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焕珍:佛陀精神的当代典范——佛源妙心禅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9 次 更新时间:2021-02-05 12:51:25

进入专题: 佛陀精神   佛源妙心禅师   佛学  

冯焕珍 (进入专栏)  
行住坐卧都是持戒,不能马虎”。

   禅师本人在持守戒律方面,根本重戒不必说,就算是一般的威仪戒,他也能做到洁若冰霜,秋毫无犯。这里不妨举几个例子,以便窥斑见豹:

   首先是不昧因果。禅师说:“常住的钱是十方信施的功德,一文钱都不能乱用。‘杨岐灯盏明千古,宝寿生姜辣万年’,杨岐当香灯、宝寿当库房,不乱花常住一文钱,为我们做出了榜样。”禅师也为我们樹立了榜样。一次,某市政协基建,因经费困难,主席求禅师借钱。禅师并未借钱与他,而且对他说:“我跟你说,主席啊,钱不是我个人的,是宗教的,是菩萨的!菩萨的钱要用到菩萨身上,用在佛教事业上。你这里有困难,作为朋友,我是应该拿钱给你的。但是,这个钱我不能给你。”主席当即明白,不再借钱。

   其次是爱惜物命。禅师教化弟子时经常强调爱惜物命、勤俭节约,认为这是培福的最好方法,以至将佛门斋堂“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这句名言改成了“一粥一饭,当思来去不易”。禅师本人在这方面也做出了表率,他身边的许多弟子对此多有很真切的回忆。如云门寺老义工董丽英居士就说:“老和尚很节约,从不浪费。看到大家不吃豆渣,都放到菜地里去了,他就说:‘这个豆渣很有营养,我就是吃这个长大的,不能丢啊!蒸一下炒一下,放点青菜,很好吃的。’路上他看到一个树枝、一块砖头都要捡起来。一次他捡到一个罐子,交给我说:‘这个拿去,装咸菜很不错。’”还说:“2004年的一天,香港的江如瑛老居士从丈室拿来老和尚几件破衣服让我补。一件内衣、一件睡裤、一双袜子,都破得不像样了。我说:‘这么破啊!就算补了,穿起来也不舒服,我重买新的送给他,这些扔掉。’江居士吃惊地说:‘老和尚的东西你敢扔?不怕他骂死你?你补好给他,就可以了!’说实话,我是留着眼泪把老和尚的破衣补完的。” 我亲近禅师期间,确实未见他穿过新衣服,常年一套粗布麻衣,一双大套鞋,衣服上到处是补丁。

   禅师在勤俭节约的同时,就是坚决反对铺张浪费。禅师生病期间,“江居士问:‘师父,您身不好,给您铺个地毯会对身体好一点。’师未作声,众人以为师已默许,遂趁师住院之际在丈室铺上地毯。师见,乃骂曰:‘谁搞的?你要把云门寺全铺完了,再给我铺!’众人当即撤掉地毯。”

   还有一次是在开戒期间,禅师对大众回忆他批评浪费墨汁的法师道:“今天晚上我在那里写字,看到你们贴的这些对联用最好的墨水来写,我就讲德真法师:‘你写对联把我的墨用光了。我几瓶墨水?’他说:‘几年都不开一次戒,用点你的墨水怕什么?明天去买几瓶来。’我说:‘不能这样讲,这样讲违背佛意。我们出家人不是社会上的在家人,在家人要怎么样铺张,怎么样摆设,但庙里不行,你知道在斋堂里过堂,掉下一粒饭都要吃掉是什么意思?这个就叫培福。我们要爱惜物命,真的万不得已需要那个东西我才去用,不需要那个东西我就不用,能够节省一点就是培了一点福。’”

   禅师甚至认为,出家人的居住环境和日常用具都不能太好,太好不利于修行办道。云门寺搞建设时,禅师就借机开示说:“我们的木工天天在做,做来干什么?房子做那么多干什么?越做越好,不好的不住了,要住好的了,就是这么搞的啊?房里冇卫生间不住啦,冇电风扇不住了,一点点苦都不能吃,一点点福都不能培,只晓得享福。”云门寺的明桂法师负责基建时,禅师亦再三交代:“不要建那么好,建那么好没有用,没人住。很多人都是福报不够,从乡下来的,营养太好的话会受不了的。”一九九九年除夕前,禅师还说:“我们出家人呢,这个环境不要太好,周围的环境要苦一点,你吃得好、住得好、玩得好,就不想修行。要苦一点!”

   再次是防意如城。禅师戒期开示说:“我们出了家,‘守口如瓶,防意如城’,这个口同瓶子一样,你把它的口封掉,不要让它倒出来了;心里要像城墙一样,不要让贼来偷东西,好好地守着自己这个清净的念头,你要念佛好好地守着念的佛号,要持咒好好地守着你持的咒语。不要听人家讲话,不要同人家讲闲话,不要跟人家争位置,不要闹矛盾,这个你们要注意。”禅师本人正是这样做的,我亲近禅师十来年,每次见到他都是双眼半闭,眼睛始終只看眼前三尺之地,谨护心城;同时,我还有一个印象,禅师无论与谁在一起,都从来不说废话。

  

   三、解行相应

   佛教是以修行实践为核心、以彻底解决自身与众生的身心烦恼为极致的宗教,因此特别强调解行相应,反对仅仅停留于对教理的听闻与理解,称这类人“虽有多闻,若不修行,与不闻等,如人说食,终不能饱”。禅宗作为佛教的一宗,自然不能例外,达摩大师就说,要想成为祖师,必须解行相应,所谓“明佛心宗,行解相应,名之曰祖”。

   佛源禅师经常提持解行相应一义,如他在2004年的禅七开示中就说得至为明白:“书本子是书本子的,要在心里用功!所以那个时候,有祖师这样说道:‘达摩西来一字无,全凭心地用功夫;要在纸上寻佛法,笔尖蘸干洞庭湖。’这个笔尖子能把洞庭湖水蘸得干吗?不可能的事情!若在笔杆子上寻到佛法来,那是笑话!不可能!还要盘起腿子好好地参,还要在心地上参,还要心地上用功,还要回光返照。”

   禅师对末法时代的口头禅泛滥深感痛心:“现在很可怜,善知识都找不到,确实找不到,你就是想在佛教的杂志刊物里找两篇真正好的文章出来,都不容易找得到啊。他那个是嘴巴讲、笔头写,他自己做到没做到,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有直接证量的人,写出来的文章、讲出来的东西有正确的认识,能够写这种文章的人都不多,很少很少。要讲得到做得到很难,所以你到哪里去找善知识呢?”对那些自吹自擂者更是深恶痛绝,据说“有僧闭关三年,自谓大彻大悟,出而著书,叙述关内境界。有好事者将其书呈师点评,师才翻两页,评曰:‘莫名其妙。’复翻数页,呵道:‘见鬼!’更翻数页,斥曰:‘胡说八道!’遂将书掷于地”。

   那么禅师是不是真正的善知识呢?对此,他本人当然不会有任何表示。相反,他说自己是瞎眼狗。例如,禅师在1998年的禅七中就开示道:“修行要善友提携、善知识指点,但现在善知识少得好可怜,哪有善知识?我们都是些没眼狗,是瞎的。过去的祖师证了道,有道眼,我们现在是看不见、听不懂,还要说自己证了……证什么?证得可骗三餐饭吃?这怎能叫善知识呢?”

   我们自然不能听到禅师这么说,就认为他是个具缚凡夫。实际上,禅师虽然非常谦虚,有时还是流露了其所证境界的消息的。例如同样是在1998年的禅七中,禅师又有开示说:“一些境界上的事情,祖师用了很多比喻,讲了很多美丽文字,如‘水湛波澄,作空花行,办水月务……’这些美丽文字,教我讲也讲不出,我只能用眼睛看得见、证得到那个境界,就知道这是比也比不成、画也画不像,只有自己知道,自然而然有神通妙用的境界。”禅师有一次在呵斥弟子执着观行境界时也说:“阿弥陀佛给我摸过顶,我在宝塔里见了阿弥陀佛,证得无生法忍,我有什么呢?”禅师在临终前的一首《自题像》赞中还说:“图报祖德,不惜皮囊;用消业障,体露真常。”这些话显然又昭示,禅师确实是见到了自性的善知识。

   依笔者的体会,禅师不仅是善知识,而且是解行双美的大善知识。笔者曾经将禅师的禅法特点总结为四点:一、“就地取材,当即教化”;二、“机锋迅猛,干净利落”;三、“势大力沉,荡涤意根”;四、“言近旨远,回味无穷”。今天看来,笔者依旧认为这一总结没有任何溢美之词。

   当然,要更清楚地显明这一点,最好还是看看禅师“悲心切切”的济世高行。

  

   四、慈心切切

   佛教不共世间法的内容有二,其一是智慧,其二是慈悲,智慧以明了诸法性相因果,慈悲以救度六道一切众生。智慧与慈悲两者,以慈悲为基础、智慧为妙用,没有佛菩萨的智慧固然难以运用慈悲,但是没有慈悲则不可能具足佛菩萨的智慧,所以佛教要求修行者智悲双运、智悲齐美,而更称赞慈悲心的无上尊贵:“发心毕竟二不别,如是二心先心难;自未得度先度他,是故我礼初发心。初发已为人天师,胜出声闻及缘觉;如是发心过三界,是故得名最无上。”

   慈悲度众是禅师开示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内容之一,翻开《广录》,随处可以见到这样的句子:“你们在这里,这里就是你们的家,‘将此深心奉尘刹’嘛,尘尘刹刹都要奉,不要说我在哪里出家的,那里才是我的家,这里就不是我的家。”而禅师的切切悲心,則在他临终前的《自题像》一赞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尘劳系缚,幸入僧行;八十七载,大梦一场。强留幻影,遗笑诸方;己事未了,专为人忙。图报祖德,不惜皮囊;用消业障,体露真常。”

   禅师是怎么做专为人忙的呢?禅师在虚云老和尚“三不”(不住小廟、不住城市、不住經懺道場)的基礎上提出了“三要”,即“将身心倾注在祖师道场,把禅风播扬光大,把明心见性作为终身奋斗的目标”。这都是慈悲度众的內容,从禅师的行持看,可以说他圆满践行了这“三要”。

   禅师自1953年入主云门寺到2009年圆寂,除了法务或会务要求,始终在云门寺维护这个道场;禅师在身体和精力尚可支持之际,毅然辞去所有任职寺庙的职务,选拔年轻一代优秀僧人任职方丈,为他们提供历练的机会;禅师晚年病重期间,仍然念念不忘江西、湖南的祖师到场,且不顾危险,长途跋涉,亲临考察。——这是“将身心倾注在祖师道场”。

   禅师说:“我们要搞番什么事业呢?我们要度众生,要弘扬佛法、利益众生。这是我们的责任,这是我们的目的。弘法是家务,利生为事业,我们一天到晚做的事情就是弘扬佛法、利益众生。”禅师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虽然博通三藏,说法无碍,但总是通过身教来利益有缘人。如圣辉法师就回忆说:“他的学问很好,但讲得少做得多,慎言慎语。他很少讲大道理,你做的不对他就是一顿骂,用他的实际行动来摄受大家。经过那么多磨难以后,能不忘传统本色很难得,现在讲很多大道理没用,能讲不能做不行,尽管佛老脾气比较那个。守住了本色就是弘法,才能续佛慧命。”——此乃“把禅风播扬光大”。

   禅师说:“借教,借佛遗教,发扬我们的心性。大觉不是我们这云门寺这个大觉,这个大觉就是我们的心啊!如来是我们的心,法界亦是我们的心,要发扬我们的心性。性是什么?不研究教理,你怎样明宗呢?心是什么?明心见性,出家人根本的目的就是明心见性。了生死,不明白你的心,不见性,怎样去了生死?”又说:“擎拳竖拂传心印,喝棒随机说有无。法法本来无定法,解缠除惑转痴愚。”禅师于举手投足、扬眉瞬目、棒喝交驰乃至嬉笑怒骂间,将万法消归第一义,“令无量众生领略到苍劲、平实而高古的云门禅风,并于言下知归、法眼洞开、法喜无量、受用无穷”!——是为“把明心见性作为终身奋斗的目标”。

  

   五、结 语

   笔者从信心坚固、戒行冰洁、解行相应、悲心切切四个方面对佛源妙心禅师成为一代祖师的因缘进行简略论列,意在说明三点:(一)禅师之所以能跻身中国一流禅师的行列,完全是因为他在这四个方面都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二)由于这四个方面构成了佛陀精神的根本内容,因此可以说佛源妙心禅师是佛陀精神的当代典范;(三)今后中国佛教界应当如何续佛慧命,可以从佛源妙心禅师的践履中得到珍贵的启示。

  

进入 冯焕珍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佛陀精神   佛源妙心禅师   佛学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佛学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99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