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阳:自然界没有奇迹吗?——自然主义与奇迹的兼容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2 次 更新时间:2021-01-20 22:59:46

进入专题: 自然主义  

王晓阳  
毕竟我们对一些概念常常可以有某种“非还原性分析的理解”(understanding without reductive analysis)。(ibid.,§12.1)⑩

  

   5.3质疑3:

  

   放弃CP,则承认自然中存在某个无法获得科学解释的物理事件e,但e仍没有资格被当做奇迹,除非导致e出现的原因c是神或者不可见的行动者才行。问题是,无论c是超自然的神还是不可见的行动者,自然主义和奇迹都不能兼容。因为,承认c是超自然的神,那么显然c的存在会与ON相冲突,而承认c是不可见的行动者,由于行动者即便不是超自然的也是非物理的(non-physical),因此仍会与ON相冲突。

  

   回复3:

  

   c不一定是(本体论上)超自然的,也不一定是非物理的。理由是,对于坚持ON的自然主义者而言,如果承认存在e,那么依据CCP,e的出现一定有充足的物理原因,因此作为导致e出现的原因,c可以是一个物理事件。其次,又由于可以放弃CP,因此c也可以是一个无法获得科学解释的物理事件。换句话说,这里的“不可见的行动者”可以是某个不可感知的物理事体(physical entity),或者也可以是某个仅由物理事体所形成的排列r,r也是不可感知的。可见,e的出现即便是由某个不可见的行动者所引起的,该行动者依然可以是物理的。如果是物理的,那么它便不会与ON相冲突,兼容论就依然可以成立。

  

   5.4质疑4:

  

   在基督宗教的传统意义上,奇迹是指由超自然的神创造的,或者是指借助(源于超自然的神的)神圣之力所创造的。然而,兼容论所容许的奇迹并不源于超自然的神。因此,即便兼容论是可能的,也是一种没啥价值的琐细说法(trivial)。

  

   回复4:

  

   在许多人看来,我们之所以关注奇迹,是因为奇迹被当做了基督信仰“直接而基础的证据”。(Butler,p.272)因而借助奇迹,人们能够产生信仰或坚定信仰。但不可否认的是,既然是证据,那么势必要涉及关于证据的确证过程,而证据的确证过程首先发生在认识论层面。换句话说,从正常的确证程序上看,我们不应该一上来就承诺某个事件e的起因c是(本体论上)超自然的,而是应该先从认识论层面着手,对e进行严谨而细致的调查,从认识论层面来确证e是否必定源自基督教的超自然神。如果是,那么e当然有资格充当基督信仰“直接而基础的证据”,由此再进一步推出,超自然的神存在。如果不是,那么e就不仅没有资格被当做这种证据,而且也不能进一步推出超自然的神存在。

  

   因此,在我看来,兼容论至少有如下两点值得我们关注的价值:1)如果兼容论是合理的,那么就有可能出现某个原则上无法科学地解释的物理事件e,除非有充足的理由使我们相信,该事件绝不可能是由某个经验上不可感知的自然/物理因素c所引起的,否则我们就不应该轻易相信,e有资格充当基督信仰“直接而基础的证据”。注意,我并没有断言,基督宗教意义上的(源于超自然神的)奇迹不可能存在,而是说,如果有人宣称e乃是基督宗教意义上的奇迹,那么他就有责任事先向我们表明,何以不可能发生兼容论所说的那种情形:引起e出现的原因是某个物理事件c,只是由于某种认知局限,我们原则上无法仅凭借科学就可以解释这一点(即科学地解释e、c,以及c如何导致e的出现)。尽管如此,我们依然有可能对这一点给出某种合理解释。只是这种合理解释想必不会是纯粹的科学解释,但也不一定非要是某种神学解释才行。因此,e要被认定为基督宗教意义上的奇迹,无论如何,都需要事先回应兼容论所说的那种情形,否则它就没有资格被当作基督信仰“直接而基础的证据”。毕竟,哪怕是再奇特再稀罕的事情,也不是仅通过(某人或某机构的)宣称,就能够成为奇迹的(无论是宗教意义上的或是其他,都不行)。因为,从概念上讲,一个事件若要成为“证据”,它就必定要经历(认识论上的)某种特定的确证程序才行,否则它就只是一个事件,而不是一个作为证据的事件。2)兼容论若是合理的,它就提供了一种关于自然主义的新见解,那就是:即便承认一切都是自然的,我们依然有理由相信,科学并非是完备的。如上所述,这种新见解才更加符合自然主义的科学观。总之,基于这两点,我们应该有理由相信,兼容论并非是没啥价值的琐细说法。

  

   5.5质疑5:

  

   依据兼容论,作为奇迹而出现的某个事件e,必定会违反自然律,因此e不可能是原则上可重复出现的(repeatable)事件。理由是,如果e是原则上可重复出现的,那么e的出现就是有自然规律可循的。自然规律一般指的是,某种(认识论上的)恒常联系。只有原则上可重复出现的事件之间才会有这种(认识论上的)恒常联系。换句话说,如果e是原则上可重复出现的,那么e的出现恰恰确认了(confirm)某条自然律L,而不是违反了自然律。正如斯温伯恩(R.Swinburne)所言:“可重复出现的事件(反例)并没有破坏自然律,它们只不过表明,(声称陈述了自然律的)某个命题是错误的而已”(Swinburne,p.320)。由于事件(既包括物理的也包括非物理的)要么是原则上可重复出现的,要么是原则上不可重复出现的(non-repeatable)。仅有这两种可能。刚刚的论述表明,奇迹不可能是前者。因此,(兼容论所容许的奇迹)e只能是原则上不可重复出现的物理事件。

  

   回复5:

  

   依据休谟的定义(定义2),如果e是奇迹,那么它的出现就会违反自然律。前文(第二节)已提到,在“违反自然律”这个短语中,“自然律”指的是,终极科学或理想科学中的基础自然律。但是请注意,定义2中“违反”(transgression)一词的意思并不一定是“破坏”(violate),也可以是“超出”(go beyond)。有理由相信,如果把“违反”理解成“超出”,那么e则依然可以是某个可重复出现的物理事件。理由就是,e确认的有可能是某条自然规律L,而L却始终位于科学认知能力永远无法突破的认知界限之外,即L尽管也是自然事物之间的规律,但始终是(科学认知能力所能认识到的)终极科学知识体系之外的规律。这里,也许有人会立刻问:自然规律不就是借助科学的研究手段原则上能发现的(自然界中的事物之间的)恒常联系么,因而怎么可能会有始终位于终极科学体系之外的自然规律呢?对此,我的回答是,如果我们接受关于科学认知能力有限性的说法(即放弃CP),那么我们也就应当接受关于自然规律的如下区分:一种是“狭义的”自然规律,即我们原则上仅借助科学认知能力就能发现的自然界中事物之间的种种恒常联系。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自然律”(law of nature,以下简记为LN)。另一种是“广义的”自然规律,即既包括上述狭义的自然律,还包括那些原则上我们无法仅仅借助科学的研究手段来发现的(自然界中的事物之间的)恒常联系。毕竟,那些原则上无法被我们感知的自然事物之间也可以有某种恒常联系。可见,广义的自然规律囊括了自然界中所有的事物(既包括原则上可感知的,也包括原则上不可感知的)之间的恒常联系,我们可称之为“自然中的规律”(law in nature,以下简记为LN*)。不难理解,如果L属于LN*(广义自然规律),但并不属于LN(狭义自然规律),那么我们原则上还是无法科学地解释e的出现(因为e的出现原则上超出了科学解释的范围)。因此对于兼容论而言,哪怕e一再重复地(在自然界中)出现,它依然有资格被当作(休谟意义上的)奇迹。可见,e可以是可重复出现的物理事件。

  

   五、结语

  

   本文打算辩护的是一种自然主义与奇迹兼容论,这一辩护思路可概括如下(“自然主义与奇迹的兼容论”论证):

  

   (1)自然界里的一切都是物理的事件或者由物理的事件所构成。(ON)

  

   (2)由(1),如果一个物理事件在时间t有(正在发生的)原因的话,那么该物理事件在时间t就会有一个充足的物理原因。(ON→CCP)

  

   (3)科学知识是完备的,当且仅当原则上科学方法能研究自然界里的一切。(CP MN)

  

   (4)我们是演化的产物,我们所拥有的科学认知能力也是演化出来的,而演化进程会使得这种科学认知能力总是存在界限,因而原则上无法科学地认识到一切,即原则上科学方法并不能研究自然界里的一切。(EH)

  

   (5)由(3)(4),如果原则上科学方法并不能研究自然界里的一切,那么科学知识就不完备。(modus tollens)

  

   (6)由(1)(5),可能存在某个物理事件e,一旦e出现了,就总会违反自然律,科学方法原则上并不适用于它,即原则上我们无法科学地认识到e。

  

   (7)由(2)(6),e的出现有一个充足的原因c,c也是一个物理事件。

  

   (8)奇迹可以是因某个不可见的行动者的干预,而使得自然律遭到违反的事件。(定义2)

  

   (9)由(6)(7)(8),e有资格被称作奇迹。

  

   因此,

  

   (10)由(1)(9),对于一个(坚持ON并接受EH的)自然主义者而言,自然界里可以有奇迹。

  

   现在,我们应当有理由相信,自然主义和奇迹的确是可以兼容的。依据这种兼容论,自然主义者仍需要继续坚持“一切都是自然的”这条底线(ON)。然而,是时候放弃“科学知识可以解释一切”(CP)这一不切实际的主张了!放弃CP,才更加符合自然主义的科学观。也只有放弃CP,自然主义者才能够发现,原来自然界里一直有奇迹。

  

   让我们以奥古斯丁在《上帝之城》中话来结束本文。在奥古斯丁看来,奇迹是某种特殊征兆(portent),但无论如何,“征兆并非与自然相悖,而只与我们关于自然的知识相悖”。(Augustine,p.1061)(11)

  

  

  

   注释:

  

①有学者认为,定义1也可以理解成“奇迹是仅当物理世界的因果封闭性遭到破坏时才会发生的事件”。(McGrew,§1.1)这种理解值得商榷。理由是,如果“物理世界的因果封闭”这个短语是我们通常意义上所理解的意思,那么,某些心理事件的出现也有可能使得物理世界的因果封闭性遭到破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自然主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总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47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