印度等伙伴国间的战略合作,牵制中国,全力建设日本希望中的地区秩序。”同时,通过介入南海争端,维持南海争端的“热度”,渲染周边紧张局势,为日本修宪和实现国家正常化制造有利的外部条件。修宪是日本自民党的政治使命,也是安倍的政治夙愿,“安倍政府积极介入南海问题,以便推高南海局势,使日本周边安保环境恶化成为事实,为其修宪强军、摆脱‘战后体制’制造借口。”

  

   四、日本介入南海争端对中国的影响

   当前南海形势日趋恶化,美国不顾“南海行为准则”磋商取得进展,持续、高强度地在南海地区摆出军事高压姿态,频频实行“航行自由行动”作战,不断挑战中国在南海的合法权益。日本作为美国的盟友,在“印太构想”的指引下全面介入南海争端将加大南海争端和平解决的难度,并恶化南海地区的地缘形势,破坏中国赖以和平发展的周边外交环境。

   首先,日本介入南海争端将恶化南海地区形势,加大中国和平解决南海争端的难度。日本作为南海域外国家,与南海周边各国并不存在直接的矛盾和冲突,日本全面介入南海争端将加剧原有的矛盾和冲突,恶化南海地区的形势。更为重要的是中国与东盟各国一直努力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域外大国的介入不仅会破坏和平磋商的进程,导致和平磋商成为大国博弈的筹码。而且可能会使南海争端成为大国争夺地区主导权的斗争,削弱南海周边小国的利益,甚至使其成为大国博弈的牺牲品。日本的介入“使得南海争端“国际化”的趋势有加速之虞,该海域诸多国家利益纠缠在一起,进一步加大南海问题解决的难度”。当前,“南海行为准则”磋商正稳步推进,以南海行为准则为基础的南海秩序逐步构建完成。以日美为首的域外国家,不顾中国及南海周边国家的呼吁,全面介入南海争端,这必将会打乱南海行为准则磋商议程,干扰南海新秩序的建设,为中国和平解决南海争端带来新的挑战。

   其次,刺激地区不稳定因素的发展,破坏中国周边安全环境。中国一直推行“亲”“诚”“惠”“容”的周边外交理念,实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方针,在解决周边争端中持续采取“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温和、理性的政策。正是在上述理念、方针及政策的指引下,中国与南海周边各国的和平友好关系才能长期发展。日本通过介入南海争端,不断挤压中国的外交空间,挑拨中国与南海周边各国间的关系,破坏中国周边安全环境。“日本积极介入南中国海的行动可能带来的最重大影响在于,它会逐步激发某些潜在对立因素的不断增长,并在特定的时间点上对该地区现存的战略结构产生某种意想不到的冲击,进而对整个亚太地区的战略均势乃至全球的安全稳定构成挑战。”事实上,正是在日美等域外大国的支持下,越南、菲律宾等国在南海争端中不断挑起和扩大冲突。尤其是越南在南海地区不断采取单边行动,激化各方矛盾。2019年5月—10月,越南在南海万安滩争议海域单方面开展油气钻探作业,引发了中越在该海域长时期的对立,成为2019年南海局势波动的最大变量。同时,日本和美国全面提升越南、菲律宾的海空实力有可能会加剧南海地区的军备竞赛,促使马来西亚、印尼等与越南、菲律宾在南海存在领土主权纷争的国家提升军事实力,打破东南亚各国间的军力平衡,为东南亚地区的和平发展带来新的隐患。

   第三,日本全力介入南海争端将会引发南海地区新的对立,激发影响地区稳定的潜在因素,并进一步加剧中日在印太地区的对抗,影响中日关系的发展。目前,中日关系逐步走向正轨,两国政府首脑互访的实现将为中日关系的进一步发展提供动力。然而,日本正高举“基于规则”的印太构想,持续、深度介入南海争端,日本加大对南海争端的介入力度不仅会干扰中国与东南亚各国间互信关系的建立,同时也会破坏南海地区来之不易的和平、稳定的局面。2015年4月,安倍在美国议会演讲中提出亚洲海域三原则,包括“国家的任何主张应基于国际法规则”“不得使用武力或威慑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通过和平手段解决纷争”。希望日本能够遵守其提出的“亚洲海域三原则”,不激化南海地区形势,推动基于“南海行为准则”基础上的南海新秩序的建立。

  

   五、后疫情时代日本南海政策走向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快速传播,疫情的扩散不仅对世界各国的政治、经济、社会等各个领域造成冲击,还使得世界可能进入一个“新战国时代”,国家间竞争、防范、警惕的战线将会持续拉宽和拉长,大国战略竞争可能会进入更加严峻的新阶段。南海作为地缘政治热点一直受日本等域外大国的关注,后疫情时代日本对南海争端的介入将随着大国战略博弈的加剧而进入新阶段。首先,日本有可能会炒作“疫情政治”用来离间中国与东南亚各国间的关系,阻碍中国与南海周边国家互信关系的建立。2020年5月25日,安倍在记者招待会上回答提问时竟然表示“新冠肺炎疫情从中国向世界扩散是事实”。安倍的发言表明其关于新冠肺炎的立场更接近于美国,也预示着在后疫情时代日本很可能打“疫情牌”来强化与中国的地缘竞争。其次,日本将进一步增强双边及小多边的介入路径,在强化日美同盟的基础上,积极与印度、澳大利亚等国加强合作,协调四国在南海争端中的立场。新冠疫情在日本快速扩散期间,日本防卫相河野太郎先后与美国、澳大利亚、印度、菲律宾及印太沿线的有关国家国防部长通电话,明确反对以武力改变南海现状的行为,并呼吁各国加强协作共同牵制中国。第三,日本的“印太派遣”训练可能更具挑衅性,日美在南海开展联合巡航的可能性进一步加大。自2017年以来,日本通过“印太派遣”训练直接介入南海争端,向中国施压,但从训练内容来看日本从未像美国一样进入中国岛礁附近水域,挑战中国在南海的主权权益。但在中美大国战略竞争加剧的背景下,联合美国进入中国南海岛礁附近水域正日益成为日本介入南海争端的重要选项之一。

   总之,后疫情时代日本对南海争端的介入力度将加大,随着中国与东盟国家间的南海行为准则磋商进程加快,日本对南海争端的介入也会提速。并且,日本对南海争端的介入正显露出一个不好的迹象,即日本将南海争端与东海问题并列为中日之间的矛盾。在2020年3月4日举行的日本众议院外务委员会上,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将东海问题和南海争端列为中日两国需要积极应对的问题,并强调应基于国际法和平解决南海争端。众所周知,日本并非是南海争端的当事国,中日之间在南海也不存在领土主权纠纷。日本将东海问题和南海争端并列凸显日本介入南海争端的决心,为后疫情时代南海争端的缓和及中日关系的发展带来新的挑战。

  

   作者:朱清秀(作者是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

   原载于2020年第5期《日本问题研究》(双月刊)

  

  

    进入专题: 印太战略   日美同盟   南海问题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137.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