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满君:盐商与积欠:雍正朝江南赋税清查中的异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9 次 更新时间:2020-10-20 15:41:01

进入专题: 盐商   江南清查   雍正朝   歙县   积欠  

舒满君  
但仍不足数,刘正实“姑至淮南谋于邑之业鹾者”。刘正实在淮扬的筹款似乎颇为顺利,在刘的首倡之下,歙县的扬州盐商慷慨解囊,淮盐总商黄光德(淮南)、程谦六(淮北)等应允凑捐代完。其中,在碑记首排开载并最后一力促成此事的乃为淮盐总商“黄光德”。

  

   三 官商之途:黄光德与噶尔泰的协作关系

   前人对潭渡黄氏盐商的研究主要关注的是黄晟、黄履暹、黄履炅、黄履昴作为“四大元宝”,在乾隆帝南巡期间以及在扬州城市建设中的作用。(23)王振忠曾提到:“明代中叶至清代乾隆以前,潭渡黄氏势力最盛” ,但其论证集中在明代。(24)雍正年间,淮盐有三十总商,黄光德便为其一。黄光德或为盐商商号之名,乃歙县潭渡黄氏,当时以黄以正掌其事。雍正初年,噶尔泰任巡盐御史,噶尔泰盐官任上诸多政绩,皆有黄光德领衔和众盐商竭力襄赞,“黄光德等”即是盐商群体的代名词,同时也体现出黄光德作为盐商中坚,在协调二者关系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噶尔泰随后还曾署任安徽布政使,黄光德等盐商代完歙县积欠钱粮一事正在噶尔泰任上。

   雍正八年《起居注》记载,雍正赐给怡亲王扬州盐窝一处,(25)该盐窝即由黄光德承办。(26)清宫记载中有“两淮商人黄光德,本名黄以正”(27)之语,黄以正于雍正十二年过世:

   又奉谕旨。据苏州巡抚高其倬、管理两淮盐政高斌奏称,两淮商人黄光德,本名黄以正,系捐纳员外郎之职,历年办课争先急公,从无迟误。今患病身故,有第三子黄履炅,亦系捐纳员外郎,人尚明白,伊父在日即令其承办吉安课盐,臣等公同酌议,即令其接办等语。黄光德实系殷实良商,办课多年,勤慎效力,今患病身故,着加太仆寺少卿衔,以示恩恤。其盐业着伊第三子黄履炅承办,该盐政、运使等仍不时教导勉励,俾其继续先业,以受国恩。(28)

   结合前文论证可知,黄光德即黄以正毋庸置疑。黄以正是“四大元宝”的父亲,早在康熙年间便已入籍江都,成为领取内帑经营的“皇商”。据乾隆《江都县志》记载,黄以正曾以“急公”,赐太仆寺少卿,与上引记载相符合。黄以正雍正十二年病逝以后,其总商地位由其子黄履炅接替,是故乾隆年间潭渡黄氏仍以黄光德之名经营盐业。

   黄宾虹在《潭渡黄氏先德录》中对黄以正、黄以祚兄弟事迹的记载,与上文亦相符合:

   从祖缃成公,讳以正,原名以徵,蓼莪堂支。清雍正四年建立盐义仓,捐赀独建一所,得邀议叙……若周公,讳以祚,缃成公胞弟。性孝友,睦宗族,重交游。尝捐金修远祖旌孝公庐墓所,建享堂三楹,以奉光公之主,并葺里中诸先墓以百计,俱立碑表之。公侨居维扬,家世业盐,积赀巨万,豪举甚多。(29)

   黄以正、黄以祚均属潭渡黄氏蓼莪堂支,业盐起家,是康雍年间歙县各淮扬总商之首,资本雄厚。雍正年间,黄以正及其兄弟子孙在乡里多有捐资,或建享堂,或修祖墓,这在族谱中亦可印证:“我潭渡裔孙共哀(襄)数百金起而应之,以正、以璿输众之半,文炜亦饮十之一二,其余人各有差……”(30)“以正三百两,以璿、以球、以琳、以琅二百两,晟五十两,履易四十两,晨五十两,履炅十两,履昴十两……文炜一百两……”(31)黄以正兄弟豪举颇多,捐资建盐义仓之事便是其中之一,黄光德还曾多次捐款兴修水利、报效军饷。(32)

   雍正年间黄光德的诸多捐资情形,又或许与当时的两淮巡盐御史噶尔泰有关。噶尔泰,雍正二年至七年担任两淮巡盐御史,康雍年间,巡盐御史多为江宁、苏州织造兼任,为皇帝耳目。雍正四年,盐商黄光德等捐银24万两,另有8万两为捐给噶尔泰公用,噶尔泰将此32万两一并报雍正帝,雍正称:“从前两淮盐课亏欠甚多,自噶尔泰办理以来,历年商欠正项钱粮及赢余银两俱一一完纳,恤商裕课,盐政肃清,甚属可嘉。”(33)对噶尔泰大为褒扬,从优议叙,并将其中2万两赏给噶尔泰,令余下30万两作为建造盐义仓的资本,上文所述黄光德捐钱建盐义仓一事即指此事。此事由噶尔泰一力促成,盐义仓建成后交由盐商黄光德、汪勤裕、马裕、汪晋德经理。(34)

   雍正五年,噶尔泰又奏盐商黄光德等愿公捐银24万两,及8万两给噶尔泰公用,此次雍正帝不复收受。(35)雍正八年,噶尔泰还曾代盐商黄光德等奏请领运并售卖湖南藩司积谷。(36)淮扬盐商的屡次捐献及义举不仅美化了淮扬盐商的形象,也丰盈了噶尔泰的政绩与财富,足见噶尔泰在巡盐御史任上与盐商黄光德等形成了良好的协作关系。这层关系在雍正六年噶尔泰署安徽布政使任后继续发挥效用,雍正七年盐商开始谋划代完歙县积欠一事,噶尔泰便是关键转圜人物。

   在刘正实的倡导和游说下,以黄光德为首的淮扬盐商决定代纳歙县历年积欠两万余两,但由于事与耗羡归公相悖,盐商的介入又使得此事关涉盐政、藩司、巡抚、监察御史诸衙门,关系复杂,代完困难,颇费周折。

  

   四 具题之难:伊拉齐揭开盐商代完内幕

   雍正七年,雍正帝授伊拉齐监察御史,令稽查江南钱粮,主要事项为清查江南省亏空。彼时江南尚未分藩,安徽与江苏在官方文献中常被称为上江、下江,均在两江总督辖下。伊拉齐作为钦差在江南展开清查。(37)下江清查完毕后,伊拉齐还前往上江徽宁等处清查。

   雍正七年正月二十九日,伊拉齐与安庆巡抚魏廷珍、两江总督范时绎等在江宁会晤,进行清查分工,决定太平府、泗州、滁州、和州由范时绎负责,安庆府、池州府、庐州府由魏廷珍负责,徽州府、宁国府、广德州由伊拉齐负责,凤阳府、亳州、六安州由戴音保负责。雍正七年闰七月,伊拉齐奏报清查进度,声称:“查上江一省亏欠钱粮案件,不及下江十分之一,至徽宁二府亏欠钱粮案件,又倍于上江别府,尤为紧要。”(38)可见伊拉齐已经将安徽清查的重点放在徽宁二府。

   前文已述,在刘正实的游说下,淮扬盐商允诺代完歙县积欠钱粮,雍正七年汪文调离歙县之前曾立碑对民众宣扬此事。盐商承诺代完积欠之后,曾呈请盐运司将积欠银两先缴纳至两淮运库,再由运库转接安徽藩司银库。(39)但伊拉齐清查安徽钱粮之时,该欠项并未缴纳布政司库。在此不妨对清初江南省各库的执掌作一简要介绍。在各省赋税的收缴和运送中,重要的省级存储和转运库房主要有三:分别为布政使库、盐运司库和粮道库。雍正年间,江南省分为安徽布政使司和苏州布政使司,分驻江宁和苏州办理,安徽布政使司下辖安徽及淮扬地区,苏州布政使司下辖苏、松、常、镇各属。噶尔泰曾言“各省地丁总归藩司,各处盐课统属运司”,(40)当时噶尔泰在盐政任,此藩司和运司或分别为安徽布政使司、两淮都转盐运使司,布政司银库简称“藩库”或“司库”,两淮盐运司银库简称“运库”。另有江安粮道库,主要负责接收漕粮及漕项正耗银。各款入各库,并不混淆,亦不互通。

   也就是说,盐商曾试图先将代完歙县积欠地丁银存入运库,再由两淮盐运司与安徽布政司交接该款项,以便归入地丁正项。雍正八年三月,伊拉齐上折奏报清查徽宁进展,重点讲述了此中情形。(41)盐商代完正项并由运库转运藩司库,这种操作前所未有,并无成案可供援引。盐商请盐臣噶尔泰代为转请监察御史伊拉齐题奏,噶尔泰随后将此情形转咨伊拉齐,请其代为具题,但伊拉齐以此事其衙门无案可稽,为确查歙县历年积欠是否全为民欠或逃丁绝户等钱粮,须移请地方衙门配合清查为由回复噶尔泰。

   此后,伊拉齐为查此事原委调阅案卷,(42)从中可知,该案先有雍正六年正月歙民饶一薇等在歙县呈称积欠民欠委系逃丁绝户、妇女残废、贫民无着之银,而后淮扬盐商黄光德等呈称愿捐输并作四年代完。时任知县汪文曾将此事通详各上级衙门,督抚批示安徽布政司查议。噶尔泰恰署安徽布政使,噶尔泰仅询问诸商是否自愿捐输,但安庆巡抚魏廷珍以积欠乃题定限期清查案内之事,关系上下考成,非但无法措辞咨题,且需立即清查征追,无法展限。时值杜焕接替汪文任歙县知县,因魏廷珍拒绝展限和具题,杜焕只得上呈两淮巡盐御史,希望盐运司令盐商一年全完,两淮巡盐御史噶尔泰批令盐运司先行将该款项收入运库。

   从上述情形来看,盐商代完积欠一事,安徽巡抚魏廷珍与两淮巡盐御史、署安徽布政使噶尔泰意见不合,但二人均不愿具题。魏廷珍所谓定限清查之案,即第一节所见雍正六年三月耗羡归公奏折中所谓立限严追民欠之案,此事雍正帝已有谕旨,若将盐商代完具题,无异于停止歙县的清查,此乃前后矛盾之举。加之雍正即位后,对于题本与奏折的区分十分在意,(43)魏廷珍即因随意混用屡被申饬,故其不愿具题。噶尔泰虽赞成盐商代完积欠,但其位在盐政、藩司两衙门,由其具题易滋挪移、偷漏之嫌,亦属不妥。因事关地丁正项,又值严厉清查之际,省级官员均不愿代为具题,盐商虽愿意代完歙县历年积欠,但该款项无法以正项的名义进入布政司库房。

   伊拉齐奉旨清查江南钱粮,并直接负责徽宁二府的清查事宜。他综合考虑前后案情,认为县令既然立碑诏示盐商代完积欠一事,阖邑乡民共见,此时执意派差下乡清查易使民心惶惶,地方动摇。但若题奏,事涉地丁与盐商,理应经由布政司、盐政或督抚衙门办理,并不与其相关。而清查积欠又是伊拉齐此行职责所在,若不处理亦属不妥。鉴于此案有诸多难办之处,伊拉齐只得暂缓清查,将案件始末以奏折的形式奏请雍正定夺。伊拉齐虽未具题,通过奏折雍正帝已知有此一事。雍正帝阅览奏折后,称其未知实在情形,难以批谕,令即将到任两江的史贻直与苏州巡抚尹继善及伊拉齐商酌办理。(44)在伊拉齐的上奏和雍正帝的批示下,该案才正式进入省级衙门的事务范围。

  

   五 抵补之方:以纲杂之名由运库转解司库抵纳

   雍正七年歙县知县汪文的积欠代完大计直到雍正十年方才完成,足见此事运作中的重重波折。上文已揭,雍正七年底,噶尔泰命将该款项收入运库,为了能将该款顺利交纳至布政司库,淮扬盐商建议采取随纲入库,由运库转解的方法。所谓“随纲入库”就是将该代完款项以纲杂项的名义先行缴入运库,再由运库转解至布政司库抵纳积欠,这种做法是对各库不互通协济成例的挑战。

   雍正八年九月到任后的署两江总督史贻直和苏州巡抚尹继善、署两淮盐课江西布政使伊拉齐的联名奏折对此事有深描:

   且黄光德等于呈请代输之后,已完过一千九百八十余两,继因限期急迫,又请将未完之数入于己酉纲杂项之内,按引完纳,暂寄司库,以待题达,是黄光德等之踊跃乐输,毫无抑勒。(45)

   由于魏廷珍的反对,黄光德等便联名上禀,称不再坚持以四年为限期,请求一年内完清剩余款项,并且已经将未完二万余两纳入己酉(雍正七年)纲杂项内,得以暂寄司库,等待省级官员具题为之正名。问题是纲杂属于盐税杂项,自是属于运库收受,何以暂寄司库?以纲杂项的名义进入布政司库事涉藩司与盐政两衙门,虽然雍正七年两衙门均由噶尔泰执掌,但布政司与盐运司毕竟所司不同,下属银库之间又岂可随意转运?此纲杂项以何种渠道及名义暂寄布政司库?雍正七年年末的上谕提供了答案:

(雍正七年十二月初三)又奉上谕。从前据噶尔泰与何世璂奏称,两淮盐商因沐皇恩,减省匣费各项,毎年省费百万余金。自清完国课之外,各商俱富足饶裕,而臣等又不受其规礼,是以各商公凑送盐院银八万两、送盐道银四万两。但臣等蒙恩各给养廉,业已丰衣足食,此十二万两,实无需用之处,情愿解部以充公用。朕因各商年来省费已多,而盐院、盐道又各有养廉,因允噶尔泰所请,将此项解京交与内务府为修理道路及各项工程之用。……今噶尔泰与高淳又照前将银十二万两奏请解京,现今高淳参案有需索商人各款,伊若果系用度不足,何不即于此四万两中支取应用,乃舍此应得之项分外贪取于商。因此朕于从前之事亦不能无疑矣。着将此十二万两交与噶尔泰,或给还各商、或伊有需用之处即将此支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盐商   江南清查   雍正朝   歙县   积欠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206.html
文章来源:史林. 2020年0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