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亚青:新冠肺炎疫情与全球安全文化的退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4 次 更新时间:2021-01-09 11:54:39

进入专题: 全球安全文化   开放安全   新集体安全观  

秦亚青  
安全合作也就在根本上成为零和博弈。强制性合作是必要的,在一定条件下也是可能的,比如采取高压政策,但基于共同利益的合作至多是策略性的,因之也是短暂的。在这样一种整体叙事中,场景被重新框定,剧本被重新改写,角色身份和关系性质也都被重新界定,开放空间成为安全威胁的条件,安全再次成为无政府体系中国家之间的生存游戏,平等的安全合作也再度成为一种迷思。对此,任何理想化的认知都会产生错觉和误导。

  

五  结语

   全球安全文化是国家行为的背景性要素。全球安全文化是国家塑造的,一经形成,则会对国家的思维和行为产生重要的影响。正如张东荪先生早已说过的那样,“故文化是由人所创造,迨文化起来之后,文化却又创造了人……” 虽然安全文化与国家行为两者之间不是线性的因果关系,但作为背景性要素,它对国家的安全认知和战略取向产生重要的影响,进而影响国际关系的性质和世界秩序的格局。在当今百年变局之际,全球安全文化的演变尤其需要关注。

   实际上,安全焦虑和国家内向化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前就已经酝酿、生发并逐步加强。但新冠肺炎疫情这一全球性公共安全事件不仅没有改变这种现象,反而急速加剧了对于刚具雏形的合作型全球安全文化的猛烈冲击。在合作型全球安全文化退化过程中,国家的安全内向化、国际安全合作的裂解、安全冲突的加剧、国家之间对相对收益敏感程度等,都会更加明显;国家之间的战略博弈、地缘竞争、在国际多边组织中的不合作行为,也会明显加剧。

   在未来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内,全球安全文化的这种裂解会持续发展,国际秩序会呈现合作型和冲突型全球安全文化两种力量的艰苦较量。但是,全球化作为一种发展趋势不会完全逆转,合作型全球安全文化的支柱性内涵——开放安全、共同安全、合作安全——也不会全然消失。可以看到,即便在当今民粹主义、国家中心主义、零和安全思想泛滥之际,坚持安全合作、坚持多边主义、坚持开放体系的力量依然强劲。当下的裂解退化可能预示着更加开放的全球性安全实践和更加合作的安全文化的再形成。不过,再形成的过程必然是长期的、曲折的,也一定会充满困难和艰辛。

  

    进入专题: 全球安全文化   开放安全   新集体安全观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248.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