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焕珍:诵读经典,真知笃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71 次 更新时间:2021-02-09 23:54:32

进入专题: 经典  

冯焕珍 (进入专栏)  
亦名自性涅槃,亦名无言说,亦名无系缚,亦名无形相,亦名一心法门,亦名大涅槃,亦名定念总持,亦名真如性海,亦名无为大道,亦名一真法界,亦名无去无来菩提萨埵,亦名无性涅槃,亦名金刚三昧实谛,亦名自性清净心,亦名如来藏,亦名实相般若,亦名正因佛性,亦名中道一乘,亦名净性涅槃,亦名一念真如”。这么多“亦名”都是实相的异名,真是太复杂了!如果再加上禅宗的“无缝塔”、“无底篮”、“无孔铁锤”等形象化表达,足可以令人眼花缭乱了。如果我们诵读经典时不考虑这一面的话,能读懂经典吗?

   问题是,是否考虑到同名异义、异名同义等文义问题就能读懂经典呢?不见得。我们很可能陷入另外一种处境,即虽然完全弄懂了经典中每一个概念、每一句话的意思,但依旧不知经典在说什么。要读通一部经典,关键要将整部经典的思想及其传统贯通起来领会。我们以《论语》中“道”字的“天道”一义来说明一下这个问题。众多《论语》注疏,对“道”字的注解各不相同,这里简单列举几家——钱穆说道是人生大道,周振甫说道是真理,朱熹说道是事物当然之理,刑昺说道就是善道。我们怎么融通诸家的解释呢?无论钱穆说的“人生大道”,周振甫说的“真理”,还是朱熹说的“事物当然之理”,都是天道某个层面或某个侧面的含义,不能说有什么错,但也不能说全对。

   如果联系孔子的整体思想及其传统来看,我有一个理解,孔子所说的“道”是“易道”,也就是《易经》里所说的“道”,这样的理解既比较具体,又可以涵盖诸家对于“道”的解释,把它们都作为其中的一义被包含了进来。我这样理解有没有证据呢?当然有。首先,孔子本人是一个大易学家,古来大多数人甚至认为《易经》的“十翼”是孔子写的,司马迁就说“孔子晚而喜《易》,序《彖》、《系》、《象》、《说卦》、《文言》”(《史记·孔子世家》)。当然,宋代以来不断有人认为“十翼”不是孔子写的,但是他们所提出的论据从来没有完全驳倒主流观点。我认为,至少可以说“十翼”的主要内容是孔子写的。孔子在《论语》里说自己学过《易经》,所谓“假我数年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司马迁也说孔子“读《易》,韦编三绝。曰:‘假我数年,若是,我于《易》则彬彬矣’”(《史记·孔子世家》)。孔子的学生商瞿是把《易经》传到汉代的关键人物。据司马迁《史记》记载,孔子还是一个预测学家。如鲁国季桓子打井挖到一个瓦罐,罐中有个像羊一样的小动物。他们到孔子那里对他说:“我们挖到了一只狗。”孔子说:“以我的看法,应该是一头羊。我听说,森林高山中的怪物叫夔、罔阆,水中的怪物叫龙、罔象,土里的怪物叫坟羊。”鲁哀公西狩获麟,孔子由此观知“河不出图,洛不出书,吾已矣乎”!(《孔子世家》)另外还一个故事:孔子去世之后,大家都很想念孔子,就一直把他的位置空着。但老这样也不是办法,学生们看到椅子就很伤心。有若长得很像孔子,于是有人提出请有若当大家的师父,宛如父子还在一般。过了几天,有孔子弟子反对,就请有若回答两个他曾经历的现象:商瞿年长无子,他的母亲要为他娶妻,夫子却要他出使齐国。商瞿的母亲很着急,夫子规劝她说:“您老人家不要着急,商瞿四十岁后会为您生五个好儿子。”后来果真应验了。有一天,我跟夫子一起出门,刚出门时万里无云、阳光普照,夫子却叫我带上伞。我不明白为什么要带伞,夫子解释说一会儿会下雨,结果果然下雨了。请问夫子如何知道结果?有若答不上来,那位师兄就说:“这位置不是你能坐的,你下来吧。”(《仲尼弟子列传》)根据这些记述,我认为孔子所说的“道”根本是“易道”,而不是“人道”,因为“人道”是“易道”运化赋与人的性德,没有 “易道”的运化,“人道”无从立根。孔子说“吾道一以贯之”,根本上是从“易道”这个“一”来贯通的。因此,我们读《论语》应该从这个“道”来会通,不然就不能完全读懂《论语》。当然,我们一下子难以做到这一点,也不能强求自己某天一定要做到这一点,但一定要有这个目标。

   光贯通孔子还不够,还要贯通儒道佛诸家。我们同样举“道”这个概念来加以说明。据《四书或问》记载,曾有学生问朱熹:“儒家的‘道’是否近于佛家的‘道’?”朱熹说:“吾之所谓道者,固非彼之所谓道矣。且圣人之意,又特主于闻道之重,而非若彼之恃此以死也。”曰:“何也?”曰:“吾之所谓道者,君臣、父子、夫妇、昆弟、朋友当然之实理也;彼之所谓道,则以此为幻为妄而绝灭之,以求其所谓清净寂灭者也。人事当然之实理,乃人之所以为人而不可以不闻者,故朝闻之而夕死,亦可以无憾;若彼之所谓清净寂灭者,则初无所效于人生之日用,其急于闻之者,特惧夫死之将至,而欲倚是以敌之耳。是以为吾之说者,行法俟命而不求知死;为彼之说者,坐亡立脱、变见万端,而卒无补于世教之万分也。”他的意思是:我们的道不是佛家的道,我们的道是在日用常行中体现出来的仁、义、礼、智、信之道;佛家的道是贪生怕死之道。朱熹的说法也有几分道理,因为佛道的基本目的是参破生死,否则不能说是得道;如果生死都看不开,还可以做好其他的事吗?但朱熹讲的只是佛道的一个层面,即专了自己生死的罗汉层面的“道”;至于自度度他、普度众生的佛菩萨之“道”,朱熹却蒙然不知。朱熹以罗汉之“道”作为佛道全部,并以之与儒家日常伦理层面的仁、义、礼、智、信之道相比较,以此批判佛道不管世事、不近人情、不切实际,不但不是实情,甚至没有抓住要点。佛道与儒道的根本区别,确如朱熹所说是“吾儒之理皆实,释氏之理皆空”,但此空不是朱熹误以为佛坚持而实为佛呵斥的罗汉“道”的偏空,而是佛菩萨不住生死、不入涅槃的中道。佛菩萨的“道”既要在生活中参破生死,又要在生活中利益众生,不但能落实到生活中,而且能在生活中施行大慈大悲。可见,我们要融通儒家和佛家的“道”,得对两家的思想有透彻的把握,如果没有透彻的把握,就要少下全称判断,似朱熹这般则难免贻笑大方。难道朱熹真的不知道佛教有佛菩萨之“道”?我认为不是。真正的原因是朱熹的护教之心大过心平气和了解佛教之心。隋唐时代,佛教一枝独秀;到了北宋,王安石甚至感叹:“吾门收摄不住,人才都归佛家了。”儒家在那个时候命若悬丝,朱熹为了延续儒家的生命、维护儒家的地位,对佛教无心细读、有意曲解,才导致了这种结果。

   宋明儒家由于护教之心太切,许多人对于佛家都没有真切了解,因而他们对佛教的批判,大部分都像朱熹一样是错误的。为了证明这一点,我们看看《六祖坛经》里的一段经文:“心平何劳持戒,行直何用修禅!恩则孝养父母,义则上下相怜,让则尊卑和睦,忍则众恶无喧,若能钻木出火,淤泥定生红莲。苦口的是良药,逆耳必是忠言,改过必生智慧,护短心内非贤。日用常行饶益,成道非由施钱,菩提只向心觅,何劳向外求玄?听说依此修行,西方只在目前。”六祖明确告诉我们,菩萨道需要在日常生活中践行,怎么能说“无所效于人生之日用”?如果说《六祖坛经》是中国化的佛经,那么请看《佛说观无量寿佛经》怎么说:“欲生彼国(西方极乐国土)者,当修三福:一者、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二者、受持三归,具足众戒,不犯威仪;三者、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如此三事名为净业。”其中的“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发菩提心,深信因果”等,与儒家仁、义、礼、智、信的内容不仅高度一致,而且更深更广,哪里是“无所效于人生之实用”?

   下面简单了解一下诵读经典的四个境界:第一是不知所云境。最典型的是读《易经》。我们如果读过《易经》,这种感觉肯定很强烈。我从前也一样,读了几十遍《易经》,不知道它讲什么,后来读《金刚经》有点感觉后,回去再读《易经》,才感觉读懂了。为什么会出现“不知所云”的现象呢?因为我们长期习惯用二元对立的思维方式思考智慧的经典,而智慧的经典却是从不二智慧中当机说出来的活生生的生命智慧,两者根本不相应。第二是依文解义境。这是通过查字典、看注疏来弄通经典语言文字含义的境界。这种境界虽然懂得了经典的文字句义,但没有真正依智慧的观照方式进入经典,更没能贯通经典的思想。第三是通达一经境。这个境界,能够依智慧观照方式进入经典,也能把一部经典贯通起来,知道什么是经典的思想归宿和宗旨,知道它如何从其归宿与宗旨开展思想,又从哪些方面、哪些层面回到其宗旨与归宿,是真正通达一部经典的境界。第四是豁然贯通境。这里的贯通,即指智慧观照方式的贯通,也指所学智慧的贯通,小到贯通一家思想,大到贯通一切思想,即不光贯通儒、道、佛三家或诸子百家,甚至还包括贯通世间一切学问。到了这个时候,才谈得上用智慧来统摄前述两类学问,才谈得上自如地运用一切学问。

  

   三、切实笃行

   “笃行”就是要修行,只有修行才能净化自己的身、口、意三业。如果不修行,只是在理论上通了,在古人看来不算真正成就,在王阳明看来根本就不算真知。“切实笃行”之道,不管在儒家、道家还是佛家,都有两条路子,即次第修行与非次第修行之路。关于次第修行之路,我们从儒家入手说说。儒家的次第修行之路由《中庸》的“自明诚”一语开出,而在朱熹的《补大学格物致知传》中得到集中阐述:“盖人心之灵莫不有知,而天下之物莫不有理,惟于理有未穷,故其知有不尽也。是以大学始教,必使学者即凡天下之物,莫不因其已知之理而益穷之,以求至乎其极。至于用力之久,而一旦豁然贯通焉,则众物之表里精粗无不到,而吾心之全体大用无不明矣。此谓物格,此谓知之至也。”朱熹认为,虽然心与理一,但为人欲所蔽而不得现前,故需要通过内而正心诚意、外而格物致知的功夫,待到功夫成熟,穷理尽性,则心物打成一片,达到陆九渊所谓“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的境界。次第修行之路,在佛家就是如来禅或渐修法门,具体修法很多,这里就不多讲了。

   第二是非次第修行之路,就是顿悟之道。在儒家,这个法门发端于《中庸》“自诚明”一语,而由王阳明集大成。王阳明的《传习录》里有“四句教”,所谓“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就是非次第修行之道的典型表达。他先让弟子体悟每一个人都具足良知本体,这个良知本体具足智慧和道德,见真自然知真、见假自然知假,见善自然知善、见恶自然知恶,见美自然知美、见丑自然知丑,修行无非是“致良知”,即在生活中将此良知发用出来。他说:“区区专说致良知:随时就事上致其良知便是格物,着实去致良知便是诚意,着实致其良知而无一毫意、必、固、我便是正心。”这是儒家的顿悟之路。

   佛教的顿悟之路,集中体现为六祖惠能的“三无”法门,即“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所谓的“无相”、“无念”、“无住”,都是从众生本具的自性清净心或其具有的功德来讲的:“无相”是持戒的方法,指不拘于戒条而从本心上守戒,类似于孔子所说的“从心所欲不逾矩”;“无念”是参禅的方法,指不从事相对治法门(在二元对立系统中一步步断烦恼开智慧的法门)而直接安住于自性清净心没有任何杂念的状态;“无住”是修慧的方法,指不从因定发慧的次第法门开智慧,而直接安住于自性清净心没有任何执著的状态。这种修法实际上是要我们把“无住”、“无相”、“无念”的智慧心随时发用到行住坐卧之中。譬如,到中大就自然知道守中大的规矩,到天安门广场就自然知道守天安门广场的规矩,这就叫做“无相戒”;讲座的时候一心一意讲座,听课的时候一心一意听课,这就叫做“无念”;过去不回顾,现在不执著,未来不妄想,这就叫做“无住”。

   非次第修行之路虽然方便快捷,但入手处太高,如果没弄清“无相”、“无念”、“无住”的内涵,往往摸不到门径,甚至走向歧途。因此,我们不妨退一步,说一下禅宗里头针对中根人的根本对治法门:只要心里起了任何一个二元对立的念头,就用大智慧将此念头照破。如此训练,久而久之,照样能够开启智慧,达到知行合一。

  

   中大哲学系知行学社整理

  

  

进入 冯焕珍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经典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06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