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昌华:清代乾隆年间彭家屏禁书案的历史考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95 次 更新时间:2020-10-24 21:25:17

进入专题: 禁书  

万昌华 (进入专栏)  
从此中国的知识分子再也没能站起来。

   张宏杰的以上所论总的讲来正确,但个人亦有不敢苟同之处。亦即,此后中国知识分子中不是没有再站起来者,只是由于特殊的君主独裁专制制度加郡县性中央集权社会,由于社会环境太过严酷,站起来的不多而已。比如改革思想家龚自珍(1792—1841)及魏源(1794—1857)等,即是他们的代表。面对残酷的专制社会,龚自珍在文章《病梅馆记》中写道,应将病梅“纵之顺之,毁其盆,悉埋于地,解其棕缚”。龚自珍还在在《己亥杂诗》第二百二十中写道,“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人格降人才。”魏源则在著作《海国图志》中对当时欧美进步的君主立宪制、国家领导人选举制等,进行了充分肯定。另外,魏源还对当时不走海路走内陆、劳民伤财的所谓的国家重大战略举措运河漕粮做法,进行过严厉抨击。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马俊亚2014年出版的著作《区域社会发展与社会冲突比较研究:以江南淮北为中心(1680—1949)》,[24]如果按地域和时间讲来的话,彭家屏禁书案正好在其所研究的地区与所研究的时间范围之内。但是该书中却是用大量篇幅贬抑该时间段内的淮北人的。比如,该书第六章题目是《精英的动机人格与国家认同》,其中节目如下:第一节,精英的人格与动机:一、初夜权:淮北精英的追求,二、修身齐家:江南精英的精神境界;第二节,精英的劣化与被劣化:一、淮北乡村精英的领主化,二、江南基层社会中的“刁生劣监”;第三节,精英的国家认同差异:一、淮北豪绅:国家蠹贼,二、江南精英:社会基石。亦即,马俊亚教授该书的整个第六章,都是讲的淮北士绅等社会精英,整个是刁人一群。而江南士人,亦即马书中打了引号的刁生劣监,都是敢于与皇权相抗衡的有担当阶层。但是,马的这种认定与我们前述的包括在籍致仕官员彭家屏,也包括了段昌绪等人的敢于组织民人与无道强权抗争之事,炯然不合。

   查彭家屏禁书冤案的有关史料,除前述刘元德被逼无奈供出的生员段昌绪、武生刘东震参与了遮道向弘历反映灾民诉求之事外,此外尚有监生彭型在刘元德的反映豫东灾情行动中“指说情节,并告之状式”,“武生刘纪代写呈词,武生刘凤祥缮写”,“生员李驾龙改定誊清”。[25] 为了反映灾情,除了彭家屏之外,这里就有段昌绪、彭型、李驾龙、刘东震、刘纪、刘凤祥等六位诸生冒险参与,由此看来,他们与马书中所褒扬的江南精英——江南基层社会中的“刁生劣监”,并无二致。

   与马书中所述的江南地望问题有关,本书前已提及,弘历曾在《著将玩视民瘼之河南巡抚图尔炳阿等革职事上谕》中,有两处是将淮北也称作江南的。其中有“因忆夏邑与江南、山东接壤”,“现如江南之淮徐等各府属”等语。[26]另外本人家乡至今有称山东省以南的地方为江南的习惯。我有一堂舅,早年去安徽灵璧县谋生过,其村里人就说他下过江南。由此推开去说的话,夏邑一带的地方也可称作江南。总之,一是如前述史实所显示的,这里士人的作派与风格全同江南士绅的作派与风格;二是在地理表述上,从当时的朝廷到近代民间,淮北与长江以南,二者也无明确的分别。淮北与长江以南地区,二者之间并无如马俊亚所述的那样,有着巨大的人文差异。

   再者,从前述夏邑生员段昌绪在清前期吴三桂反清檄文上所写的如下话语中也可看出,夏邑等淮北士绅也是有社会担当心与历史责任感的一群:“彼夷君无道,奸邪高张,道义之儒,悉处下僚;斗筲之辈,咸居显职。君昏臣暗,彗星流陨,天怨于上,山岳崩裂,地怒于下。”[27]

  

   注释:

  

  

   [①] 《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孔飞力著,陈兼、刘昶译,上海三联书店1999年出版。

  

   [②] 参见《河南布政使刘慥为遵旨详查彭家屏函札并无逆词事奏折》,乾隆二十二年五月初四日,载《历史档案》1991年第4期。

  

   [③]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数字图书馆收录:朱批奏折,《直隶总督李卫对彭家屏的评语》,乾隆元年,档案号: 04-01-13-037-0824。

  

   [④]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数字图书馆收录:朱批奏折,《江西巡抚开泰呈江西省司道布政使彭家屏等员考语清单》,乾隆十二年,档案号: 04-01-13-0444-018。

  

   [⑤]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数字图书馆收录:朱批奏折,《江西巡抚阿思哈奏为饬令布政使彭家屏赴京陛见并委任李根云署理藩篆事》,乾隆十四年十二月十六日,档案号: 04-01-12-0068-003。

  

   [⑥] 彭家屏喜爱藏书可参见《直隶总督方观承等为审讯彭家屏之子及管书家人事奏折》,《历史档案》,1991年第4期,第26页。其中有李湘、赵钦均是彭家屏的专职管书家人的记载。

  

   [⑦] 存世刊刻《豫变纪略》有彭家屏的序,落款是“乾隆八年癸未,青原山人彭家屏题辞。”另参见《河南布政使刘慥为遵旨报明未曾查出彭家屏所供书籍缘由奏折》,《历史档案》,1991年第4期,第27页。其中有“至《豫变纪略》系郑石廊记载明末遭海贼残害中州等事,刻本二卷,惟有彭家屏题词数语,内云:叹当时之丧乱,幸今日之太平,可以动君子之鉴观,缉细民之匪僻,是有功于世道,非仅以此博旧闻。等语。”

  

   [⑧] 《著将彭家屏斩监候并抄没其家产上谕》乾隆二十二年六月初七日,《历史档案》,1991年第4期,第28页。

  

   [⑨] 弘历已对所谓的破坏安定团结的叫魂之事有了自己的主意与想法之事,从其乾隆三十三年七月二十五日、即富尼汉上奏折后第二天即下达了关于在全国开展打击叫魂的上谕一事上看出。

  

   [⑩] 彭家屏到山东接驾时间,不是商丘地方文史著作中所说的乾隆二十二年二月,而是是年正月三十日之前。比如,《清实录·高宗实录》是年正月三十日(壬戌)的谕军机大臣等上谕中,已有“前据彭家屏面奏”之语。

  

   [11] 《清史稿·彭家屏传》

  

   [12] 《清史稿·彭家屏传》中有这样的记载,弘历“又以问河东河道总督张师载,师载奏如家屏言,上谓师载笃实,语当不诳”之语。并且,乾隆二十二年二月初九日,弘历也发出过后来来看实是应付的《著河南巡抚图尔炳阿速勘夏邑等四县实情并给赈一月事上谕》。其中讲到:“豫省之夏邑、商丘、永城、虞城四县与萧、砀、曹、单灾地犬牙相入。岂独无灾?此中州之民,淳朴风厚,不敢言灾,是以赈恤未及并用嘉悯。著该抚即速勘明积水地亩,给赈一月。其有应行平粜及量借耔种口粮之处,一并率属实心妥协办理”。载《历史档案》,1994年第4期,第18页。

  

   [13] 《清实录·乾隆实录》中有“四月戊辰,谕军机大臣等:今日朕发自徐州,有河南夏邑民张钦遮道奏称”等语。

  

   [14] 载《历史档案》,1994年第4期,第18—19页。

  

   [15] 载《历史档案》,1994年第4期,第19页。

  

   [16] 《著将查出吴三桂伪檄之图尔炳阿等留原任并严查彭家屏家上谕》乾隆二十二年四月二十日,《历史档案》1994年第4期,第20页。

  

   [17] 载《历史档案》,1994年第4期,第20页。

  

   [18] 载《历史档案》,1994年第4期,第21页。

  

   [19] 载《历史档案》,1994年第4期,第25页。

  

   [20] 见商丘地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商丘地区志》,三联书店,1996年,第1821页。该书原文是:“其子彭传笏被斩首。”

  

   [21] 《历史档案》,1991年第4期,第29页。

  

   [22] 朱言文史:《私藏“反动”书籍,烧了就没事吗?乾隆照样杀人》,《重庆晚报》,2006年2月8日。

  

   [23] 鲁迅:《病后杂谈之余——关于“舒愤懑”》,见《且界亭杂文》第一集。

  

   [24] 《区域社会发展与社会冲突比较研究:以江南淮北为中心(1680—1949)》,南京大学出版社,2014年。

  

   [25] 见《直隶总督方观承等为审拟叩阍告赈之夏邑县民刘元德事奏折》,《历史档案》,1994年第1期,第21页

  

   [26] 《著将玩视民瘼之河南巡抚图尔炳阿等革职事上谕》,《历史档案》,1994年第1期,第18页

  

   [27] 郭成康、林铁钧:《清朝文字狱》,北京:群众出版社,1990年,第211页。

  

  

  

  

进入 万昌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禁书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27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