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侨明:转型中国与流动的社会工作:一个基于本土化实践的理论框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6 次 更新时间:2020-04-21 01:35:10

进入专题: 时空张力   转型中国   流动的社会工作  

李侨明  
应该选择狭义社会工作(排斥“公益圈”)还是广义社会工作(融入“公益圈”)等等的激烈争议。我们应该承认这样的讨论有助于我们澄清社会工作的现状是什么,但也应该意识到这样的讨论掩盖了“社会工作是什么”的问题,各执一词的争议会让社会工作者“忘了我们是谁”,我们的专业使命又是什么?在此笔者并无意给出在流动社会工作实践中专业界限的标准,仅提出流动性的专业界限与权力作为进一步探讨的概念基础。

  

   五、结论与讨论

   现代的流动性在本体论上的观点是固态的社会结构在资本全球化的运作逻辑下消解而带来的社会液态化形态及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所产生的社会现象是权威的多元化重组、个体化的游牧生活方式以及社会公共空间的消亡。流动的社会工作是随着社会发展“液态化”而形成的新社会工作理念和框架。在社会经济快速变迁的时代,流动的社会工作实践要求社会工作者用流动的专业伦理、专业范式以及专业边界(方法)去匹配社会结构与个体的变化。而这四个部分之间也需要根据实践的情境变化而互相促变与整合。如图2所示:

   (1)人与社会结构的关系的流动性是流动的社会工作实践的本体论基础。如何看“人与社会结构的关系”决定了我们如何看待以及解决“人与社会问题”的立场。即它是关于“社会工作是什么”的方面,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社会工作怎么做”的问题。Howe根据Burrell和Morgan的观点,把社会工作理论放置在“主观-客观”“社会基变-社会管制”两个维度形成的二维坐标当中去考察,将相关理论归纳为四个类别,从第一象限到第四象限分别是:激烈的人文主义、激烈的结构主义、诠释主义、功能主义。并进一步将社会工作者的专业角色相应地定位为:意识提升者、革命者、意义追寻者、修补者。从社会工作理论的本体论出发的类型学分类的好处是,将在不同立场上界定社会问题的理论逻辑清晰化。局限是使得不同的理论类型显得过于泾渭分明,甚至刻板化,容易给人造成社会工作理论非此即彼的误解。实际上,这些理论之间经常有所关联,并以混合的形态支持社会工作实务,社工的角色定位更是因着实践情境(context)而发生转变,即使在同一工作任务的不同阶段中,这种情况也常常发生。简单地说,这样的分类没有很好地体现出政府、专家、社工等等社会工作相关利益方如何看待社会结构与人的流动性关系。因此,在传统社会工作类型学的分类基础上,笔者用“流动”的观点去看社会结构与人的关系,如此,“社会工作是什么”的问题就随着情境的变化而改变。

   (2)流动的专业伦理是流动的社会工作实践的认识论基础。从世界范围看,专业伦理在社会工作中占据核心位置。这意味着不管社会工作的范式是什么,时代如何变迁,专业实践都需要专业伦理都为其提供最核心的价值指南与规范。因此,具有流动性内涵的社工专业伦理才能在基础性的价值理念上回应流动的社会实践的社会与专业要求。

   (3)流动的社会工作范式是流动的社会工作实践在方法论上的框架。它强调的是流动的社会工作实践范式的实用性与灵活性,主要原因在于社会的“液态化”使得传统的社会工作范式不再“一招鲜吃遍天”。

   (4)流动的专业边界是流动的社会工作在实践方法上的专业标志。理解社会工作的流动专业边界,是我们把握社会工作实践的“流动性”内涵的关键所在。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深度地理解社会工作能用什么方法去做什么,以及其限制是什么等问题。

   在倡导社会创新治理,政府让渡治理空间的背景下,中国现代的社区为本社会工作不但要践行出社会照顾,更要提升社区的自我发展能力,使得社区从“被照顾”到“自我照顾”,再到自我发展,从而实现社区自主治理的转变。中国社会工作的理论及实践必然也会打上时代和本土的烙印,调和社会工作的理论与实践之间存在着两种深刻的张力:(1)本土性社会工作实践与普适性社会工作理论的空间张力;(2)本应超前的社会工作理论却实际上滞后于社会工作实践的时间张力,从而发展出“流动的社会工作”理论和实践框架,在此仅提出“流动的社会工作”之理念和框架。其理论与实践的“框架”本身则需要置身于现实脉络中去消解及重塑的术语。总之,社会工作“框架”本身就是一种理想型(ideal type),它理应随着时代与社会工作发展而变动不居。

   兰州大学焦若水教授、南京理工大学刘江博士、责任编辑罗梁波老师在笔者的写作过程中提供了非常中肯到位的修改建议,在此表示衷心感谢,文责自负。

   ①郡县制核心在于“中央集权+文官制度”,中央集权解决的央地关系的价值取向问题,以中央集权为主导,以皇权为最高象征,自秦朝始延续两千年基本稳定。“郡县国家”有四大支柱:中央集权为核心导向、文官制度为中层支撑、乡土自治为基层设计、行政区划为技术保障。参看曹锦清、刘炳辉,郡县国家:中国国家治理体系的传统及其当代挑战,2016.

   ②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8》概要,2018年12月22日,http://www.nhfpc.gov.cn/zhuz/xwfb/201812/a32a43b225a740c4bff8f2168b0e9688.shtml。

   ③洪大用,社会治理的关键是治理流动性,社会建设(微信公众号),2017年9月22日。

   ④国家统计局,2019年1月5日,http://data.stats.gov.cn/easyquery.htm?cn=C01&zb=A0B07&sj=2017。

   ⑤笔者根据刘晓春博士2014年在中山大学的“整合社区工作”课程的部分讲义总结。

   ⑥社工处理该案例的时候,《反家庭暴力法》尚未出台。

   参考文献:

   [1]崔莹.鲍曼:后现代性是误入歧途的概念[EB/OL].http://cul.qq.com/a/20150814/018137.htm,2015.

   [2]齐格蒙特·鲍曼.流动的现代性[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02:2-3.

   [3][17]任东景.鲍曼流动现代性理论的内在逻辑探析[J].学术论坛,2010,(12):13-16.

   [4]陶日贵.鲍曼“流动的现代性”思想研究[D].广州:华南师范大学,2007:3.

   [5]郇建立.现代性的两种形态——解读齐格蒙特·鲍曼的《流动的现代性》[J].社会学研究,2006,(1):234-240.

   [6]渠敬东,周飞舟,应星.从总体支配到技术治理——基于中国30年改革经验的社会学分析[J].中国社会科学,2009,(2):104-127;207.

   [7][8][9]曹锦清,刘炳辉.郡县国家:中国国家治理体系的传统及其当代挑战[J].东南学术,2016,(6):1-16,246.

   [10]Ferguson,H.Liquid Social Work:Welfare Interventions as Mobile Practices[J].The British Journal of Social Work,2008,(3):561-579.

   [11][16]Howe,D.An Introduction to Social Work Theory[M].Cambridge:University Press,1992.

   [12][18]Powell,F.The Politics of Social Work[M].London:Sage Publications,2002.

   [13][25]Specht,H.,Courtney E.Unfaithful Angels:How Social Work Has Abandoned Its mission[M].Free Press,1994.

   [14]郑广怀,向羽.社会工作回归“社会”的可能性——台湾地区社会工作发展脉络及启示[J].社会工作,2016,(5).

   [15]雷杰,黄婉怡.实用专业主义:广州市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社会工作者“专业能力”的界定及其逻辑[J].社会,2017,(1):211-241.

   [19][21]李侨明.社会工作者职业伦理困境与风险:基于实践场域的多主体分析[J].社会工作,2017,(3):48-65:110.

   [20]Biestek,F.The Casework Relationship[M].Chicago:Loyola University Press,1957.

   [22]陈涛.社会工作专业使命的探讨[J].社会学研究,2011,(6):211-237;246.

   [23][30][31]派恩,马尔科姆著.现代社会工作理论[M].冯亚丽,叶鹏飞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4]张和清等.灾害社会工作——中国的实践与反思[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

   [26][28]Margolin,L.Under the Cover of Kindness:The Invention of Social Work[M].Univ of Virginia Pr,1997.

   [27]徐怡.社会服务走向赋权还是去权?——赋权视角下对两类劳工服务组织的比较研究[J].华东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1):38-66.

   [29]张和清.社会转型与社区为本的社会工作[J].思想战线,2011,(4):38-39.

   [32]王思斌.中国社会工作的嵌入性发展[J].社会科学战线,2011,(2):206-222.

   [33]朱健刚,陈安娜.嵌入中的专业社会工作与街区权力关系——对一个政府购买服务项目的个案分析[J].社会学研究,2013,(1):43-64,242.

   [34]黄晓星,杨杰.社会服务组织的边界生产——基于Z市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的研究[J].社会学研究,2016,(6):99-121,244.

   [35]雷杰.“专业化”,还是“去专业化”?——论我国社会工作发展的两种话语论述[J].中国社会工作研究,2014,(1).

  

  

    进入专题: 时空张力   转型中国   流动的社会工作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工作和社会保障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948.html
文章来源:《甘肃行政学院学报》(兰州)2019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