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有德:美国犹太教改革派的百年嬗变:三个向度的解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0 次 更新时间:2020-08-19 16:43:50

进入专题: 美国犹太教  

傅有德 (进入专栏)  
欢迎异邦人,保护地球的生态多样性和自然资源”,强调说,“通过上述做法,我们再次确认社会行动和社会正义传统上就是改革派犹太信仰和实践中核心的、先知式的关注。”[22]

   第三个信条“以色列人”更多地涉及犹太民族性与普世性的关系。如同之前所有的文件,这一条也突出了犹太人的选民地位。“我们是以色列人,一个渴望成圣的民族,通过我们古老的契约和我们独特的历史,在世界诸民族中被遴选出来,成为上帝存在的见证人。由于那份契约和那段历史,我们同任何时代、任何地方的所有犹太人都联系在一起。”[23]犹太人是一个“包容的共同体”,包容犹太人内部的各派,包容不同的性别、家庭、皈依者、混合型婚姻的犹太人;和之前不同的是,它明确表示积极接受异族人皈依犹太教。和《哥伦布纲领》与《旧金山纲领》一样,它也大力倡导和鼓励全世界的犹太人回归以色列,宣称:“我们承认以色列地的独特生活品质,并且鼓励向以色列移民。我们憧憬着未来的以色列国将促进在其所有居民中实现充分的公民权、人权和宗教权利,并努力在以色列和其邻国之间实现持久的和平。”[24]兼顾民族主义和普世主义,但优先考虑民族主义,这一立场与《旧金山纲领》是一以贯之的。

   虽然对“宗教和文化多元”,“男女平等”,“促进以色列”和“世界范围内的进步犹太教的发展”等等,也有提及,但是,这个文件似乎刻意低调处理了现代性。这自然让我们回忆起前述《旧金山纲领》对于现代性弊病的揭露和批判。

  

   五、余论

   百余年美国改革派犹太教历史可以说是始于激进,终于保守。所谓激进,是指过于突出了现代性,普遍性,世俗性,而放弃或忽略了犹太教的传统价值、民族个性和犹太生活的神圣性。所谓保守,则是激进的反面,即更多地保留犹太教的传统价值、犹太教与犹太生活的民族特征和神圣意义。1886年的《匹斯堡纲领》最为激进,1937年的《哥伦布纲领》趋于保守,但仍然没有回归到位;1976年的《旧金山纲领》回归到了改革派之最保守的形态,可谓矫枉过正了;到1999年匹斯堡《原则声明》,一个偏于神圣或保守但仍然属于进步主义的美国改革派犹太教则趋于稳定。这四个历史性的文件反映出,美国改革派犹太教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民族性与普遍性(个别性与一般性)之间、神圣性与世俗性之间,时而激进前行,时而回归后进的历史轨迹,也可以见到那些改革派领袖们或澎湃激情,或犹疑徘徊的心理路程。

   1886年的《匹斯堡纲领》是这四个文件中最激进的。尽管激进,它仍然没有遗忘犹太教的基本信仰、价值和起码的生活律法;因此,仍然一定程度地坚持了兼顾传统与现代、民族性与普适性、神圣性与世俗性。最保守的《旧金山纲领》回归甚至偏于传统性、民族性、神圣性,但仍然坚持现代的价值、科学、学术,普遍的正义、和平与仁爱。综合观之,美国改革派犹太教虽然在上述三种张力之间此消彼长,步履蹒跚,而且常常偏于一端,但没有完全顾此失彼而发生质变。这表明,“彼此兼顾”(both/and)是进步的改革派犹太教的基本原则。

   美国改革派犹太教在上述三重关系中翻来覆去的调整历程,也反映了理性与现实之间的矛盾与纠结。进步主义倡导现代性、普遍价值和相对世俗的生活。它们指向未来的理想,是改革派犹太教前进、提升的拉动力。与此相反,传统犹太教的信仰、价值和因为长期奉行生活律法而形成的生活习惯,作为一种现实存在,形成了一种后退、回归的反向力量。每一个改革派的文件,都是理想与现实相互角力,斗争,又相互妥协的结果;改革派犹太教的历史就是这两种相反的力量相互拉扯、角力的历史。当然,犹太人之外、犹太教之外那些更广阔背景的社会环境也是影响犹太教改革派改革与调整的重要因素。

   与此相关联的一点是,现代的并非一定是普遍的;民族的并非一定是个别的;即便是个别的,也并非要一定要废弃的。现代性当然包含普遍的价值,例如科学技术,民主制度,平等权利,正义、和平,博爱,等等。但另一方面,现代是一个历史概念,其中有些现代文化要素也是特定时代——现代——的产物,因而具有时代性,没有普遍性和恒久性。《旧金山纲领》中所指出的现代性隐含的非人性、威胁自由、精神颓废等就属于此类。反之,虽然传统中属于民族的、特殊的要素居多,但其中也包含了普遍性,如信仰和价值观,而这些反倒是犹太教中恒常性的要素。还有,有些个别的、民族性的内容,如割礼、饮食律法、安息日,等等,因为已经内化于犹太生活,成为个人和民族的习惯,构成了犹太人的犹太性(Jewish identity),所以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存在是合理的。普世主义代表着理想和目标,但其实现不会一蹴而就,而必须顾及现实的特殊性或民族性。普世价值是在与民族个性的相互作用、激荡、相互适应的过程中实现的。

   改革派的这四个文件揭示了一个宗教性文化系统的结构性演变。处于该系统核心的是终极性信仰——上帝的观念或存在;较外层的是价值观,如社会正义、人类和平和普遍性的道德;处于最外层的是有关日常生活的法律、宗教仪礼、伦理规范和风俗习惯。改革派犹太教对于传统犹太教的改革最多的是第三层次,即具体的律法;百年来变动不居,反复最大的也是这部分内容。由此可见,在一个宗教文化系统中,越处于核心地位的内容就越抽象,越普遍,因而越具有恒常不变性;反之,越处于外围的内容则越具体、越个别,越具有可变性。由此可以推知,所谓宗教或文化的改革,改革的对象主要是文化中与生活密切相关的伦理规范、礼仪节期、风俗习惯,即一个文化系统的相对外围部分,而较少触及核心价值观和最高信仰。换言之,在改革派犹太教中,上帝信仰和基本价值观是一直“活着的”要素,而有些具体的律法,由于受制于特定的时空的要素和个别性,而往往会沦为“死去的”,尽管有些“死去的”要素有时也可以“复活”。

   因此,有必要指出的是,宗教文化的改革与革命在本质上不同。革命是与传统做彻底的决裂,结果是传统的中断或范式的根本转换。而改革,不论多么激进,总会或多或少地继承传统,与传统保持一定的连续性。恰如激进的《匹斯堡纲领》所宣称的那样,“我们确信,与我们伟大的过去保持历史认同是最为必要的”,而且明确接受“上帝”、“选民”(祭司)信仰和部分一般性的律法。其他比此更趋保守,因此就更谈不上革命了。因此说,犹太教改革派无论从其“初心”,还是其所有的原则或纲领看,都属于改革性的,而不是革命性的。对此,我们应该有清醒的认识。

  

   注释:

   [①]这四份文件的英文原文见于美国拉比中央大会(CCAR)网站https://www.ccarnet.org/rabbis-speak/platforms/,其全文中译版本可以参见傅有德、潘冬磊译,《美国犹太教改革派经典文献》,载《犹太研究》第13辑,济南:山东大学出版社,2015年,第174-183页。[②]转引自[美]乔纳森·萨纳,《美国犹太教史》,胡浩译,郑州:大象出版社,2009年,第125页。[③]参见同上。[④]参见[美]乔纳森·萨纳,《美国犹太教史》,胡浩译,郑州:大象出版社,2009年,第123页。[⑤]《哥伦布纲领》,第1条“犹太教的本质”。[⑥]《哥伦布纲领》,第4条“托拉”。[⑦]《哥伦布纲领》,第1条“犹太教的本质”。[⑧]《哥伦布纲领》,第5条“以色列”。[⑨]同上。[⑩]参见《哥伦布纲领》,第9条“宗教生活”。[11]同上。把犹太教延伸到语言、艺术和音乐,显然是受到了开普兰《犹太教:一种文明》(Judaism as a Civilization)的影响。[12]1976年的《旧金山纲领》进一步加强了民族性。 [13]《旧金山纲领》,第三部分“犹太教改革之特征:统一性中的多样性”,第3条“托拉”。[14]《旧金山纲领》,第二部分“一百年:我们悉心汲取”。[15]《旧金山纲领》,第三部分“犹太教改革之特征:统一性中的多样性”,第5条“我们的职责:以色列国家和离散犹太人”。[16]《旧金山纲领》,第二部分“一百年:我们悉心汲取”。[17]《旧金山纲领》,第三部分“犹太教改革之特征:统一性中的多样性”,第6条“我们的责任:存续与服务”。[18]《旧金山纲领》,第三部分“犹太教改革之特征:统一性中的多样性”,第4条“我们的宗教职责:宗教践行”。[19]《改革派原则声明》,“导言”。[20]《改革派原则声明》,“托拉”。[21]《改革派原则声明》,“托拉”。[22]同上。[23]《改革派原则声明》,“以色列”。[24]同上。

进入 傅有德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美国犹太教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52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