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涛 唐永亮:试析清水几太郎的战后和平思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1 次 更新时间:2021-01-19 23:04:57

进入专题: 清水几太郎   和平思想  

王振涛   唐永亮  
“这只会使目标变得暧昧,并且失去达成目标的激情。[37]”清水不仅反对日本共产党的广泛主义,而且反对民主的广泛主义,他认为:“民主主义是跨越众参两院的问题,是胜负难辨的问题,难以判断目标或者敌人。[38]”如果没有明确的敌人,“即使是大规模的集会运动,只要可有可无的仪式性‘烧香’活动结束,也不过是没有意义的巨大人群。[39]”

   如果有明确地规定目标,朝着目标前进的部队越多越好。但是放弃目标的广泛主义,却不可能给和平运动带来任何好处。这不仅会造成统一团体的内部分裂,而且会造成和平运动的混乱。

   3. 支持激进主义

   清水倡导敏锐和果断的行动力,经常使用“战斗的”“激进的”等词语,其激进主义思想主要表现为“直接行动和暴力。[40]”杜威排斥将斗争和暴力作为解决问题的手段,提倡基于信赖人性的讨论。虽然杜威对清水的思想产生过重要影响,但是清水在一定程度上承认斗争和暴力作为解决问题手段的重要性。

   第一,他认为只有直接诉诸行动,才能确保斗争胜利。清水在反对军事基地运动中,支持当地居民激烈的抵抗斗争;在反核运动中,提倡新的激进主义斗争方法。在安保斗争中,清水不仅和日高六郎、丸山真男等50名学者前往首相官邸,主张强行会见首相,而且发表《对诸组织的要求》,赞扬和支持全学联主流派的激进行为。神山茂夫认为,“以清水为代表的《对诸组织的要求》,是支持托洛茨基的极左激进主义行为。[41]”

   第二,在政治层面上,以议会制度为中心的民主主义程序存在缺陷,为实现社会主义社会的目标,暴力的存在变得不可避免和不可欠缺。在护宪运动时,清水主张只有反对修改‘安保条约’,才能维护宪法的正当性;在安保斗争时,呼吁国民行使个人请愿权,从而引起声势浩大的国民请愿运动。他认为桦美智子遇害事件,“标志着议会主义的危机……无论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都应该回应国民的期待,共同守护议会主义。[42]”

   “日本国民的经验,一方面止于受害者意识,另一方面具有诉诸‘国际舆论’的固定倾向。[43]”在面对具体问题时,国民不仅缺乏内部的主体积极性,而且过度依赖外部的援助。然而,“和平”这种状态或者价值,不是自然给予的东西,而是人们必须努力守护和维持的东西。“政治运动成功的关键,不是无害和仪式性的广泛主义,而是从人格底部涌现的具有彻底献身精神的极少数精锐的激进主义。[44]”

   (二)清水几太郎和平思想的影响

   1. 促进大众运动的蓬勃发展

   清水倡导“各种各样的人跨越各种经验,朝着某个期望的方向实现成长[45]”的大众运动,并且认为国民主体性的确立,可能会为日本社会主义开辟出新的道路。

   清水通过文章、演讲等方式,呼吁大众参加和平运动,有力地推动大众运动的发展。其执笔撰写的《正是现在向国会进发——请愿的劝告》,“从4月7日首次发售后,到24日总共收到160万人的签名,25日请愿者急剧增加到190万人(1天收集30万人的签名),使用文件请愿的数量达到12000份。[46]”虽然该文受到日本共产党派势力的反对,但是许多大学依然邀请清水演讲,“从4月中旬到6月底,演讲次数就远远超过20回。[47]”在清水言论的熏染下,国民经常在国会附近举行10余万人规模的请愿运动,从而被安田武评价为“恐怕没有多少例子能够像这样的言论,推动如此多的人同时行动。[48]”

   2. 促进和平思想的普及

   南博将清水称为庶民思想家,认为“清水不是高高在上进行启蒙,而是知道庶民思想和行动背后的东西,并且正确表达出来的思想家。[49]”大久保孝治也认为,“清水不是向高级报刊投稿的书斋型知识分子,而是和平运动现场的知识分子。[50]”如果前往和平运动现场,就会有庶民,那么清水就能向庶民宣传和平思想。

   和平思想经常与战后日本的和平运动交织在一起,可以表现为反对军事基地思想、反核思想、护宪思想等各种内涵和形式。1951年,清水相继发表《不能再军备》《抵抗现代魔术》《寄给媾和问题会议》等文章,尔后收到众多读者的来信。清水从中挑选38份普通民众的来信编撰成《无声民众的声音》,受到社会的极大追捧。其中叙述到,“清水敢于向当权者吐露个人信念,尖锐地批判日本人的错误道路,并指引出正确的道路,是我们民众的代言人与先驱者。[51]”清水在序言中说,“不仅收录赞同我的观点的来信,而且收录过度称赞我的来信。虽然感到惭愧,但是依然原封不动地收录在内。这些赞语不只是给予我这个人,而且是赋予为和平与独立做出努力的我。[52]”

   虽然日本学者对清水的暴力思想褒贬不一,但是清水提出的暴力与和平关系问题,确实令人深思。关于和平与暴力关系,清水的思想也发生过变化。清水撰写的《小小的暴力》一文被收入1951年出版的《与日本同命运》一书,其认为人们一旦使用暴力解决问题,就很难摆脱暴力,因此,“不是暴力而是依据和平与合作来解决问题的自我统制显得尤为必要。[53]”但是在1968年的东京大学事件13中,学生使用暴力推动大学改革的做法,使清水认识到社会还存在只有暴力才能解决的问题。1970年代后,清水主张和平具有表里之分,表面是舒适安稳的生活,内部是军事力量的平衡。只有国家间的军事力量保持平衡,才能实现真正的和平。由此,他主张日本应该再军备与核武装,为日本的和平提供军事保障,这也是清水的暴力与和平思想从国内延伸到国际的重要表现。

   清水基于战后反思与和平理念,积极参加1945-1960年间的和平运动。从撰写《和平声明》到反对军事基地运动、反核运动、护宪运动、安保斗争,再到安保斗争后的思想保守化,清水的和平思想表现出实用主义、反对广泛主义和支持激进主义的特征。作为思想原点的实用主义,甚至是1970年代后清水思想保守化的主要原因。

   安倍晋三在执政时期将修改和平宪法作为自民党政权的重要目标,菅义伟政权成立后,修宪活动是否会进一步被推进,牵动着包括周边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的视线。对清水几太郎战后和平思想的研究,对于分析和把握当前日本和平运动的发展具有参考意义。

   参考文献

   [1]竹内洋.メディアと知識人――清水幾太郎の覇権と忘却[M].東京:中央公論新社,2012:22.

   [2]清水幾太郎.清水幾太郎著作集「月報」第17卷[M].東京:講談社,1993:1.

   [3]藤原修.日本の平和運動――思想·構造·機能[J].国際政治(175),2014:90.

   [4]代金平、钟连发.20世纪80年代日本共产党反核和平政策的影响与原因探析[J].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8(3):140-141.

   [5]清水幾太郎.安保反対運動の現状――憲法問題研究会における報告[J].世界,1960(1):289.

   [6]清水幾太郎.清水幾太郎著作集第10卷[M].東京:講談社,1992:135.

   [7]庄司武史.清水幾太郎――異彩の学匠の思想と実践[M].京都:ミネルヴァ書房,2015:233.

   [8]高增杰.日本的社会思潮与国民情绪[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91.

   [9]清水幾太郎.清水幾太郎著作集第14卷[M].東京:講談社,1993:317-318.

   [10]清水幾太郎.清水幾太郎著作集第10卷[M].東京:講談社,1992:71-72.

   [11]清水幾太郎.清水幾太郎著作集第14卷[M].東京:講談社,1993:341.

   [12]庄司武史.清水幾太郎――異彩の学匠の思想と実践[M].京都:ミネルヴァ書房,2015:242.

   [13]久野収.久野収集第5卷[M].東京:岩波書店,1998:165.

   [14]清水幾太郎.清水幾太郎著作集第10卷[M].東京:講談社,1992:74.

   [15]清水幾太郎.清水幾太郎著作集第10卷[M].東京:講談社,1992:98.

   [16]庄司武史.清水幾太郎――異彩の学匠の思想と実践[M].京都:ミネルヴァ書房,2015:261.

   [17]清水幾太郎.清水幾太郎著作集第10卷[M].東京:講談社,1992:228.

   [18]清水幾太郎.清水幾太郎著作集第10卷[M].東京:講談社,1992:210.

   [19]林尚之.戦後改憲論と「憲法革命」[J].立命館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紀要(100),2013:75.

   [20]邱静.民主主义、民族主义与实用主义的张力——清水几太郎与战后日本知识分子的思想特征[J].政治思想史,2014(1):156.

   [21]清水幾太郎.安保反対運動の現状――憲法問題研究会における報告[J].世界,1960(1):289.

   [22]清水幾太郎.安保反対運動の現状――憲法問題研究会における報告[J].世界,1960(1):299.

   [23]邱静.民主主义、民族主义与实用主义的张力——清水几太郎与战后日本知识分子的思想特征[J].政治思想史,2014(1):157.

   [24]都築勉.戦後日本の知識人[M].横浜:世織書房,1995:306.

   [25]清水幾太郎.清水幾太郎著作集第14卷[M].東京:講談社,1993:469.

   [26]庄司武史.清水幾太郎――異彩の学匠の思想と実践[M].京都:ミネルヴァ書房,2015:308.

   [27]清水幾太郎.清水幾太郎著作集第17卷[M].東京:講談社,1993:266-267.

   [28]清水幾太郎.清水幾太郎著作集第17卷[M].東京:講談社,1993:266.

   [29]清水幾太郎.清水幾太郎著作集第17卷[M].東京:講談社,1993:237.

   [30]田中五郎.一思想家の歩んだ道――清水幾太郎の思想の変遷[J].政治·経済·法律研究4(2),2002:144.

   [31]清水幾太郎.清水幾太郎著作集第14卷[M].東京:講談社,1993:434.

   [32]寺田征也.鶴見俊輔「限界芸術」論の再検討[J].社会学年報(45),2016:63.

   [33]高增杰.日本的社会思潮与国民情绪[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92.

   [34]庄司武史.清水幾太郎――異彩の学匠の思想と実践[M].京都:ミネルヴァ書房,2015:6.

   [35]庄司武史.清水幾太郎――異彩の学匠の思想と実践[M].京都:ミネルヴァ書房,2015:261.

   [36]清水幾太郎.清水幾太郎著作集第14卷[M].東京:講談社,1993:446-447.

   [37]庄司武史.清水幾太郎――異彩の学匠の思想と実践[M].京都:ミネルヴァ書房,2015:280.

[38]清水幾太郎.清水幾太郎著作集第14卷[M].東京:講談社,1993:470.(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清水几太郎   和平思想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45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