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云飞:康德与神义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1 次 更新时间:2020-11-06 08:50:19

进入专题: 康德   神义论  

杨云飞  
Palmquist,Indiana University Press,2006)和In Defense of Kant's Religion(Chris L.Firestone and Nathan Jacobs,Indiana University Press,2008)等,其中只有一篇论文涉及康德的神义论思想。近年来,国内学界对康德的神义论观点有一定的研讨,较有代表性的学者有傅永军和舒远招等诸位先生。总体来说,神义论研究目前仍属康德宗教哲学研究中较为冷门的话题。

   ⑤《论神义论中一切哲学尝试的失败》,AK8:264;李秋零译本,第267页。

   ⑥《论神义论中一切哲学尝试的失败》,AK8:264;李秋零译本,第267页。

   ⑦《论神义论中一切哲学尝试的失败》,AK8:255;李秋零译本,第258页。

   ⑧《论神义论中一切哲学尝试的失败》,AK8:257;李秋零译本,第260页。

   ⑨参看《实践理性批判》,AK5:131;邓晓芒、杨祖陶译本(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178页。

   ⑩《论神义论中一切哲学尝试的失败》,AK8:255;李秋零译本,第258页。

   (11)对康德使用的论证策略、其九个论证及其成败等问题,我在《神义论的康德阐释与康德的神义论》(载于《台湾神学论刊》,2015年第40期,第55—87页)一文中曾做过详细的分析。

   (12)这种辩护思路是莱布尼茨曾使用的,其要点在于:为了造成更大的善必须如此。当代采用类似思路的典型代表是约翰·希克。他提出,这个世界是“塑造灵魂”(soul making)的场所,其中的痛苦艰险甚至死亡,正是人追求与上帝的相似而必须经过的历练;假如这个世界是个乐园,则一切美德和英雄主义等塑造人性的观念都将失去意义(Philosophy of Religion,Prentice-Hall,1963,p 45)。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思路显然超越了善恶终有报的通俗观念,因其着眼点远不限于恰当的奖惩,而是按照神的形象塑造我们的灵魂。

   (13)《论神义论中一切哲学尝试的失败》,AK8:259;李秋零译本,第262页。

   (14)《论神义论中一切哲学尝试的失败》,AK8:264—265;李秋零译本,第266—267页。

   (15)《纯粹理性批判》,B145;邓晓芒、杨祖陶译本,第86页。

   (16)《论神义论中一切哲学尝试的失败》,AK8:265。

   (17)《论神义论中一切哲学尝试的失败》,AK8:266。

   (18)《论神义论中一切哲学尝试的失败》,AK8:267。

   (19)《论神义论中一切哲学尝试的失败》,AK8:267—268;李秋零译本,第271页。

   (20)《论神义论中一切哲学尝试的失败》,AK8:268—269;李秋零译本,第271—273页。

   (21)当然,我们注意到,约伯相信自己的义,这不仅仅体现了形式的良知,其中有实质性的内容,即知道“自己有义”。按康德的观点,只有上帝才是唯一的知人心者。人如何知道自己是义人,是个难题。但无论如何,形式的良知,却正是“有义”与否的先决条件。在此基础上,才可能有真正的信心和向善的意向。或者说,形式的良知乃纯正信仰的起点。康德以此来区分约伯及其朋友,是极有见地的。

   (22)《实践理性批判》,AK5:110;邓晓芒、杨祖陶译本,第152页。黑体系引者所加。

   (23)《实践理性批判》,AK5:140;邓晓芒、杨祖陶译本,第192页。

   (24)《实践理性批判》,AK5:142;邓晓芒、杨祖陶译本,第195页。

   (25)《实践理性批判》,AK5:145;邓晓芒、杨祖陶译本,第198页。

   (26)《实践理性批判》,AK5:129;邓晓芒、杨祖陶译本,第177页。由此出发,康德的道德哲学或许可以被视为某种形态的神圣命令理论(divine command theory),可参看黑尔(John Hare)的论文Kant on Recognizing Our Duties as God's Commands(Faith and Reason,October,2000,pp.459-478)。

   (27)《实践理性批判》,AK5:143;邓晓芒、杨祖陶译本,第196页。

   (28)《纯然理性限度内的宗教》,AK6:139;《康德著作全集》第6卷,李秋零译,第142—143页。

   (29)《实践理性批判》,AK5:130;邓晓芒、杨祖陶译本,第178页。

   (30)《实践理性批判》,AK5:130;邓晓芒、杨祖陶译本,第179页。

   (31)Herman H ring,Das Problem des B sen in der Theologie,Darmstadt:WBG,1985,SS.137-139.

   (32)《纯然理性限度内的宗教》,AK6:69;李秋零译本,第69页。

   (33)《纯然理性限度内的宗教》,AK6:70;李秋零译本,第71页。译文有改动。

   (34)《纯然理性限度内的宗教》,AK6:69;李秋零译本,第69页。

   (35)这类质疑参看John Roth,A Theodicy of Protest,Encountering Evil:Live Options in Theodicy(ed.by Stephen Davis,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2000),pp.1-37;一个针对性的回应可参看Elizabeth G.Galbraith,Kant and “A Theodicy of Protest”,Kant and the New Philosophy of Religion(ed.by Chris L.Fire-stone and Stephen R.Palmquist,Indiana University Press,2006),pp.179-189。

   (36)《实践理性批判》,AK5:32;邓晓芒、杨祖陶译本,第42页。

  

    进入专题: 康德   神义论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431.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