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焕珍:太虚大师佛教思想略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70 次 更新时间:2021-01-25 23:13:58

进入专题: 太虚大师   人生佛教   佛学  

冯焕珍 (进入专栏)  
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3卷,第131页。

   [147]释太虚著:《佛学之人生道德》,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3卷,第144-145页。

   [148]《大乘起信论》以未信佛法众生为邪定聚、十信位众生为不定聚、初住以上众生为正定聚,唯识家依五种性说判无种性者为邪定聚、不定种性者为不定聚、菩萨种性者为正定聚,《释摩诃衍论》则以十圣为正定聚、三贤为不定聚、此下凡夫为邪定聚,判断标准都是众生会否退转菩萨道法,而判断角度有权实、位次有因果的差异。太虚大师遵循的是《起信论》的判法。

   [149]马鸣菩萨著、陈·真谛译:《大乘起信论》,《大正藏》第32册,第 580页下。

   [150]太虚大师说:“十信完成人的地位,例如世间的大圣大贤”;(释太虚著:《佛陀学纲》,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1卷,第201页)又说:“修行信心位的人生初行,是人的菩萨位,若孔、老、善财等”。(释太虚著:《人生观的科学》,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25卷,第38页。)

   [151]佛说“十善菩萨发大心,长别三界苦轮海”,(《佛说仁王般若波罗蜜经》卷一《菩萨教化品》,《大正藏》第8册,第827页中。)所指正是初发心位菩萨。

   [152]释太虚著:《真现实论·宗依论》,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20卷,第46页。

   [153]释太虚著:《真现实论·宗体论》,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20卷,第346页。

   [154]释太虚著:《佛乘宗要论》,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1卷,第157-158页。

   [155]释太虚著:《人生观的科学》,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25卷,第38页。

   [156]释太虚著:《真现实论·宗依论》,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21卷,第46-47页。

   [157]释太虚著:《人生观的科学》,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25卷,第38页。

   [158]详见释太虚著:《佛法救世主义》,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25卷,第157-181页。

   [159]释太虚著:《人生佛教》,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25卷,第394页。

   [160]太虚大师在《自述志行》中就说,他“志在整兴佛教僧(住持僧)会(征信会),行在《瑜伽菩萨戒本》”。(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18卷,第163页。)

   [161]原图见释太虚著:《整理僧伽制度论》,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18卷,第59页。

   [162]释太虚著:《整理僧伽制度论》,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18卷,第47页。

   [163]关于中华佛教联合会、中国佛学会与中国佛教会的成立,太虚大师民国二十四年(1935)七月在嘉兴答记者问时说:“民三袁政府解散八指头陀等所创办之中华佛教总会,久无全国之佛教团体。民十四,吾在北平发起中国佛教联合会,设筹备处,通告筹设各省佛教联合会;虽有江浙及两湖等佛教联合会之组设,然亦未成全国团体。民十七,吾讲学南京毗卢寺,议设中国佛教会,蔡孑民先生等劝先成佛学会,乃改成中国佛学会筹备处;而所筹备者,实为中国佛教会。次年,乃与江浙佛教联合会等成立中国佛教会。”(释太虚著:《为中佛会事答记者问》,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30卷,第333页。)

   [164]释太虚著:《建僧大纲》,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18卷,第181页。

   [165]太虚大师说:“学僧亦名比丘僧,规律严肃……;职僧亦名菩萨僧,事业弘布……;德僧亦名长老僧,主持参学林。”(释太虚著:《建设现代中国佛教谈》,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18卷,第242页。)

   [166]详参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18卷,第234-236页。关于这个问题的更详细研究,参见本书所收刘鹿鸣《太虚大师与近代佛教正信会》一文。

   [167]释太虚著:《告徒众书》,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19卷,第104页。

   [168]释太虚著:《建设现代中国佛教谈》,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18卷,第238页。

   [169]释太虚著:《三十年来之中国佛教》,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31卷,第47页。

   [170]释太虚著:《人群政治与佛教僧制》,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24卷,第68-69页。

   [171]释太虚著:《建设现代中国佛教谈》,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18卷,第242页。

   [172]经云:“毗婆尸佛、尸弃佛、毗舍浮佛,乃至我今出现世间,住持教化,宣说法教,调伏有情,戒行仪范,受持衣钵,求证菩提,无有少法而各别异。”(《七佛经》,《大正藏》第1册,第152页)

   [173]经云:“汝等佛子随学此法,住持三宝,饶益有情。”(《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五《无垢性品》,《大正藏》第3册,第314页中。)

   [174]原文见《恭告全国僧界文》,该文作于民国十七年(1928年7月)七月,宗教文化出版社版《太虚大师全书》未收,此处引自释印顺主编:《太虚大师全书》册精第17册,台北善导寺电子版,第390页。

   [175]释太虚著:《整理僧伽制度论》,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18卷,第114-115页。

   [176]释太虚著:《整理僧伽制度论》,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18卷,第108-109页。

   [177]释太虚著:《建设现代中国佛教谈》,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18卷,第242页。

   [178]详参释太虚著:《整理僧伽制度论》,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18卷,第71-72页。

   [179]释太虚著:《唐代禅宗与现代思潮》,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22卷,第198-199页。

   [180]此处“总会”指由寄禅法师任会长的“中华佛教总会”。

   [181]释太虚著:《上佛教总会全国支会部联合会意见书》,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18卷,第291页。

   [182]释太虚著:《大乘本生心地观经讲记》,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5卷,第4页。

   [183]释太虚著:《整理僧伽制度论》,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18卷,第139页。

   [184]释太虚著:《整理僧伽制度论》,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18卷,第145页。

   [185]释印顺主编:《太虚大师全书》精第17册,台北善导寺电子版,第392-393页。又参太虚大师同年所作《佛教僧寺财产权之确定》一文,他在此文中更依南山律将寺产分为常住僧物、十方僧物、现前僧物、十方现前僧物四种(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18册,第331-335页)引文中的“全国僧团”即“中华佛学会”,当时尚待建立,与《整理僧伽制度轮》所谓“佛法僧园”实为异名同实的组织。

   [186]释印顺主编:《太虚大师全书》精第17册,台北善导寺电子版,第393页。

   [187]释印顺主编:《太虚大师全书》精第17册,台北善导寺电子版,第393页。

   [188]太虚大师回忆说:“我对于佛教协进会所定的章程及宣言,虽极和平,然有一次演说,曾对佛教提出了三种革命:一、教理的革命;二、教制的革命;三、教产的革命。第一、关于教理的革命,当时的《佛学丛报》曾加反对。我认为今后佛教应多注意现生的问题,不应专向死后的问题上探讨。过去佛教曾被帝王以鬼神祸福作愚民的工具,今后则应该用为研究宇宙人生真相以指导世界人类向上发达而进步。总之,佛教的教理,是应该有适合现阶段思潮底新形态,不能执死方以医变症。第二、是关于佛教的组织,尤其是僧制应须改善。第三、是关于佛教的寺院财产,要使成为十方僧众公有──十方僧物,打破剃派、法派继承遗产的私有私占恶习,以为供养有德长老,培育青年僧材,及兴办佛教各种教务之用。”(释太虚著:《我的佛教改进运动略史》,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31卷,第72页。)

   [189]太虚大师回忆说:“我以和平态度报告筹备之经过,并宣读通过章程。接着,仁山法师就作了一番演说。当时即有扬州的寂山和尚起立,拿出长老的资格,以老和尚训诲小和尚的态度,对这位新进的仁山法师,加以严厉的驳斥。由此引起了血气方刚的僧师范同学们底剧烈反抗,全场空气极度紧张,从唇枪舌剑式的辩战,几演成‘全武行’的惨剧。”(释太虚著:《我的佛教改进运动略史》,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31卷,第71页。)

   [190]释太虚著:《我的佛教革命失败史》,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31卷,第57页。

   [191]蒋作宾(1884——1941),湖北应城人,字雨岩,国民革命军陆军一级上将、外交官。历任政府委员及军事委员会委员、驻德公使、驻日大使、安徽省政府主席等职。

   [192]陈裕时(1877——1940),湖北宜昌三斗坪人,原名陈裕大,字符伯。皈依佛门后,法号元白。在日本加入同盟会,回国后入滇加入新军。后积极参加孙中山领导的革命,袁世凯称帝后,成功游说湖南总督汤芗铭、四川总督陈宦同时通电反袁,自此不再过问政治。先入同善社,后随太虚大师等潜心研究佛学。

   [193]张謇(1853——1926),江苏南通人,字季直,号啬庵,中国近代著名实业家、教育家,主张“实业救国”,一生创办二十多多个企业、三百七十多所学校,为我国近代民族工业与教育事业的作出巨大贡献,被称为“状元实业家”。

   [194]太虚大师说:“因为整理净慈寺的关系,引起杭州诸山僧的忌嫉,他们怕我把净慈寺整理好了,使他们相形见绌。而寺中囿于恶习不甘拘束的退居与老班首等,勾结了诸山寺僧及豪绅军人,到六月间,便假借名目,向我大肆攻击。但当地的官绅,也多对我同情而拥护的。秋天,我到北京讲经,京人士亦多遥为声援,大有相持不下之概。在这种恶势力之下争持,我觉得有点徒耗精神力量;次年就让出净慈寺,这是我着手实际改革僧寺得到的障碍。”(释太虚著:《我的佛教改进运动略史》,本书编委会编:《太虚大师全书》第31册,第81页。)

[195]太虚大师在《三十年來之中國佛教》中说:“至十七年,在庙产兴学呼声下,有内政部新订管理寺庙条例公布,颇能激起全国寺僧保护寺产之热情。时笔者在南京筹设中国佛学会,开办僧众训练班,并定次年召开全国佛教徒会议。上海另有江、浙佛教联合会之设,亦提出整理僧伽方案。然改革或整理僧寺,为笔者民初首先启发之运动,民四著《整理僧伽制度论》,曾订详细之办法,后于《海潮音》月刊等亦屡有关于改善僧制、寺制之论述。至民十七、八间,遂颇有成熟之势。故民十八组中国佛教会及分设各省县佛教会,以成全国系统之组织,笔者于其时一二年间实主持之。迨管理寺庙条例改成监督寺庙条例后,寺产渐有保障,而佛教会又为保守分子占优势,虽于逐渐改进之办法亦难施行,笔者因于民二十后不再参加中国佛教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冯焕珍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太虚大师   人生佛教   佛学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佛学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704.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