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剑鸣:美国政治文化史研究的兴起和发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3 次 更新时间:2020-08-27 17:53:00

进入专题: 美国政治文化史  

李剑鸣  
不是一连串的争论,也不是一个抽象的体系,而是从生活中习得而深信不疑的价值,可以说就是一种“心灵的习惯”。要研究这种“自由”,就必须借鉴人类学家研究民间文化(folkway)的方式。普通人很少阅读关于“自由”的文本,也很少留下关于“自由”的文字,但是他们通过象征符号和形象来展示自己对于“自由”的理解。象征符号传递观念,而形象还可以创造或改造观念,并使人接受和信服。此外,一些关于“自由”的文本也演化为象征符号或形象。通过解读这些象征符号和图像的意义,并发掘其背后的故事,便可呈现那些没有写作能力的普通人关于自由的“信念”,尤其是“自由”的复杂多样而变动不居的意义。他据此写成的《自由》一书,可以说是新文化史意义上的政治文化史名著。

   另有美国学者讨论从革命到建国初期关于总统的礼仪、节庆和象征符号,联邦党人和共和党人对这些礼仪、节庆和象征符号的意义的不同诠释以及由此引出的分歧和斗争,以揭示美国早期政治文化中君主制和共和主义的冲突,展现美国早期政治文化转型的曲折性。还有学者撰文论述林肯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形象及其接受情况,发现林肯作为一个政治文化符号,一方面受到当时各种政治力量(新政人士、共和党顽固派、黑人民权工作者和左翼活动家)借助各种方式(传记、戏剧、电影、绘画、报刊宣传、政治演说)的塑造和利用,而林肯形象(捍卫自由和平等的人、摧毁奴役的人、同情黑人和劳动者的人、追求和平的人、维护民主的人)及其接受情况的变化,反过来又体现了当时政治文化的趋向。显然,这类研究在题材界定、研究方法和表述形式方面,均带有新文化史的印记。

   5. 跨国史视野中的政治文化

   政治文化研究诞生于比较政治学的领地,两国或多国比较乃是研究的通行方式。虽然美国政治文化史的著述大多属于国别史范畴,但比较的视野和方法也没有完全为美国史家所忽视。罗伯特·凯利就曾写过《跨大西洋的信念》这样一本书。在全球史和跨国史的潮流中,美国政治史家更加关注政治文化的跨国影响、传播和互动,特别是大西洋世界的跨国现象。兹举一例以窥一斑。

   自16世纪以来,大西洋世界除了越来越活跃的人员、物种、资本、货物的“大交换”,还有某种借助邮政、报纸、出版等媒介而形成的观念传播和信息流通的网络。美国革命发生后,大西洋世界便出现了革命的“观念旅行”(travel of ideas)。以治欧洲史见长的美国学者珍妮特·波拉斯基,利用多地的英文、法文和德文资料,追寻“自由”的理念在大西洋世界旅行的轨迹。她发现,各国革命者在用“自由”话语来表达具体的诉求时,各自有着特定的界定;拿破仑这种权倾一时的人物,在塞拉利昂建立定居点的黑人,为家庭和自身地位而思考的女性,以及在海地造反的黑奴等,虽然都声称在追求“自由”,但他们所追求的并不是一种有着永恒定义的“自由”。波拉斯基充分肯定美国革命的世界历史意义,称赞它树起了反抗暴政和压迫的大旗,确立了一个追求“自由”的榜样,对美国以外其他地区的边缘群体和不满现状的激进分子产生了激励。她的研究表明,革命没有疆界,革命的政治文化尤其具有很强的跨国“传染”(contagion)趋向。

   6. 作为方法的“政治文化”

   在美国政治文化史研究逐渐走向成熟的过程中,其他领域的学者也发现了“政治文化”作为工具和方法的价值。前文提及,以往美国的政治史研究通常不考虑心理层面的因素;此时越来越多的美国史家意识到,政治文化对于理解政治事件和制度变迁具有重要意义。即便不专门探究政治文化,但若在自己的课题中顾及文化的维度,也可收到“如虎添翼”、“锦上添花”的效果。另外,有些学者虽然研究非政治史的题材,但也不惜用一些笔墨来描述政治文化。于是,政治文化作为一个分析范畴或解释工具,扩散到许多领域,改变了许多题材的研究方式。那些研究结构变动、制度变迁、党派竞争、政治抗争、政治革命的论著,大多包含关于政治文化的讨论。甚至在妇女史、族裔史、劳工史和环境史的研究中,也可以看到政治文化分析的痕迹。于是就出现了佛米萨诺提到的一个有趣现象:不少研究政治史的学者都喜欢声称,自己的研究旨在“说明政治文化”,以此证明其工作的合法性。

   据《民主的实验》一书的编者说,21世纪美国政治史复兴的主要方法论支持,来自“社会文化政治史”和“新制度主义”;其中政治文化分析成为解释美国民主和国家演变的核心方法。书中所收录的各篇文章,以不同题材和不同方式讨论美国的政治变迁,其共同点在于诠释以“反国家主义”(antistatism)为特色的政治文化,如何作用于美国民主的演变,如何塑造美国联邦政府的结构。这无异于说,政治文化作为一种研究路径和方法,在美国政治史的复兴中发挥了巨大潜能。

  

   结 语

   政治文化史在美国的鼎盛期似乎已经过去,但它在美国政治史的兴衰中曾扮演过重要角色。据罗伯特·凯利说,美国史家发现并开始关注政治的文化维度,不啻为一场史学革命。J. 摩根·库赛尔也谈到,政治文化研究连同对“议会外集体行动”和选举行为的研究,一道给整体上处于衰落中的美国政治史注入了活力。

   上文的讨论表明,政治文化史研究在美国的兴起和发展,乃是一场全面而深刻的学术革新运动的产物,是多个学科碰撞和交互激励的结果,也同整个美国史学在理念和方法上的转型息息相关。倘若仅引入“政治文化”概念,而缺乏人类学、社会学、心理学、政治学、语言学等学科的庞大而丰厚的学术资源的支撑,没有同新社会史、新文化史、全球史(跨国史)乃至情感史齐头并进,美国的政治文化史或许难以顺利成长并形成自己的面目,而很可能只是把传统的政治思想史变换一个名目而已。

   政治文化史研究在中国的历程,显然有着同美国很不一样的学术语境。中国史家敏锐地发现了“政治文化”的学术潜力,但对于这一研究路径所倚重的其他学术资源接触不多,而且也难以从国内社会科学(尤其是人类学、社会学、政治学和心理学)中获得足够的支援。仅仅凭借史学自身的资源和方法,孤立地开展政治文化史研究,以参与人数之多和兴趣之高,诚可造成热闹的场面,但难以取得实质性突破。这也从一个侧面表明,中国史领域的政治文化研究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只要中国史家注重从相关学科中汲取养分,并仔细辨析欧美政治文化史的利弊得失,充分发挥中国史学自身的长项,政治文化史研究就有可能继续为中国政治史研究提供强劲动力。

   注释略。

  

  

    进入专题: 美国政治文化史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652.html
文章来源:《历史研究》2020年第2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