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义雄:时势、史观与西人对早期中国近代史的论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03 次 更新时间:2020-06-06 22:19:03

进入专题: 中国近代史体系   进步史观   中西文明   对华政策   排外主义  

吴义雄  
对中国的历史和现状进行全面的再认识,在东西方文化比较的脉络中阐述自己的观点。裨治文写道,欧洲自宗教改革的巨大震荡后,其文明发生了巨大变化,而中国却并未经历这一进程,“主要的风俗、习惯、行为方式、法律和宗教维持未变”;当中国人“还在酣睡中梦想自己的伟大和荣光时,强大而迅疾的潮流已经将她抛在后面了”。106他认为,中国的现状“完全违背了时代之精神”,而与此相对照,“从十一到十七世纪,自由在英格兰的进步无与伦比,并越过其边界提升了整个世界”。107他将当时的中国比做中世纪黑暗时代的欧洲:皇帝可对应于教皇,官员群体可对应于僧侣群体。108

   在新教传教士当中,郭士立对中国历史所下功夫较深。他有多篇文章论述中国历史的停滞性。在《评中国中世纪的史学著作》一文中,他提出中国的“中世纪”(middle age)和“近世”(modern age)的概念。109他所说的“中世纪”指从晋代到元代,此后为“近世”。他认为在“近世”这一时期,“欧洲与强大的黑暗帝国作战,并逐渐取得了胜利”,在从中世纪解放出来后,欧洲各国发生巨大变化,“开启了广阔的进步之门”。而同时代的中国则“维持了千年原状”。郭士立还说,新教国家实现了历史性进步,而且将“进步的脚步”带到了亚洲海岸,在此形势下,中国却“越来越紧密地依靠其旧制度”。110

   裨治文和郭士立都将当时的中国比拟于欧洲已经摆脱的“中世纪”,这就将中西历史置于“进步”阶梯的不同阶段,形成二者之间“进步”和“停滞”的对比关系。至于中国与欧洲的文化差距有多大,1835年创办的“在华实用知识传播会”宣称要让“三个世纪之前”在英国开始焕发的真理之光传递到中国111;裨治文认为“对培根之前英格兰文化状况的描述适合于对今日中国状况的描述”,又说“中国与伊丽莎白之前的欧洲”有相似之处112;英国传教士麦都思(Walter H. Medhurst)认为,中国未发展到如欧洲基督教文明国家的“高度进步”阶段,可以说“拥有与土耳其之当今,或英国几个世纪之前”水平相当的文明。113这几种说法所涉及的时间概念大致相似,即中英或中西在文明形态上存在进步与落后的代差,中国在历史进步的阶梯上落后三个世纪左右。

   上述说法未经严谨的学理论证,但这些论者用“中世纪”这样一个具有明确文化意涵的概念指称当时清朝所处的历史时代,将历史分期的方法引入对中国历史的认识,将相互碰撞的中西文明判定为处于历史的前后不同阶段,形成了一种“进步”对“停滞”的中西文化观,这在学术思想史上都有首开其端的意义。

   这种历史分期和中西对比,反映了当时欧洲普遍的进步史观。“进步”作为一种观念是欧洲近代发展起来的。英国历史学家伯瑞说:“人类进步的观念是一种理论,涉及一种对过去的假设和对未来的预言。它的基础是对历史的一种阐释,这种阐释认为人类朝着一个确定和理想的方向缓慢前进,即一步一步地前进,并推断这一进步将会无限期地持续下去。而且,这一阐释也意味着……普遍幸福将最终得以实现,从而为整个文明进程做出辩护。”114进步史观自培根、笛卡尔的时代发展起来,在18世纪和19世纪影响广泛。上述论者无疑就是在此观念背景下,以是否“进步”作为判定中西文明历史地位之标准。

   在这种历史认识基础上,这些论者提出,西方人有责任将中国纳入人类进步的轨道。裨治文认为要将中国人“从长久的酣睡中唤醒”,只有借助于“将欧洲从黑暗世纪的惊醒”的那种力量115,使其“加入现代世界快速进步的进程”。116“在华实用知识传播会”的成立宣言称,要在中国传播西方文化和科学,改变其“停留在知识进步的范围之外”的状况,使其加入各民族“进步的竞赛”。117曾任马礼逊教育会学校校长的鲍留云(Samuel R. Brown)认为,“刚刚从蛰伏中醒来”的中国,对“基督徒、学者和慈善家来说”,是供其发挥作用的一个新的、广阔的疆域。118

   可见,由西方人通过知识传播等方法,将中国纳入世界进步轨道,是1830年代来华西人群体对中国之未来的一种企划,或者说一种预期。这种预期既体现了他们对近代西方文明的信念,也表达了他们对中国历史走向的理解。鸦片战争后,在华西人推动的各种文化事业在通商口岸陆续展开,将这种认识付诸实践。

   在这种认识背景下,鸦片战争作为一个事件获得了划时代的意义。西方论者一般都将鸦片战争和战后条约的签订当作中国走向新历史时期之起点。裨治文在《中国丛报》1843年卷首文章中写道:“自今往后,中央之国—天朝—古老而又长期封闭的中国,将要厕身于地球列国之林”,中国在战争中所受屈辱可以“看作其新纪元之开端——中国上升的开始”,“现在他们可以从真正的黜落之中奋起,在世界列国当中找到适合于自己的位置”。他还宣称,“在现代世界的状态下,似乎文明的酵母有时由强大的战争之手来支配”。119鲍留云认为,使中国开始“历史新纪元”的鸦片战争是上帝施恩的神秘计划,将西方世界进步运动的“震波传送到极东之地”,打破将中国封闭千年的排外体制,“这个国家将会加入人类朝向更好境域的共同运动,而不可能倒退脚步,回到从前那种孤立而停滞的状态。中国人民必须全身心地投入到国际社会当中。变革的时代已威临其上,他们无法全然抗拒”。120这些言论都在表达一个观点:中国历史的一个新时期从鸦片战争开始了。这个著名的观点被提出后渐成共识,长期在不同论述语境、不同角度或不同理论体系之下被表述。

   最早引起西人关注的“进步”现象,并非清政府的作为,而是1851年起席卷大半个中国的太平天国运动。这一运动旨在推翻清朝统治,一开始就令一贯痛恨清政府的西人瞩目。更重要的是,太平天国运动带有明显的基督教色彩。他们得到的信息显示,洪秀全在广州与传教士有过直接接触;他的思想中强烈的反传统倾向,来自他所接受的基督教教义;他创立的“拜上帝会”崇拜基督教的上帝,而基督教教义成为整个运动的意识形态。西方各界因此对这一运动密切关注,一度极为振奋,憧憬着一个基督教政权取代清朝统治的前景。121当然,西人后来认识到,太平天国宗教并非真正的基督教,太平天国政权也没有可能进行他们想象中的变革。122西方列强后来甚至放弃“中立”立场,帮助清政府镇压了太平天国。但在太平天国政权存在的十几年里,前往天京的西方外交官、传教士、商人和各色冒险家络绎于途,说明他们并未完全放弃自己的想象。作为在华西人主要传播媒介的《北华捷报》,长期报道和评论太平天国的消息,即使在其衰败之际甚至天京城破之后,依然不惜版面刊登相关消息,报道其余波。正如美国传教士倪维恩(John L. Nevius)所说:“在最近二十年里,没有什么其他与中国相关的事件像叛乱和内战一样,在西方国家激起如此之大的兴趣,如此经常地出现在各种出版物上……浩大的太平天国叛乱由于其宗教或者说基督教特征引起我们的特殊兴趣;由于这一原因,以及它对中国现状以及未来前景造成的巨大影响,它值得我们予以特别思考。”12319世纪后期以来西方关于近代中国的历史作品中,太平天国运动都是当然的一章。

   “五口通商”后,清朝之作为并不符合上述西人对于“新纪元”的预期,故有第二次鸦片战争。此时距1830年代对华激进派论述其主张之时,已过去整整一代人时间,可谓人事已非。但当年论者确立的价值观和历史观,却为新一代西人所坚持。辛酉政变后,西方人敏感地捕捉到清廷政治变动的迹象。同治初年开始启动的“自强运动”,很快被他们看作“进步”的开端,每一个步骤都可以在西人媒体或各种著作中找到很多记载和评论。这里仅以当时在华西人媒体言论为例,略加考察。

   1862年5月,《北华捷报》评论说:“中国现在正处在内外事务变迁的阵痛当中,这在所有方面都可能是决定其未来世代命运的转折点……她正在被西方果敢的行动从东方式的酣睡中唤醒”,在内外危机之下走向变革。做出如此评价的原因,是以慈禧太后和奕訢为首的新统治集团开始聘请西人训练军队以对付太平天国,并聘用西人管理新海关。1241863年1月该报回顾过去的一年,认为这是西人来华后“帝国编年史上政治、社会和商业上都取得标志性进步的一年”,因为“在北京朝廷,我们的使团在最友好的基础上与新政府交往”;在英法联军曾与清军激烈战斗的大沽,“我们的士兵正在训练满洲军队学习西方军事技术”;在沿海和直至汉口的长江水域通商口岸,“很多外国人的定居点开始生根,将西方的文明和商业向这远东未发达之地播撒”。125清政府决定向帮助其镇压太平天国的英法军官颁授宝星予以表彰。《北华捷报》评论说,这是“西方在华影响快速上升和欧洲观念在中国得以推进的证明”。126

   然而,《北华捷报》对清政府的这种赞赏态度很快就因“阿思本舰队”事件而转变。1863年,由原海关总税务司李泰国(Horatia Nelson

   Lay)受清朝委托在英国招募、由英国海军上校阿思本(Sherard Osborne)为指挥官的舰队,到中国后拒绝服从命令,被清政府解散。此事引起该报的强烈不满,评论说:“我们艰苦赢得的在华优势最近被粗暴地动摇了。阿思本上校的计划突然被拒绝,李泰国先生在海关的职位也同样被解除,说明中国政府不久就会重回旧的行为模式。”作者说,“拒绝此舰队说明中国宁愿留在过去的黑暗里,而拒绝欧洲带来的光明”。127《北华捷报》随后几年对中国事务的评论继续保持这种格调,除偶尔表示乐观态度外,经常批评中国已无进步的征象,正在回到孤立排外的旧制度。

   但1867年清朝派美国卸任驻华公使蒲安臣(Anson Burlingame)作为中国使节出访美欧,令西人对清朝的评价迅速改观。《北华捷报》为此发表专评,认为这一“令在华外国人完全惊倒的革新”,必定由“某种特别重要的事件促成”。作者认为也许建议总理衙门开办铁路、矿山等事业的时机已至,因为由逐渐出现的外国轮船在中国海岸航行、中国人开始被准许拥有轮船、架设电报线的计划得到许可、以“教授西方科学为目的”的同文馆在北京开办等现象,可以判断清朝“从停滞政策走了出来”。总之,蒲安臣使团的派遣表明清朝“不是那么顽固地反对进步”,“愿意接受西方的推动”。作者说:“进步尽管很缓慢,但也是进步。”128

   蒲安臣使团的派遣被当作列强对华“合作政策”的最重要成就之一。这种“合作”的氛围在来华西人当中引起了对于清朝“进步”趋势的高度关注。1868年,上海的《北华捷报》《字林西报》,香港的《徳臣报》,汉口的《汉口时报》等西文报刊,相继发表了多篇评论文章,大都以“中国之进步”(Progress of China)或“进步”为题,从不同角度评论中国的变化。

   这些文章都对清政府的各种“自强新政”给予积极评价。1868年7月25日,《北华捷报》发表“中国之进步“一文,赞同中国“在明显的停滞当中也有了值得注意的进步”的意见,认为以往那种“傲慢侮蔑的排外主义被抛弃了,中国皇帝过度的虚骄被碾作齑粉了,而那种精心打造的超越外夷和所有人类的优越论,也经历了震撼并永难再复了”,而导致了这种局面的两个重要原因,即外国公使驻京和由外国人主导的新海关体系的建立。129《字林西报》稍后的评论也认为,西人低估了“中国无疑至少在某些方面取得的进步”。130在此之前,《北华捷报》就已经相当热情地评论了上海道台劝谕民众接种牛痘一事。作者认为这是中国人放弃其排外与自大态度,开始向外寻求知识的又一证明。131香港《徳臣报》则将江南制造局制造火轮船的成功,评价为不可忽视的进步。作者认为“物质上的进步应该先于道德上的进步”,“偏见和无知的堡垒会因与这个时代物质进步的接触而被弱化”,“因为这个原因,我们乐见它的船坞和兵工厂开始产出其成果”,铁路、电报等事业亦应加以推动。132

按照长期以来西人对中国发展的预期,他们眼里的“进步”就是以西方为楷模的变革,或者说西化。英文《汉口时报》以“中国之进步”为题的文章提出了一个“关注中国进步的人都会关心的问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国近代史体系   进步史观   中西文明   对华政策   排外主义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621.html
文章来源:近代史研究 Modern Chinese History Studies 2019年06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