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显明:人权观念在中国的百年历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92 次 更新时间:2006-12-10 23:16:05

进入专题: 人权  

徐显明 (进入专栏)  
但是,受一个国家宪法保护和调整的对象仅仅是公民吗?回答显然是否定的。宪法保护的主体应该指向所有的人。我们知道人权体系有古典和现代之分,古典的人权体系是把人和公民分开的,而现在的人权体系,特别是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产生以后,用的人权概念几乎都是“人人”的概念或者“所有”人的概念。所以在一个国家的人权主体表述上,就应分成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人人”的层次,这个“人”是所有的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不管是老人还是年轻人,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不管是有国籍的人还是无国籍的人,不管是敌人还是人民。在这个层次上,人权所指向的对象就是以人格为单位而被分配的。只要你是人,你就受到宪法的保护。第二类主体才是公民主体。公民主体只指向本国严格保护的几大领域。比如说政治领域,担任公职的领域,劳动的领域和社会保障的领域等。第三类主体是以种类的特征划分出的作为某一种特殊保护对象的主体。这种类的特征,我们概括其为弱者群体,如妇女、老人、儿童、身体障碍人等。所以这次人权条款的入宪,我们明确用了“人权”这个词就预示在权利的主体观上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中国的宪法要以“人人”或“所有人”为调整对象。这种修正挑战的是主体的差别观、立法的差别观和权利的二元结构。

   第二个修正就是我们所设定的人权体系从封闭走向了开放。宪法中有专门的一章:“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其中有被宣示出来的基本权利。但宪法宣示之外还有没有其他权利了呢?一个国家在立宪的时候是不是把基本人权全部都穷尽了?我认为,迄今为止,尚未有一个国家能做到。美国第一次宪法修正时,仅设人权十条,以后则多次增扩。立宪时不能概括所有的基本权利,这是所有国家在设定人权体系的时候所必须面对的共同局限。但是当我们说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时候,就预示着一个人权的基本原则被确立下来了,那就是宪法以外还有基本人权。这样,就使我们通过这个人权的总原则而建立一个不断发展和丰富的人权体系成为可能。我国的人权体系也就由一个封闭的体系转化成了一个开放的体系。这就是人权修正条款进入宪法以后,对我们在体系上的一种修正。

   第三个修正是关于对人权标准和价值的修正。既然人权体系由封闭走向了开放,那么,人权的标准也就不再是本国单一的尺度了。我们已加入二十一个联合国的人权公约,“加入”在法理层面上首先被理解为国家承担了接受国际标准衡量的义务,所以,国际人权标准,除我们声明保留的以外,同时也是我国的国内标准。人权修正条款使国际国内标准走向了统一。标准和价值是表里关系,价值是文化的核心,由此说明,权利文化将成为国家的主流文化。

   第四个修正是执政理念的修正。“执政为民”应转化成何种法律判断?保障人权、促进人权的发展、实现人民的权利,是依法治国的本质。政治上的“为民”,应转化为法律上的“为了人民的权利”,立法是表达人民的权利,执法是落实人民的权利,司法是救济人民的权利,法律监督是保障人民的权利。人民的权利,是一切国家机关的工作基础,尊重和保护公民的权利,同时也就是一切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基本任务。尊重人权的政治才是文明的政治,实现人权的法律才是法治国家所需要的法律。所以人权修正条款,修正了我们的执政理念。

   第五个修正是对司法理念的修正。过去我们认为没有法律明示的权利,找不到法律依据的权利,在诉讼的时候,诉权就要受到限制。当事人切身感觉到的法益,要求司法给予救助时,若司法上找不到明示的条款,就予驳回而不予救助。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条款进入宪法以后,将给我们的司法理念带来新的变化。法律上明定的权利是一类,在法律上没有明示的权利是另一类,在法律之外,公民还有大量的自由和权利。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就预示着司法要以此作为自己的义务。所以,即使没有法律明示的权利,司法也应当给予保障,这就是对司法权的一种约束,是对司法权明示的一种义务。司法权负有一种对公民的权利予以推定的义务。

   沧海桑田,百年星转斗移。上世纪初叶志士仁人播撒下的思想种子,在本世纪初叶终于开出了制度之花。披荆斩棘,路漫漫其修远兮。人权之花的芬芳漂至人间的角角落落,人权之果的甘美浸至每一个人的心田,还需要我们继续奉献自己的勇气和智慧。

  

   注 释:

   [1]《饮冰室合集·戊戌政变记·南海康先生传》

   [2]《康子内外篇(外六种)》第33页,中华书局1988年版。

   [3]康有为:《大同书》第252~253页,古籍出版社1956年版。

   [4][5][6]何启、胡礼垣:《新政真诠·<劝学篇>书后》。

   [7]《郑观应集》(上册)第334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

   [8]《饮冰室合集·饮冰室文集之十一》。

   [9]《饮冰室合集·饮冰室文集之二十二》

   [10]《饮冰室合集·新民说·论进步》。

   [11]《饮冰室合集·十种德性相反相成义·自由与制裁》

   [12]《饮冰室合集·十种德性相反相成义·自由与制裁》

   [13]《饮冰室合集·新民说·论权利思想》

   [14]黄遵宪:《日本国志(卷三十七)·礼俗志》四

   [15]黄遵宪:《日本国志》(卷三)·国统志》三

   [16]黄遵宪:《日本国志》卷三十七《礼俗志》四

   [17]严复:《论世变之亟》,《严复集》(第1册)第2~3页,中华书局1986年版。

   [18]《柳亚子文集·自传·年谱·日记》第8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

   [19]即四个政权:选举、罢免、创制、复决与五个治权: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监察权、考试权。

   [20]见《湖北军政府文献资料汇编》第40~44页,武汉大学出版社1986年版。

进入 徐显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人权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9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