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大宁:中国国民党还有未来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39 次 更新时间:2020-04-19 10:35:20

进入专题: 国民党  

谢大宁  
朱立伦与郝龙斌不能算是接班世代,虽也不全算是地方派系,他们的背景基本是接近接班世代的,但是已经出现如此的变化,如果国民党的党权开始转移到地方派系的手里,将会如何,应该已经无待蓍龟了吧!新主席江启臣最近的一些说法其实已经透露出微妙讯息,可以彰显出某些趋势了。这样的国民党不管改不改名,其性格也大概可以确定了!问题是这样的性格将有何命运呢?

  

   四、国民党还有未来吗?

  

   国民党目前的处境极为危险,这是谁都看得出来的事实,从现实上来说,台湾社会的民意越来越倾独,这也是大家都看到的。而这次蔡英文最成功的胜选法宝,就是抗中保台,这都给国民党带来了极大的压力,这些都是事实。选举比拼的就是民意,一个必须要靠选举保命的政党,向主流民意靠拢似乎也是天经地义的事,但对国民党而言,它如果还想要有未来,真的只有这样一条路可走吗?真走上了这条路,会是什么后果?有没有其他可能可以供国民党选择的呢?

   从最消极的一个向度来说,目前国民党很可能选择的方向,乃是为了跟民进党竞争谁更爱台湾。而所谓的爱台湾,目前在台湾社会的几个标准,就是走向实质的完全“独立”,跟紧美国,与大陆切割,赌中美的战略冲突,美国可以大获全胜,并且走上一条完全以西方价值文明为依归的道路,跟中国彻底切断血缘关系。即使为此冒着经济的风险与战争的威胁,但相信台湾可以扛得过去,也可以等到美国的救援,以及西方所有强权的声援。民进党目前是百分之百地走着这样一条路的,因为这样的爱台湾的标准就是李登辉和他们共同创造的。当这样的标准没有改变之前,国民党就也得奉行这套标准,然后在这样的标准下,国民党要怎么做才能让台湾的主流民意相信它的诚意呢?那当然就是交出投名状,必须向台湾主流民意表忠心,所以郝龙斌喊出了停三通这样一个比民进党还激进的说法。现在我们姑且不管这样的想法是不是选举语言,也不考虑可不可行乃至其他问题,难道国民党这样,台湾许多民众就会相信他们真是爱台湾的吗?其实国民党最一厢情愿的地方就是这里了。这很像是一个女孩拒绝男孩的告白,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然后又追补一句话说,就算我没有男朋友,我也不会接受你的一样。在这样的爱台湾的标准下,国民党其实已经完全没有追上台湾“主流民意”的机会了,国民党人也在台湾社会里走,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痴心妄想,我真的搞不明白。

   如果国民党真的不幸还是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又将会如何呢?这包括国民党会如何?“中华民国”与两岸关系又会如何?如果事态真是如此发展,国民党内部显然会立刻出现相当程度的路线分裂。虽然目前国民党内权力机制中的人支持这样的人数是居多的,一些传统的真正蒋经国路线的支持者,多半只是权力机制外的人,他们并没有能力阻拦国民党的走向,但是他们可以用脚投票,而如果这个分裂一旦发生,那就将是一个不可逆转的彻底决裂。台湾也许可以消灭所有跟“统”有关的政党与政治势力,但是对国民党抛弃统一政策的可能性之后,这对国民党的打击有可能是毁灭性的。在新的“支持者”还没找到之前,就很可能流失相当比例的原有支持者,从此对台湾政治彻底绝望。而社会上渴望两岸和平的人,也将会对这样的国民党失望,从而更加成为政治的绝缘体与边缘人。然而国民党要不要做出这样的选择呢?在我个人的看法,这真是饮鸩止渴、愚不可及的做法,但是选票的压力,可能已经让他们看不到其他了吧!

   国民党如果真的走上这条路,那么对“中华民国”也好,对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也好,也必将带来致命性的打击。国民党是想守住“中华民国”这个小朝廷的,这个诚意我并不怀疑,问题是怎么守得住?“中华民国宪法”所规范的“中华民国”,截至目前为止,主权依然是涵盖全中国的,然而如果国民党一旦放弃统一政策这个选项(或者是口头保存选项,但把它放到无穷远处,永远不会去启动它,而实质上等同放弃。),“中华民国”就算名义仍存,也等于实质灭亡。这样意义的守住“中华民国”,还有什么意义可言?至于两岸关系,那就更别说了,大家都是明白人,不是可以随便混过去的。不管国民党的论述如何,只要国民党把九二共识解释成一个中国就是严格意义的“中华民国”,而这个“中华民国”只等同于台湾的话,也就是实质上把一个中国变成了两个中国,两岸关系大概就全毁了。之前所有的两岸协议、交流成果必将付之一炬,而北京也就没有了其他选择的空间,两岸就只能等待图穷匕现的一日了。国民党内部总有一个说法,说为什么要替民进党当挡箭牌、安全阀?在此之前,这话也许有那么一丁点道理,但如果国民党真做了这样的选择,那就是跟民进党绑在一起,是共同把台湾推向战争的共犯了,这样的国民党也将没有未来,人们也只能哀叹,渡河而死,为之奈何了!

   国民党没路可走了吗?当然有,只是国民党不会走。这个不会,包含着它很可能不会选择这样走,也包含着它不懂得该怎么走,甚至包含着即使懂了,也不敢这么走。但是也许就当狗吠火车,纯属书生之见,不知今世何世,不食人间烟火的意见,还是提提看吧!

   在我看来,国民党在现在的处境下,只能十年生聚,十年教训,走一条看起来迂曲、刚开始几乎没有效果的十年磨一剑的道路了。那就是试图去扭转爱台湾的定义,国民党的论述必须配合这点做出彻底的改变。这个论述的主轴,将是“只有两岸和平才能救台湾”的以和平使者的姿态,来创造新局的一整套论述。国民党在此之前,只有对两岸和平的期望,却毫无追求和平的策略。谁不期望和平呢?民进党也期望啊!但光有期望是不够的,你要怎么做才能达到和平,这才是真的。如果你天天期望,做的事却一直向相反的道路而去,又有什么用?我们可以确认一件事,台湾每个人都期望和平,但也都不期望是一种“被统一”的和平,如果是一种被统一的和平,那么大家宁可不要,这是台湾的民意,大概没人会反对吧?现在的问题是,台湾每个人都被教育成,两岸和平必然只是一种被统一的和平,所以台湾许多人一谈和平、统一就害怕到想死的心都有了,这就是目前的处境与困境。那么如果国民党可以倾全党之力来想一个快乐的统一与和平呢?而如果国民党真能有这样一套论述出来,同时也可以证明它是有可能完成的,难道真的没有可能被台湾主流民意所接受吗?我真的不愿意妄自菲薄,也觉得这个机会才是真正存在的,并且是国民党应该选择走的一条路,虽然这条路在刚开始的时候,必然荆棘满地,寸步难行,但是这才是一条不辱党格、不失党魂的一条路。现在问题只是,国民党选不选这条路了!如果要选这条路,我和以张亚中教授为主导的孙文学校朋友们自然有一套完整的想法。当年,在洪秀柱女士担任党主席时我们也曾经想推动过,可惜时不我予,底下也许看因缘吧!但由于这想法有点曲折,也与本文论题不符,就先打住吧!

   当年项羽兵败乌江,在逃难过程中遇一岔路,乃问一渔夫,何处有出路,渔夫随手向左一指,项羽向左而行,司马迁在这里写了很传神的几个字,说“左,左乃陷大泽中”。希望将来国民党的历史,不要也出现这几个字,但是,老天爷会知道的!

  

   谢大宁,佛光大学教授、孙文学校秘书长

   来源:《中国评论》月刊4月号

  

  

    进入专题: 国民党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台湾研究专题 > 台海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918.html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