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德斌:历史学中的“国际关系”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0 次 更新时间:2021-02-13 01:00:53

进入专题: 历史学与国际关系学   部落与族群   帝国与民族国家  

刘德斌  
第四,东西方关系一直是历史学关注的一个焦点,这不仅涉及“西方”与“东方”或“非西方”起源和演进的探讨,而且还事关西方与非西方历史演进的阐释。迄今为止,世界史和大部分国家和区域的历史都是以欧洲史为参照撰写出来的,尽管西方和非西方都有学者在为构建一个能够反映不同国家和地区不同历史经验的世界史和全球史的阐释体系而努力。这种努力将直接对其他学科乃至整个人文社会科学的理论基础产生影响;第五,在这其中,中国历史与世界历史关系的阐释具有极为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在过去一个世纪里,中国命运的逆转不仅给国际学术界提出了重新认识中国的课题,也给中国人自己提出了重新认识和阐释中国历史与世界历史关系,重新定位现实中国和现实世界的问题,为超越民族国家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国际关系理论提供了必要的甚至超前的理论思考。以上五个方面既是历史学中“国际关系”研究的重要方面,同时又与国际关系的理论创新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密切联系;既可以为国际关系研究提供学科的知识积累,同时也是国际关系研究“历史路径”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国际关系愈益迅速的发展变化,国际关系学者必须面对越来越多超越传统意义上国际关系学的问题,国际关系学科群的形成势在必行。面对国际关系纷繁复杂的发展变化,有学者甚至提出这样的疑问:“国际关系学的边界究竟在哪里?”国际关系学或许就应该是一个学科群!在这个学科群里,有国际关系学的“政治路径”“经济路径”“文化路径”“社会路径”和“历史路径”等等。历史学中的“国际关系”研究,无疑可以在构建中国特色国际关系理论的尝试中发挥重要作用。

   注释:

   ①阿米塔·阿查亚和巴里·布赞教授尤为积极,参见Amitav Acharya and Barry Buzan,eds.,Non-Wester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Theory:Perspectives on and beyond Asia,Abingdon:Routledge,2009; Amitav Acharya and Barry Buzan,The Making of Global International Relations:Origins and Evolution of IR at Its Centenary,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19.

   ②“正是因为国际政治既与社会有错综复杂的关联,又有符合自身规律的自主性,它才成为历史学家眼中极具魅力的学术研究对象”。参见于尔根·奥斯特哈默:《世界的演变:19世纪史》第2卷,强朝晖、刘风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第761-762页。

   ③秦治来:《探寻国际关系研究的历史学传统》,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

   ④王立新:《从外交史到国际史:改革开放40年来的国际关系史研究》,《世界历史》2018年第4期,第23-28页。

   ⑤入江昭:《从民族国家历史到跨国史:历史研究的新取向》,《世界近现代史研究》第四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年,第3-13页。

   ⑥参见哈·麦金德:《历史的地理枢纽》,林尔蔚、陈江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0年;阿尔弗雷德·塞耶·马汉:《海权对历史的影响(1660-1783年)》,李少彦等译,北京:海洋出版社,2013年;尼古拉斯·斯皮克曼:《和平地理学:边缘地带的战略》,俞海杰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年。

   ⑦费尔南·布罗代尔:《菲利普二世时代的地中海和地中海世界》上下卷,唐家龙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年。

   ⑧托马斯·弗里德曼:《世界是平的:21世纪简史》,何帆等译,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6年。

   ⑨罗朗·柯恩-达努奇:《世界是不确定的:全球化时代的地缘政治》,吴波龙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

   ⑩罗伯特·D.卡普兰:《即将到来的地缘战争:无法回避的大国冲突及对地理宿命的抗争》,涵朴译,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13年。

   (11)乔治·弗里德曼:《欧洲新燃点:一触即发的地缘战争与危机》,王祖宁译,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16年。

   (12)利德尔·哈特:《战略论》,军事科学院译,北京:战士出版社,1981年。

   (13)参见时殷弘编:《战略二十讲》,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08年。

   (14)参见亨利·基辛格:《大外交》,顾淑馨、林添贵译,海口:海南出版社,1998年;亨利·基辛格:《世界秩序》,胡利平等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15年。

   (15)王家福:《国际战略学》,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6年。

   (16)弗朗西斯·福山:《国家构建:21世纪的国家治理与世界秩序》,黄胜强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年。

   (17)菲利克斯·格罗斯:《公民和国家:民族、部族和族群身份》,王建娥、魏强译,北京:新华出版社,2003年,第5页。

   (18)金天明:《氏族、部落、部族、民族——论民族共同体发展的历史类型》,《云南社会科学》1983年第1期,第61页。

   (19)凯尔文·C.邓恩、蒂莫西·M.肖主编:《国际关系理论:来自非洲的挑战》,李开盛译,北京:民主与建设出版社,2015年。

   (20)郝时远:《对西方学界有关族群(ethnic group)释义的辨析》,《广西民族学院学报》2002年第4期,第10-17页。

   (21)李安山:《非洲民族主义研究》,北京: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2004年,第195-219页。

   (22)韩志斌、闫伟:《20世纪西方学界关于中东部落社会研究述评》,《中东问题研究》2016年第1期,第196-220页。

   (23)菲利克斯·格罗斯:《公民和国家:民族、部族和族群身份》,王建娥、魏强译,北京:新华出版社,2003年,第169-170页。

   (24)弗朗西斯·福山:《政治秩序与政治政衰败:从工业革命到民主全球化》,第27-29页。

   (25)王立新等:《走出传统民族国家史学研究的窠臼》,《光明日报》2017年2月13日,第14版。

   (26)马德普:《跳出西方“民族国家”的话语窠臼》,《政治学研究》2019年第2期,第19-28页。

   (27)冷战结束之初,美国迎来一家独大的“单极时刻”,曾被冠以“现代罗马”。参见彼得·本德尔:《美国:新的罗马》,夏静译,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5年。

   (28)约翰·达尔文:《未终结的帝国:大英帝国,一个不愿消逝的扩张梦》,冯宇、任思思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15年。

   (29)德米特里·特列宁:《帝国之后:21世纪俄罗斯的国家发展与转型》,韩凝译,北京:新华出版社,2015年。

   (30)Ross Terrill,The New Chinese Empire:And What It Means for the United States,Sydney:UNSW Press,2003.

   (31)Odd Arne Westad,Restless Empire:China and the World since 1750,New York:Basic Books,2012.

   (32)尼尔·弗格森:《帝国:不列颠世界秩序的兴亡及其全球性大国应汲取的教训》,雨珂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11年。

   (33)麦克尔·哈特、安东尼奥·奈格里:《帝国:全球化的政治秩序》,杨建国、范一亭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8年。

   (34)沃尔特·拉塞尔·米德:《上帝与黄金:英国、美国与现代世界的形成》,涂怡超、罗怡清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

   (35)刘德斌:《世界的重塑:从“帝国”到“民族国家”》,《外交评论》2019年第6期,第11-24页。

   (36)Krishan Kumar,"Nation-states as Empires,Empires as Nation-states:Two Principles,One Practice?" Theory and Society,Vol.39,No.2,2010,pp.119-143.

   (37)黄基明:《王庚武谈世界史:欧亚大陆与三大文明》,刘怀昭译,香港:香港中文出版社,2018年。

   (38)克里尚·库马尔:《千年帝国史》,石炜译,北京:中信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

   (39)Cnajian Jan Zielonka,Europe as Empire:The Nature of the Enlarged European Union,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6.

   (40)张杨:《旧邦新命:帝国转向之后的民族主义和国家研究》,《清华社会学评论》2017年第2期,第26-33页。

   (41)John Breuilly,"Modern Empires and Nation-states," Thesis Eleven,Vol.139,No.1,2017,pp.11-29.

   (42)克里尚·库马尔:《千年帝国史》,第27-28页。

   (43)这种文明标准成型于20世纪初,参见Gerrit W.Gong,The Standard of "Civilization" in International Society,Oxford:Clarendon Press,1984,pp.14-15.

   (44)刘禾:《序言:全球史研究的新路径》,刘禾主编:《世界秩序与文明等级:全球史研究的新路径》,北京:三联出版社,2016年,第8页。

   (45)马克·马佐尔:《谁将主宰世界:支配世界的思想和权力》,胡晓姣等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15年。

   (46)参见张小明:《从“文明标准”到“新文明标准”——中国与国际规范变迁》,北京:九州出版社,2018年。

   (47)克里尚·库马尔:《千年帝国史》,第3-4页。

   (48)尼尔·弗格森:《世界战争与西方的衰落》,喻春兰译,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630页。

   (49)马丁·W.刘易士、卡伦·E.魏根:《大陆的神话:元地理学批判》,杨瑾等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36页。

   (50)参见塞缪尔·亨廷顿:《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周琪等译,北京:新华出版社,2010年。

   (51)布赖恩·莱瓦克等:《西方世界:碰撞与转型》,陈恒等译,上海:格致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前言”,第1-5页。

(52)参见爱德华·W.萨义德:《东方学》,王宇根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历史学与国际关系学   部落与族群   帝国与民族国家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史学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113.html
文章来源:《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0年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