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海建:戊戌时期康有为的“洪水说”“地顶说”“地运说”

——兼论《康子内外篇》的写作与完成时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39 次 更新时间:2020-04-08 22:57:13

进入专题: 康有为     戊戌变法     康子内外篇     黎祖健     万木草堂口说     徐勤     刘桢麟     梁启超  

茅海建 (进入专栏)  
即西方文明只是接受了东方文明,而不占据先天性的优势。康有为的“地运说”,将同根流传的世界文明分为若干阶段性:在最初的阶段,东方占优;在最近的阶段,西方占优;在未来的阶段,东方将会复兴;而到了最后的阶段,将会“世界大同”。康否定了西方文明的独创性,实际上也否定了西方文明的基本价值。康认为深受东方影响的西方文明,虽在当时已占先机,仍不可能称霸或超越东方文明。这一说法与康的“大同三世说”相一致。康有为(包括梁启超)认为,孔子所撰《六经》,属经天行地之文,已经包含了西学(西方文明)的全部精义,是适用于全人类的。49

   戊戌时期康有为的“洪水说”“地顶说”“地运说”,就学理而言,是松散的,尚未形成完整体系。这是因为康的这些学说是建立在对西方文明不了解甚至误解的基础之上的,建立在众多似是而非、混杂零乱的知识或传言的基础之上的,不可能构建自洽的逻辑关系,也不可能结成严谨的思维模型。正因为如此,当康有为来到日本、来到北美、来到印度、来到欧洲、来到墨西哥之后,获得了新的更可靠的知识,尤其是历史与地理知识,原先的“洪水说”因无法成立而不能不放弃,原来的“地顶说”因无法成立而被修正、演化为“地势说”,且康生前未允之发表,至于多具“命定论”色彩的“地运说”则更显荒谬,康也不再提起了。梁启超到了日本之后,接受了经日本学界转手的西学,虽仍尊康为其师,但在总体上放弃了康的学说。因此,戊戌时期康的“洪水说”“地顶说”“地运说”就这样悄然无声地消失了,如同当年的流风与流水一般。若非黎祖健《万木草堂口说》被发现,若非《时务报》《知新报》被重印,今人很难得知戊戌时期康还有此等奇特的思想。

   流风空中无痕,流水溪中无痕。然伸手于空中,能感到风过;落脚于溪中,能感到水动。我之所以如此细微地观察戊戌时期康有为的“洪水说”“地顶说”“地运说”——这些已被康后来所放弃、所隐匿、几乎未留痕迹的学说,就是想能置身于1898年戊戌变法的当时,让我感受到或捕捉到那个时段康的知识水准、精神状态与思维方式,以能更加准确地了解与理解那个时段康的学术思想与政治思想。思想流动不居,即“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但历史学家的真正本事就是能将那些漫延的流质截分为一片片固态化的剖面,以能详加辨识,即“人莫鉴于流水,而鉴于止水,唯止能止众止”之意。只有时段的精确性,方可体现出历史的真实性。尽管我也知道,相对此期“康学”最重要的三大学说“新学伪经说”“孔子改制说”“大同三世说”而言,“洪水说”“地顶说”“地运说”只是次层级的、从属性的,不那么重要;恰恰正是通过观察这类不那么显赫的细节,思考这些不那么重要的学说,让我觉得,我离康有为更近。

  

   注释

   1参见拙文:《论戊戌时期梁启超的民主思想》,《学术月刊》2017年第4期;《戊戌时期康有为“大同三世说”思想的再确认——兼论康有为一派在百日维新前后的政治策略》,《社会科学战线》2019年第1期。

   2参见陈汉才:《康门弟子述略》,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1991年,第149页。陈汉才称其名为“砚诒”,字“祖健”,然黎祖健在《知新报》上刊文皆署名“祖健”,似为“祖健”为名,“砚诒”为字或号。

   3黎祖健所著五篇政论文为:《说任篇》刊于《知新报》第25、26册,光绪二十三年六月二十一日、七月初一日;《驳龚自珍〈论私〉》刊于《知新报》第26、27册,光绪二十三年七月初一、十一日;《弱为六极之一说》刊于《知新报》第46、47册,光绪二十四年二月二十一日、三月初一日;《论各国当以仁心维持大局》刊于《知新报》第50册,光绪二十四年闰三月初一日;《说通篇》(共三篇),刊于《知新报》第50、58册,光绪二十四年闰三月初一日、五月二十一日。

   4一、吴熙钊、邓中好最先校点出版《南海康先生口说》,所据版本是中山图书馆藏本,见吴熙钊、邓中好校点:《南海康先生口说》(中山大学出版社,1985年),然目录与楼宇烈整理本有异,并称:“参照《万木草堂口说》(北京大学所藏的复制本和复旦大学的复制本)和其它零散资料互订。”二、楼宇烈此后整理校勘中山图书馆藏本和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本,并作详细说明:“广州(东——引者注)中山图书馆藏本,分装两册,封面中题《南海康先生口说》,右上有‘孔子降生后二千四百四十七年’字一行,左方有‘光绪丙申(一八九六年)恭录’字一行。有朱钤四枚:一为细长形,刻‘万木草堂学徒’六字,一为方形,刻‘黎祖健印’四字,一为方形,刻‘砚贻’二字,一为长方形,刻‘砚贻私印’四字。页后有附白一则:‘诸君借抄借读,切不可转手交与别人,恐有遗失,尤不可涂污摺绉,以昭珍重。砚盦谨白’。下有‘祖健’朱钤一方。正文首页有大方朱钤一枚,刻‘番禺黎祖健印’。由此可见,此抄本原系黎祖健所录存者。”“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本分装为三册,字体较中山图书馆藏本为大,全书前后无任何附文,仅在每册封面右侧署有‘丁酉(一八九七年)七月’四字,估计即为抄录之年月。由此可见,中山图书馆藏本早于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本一年。就内容和篇幅说,丙申本比丁酉本多出约四分之一,在题目节次的分合上,两本也有所不同。”(见《万木草堂口说整理杂谈》,《古籍整理与研究》,总第1期,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相关的说明,又见楼宇烈整理:《长兴学记·桂学问答·万木草堂口说》(中华书局,1988年)之《点校说明》。楼宇烈整理本是最方便使用的版本,且扉页有中山图书馆藏本的照片。三、姜义华、吴根樑编校《康有为全集》第2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亦收录《万木草堂口说》,编者在按语中称:“系康有为1896年于万木草堂讲题时的笔记,原笔记者不详。现由编者对原抄本略作整理……”未说明“原抄本”的收藏处。据楼宇烈校勘记录似为藏于北京大学的“丁酉本”,或是吴熙钊、邓中好所称的“复旦大学的复制本”。

   5楼宇烈整理:《长兴学记·桂学答问·万木草堂口说》,第65-67、69-70、75-78、84-93页,括号内文字为丁酉本,标点稍有改动。“阿母新头河”,徐勤称“阿母新斯河”(详见后文),即阿姆河,该河突厥语称Amu-Dar’ya,Dar’ya是“河”的意思。“小亚西亚”,即小亚细亚。“马哈麦”,即先知穆罕默德(571—632),伊斯兰教的创教者。“某亚已”,很可能指穆罕默德的堂弟及女婿阿里,什叶派的最初领袖。“蟠木”,典出于《史记·五帝本纪》:“帝颛顼高阳者,黄帝之孙而昌意之子也。静渊以有谋,疏通而知事;养材以任地,载时以象天,依鬼神以制义,治气以教化,絜诚以祭祀。北至于幽陵,南至于交阯,西至于流沙,东至于蟠木。”(《史记》,中华书局,1959年,第1册,第11页)《大戴礼记·五帝德第六十二》又称:“(颛顼)乘龙而至四海,北至于幽陵,南至于交趾,西济于流沙,东至于蟠木。”康有为在《民功篇》中称:“东至于蟠木。蟠木,《吕览》所谓‘抟木’,又曰‘攒木之所’,今吉林、黑龙江之老林窝集也,六朝、隋、唐史所谓‘沃沮’也。其地有太古之木,高万千丈,其林数千里,为人迹所不通,落叶积地,深盈数丈,雨露濡浸,阏不流宣,淤为深淖,人马并没。颛顼承黄帝之威灵,舟车、文字,已能遍服之,其德远矣。国朝自雅克萨定盟之后,以外兴安岭为界,精奇里江、哈滚江之流,及库页岛、费哲等部咸归我有,实抚有蟠木全境……用事者上不念祖宗缔造之艰,下不察天险美材之用,轻以蟠木割与强俄。”(蒋贵麟编:《万木草堂遗稿外编》,成文出版社,1978年,上册,第84-85页)由此可知,康称“蟠木”指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地区。“郁珠”“槃木”,从记叙内容来看,亦有可能是指阴沉木(乌木);康有为在《我史》中称“洪水折木”,若被折之木长年被水土阴埋,即为阴沉木(后将述之)。“昆仑出天山、杭海山、大金山,走兴安岭、走大加海”一句,“杭海山”,即杭爱山;从叙述次序来看,“大金山”位于杭爱山与兴安岭之间,应在蒙古高原,具体指何山不详,也有可能为肯特山。康有为在《康子内外篇·地势篇》中又有“以日本为天山、金山之余气出”,该处的“金山”与此处“大金山”似为一处。“大加海”,从上下文意思来看,应指鄂霍次克海,为何称“大加海”,不详。“支”“歌”“麻”,是韵目。“表里山河”,见《左传》僖公二十八年,指太行山与黄河。

   6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员会编:《康有为遗稿·戊戌变法前后》(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年)最初发表该讲义,原件无标题,由编者题名为《万木草堂讲义纲要》(见该书第133-166页)。该书《出版说明》称:“一九六一年,康有为家属康同凝、康保庄、康保娥将所藏康有为遗稿、函札、电稿以及书籍、图片等捐赠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员会。这些材料中有很大一部分为未刊手稿,是研究中国近代史的重要资料,现经整理编为一套《康有为遗稿》,分辑出版。”康同凝由何夫人生于香港。姜义华、吴根樑编校《康有为全集》第2集,亦录之,改题为《万木草堂堂讲义》,其脚注称:“原抄毛边纸十一行,黑格毛装本。无标题,标题为编者所加。封面署‘大人丁酉在万木草堂之讲义抄录’。原抄录者不详。”(见该书第559页)两书应属同一版本。“七月初三夜讲源流”,应理解为“七月初三夜”起之意,所录内容一夜讲不完。

   7该讲义录有一句“康先生作《万国同风考》。”(《康有为遗稿·戊戌变法前后》,第134页)由此可见其为听讲者笔记。值得注意的是,黎祖健所录《万木草堂口说》亦有相同的记载:“《万国同风考》。先生著。”(楼宇烈整理:《长兴学记·桂学答问·万木草堂口说》,第90页)

   8《万木草堂讲义纲要》,《康有为遗稿·戊戌变法前后》,第133-135页。

   9《康南海先生讲学记》,姜义华、吴根樑编校:《康有为全集》,第2集,第210、213、217-219页。标点稍有改动。“落机”似指北美地区的落基山脉(Rocky Mountains)。

   10姜义华、吴根樑编校:《康有为全集》,第2集,第209页。

   11《南海师承记》,姜义华、吴根樑编校:《康有为全集》,第2集,第437-558页。该篇按语称:“《南海师承记》,系康有为门人张伯桢据一八九六——一八九七年间于万木草堂听讲笔记整理而成,未刊,今据上海市文物管理(保管——引者注)委员会所藏原件整理校点。”由此可知,《南海师承记》为康同凝等人于1961年捐给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员会。其“卷一”各节末注明张伯桢听讲时的年月,颇有参考价值。

   12楼宇烈整理:《长兴学记·桂学答问·万木草堂口说》,第88页,括号内文字为丁酉本。康有为亦称:“中国始于黄帝而实开于夏禹,《皋陶》言蛮夷猾夏,诸子传记言华夏、诸夏。”“下有孔子,上有黄帝,故制度一。”“禹将黄帝制度行之九州。”“尧、舜皆孔子创议。”“黄帝至今六千年。”“夏至今四(五)千年。”(同上书,第87、90-91页)值得注意的是,康1898年称《康子内外篇》也有相应的内容,即“诸侯犹今土司”,“三代旧制旧事,尚未文明之故”。后将详述。

   13《与沈刑部子培书》,《康有为遗稿·戊戌变法前后》,第211页。

   14康有为致朱一新(第一札),光绪十六年,《义乌朱氏论学遗札》,光绪乙未年菁华阁刻本,第27页。康有为称:“今进昔年儗上之折及代屠侍御所草折稿已上者四事,又《与沈刑部子培书》一首、《阖辟篇》一首,令憙事小吏讽之,亦足以知其畴昔之所存。其它文稿固多,未敢遽上。”该件是吴仰湘提供的。

15从《我史》手稿本来看,“作《内外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茅海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康有为     戊戌变法     康子内外篇     黎祖健     万木草堂口说     徐勤     刘桢麟     梁启超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787.html
文章来源:清史研究 2020,(01),1-24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