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波:中美南海竞争的格局和趋势

——基于权力、规则及第三方因素三大变量的综合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52 次 更新时间:2021-01-27 22:56:30

进入专题: 南海   中美关系   权力竞争   海洋秩序   第三方因素  

胡波  
对美国来说,频繁"退群"和坚持"美国优先"原则,加之国务院频繁的人事变动和严重缺位,其国际信誉和"软实力"受到重创,官员的专业程度普逼下降,美国在法理方面主要是重复奥巴马政府的外交辞令和提高指责中国的声调,并无实质性的"建树"。

   然而,打着法律旗号的外交战在 2020 年爆发,美国要求联合国拒绝中国的海洋主张和国务卿蓬佩奥7月 13 日发布的《美国就南海海洋权利主张的立场》,将这场"战争"推向高潮。在声明中,美国系统性地反对中国在南海中南部的大部分海洋主张,并在海域划界和部分岛礁主权的归属问题上与其他声索国站在一边。美国认为它在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而在中国看来,美国正在"挑起南海争端,违背美国政府在南海主权问题上不持立场的公开承诺"。

   关于"南海行为准则"(COC)磋商的摩擦也正在酝酿。美国质疑中国试图向东盟国家施压,增加关于和非 COC磋商国进行演习和油气勘探的限制性条件,并担心中国通过谈判增强其影响力,敦促东盟不能允许中国操控"南海行为准则"。中国并未在意这些批评,但中国对美国对"南海行为准则"磋商从支持到质疑、甚至阻挠的倒退态度表示极大不满。

   第三方因素越来越成为美国加大介入涉华海洋问题的重要说辞或借口,而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声索国愈加担心中美战略竞争,并对美国的行动持谨慎态度。美国更多是利用南海争议与中国进行战略竞争,而不是回应东盟国家的诉求。在 2019年万安滩对峙事件、2019年西南渔场渔业纠纷和 2020年"西卡佩拉"号等涉及中国的南海事件中,即使没有相关声索国的呼吁,美国也会主动"选边站"甚至制造摩擦,对中国横加指责,拉拢东盟国家参与中美战略竞争,以推进其大国竞争战略。最具代表性的是2020年4月2日发生在西沙群岛附近的越南渔船沉没事件,尽管它发生在离永兴岛7海里的位置,而且很可能涉及越南民兵,但美国国务院却指控说,"这一事件是中国系列扩张行动中的最新动态,这些行动旨在重申非法海洋主张,并使其在南海的东南亚邻国处于不利地位。"

  

结 论

   自 2009 年以来,南海问题一直是中美关系的焦点,并将继续影响中美关系的未来。毫不夸张地说,双方在该问题上的严重分歧处理得好坏,将决定它们能否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

   通过分析可以得出以下结论∶首先,权力竞争、海洋规则争议和第三方因素是激化中美在南海矛盾最重要的三大变量。在不同时期,不同的变量起着不同的作用。第三方因素、海洋规则争议和权力竞争分别在 2009—2012 年、2013—2016年和 2017年至今这三个时段具有最强的解释力(表-1)。

   其次,中美两国在南海地区的竞争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这些因素相互联系、相互作用。比如在"南海仲裁案"中,一方面,中美海洋规则的分歧,促使美国在"断续线"等问题上频频发声和表态。另一方面,第三方因素也在起作用。美国作为菲律宾的盟友,自认为有必要支持菲律宾的行动。因此,各因素在具体事件中的影响力是相对的,过分强调某一因素的作用可能会削弱我们对实际情况的全面认知。

   再次,三大变量有各自的发展逻辑。一般来说,权力竞争将继续是最有影响力的因素,在可预见的未来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而其他因素的重要性会相对下降。但是,如果发生与第三方因素和海洋规则争议相关的重大事件,则可能刺激这两大因素重新剧烈发酵。考虑到中美在南海地区的"全政府竞争"是美国国内的战略共识排序,但我们在未来十年或更长时间要谨慎评估个别领导人和政府的作用,换句话说,中美在南海问题上的冲突更多是结构性的,而非由个人决定。拜登政府上台,面临新冠疫情失控、国内政治极化对立等诸多重大挑战,在南海等国际事务上能有多大投入尚有待观察,然而,其南海政策路线是相对清晰的。美国新政府会更重视南海问题,也会加强其南海政策协调。特朗普政府实际上没有一个系统的南海政策,对军事手段的依赖过大,对外的表述荒诞不经,错误频频。而拜登政府的政策预计将更为平衡,也会更加专业。具体而言,美国会在外交、法律等方面给予南海其他声索方更多支持,对东南亚国家给予更多的尊重和信心,会推动与盟友和伙伴更协调地开展军事和外交方面的联合行动。美国还会更频繁地要求中国遵守"南海仲裁案"的裁决结果,利用和制造更多的法律挑战。预计中美战略竞争仍会加剧,但军事竞争的可控性将得到一定程度的增强,至少在战略沟通和危机管控等方面,中美双方有望取得一些实质性进展。

   此外,中美特别是美方对南海局势发展愈加敏感和焦虑,使得双方的政策和反应更加情绪化,例如,西方媒体和政策界广泛渲染的中国"威胁南海航行自由"的说法,其实根本没有依据,只是一种过度的焦虑。事实上,在断续线内,在中方控守的南沙岛礁 12 海里及西沙领海、内水以外的海域,中方从未干涉过任何国家的商业和军事航行自由。这一点在笔者的访谈中,也得到了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国官方和知情人士的确认,但他们的辩辞是,中国现在不这么做,不代表将来不这么做"。美国不少人士对于中国近些年在南海取得的进展和美国政策的无力非常不满,并主张对华采取更强硬的措施。2019 年 12 月6日,原助理国务卿拉塞尔在北京大学的一次演讲中被问及,如果有机会再次代表美国政府做出选择,最想做的是什么?他提到"将派遣航空母舰直接介入 2012 年的黄岩岛事件"。

   分析过去是为了给未来提供镜鉴。本文的研究或许可以帮助世界更好地理解中美两国在南海的互动如何导致了今天的局面,也可帮助中美更多地了解双方的差异以便管控潜在危机,建构更加安全、稳定的中美关系。

  

    进入专题: 南海   中美关系   权力竞争   海洋秩序   第三方因素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764.html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