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旭东:中国古代专制说的知识考古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27 次 更新时间:2020-12-15 15:39:58

进入专题: 专制主义   专制政体   孟德斯鸠   明治维新   梁启超  

侯旭东  
亦从另一侧面反映了时人对立宪政体的追求与渴望。

   《明治宪法》颁布后, 尽管宪法规定天皇的实际权力相当大67, 近于专制独裁者, 但在形式上确立的日本国体是君主立宪制。当时即便是激进的思想家如幸德秋水也只是批评首相伊藤博文为专制的政治家, 而不否认日本是立宪政体, 且这种声音极其微弱, 更重要的是当时几乎没有人公开批评日本国体的专制性68, 思想界与社会主流对明治体制, 对于天皇的权力是认同和支持的69。可以说, 从加藤弘之最早介绍西方政体学说以来, “擅 (专) 制”便成为描述政体或政治时一带有负面意义的词汇, 位于政体进化链条的低端, 而立宪政体则处在更高的位置上, 对应于文明与开化。

   总之, 如果不考虑政治的实际运作状况, 幕末明治初年以来, 通过翻译、学习西方政治思想, 特别是政体进化思想, 日本思想界与政界接受了“专制政体"说, 并视之为未开化国家实行的落后政体。译成日文的西方学说中亦包含将中国归入此一政体的内容。在这一思想氛围下抵达日本的中国留学生与维新派等自然难免其影响, 他们后来主要从负面接受“专制政体”观念与“中国专制说”, 应与此背景不无联系。

   此外, 18世纪以来日本的国学派思想家不断地贬低中国历史与政治, 视之为“恶之国"70, 加之中国在甲午战争中落败, 使得无论从现实, 还是透过日本, 中国知识分子接触到的更多是中国的负面形象与表述。可以说, 日本思想界的翻译与认识成为后来中国思想界流行的“专制主义"、“专制政体"说的直接源头。

   2.清末中国思想界对“专制说"的接受与传播

   在近代接触西方之前, 中国人头脑中并没有政体的观念, 以往文献中的“政体"指的是为政的要领, 与国家政权的构成没有关系。梁启超说“中国自古及今惟有一政体, 故政体分类之说, 中国人脑识中所未尝有也"71, 确有几分道理。其实, 中国不仅没有政体分类的观念, 恐怕连政体的观念也不曾存在。近代海开以后才逐渐对此有所了解, 王韬是较早介绍西方立国原则的知识分子。72当时人们所接受的政体说是君主、民主与君民共主三类说。73

   在这种新知识的影响下, 遭遇甲午战争惨败的刺激, 中国知识分子开始反思中国传统政治, 此时一个重要现象是明末清初思想家黄宗羲等人的思想盛行一时, 成为人们批判传统制度的武器。74不过, 此时黄宗羲等人的思想的重新兴起, 是带有实用目的的“比附", 包含了对其说的许多拔高。正如陈旭麓所指出的, “近代中国的民主不是从黄宗羲等人的思想直接孕育出来的, 乃是由转述西方思想及其政制为起点, 是在西方民主思想传入之后才去追溯中国固有的民主思想, 在其开始, 且怀有与视其它西方事物为中国古已有之的同样心理, 说尧舜禅让就是民选总统, 明堂则是议院的先河。"75

   由于黄宗羲等锋芒所指是中国历史上所有的为君者, 而非具体的某个“君", 受到其说的启发, 并借助于西方引进的新思想, 维新派知识分子开始从总体上批判中国的君权, 这为数年后接受将秦以来帝制时代的中国政体概括为“专制"的观点奠定了思想基础。

   谭嗣同在1896—1897年完成的《仁学》中说, “两千年来之政, 秦政也, 皆大盗也", “西人辄诋中国君权太重, 父权太重……二千年来君臣一伦, 尤为黑暗否塞, 无复人理, 沿及今兹, 方愈剧矣", 提出“废君统, 倡民主, 变不平等为平等"。76二千年来的政治就是“秦政", 就是大强盗, 这里已是将两千年的政体一以贯之, 加以概括, 且表现出了强烈的反传统的态度, 充满了感情色彩。此说承袭了明末唐甄《潜书》中的思想, 并补充了西方的“民主"、“平等"等观念, 而他的其他观点亦明显继承了黄宗羲的思想。77当时严复、梁启超也持类似的看法。梁启超在《与严幼陵先生书》 (1896年) 中引严复看法, 并表认同:“先生谓黄种之所以衰, 虽千因万缘, 皆可归狱于君主, 此诚悬之日月不刊之言矣。"78一年后, 他在《西政丛书叙》中又有进一步的论述, 说:“中国三代尚已, 秦汉以后, 取天下于马上, 制一切之法, 草一切律则, 咸为王者一身之私计, 而不复知有民事。其君臣又无深心远略, 思革前代之弊, 成新王之规, 徒因陋就简, 委靡废弛, 其上焉者, 补苴罅漏, 涂饰耳目, 故千疮百孔, 代甚一代, 二千年来之中国, 虽谓之无政焉可已"79, 对秦汉以下的中国政治持全盘否定态度。梁氏此说或许是受到谭嗣同的直接影响。80此后无论改良派、革命派在概括中国历代政体时均沿袭了这种思维方式, 只是此时尚没有使用“专制"一词来概括中国政体81, 却在思想上为接受“专制"说做了铺垫。

   就笔者所知, 日本出现的“专制政体"说在1899年首先为梁启超所注意。82此前的1897年, 他根据严复的译著, 了解到欧洲政制有三种。他在《论君政民政相嬗之理》中说:“严复曰, 欧洲政制, 向分三种, 曰满那弃者 (疑指“monarchy”——引者) , 一君治民之制也;曰巫理斯托格拉时者, 世族贵人共和之制也;曰德谟格拉时者, 国民为政之制也。"83此时他并没有区分出君主独揽大权的政制, 而只是说“专行君政之国", 并未云“专制"国。而到了1899年, 他在该年4月20日出版的《清议报》发表的译作《各国宪法异同论》的前言中说:

   故苟凡属国家之大典, 无论其为专制政体 (旧译为君主之国) , 为立宪政体 (旧译为君官共主之国84) , 为共和政体 (旧译为民主之国) , 似皆可称为宪法。

   在正文第一章“政体"中, 又有:

   政体之种类, 昔人虽分为多种, 然按之今日之各国, 实不外君主国与共和国之二大类而已。其中于君主国之内又分为专制君主、立宪君主之二小类。

   随后简单介绍了欧洲诸国从专制发展到立宪的情况。85文中梁启超首次使用了“专制政体"、“专制君主"、“专制国"等词。86应该说, 按照此文的观点, 君主国只有专制君主与立宪君主两类, 且专制乃是政体发展的必经阶段, 可自然引申出中国为专制国、专制政体的结论, 因为中国是君主国且无宪法。由于上述政体分类中已将“立宪君主国"从“君主国"分出, 余下的所有“君主国"就都是“专制君主国"了。据此, 梁启超在前言中指出的看来并不是完全对应的新旧译法, 尤其是在内涵与外延之间有相当的不同的专制政体与旧译君主之国间的对应, 实际也能解释得通。君主之国即严复所说的“满那弃”, 是“一君治民之制", 专制政体只是其中君权极度发达的一种形态。梁启超将两者对应起来, 似乎为他将中国君主统治归为专制做了铺垫。这似乎也可以解释下文所揭示的他在中国政体归属上的摇摆。依梁启超的这种对应, 专制说自为中国知识分子所接受时起就有些含混乃至误解。稍后, 梁启超在9月15日《清议报》上发表的《草茅危言》中首次指出, 中国三千年历史就是专制独裁统治。该文开头说文章录自日本深山虎太郎发表在《亚东时报》上的文章, 实际夹杂了不少梁启超个人的话。其中指出:

   今欲举秦汉以来积弊, 摧陷而廓清之, 以举自强维新之政, 则必自恢复民权始……余尝读史, 汉以下历朝帝王不下数百人, 而求其聪明睿知天下真主者, 百中仅得一二耳。中材之君则百五六, 庸劣之主则百九十矣。故天下百年而无十年之治……若有人于此, 其力能摆脱三千年宿敝, 变专制独裁之治, 作众思公议之政, 中国之天下不足治也。87

   这里梁启超首次将中国历朝历代的统治归纳为“专制独裁之治"。应该说此时梁启超对中国政体的认识尚处在游移状态, 同年12月13日他在《清议报》发表《蒙的斯鸠之学说》一文, 在介绍孟德斯鸠的三大政体说, 即专制政体、立君政体与共和政体的同时, 也加了一些按语, 其中有:

   任案:蒙氏所谓立君政体者, 颇近于中国二千年来之政体。其实亦与专制者相去一间耳。若英国之君民共治不与此同科也。窝的儿尝评之曰, 蒙氏所论专制立君二者, 其性质实相同, 特其手段稍异耳。88

   梁启超介绍孟德斯鸠的学说依据的应是前引何礼之的日译本。称《论法的精神》一书为《万法精理》当是据何礼之而来;孟氏的三大政体, 梁启超用的是“专制政体"、“立君政体"与“共和政体", 基本依照何礼之的译法, 只是将“政治"改为“政体", 人名则没有照用何译, 而做“蒙的斯鸠"。这里, 梁启超又将中国历代政体归入“立君政体", 即通常所说的“君主政体", 并说与专制政体差距不大, 说明此时梁启超对这一问题尚无确定一致的看法。89

   这种情况到1901年前后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在日本的中国知识分子的看法明显趋于一致。值得注意的是在1900年12月发行的、由中国留日学生编辑的《译书汇编》第1卷第1期上开始连载《万法精理》的最早的中译本。据《万法精理》译文按语, 这个中译本依据的是何礼之的日文本。90中译本一共连载了3期, 到1901年4月出版的第1卷第3期中止。全书只翻译了前4章, 相当于译完1961年张雁深译本的第4章“教育的法律应该和政体的原则相适应"。这个译本沿用了何礼之的译法, 称:

   万国政府之形质, 可以三大别概括之, 曰共和政治, 曰立君政治, 曰专制政治……以一人之喜怒裁决政务, 不受法律之节制, 而唯[为]所欲为者, 专制政治也。91

   译文中论及专制政治之处很多, 如“专制政治, 无所谓法宪以定其基本, 自无所谓府库以藏其法宪。故此类邦国宗教常有大权。宗教者即彼所谓法宪之府库而为一线之延者也。不然, 则必有一定之风俗习尚而不让于法律之权力者"。又说:

   专制政治之所以为专制者, 君主以一人而有无限之君权, 又以行此君权之权力, 举而再委诸一人。其人居至尊之地, 其外皆仆妾也。彼其意一若万事唯我一身, 一身之外, 无复有他人者, 则虽欲不骄盈矜夸, 不涂聪塞明, 不可得也。故专制君主, 怠于政务而不顾, 亦出于必然之势。当是时也, 设官分职, 以理庶事, 同僚之间, 争竞无已, 莫不逞其私智, 上以固其恩宠, 下以恣其威福, 故君主不得不亲揽大权, 不得已则举国而听之于冢宰, 使之专决政事, 其权与人主同。东方诸国大抵如斯。92

   由于《万法精理》中译本只有前4章, 所以没有涉及何礼之日译本中关于“中华帝国是专制国"部分。不过, 上引一段已将东方诸国归入“专制政治"之列, 不能不引起中国知识分子的联想。更为直接的是, 《译书汇编》第1卷第1期刊登的日本人鸟谷部铣太郎的《政治学提纲》就明确将“中国"视为专制国。他说:

   又吾人所不可不知者, 第一, 近代之君主政体, 如古代之用专制至极点者亦甚少。除俄国、支那、土耳其数国外, 大抵皆以宪法为主……所以如俄国、支那、土耳其等数国之专制政体, 在今日已可称为各国例外之政体, 将来亦不得不变……今日之世界, 专制政体居十分之一, 立宪政体居十分之七八。专制已败, 立宪已胜, 故专制之后, 必成立宪也无疑矣。93

   鸟谷部铣太郎的论述不仅明确将中国政体定性, 并进一步以世界大势为据, 指出这一政体必将为立宪所取代, 提出了变革的方向。这种论断对于中国知识分子不能没有启发与帮助。

受以上思想资源的刺激与启发, 约自1901年起, “专制"说逐渐为中国的海外知识分子所了解, 并迅速成为他们批判的武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专制主义   专制政体   孟德斯鸠   明治维新   梁启超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935.html
文章来源:近代史研究. 2008年04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