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怀宏:在人性的范围内——有关科技与人文的一些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36 次 更新时间:2021-02-09 00:09:37

进入专题: 科技   人文   人性   进步  

何怀宏 (进入专栏)  
因此才有士民之分。

   在儒家看来,人性中有善端,这是事实,也是可能。虽然还不是无限的可能,不是所有人的可能,甚至不是多数人的可能。但由于这是一种对所有人都有可能的可能,所以性善论要面向所有人,要向各个阶层完全开放,即便最后愿意进来的还是少数。高尚伦理永远要面对所有人开放,这体现出一种普遍性;但知道永远只有少数人进来,这体现出一种现实感。愿意进“窄门”,走那条“少有人走的高尚之路”的,最终可能还只会是少数人,但不能因为最后只有少数人愿意进入而关掉对所有人的大门。当然,也不因为敞开大门欢迎所有人就抱有人人都会进来的奢望。

   而现代社会知识分子所希望追求的一些“高尚”理论和伦理则是直接要求多数人乃至全社会的。而且,这种“高尚伦理”和古代也不一样,它不是精神性的,而是相当功利的——指向权力、财富和名望。即便它是为了多数人的,也是在唤醒和鼓励他们功利的一面,要得到自己的权益或虚幻群体的“权力”和“名声”。

   观察这数百年的“进步”,人们很难不产生这样的疑问:一种单一取向的“进步”是真的鼓励、促进和提高了人们的精神生活和道德水平,或者还是在鼓励人的物欲和情欲?另外,它还刺激其他那些本来能够节制的人也加入了求利欲和权益的大队伍,否则,就要加重他们义务的负担。最后,这种负担或许会变成所有人都难于承受的负担,变成人性无法负荷的负担。

   七

   人在什么时候会深切地知道自己的有限性,乃至感到自己的渺小,唤起一种敬畏?那就是在面对巨大时空尺度的时候,天文学家比其他职业的人们可能更容易感到自己是处在近乎无限的生存系列中的无数中间环节中的微小一环。

   我一直怀疑热力学有关热寂的第二定律是最终、最普遍的定律,怀疑“大爆炸说”也依旧是我们对宇宙——其实也只是我们能够观察到的这个宇宙——的一个片断解释。而从刚获得202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英国科学家彭罗斯那里,这种怀疑似乎获得了某种印证。他在最近于《皇家天文学会月刊》发表的一篇论文《微波辐射中存在霍金点的明显证据》中指出:的确,我们现在的这个宇宙在大爆炸之后加速膨胀。而在遥远的未来,宇宙中所有的物质都会衰变为纯能量,各处的温度相同,除了能量一无所有,世界变成一个冷静死寂的世界。但是,这样一个死寂的宇宙并不是最终的结局,宇宙还会经历一次(也许是无数次)大坍缩,重新将所有的能量聚集起来,当然,这后面又将是一次产生新宇宙的大爆炸。也就是说,我们所知道的这个宇宙还是处在一个巨大的循环之中。我们的宇宙前面有一个旧宇宙,当然,后面也还会有一个新宇宙。

   彭罗斯的研究论文正是想说明他已经在微波背景辐射中找到了来自上一个宇宙的特征证据,六个直径相当于八个月球直径、温度稍高的点(霍金点)。这些点是上一个宇宙中存在的黑洞蒸发完留下的印记。这也就说明:宇宙是循环的。

   这一说明部分解释了我以前就有的一个疑问:如果我们接受“大爆炸”的宇宙起源假说,那么,大爆炸前那个极其炙热稠密的东西又是怎么来的呢?看来彭罗斯认为它是来自于以前已经存在,且已经死寂的宇宙。而我们现在这个热烈的、扩展的宇宙也会重归死寂。当然,这些都是在一个极大的时空尺度中循环,人类的生存毁灭在这种巨大尺度的时空中犹如沧海中的一粟一瞬。

   我们也许可以从彭罗斯的研究中感悟到两点:第一是人面对近乎无限的宇宙所感到、也应该感到的渺小,甚至像帕斯卡尔所说,人在面对这种无限时会感到恐惧。第二点却可能恰恰是不应恐惧的,也就是说我们不必恐惧循环。世界在变化中。而这种变化很可能是一种循环的变化。但每一次循环又可能有一些细节的不同。而哪怕没有我们所知道的这种变化和循环,也可能会有别的形式的变化和循环。有近乎无限的时空,就有近乎无限的可能。这样的循环影响不了我们的生活,因而也不应该影响我们的心情。我们已经处在许多种大大小小的循环之中。宇宙的循环是一个时空尺度太大、太伟大的循环,是一个我们在其中完全感觉不到循环的循环。

   我们总是处在各种循环之中。日月星辰、江海潮汐、四季轮换、热胀冷缩、峰回路转……这是自然的循环。也有人类生活的循环吗?而某种循环也许正是人类生存的长久之道,是人类文明的长久之道?

   恩格斯说,在地球上最美丽的花朵——思维着的精神——被毁灭之后,在另外的某个地方和时候,这思维的精神又会以同样的铁的必然性重新产生出来。的确,这不是属于人的精神循环,但还是智慧的循环,精神的循环。这新的智慧和人类无关,他们甚至不会知道有过人类文明的废墟,不会有对人类的记忆。但是,这铁的必然性即便冷酷,似乎又还有点温暖。在无比浩瀚的天空中,我们也完全可以设想,在某个极其遥远的星球上,一定曾经存在过,或者还正存在着比我们人类更聪明、更智慧的生物。

   时空无限。人处在某个细微的中间环节。面对宏观和微观的无限,人了解到自己的微不足道。这种无限感大概可以淡化我们对世俗的成功和物欲的看重、渴望和追求,虽然也可能唤起仅此一生、及时行乐的感情。

   八

   理想有其意义。如果没有超出人性的理想,我们就可能无法提升自己,甚至连自己本可达到、属人但向上的目标也达不到。这是古代性善论的意义。性善论的意义也就在树立理想,但是,是少数人为所有人树立理想,还是少数人为自己树立理想呢?能够接近或大致实现理想的肯定是少数,能够真正成为圣贤的肯定是少数。对于人的普遍可完善性,始终有一个范围和限度。如果观念所带来的社会变革超出人性所能负荷的程度和范围,那么,如果要求激进,就会带来社会的强制,即便是缓进,也可能让社会走向分裂,从而造成激荡直至大灾难。

   当然,以上想法只是对人性的一些初步思考,还遗留一些问题:首先,一种不断要求活动和进步的动因是否也是出自人性,一种浮士德的精神是否也是来自人性?人是否就是一种极其好动乃至冒进的动物?人性中是否就命定的有一种追求彻底的精神,包括追求彻底的知识和技术,追求彻底的平等?人类是否必然会走到科技飞速发展这一步?或者说,人性中是否也同时根深蒂固地存在有两种冲动,一种是追求卓越,一种是追求平等。而今天的功利滔滔,科技独大与人人争权益、个个索名分的状况,恰恰是这两种追求合力的结果?

   其次,人性中是否也命定的就有不满足于有限的人性而渴望一种超越于人的存在的本性,人们会不可遏制地寻求这种超越的存在?而如果不再相信有超越的存在,甚至想自己成为上帝?即人性中本身就固有一种要超越自身的热望?文明早期,古人们都渴望神灵保佑,但现代人则杀死上帝,想自己成为神灵。宗教是否也意味着对人的限制?但如果不再有信仰,则“上帝”和“天堂”的概念也可以为人所用,满足人的骄傲?

   九

   今天的科技是对人类可能性和巨大潜力的张扬和自信。至少是为了平衡,今天的人文智慧却最好首先是对人类限度的认识和谦卑。

   我一直认为,从科技与人文的关系看,人类控物能力与自控能力的不平衡,将是未来社会一个持久的基本矛盾。这种自控能力一是来自精神的生活方式和信仰对物欲作为主要价值目标的调整,也包括美学和艺术对物欲的淡化;二是来自道德规范对满足物欲和体欲的手段的节制,尤其是对那些损人利己、损害社会和以人类生命为代价的冒险行为的约束。

   人性大致规定了我们的有限性。人在道德上的有限性使人类难以控制如脱缰之马的技术,尽管人甚至在知识和技术上也是有限的,但是,人类目前达到的知识和技术已经是人类道德难以控制的了,足以构成对人类的巨大危险。或者说,人类对知识和技术还是有进步的巨大空间,但在道德方面则没有那么大的进步空间,在情感和幸福方面也同样没有那么大的巨大空间。这或许是因为知识和技术可以一代代的传承和积累,但道德和幸福却无法如此传承和积累,因为道德与精神的能力归根结底是落实于个人的,必须在每一个人那里重新开始。而如果是从社会的角度衡量,则必须从每一代人那里重新开始。

   当然,即便是在循环的范围内,我们也还是可以有巨大的生活空间。即便是在人性的范围内,我们还是可以做巨大的努力。少数个人也还是能够追求圣洁的精神和简朴的生活方式,甚至也有一些人继续追求自己高调的价值理想——只要不强求社会和他们步调一致。但是我们希望:从整个人类来看,科技最好是在人性所能控制的范围内发展;道德最好是在人性所能承担的范围内提升。

   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社版)2021年第一期

  

  

进入 何怀宏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科技   人文   人性   进步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科学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037.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