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振环:晚清书业空间转移与中国近代的“出版革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4 次 更新时间:2020-08-24 23:34:34

进入专题: 书业空间转移   出版革命  

邹振环  
即“海上出版业之发达为全国冠”。1912—1949年,上海一地的报纸先后有近1580种,其中20世纪二三十年代先后创办的中文报纸多达1200种。1920年代初,上海有日报13种,月刊50种,约有12—30种周刊或双周刊。至1930年代初,出版的每日刊及三日刊(日报性质的社会文艺刊物),约达100种之多。1931年以后,定期刊物骤增,开创了新纪录。有不少汉译名著往往是先刊于报刊,然后再印单行本。据相关统计,1912—1935年,中国350家出版机构、团体出版的哲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自然科学和工程技术科学著作(不包括古籍、文学作品、儿童读物)约为13300多种。其中,商务印书馆占3350多种,即总数的27.3%。这其中,哲学著作占同期同类出版物的34%,经济学占26.2%,史学占36.6%,文艺理论占46.3%。不难判断,无论从报刊,还是书籍出版,上海都可以说是独占了中国出版业的半壁江山。这一“新出版”中心地位,一直持续到1937年。同年,国民政府军队军事上失败,被迫撤离上海。虽然至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占领租界前,孤岛时期的文化出版还在延续,但总体上讲,上海出版中心的地位已经失落——“出版革命”宣告终结。

  

   六、结语

   中国的“出版革命”,正是从崇新、好新、追新的晚清上海开其端,各地以“新”命名的书局颇多,广东有“知新书局”、“开新书局”和“时新书局”,南京有“启新书局”,温州有“萃新书局”,长沙有“鸿文新书局”,江苏松江有“明新书局”,上海以“新”命名的新书局为数更多,如“维新书局”、“振新书局”、“支那新书局”、“译新书局”、“益新书局”、“崇新书局”、“文新书局”、“一新书局”、“日新书局”等等。作为“现代出版”发轫阶段的上海“新出版”有两个重要的资源:一是西方新式出版技术和新知识的输入;二是作为上海城市腹地的江南书业资源。清末民初上海出版业所出现的新技术、新内容、新载体形式和新管理模式四大因素,是上海成为中国“出版革命”发生地的标志。这些新因素是伴随着书业地理空间的转移而形成的,这一地理空间的转移其实包含着两个方面:一是以西方传教士为中心的新技术从南洋到广东、宁波直至上海的北上移动,麦都思在上海创办墨海书馆(1843年)、姜别利将宁波花华圣经书房迁至上海成立美华书馆(1860年)以及上海天主教系统的土山湾印书馆的创立(1867年);二是作为上海腹地的江南书业向上海的东向转移。可以说,上海“新出版”的崛起是两个空间移动的结果。

   新技术、新知识与市场的结合,首先是打破了传统社会中书籍传播相对静态的格局,在传统出版的木刻本时代,日印万张报纸、周出千份刊物、月出百卷书籍是不可想象之事。其次是使文化话语权从官方和教会的垄断系统中解放出来,民间文化人有了自己的舆论阵地和出版平台;再者是近代上海的出版成为一个相对独立于官方的政治和经济的文化公共空间,给知识阶层从传统士大夫走向近代知识人提供了重要的前提,一大批具有批判意识的知识人首先活动在上海出版界,并形成一定的舆论空间,对政治和文化发展发出自己的声音。从空间上考察,是从江南传统书业向上海的空间转移开始的。

   上海城市的这些良好的硬件和软件设施,在时间和空间上通过扩大文化联系与交流的范围提供了不同以往的重要基础。构成上海文化核心的一个相当重要的因素是,通过出版行业进行的文化人的交往、交流与对话。正是频繁的人际交往、文化流动,文化上的雅俗交流、古今交流、中西交流共同构成上海城市文化多元性和多样性的特点。同一空间和不同空间的交往、交流与对话,是上海城市文化的生命力之所在。而发生在上海的“出版革命”十分清楚地表明,当这种社会交流功能受到制约和禁绝时,其文化生命力也将开始衰竭。新出版使上海自晚清以来一直扮演着域外文化输入的前沿阵地,不同空间的跨文化交流是上海能够成为近代中国融合、更新和创造新文化的一个大熔炉。不了解发生在近代上海的中国“出版革命”,我们很难真正写出一部相对完整的20世纪的中国学术史和文化史,也无法梳理清楚20世纪的中外文化交流史面貌之整体形态。

   注释从略。

  

  

    进入专题: 书业空间转移   出版革命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614.html
文章来源:《河北学刊》2020年第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