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正岚:释道安的佛教史建构与陈慧佛学贡献的被遮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6 次 更新时间:2020-11-19 08:48:16

进入专题: 释道安   佛教史  

吴正岚  

   12(8)释僧祐:《出三藏记集》卷六,第245页。

   13(9)释慧皎:《高僧传》卷一,第18页。

   14(10)释僧祐:《出三藏记集》卷六,第248-249页。

   15(11)汤用彤:《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第97页。

   16(1)王符:《潜夫论笺校正》卷六,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第310页。

   17(2)除非特别说明,本文所引《阴持入经》依据《中华大藏经》所收金藏广胜寺本。“乎”,金藏广胜寺本阙,据《大正新修大藏经》补。

   18(3)释僧祐:《出三藏记集》卷十,第368-369页。

   19(4)周叔迦:《最上云音室读书记》,《法音》1986年第1期。

   20(5)《道地经·散种章第一》,《大正新修大藏经》第15册。

   21(1)金藏广胜寺本陈注《阴持入经》中,“六情”共出现了50次,其中47次为注释,只有3次出现在正文中,颇疑这两处本为注释,而被混入正文中。其一的语境为:“彼如如有知,是为恶却离。如有知者,言如事行知三十七品,已知三十七品,其意清净。便德六情所受,为却离三界。”寻绎文意,可知其中“如有知者”以下数语,是对前十字的解释,并非正文。其二的语境为:“云何是疮?为是已解本,已断树,不复住。疮,疑惑疮也。谓是五阴六衰三毒。经曰:‘六衰所向,夫受之者,剧被三百豸疮,人但不觉之耳。’一人身中,凡千八百豸疮,谓眼受色,命身得苦,为眼罪也。六情俱尔。如是无数五阴本已解断,譬如树已避地,不复住立也。”比对前后文字,同样可以发现,“疮,疑惑疮也”以下的文字,也是对“云何是疮?为是已解本,已断树,不复住”的解释,亦非正文。其三的语境为:“令还不与取止。色声香味细滑邪念,名之曰不与取也。行家已得四禅,还六情,不复受外六欲故言还不与取也。”这段文字中,“色声香味细滑邪念”之后的文字当为对正文“不与取止”的解释,而被混入正文。由此可以推测,《阴持入经》本身没有“六情”的概念。

   22(2)分别是:(1)以“持六情与色声香味细滑可心之荣相持,遂名之为本持矣”解释“卒名为本持”(卷上)。(2)以“知内六情,爱外六欲也”解释“十二入”(卷上)。(3)以“从所致者,譬六情从意所念,致六欲也。入者,邪入于六情矣”解释“从所致,是名为从是入”(卷上)。(4)以“由五阴受身,令六情生而有六邪入”解释“从名字令有六入”(卷上)。(5)以“六情备,即致色声香味细滑众念”解释“从六入令有致”(卷上)。(6)以“六情望六邪,而心受之,以成法也”解释“六望受”(卷上)。(7)以“六邪得六情”解释“已入得有”(卷上)。(8)以“识神本没在三毒五阴窈冥之渊,又以六情采受六邪,以自覆弊”解释“冥中见冥”(卷上)。(9)以“六情往至六倒,许色声香味细滑多念”解释“往观”(卷上)。(10)以“当谛却六邪,无令入六情”解释“为了入”(卷上)。(11)以“色声香味细滑邪念,名之曰不与取也。行家已得四禅,还六情,不复受外六欲”解释“不与取止”(卷下)。

   23(3)另外三种说法分别是“色声香味细滑众念”(卷上)、“色声香味细滑多念”(卷上)、“色声香味细滑邪念”(卷下)。

   24(4)释僧祐:《出三藏记集》卷六,第242页。

   25(1)严佛调:《沙弥十慧章句》,释僧祐:《出三藏记集》卷十,第369页。

   26(2)郑玄注:《礼记正义》卷七,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5年,第209页。

   27(3)郑玄注:《礼记正义》卷七,第214页。

   28(4)郑玄注:《礼记正义》卷六,第168页。

   29(5)班固:《白虎通德论》,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第79页。

   30(6)《晋书》卷十,北京:中华书局,1974年,第631-632页。

   31(7)陈立:《白虎通疏证》,北京:中华书局,1994年,第526页。

   32(8)《后汉书》卷十六,北京:中华书局,1965年,第615页。按:此处“丝麻”与“齐衰”并列,当即“緦麻”。

   33(9)王先谦:《后汉书集解·傅燮传》之《集解》,民国王氏虚受堂刻本。

   34(10)志磐:《佛祖统纪校注》卷三十八,北京:中华书局,2012年,第861页。

   35(1)释慧皎:《高僧传》卷一,第7-8页。

   36(2)分别为:安世高《安般经》《安般解》《道地经》;严佛调、安玄所译《法镜经》;竺朔佛所译《道行经》,支谶所译《屯真经》;出于支谦之前者为《了本经》,支谦所出《法句经》《大明度经》《慧印经》《维摩诘经》,失译者为《老母经》《沸迦沙经》《中心经》。

   37(3)《阴持入经注》仅一处引《道地经》,内容是:卷上“冥中见冥矣”;下注:“《道地经》曰:‘譬如夜极冥,人复于冥中闭目行,是何时当见明?’斯痴之相矣。”引文见于今存安世高译《道地经·散种章第一》(《大正新修大藏经》第15册)。《出三藏记集》卷二《新集撰出经律论录第一》录安世高所译“《大道地经》二卷”。

   38(4)《阴持入经注》计三处引《法镜经》:(1)卷上“自身痛,痛痛相观行止”之下注云:“《法镜经》曰:‘利衰毁誉称讥苦乐不以倾动也’。”引文见于安玄译《法镜经》(《大正新修大藏经》第12册)。(2)《阴持入经注》卷下“为意不堕不受”之下注亦引《法镜经》此说。(3)《阴持入经注》卷下正文有“《法镜经》曰:‘不以意存求于泥洹,何况有劳想哉。’”当本为注释而混入正文。此说未见于今本《法镜经》。《出三藏记集》卷二《新集撰出经律论录第一》录“《法镜经》一卷”,乃“汉灵帝时,沙门严佛调、都尉安玄共译出。”

   39(5)《阴持入经注》计两处引《法句经》:(1)卷上“二声想,三香想,四味想,五更想,六法想”之下注云:“心念善即善法兴,恶念生即恶法兴。夫心者,众法之本也。《法句经》曰:‘心为法本。’斯之。”引文见于今本《法句经》(维祇难译,《大正新修大藏经》第4册)。(2)卷上“行相为何等?为令后复有,是为行相。上从是发起”之下注云:“上,痴也。从痴发起,遂至行相,故云一从是发起。《法句经》曰:‘痴,十二因缘之母。’”引文不见于今本《法句经》。《出三藏记集》卷二《新集撰出经律论录第一》录孙权黄武三年(224)竺将炎共支谦译“《法句经》二卷”(《出三藏记集》卷二,第28页),又录支谦译“《法句经》二卷”(《出三藏记集》卷二,第29页);《出三藏记集》卷二《新集条解异出经录第二》录“《法句经》祇难支谦右一经二人异出”(《出三藏记集》卷二,第81页)。

   40(1)《阴持入经注》计三处引用《明度经》:(1)卷上“从慧知为何等?为非常、苦、空、非身”之下注引“《明度经》曰:‘痴者以非常、苦、空、非身,为常乐有身。明度变之,故曰大明。’”(2)《阴持入经注》卷上“比丘止为拔三恶本,散三恶,使合四疮,知三痛,度三界”之下注引。(3)卷下正文引《大明度经》。三处所引文字皆不见于今本。《出三藏记集》卷二《新集撰出经律论录第一》录支谦译“《明度经》四卷”(《出三藏记集》卷二,第30页)。

   41(2)《阴持入经注》计四处引用《慧印经》,引文皆见于今本支谦译《佛说慧印三昧经》(《大正新修大藏经》第15册)。《出三藏记集》卷二《新集撰出经律论录第一》录支谦译“《慧印经》一卷”(《出三藏记集》卷二,第29页)。

   42(3)《阴持入经注》仅一处引《维摩诘经》(说详下),今本支谦译《佛说维摩诘经》卷上《善权品》作:“是身为穷道,为要当死。”(《大正新修大藏经》第14册)。《出三藏记集》卷二《新集撰出经律论录第一》录支谦译“《维摩诘经》二卷”(《出三藏记集》卷二,第28页)。

   43(1)释僧祐:《出三藏记集》卷十五,第561-562页。

   44(2)释慧皎:《高僧传》卷一,第10页。

   45(3)释慧皎:《高僧传》卷一,第24页。

   46(4)参见释僧祐:《出三藏记集》卷三,第108-114页。

   47(5)参见方广锠:《道安评传》,第193页。

   48(6)释僧祐:《出三藏记集》卷二,第28-31页。

   49(7)汤用彤:《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第26页。

   50(8)释僧祐:《出三藏记集》卷二,第26页。

  

    进入专题: 释道安   佛教史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宗教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598.html
文章来源:《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