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以财 刘志民:“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共同体话语权:现状评析与提升路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8 次 更新时间:2020-04-06 22:56:48

进入专题: 一带一路   高等教育共同体  

朱以财   刘志民  
当前,“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合作面临国家多、建设时间长、层次类型需求不一等多重复杂问题,但沿线国家大多拥有推进高等教育交流与合作的共同愿景,这为“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共同体话语智库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实践平台和有利的成长契机。为此,中国的智库组织应积极开展对外交流与合作,发掘与各国高等教育联系的历史经验,通过建立战略合作关系、联合开展区域性课题研究、推动双方人员定期流动等方式,提升自身的全球意识和国际影响力,增强自身发展的内生力,由此获得更多的社会支持。

   (三)促进民间外交的适时跟进,唤醒“人之同感”

   里夫金(Jeremy Rifkin)在展望未来文明时认为,人类正在经历着一场历史性的转变,人类将迈向一个善的时代,即“同理心时代”[43]。在里夫金看来,人类是一个具有同理心的物质存在,即自我与他者之间共存共荣、美美与共,区别于过去那种利己存在[44]。坦率地说,提升“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共同体话语权,除了政府间的公共外交,民间组织(非政府组织、非营利组织、慈善公益组织、公民社会组织、第三部门等)的交流对话也同样不可替代。在某些情况下,民间的声音更加灵活、独立,其话语具有深厚的社会基础,更容易为外界所认同。不过,当前“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共同体话语权的民间组织机制和能力相对较弱,尚难以形成对话语力量的有效补充。本文认为,可从以下几方面重点切入,打牢民间组织的话语基础,扩大公共外交与民间外交间的同感纽带。首先,促进民间组织话语模式从独白走向对话,支持其融入国际对话语境。近年来,中国的民间组织通过“一带一路”国家教育高峰论坛、“一带一路”高等教育研究国际会议、“一带一路”学生流动与教育国际化研讨会等形式,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知名专家学者交流,通过学者们的观点、思想碰撞,进一步加深了沿线国家对“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共同体的共有认识,同时也激发了沿线国家参与“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合作研究的热情。其次,扶持港澳台地区和海外华人的话语体系建设。港澳台地区和海外华人社会同我们有着血缘、地缘、话缘联系,对中国的教育、文化有着与生俱来的心理认同。他们拥有自己的传播平台,尤其需要指出的是,这些平台在当地具有很强的话语权优势,其话语表达也能呈现中立、客观的面貌,容易被当地社会舆论所接受。[45]为此要积极扶持这些华人媒介做大做强,有针对性地引导其议程设置,促进其话语表达、理念传递、政策阐述的理性展开。最后,努力挖掘“丝路人物”的话语。在历经千年岁月的“古丝绸之路”中,曾涌现出张骞、郑和、杜环、马可·波罗(Marco Polo)、伊本·白图泰(ibn Batūtah)等许多著名的“丝路人物”,留下千古佳话。正如习近平所说:“一代又一代‘丝路人’架起了东西方合作的纽带、和平的桥梁。”[38]177目前,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孔子学院(课堂)的比例接近80%[3]13。公共外交的重要价值维度在于教育合作中的双向互动,而孔子学院志愿者则是实现这一价值的“助推器”和“急先锋”。从传播学角度看,孔子学院志愿者会被有意无意地打上一个国家的烙印,其个人言行也成为国家形象的特殊名片。为此,我们可以集中挖掘一批优秀志愿者典型,讲述他们服务“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合作发展背后的故事,为“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共同体建设营造普通民众的接纳与亲近,拓展同感意识。此外,传播中国声音的国际记者、国际合作办学项目推动者、文化传播专家等亦可成为“丝路人”的重点挖掘对象。

   (四)坚持内培外拓的策略取向,培育“公共空间”

   话语权的提升,既要坚持上述外生力量的推动,又要重视内生力量的培育。国家高等教育话语权的提升必须依赖高等教育实力的提升[46]。同理,“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共同体话语权的提升亦必须依靠沿线国家高等教育发展水平和质量的突破。从逻辑上看,支持“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共同体的核心是人的情感认同,但人的情感认同不是自动产生的,而是在互动和交流中不断增进的。因此,“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共同体话语权的培育就需要有情感互动的场所,即公共空间。公共空间包括建成空间和未来空间,建成空间是出于某种社会需求主动建成的、可以将社会成员连接在一起的空间结构和有效组织,包括固定的场所、活动、形式等,未来空间是计划建立、尚未建成的空间形态。“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早已启动或正在进行的高等教育改革为“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共同体建设提供了良好的建成空间。当前,我们应牢牢把握发展这根主线,坚持内培外拓的策略取向,多边协同推进“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共同体建设。首先,要在保持自身高等教育自身多样性的基础上,以区域间现有的合作模式、机制为依托,协调进度差异,寻求发展的平衡性,培育“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共同体发展的新动力。其次,要积极发挥自身优势,适时开展特色外交、主场外交,寻求联合发声,拓展未来空间。具体而言,就是要抓住和其他国家共同举办文化节、文化周、文化年、高等教育博览会、教育高等论坛等交流活动的机会,加强同国际社会和世界各国的交流,并借此传递自己的声音,推出自己的话语概念。再次,要联合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共同发声,如吸引国际教育组织或与“一带一路”建设有合作的国际组织迁址中国或在中国设立代表处,或成立由中国主导的相关的全球性或区域性教育组织等,为提升“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共同体话语权打牢话语基础。同时,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着漫长的交往历史以及跨文化学习、研究传统,教育、文化间的交流融合更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特征。因此,我们可以通过建成空间和未来空间增加多方主体之间的行为互动和情感互动,在激发共同体集体回忆的基础上,形成新的集体记忆,拓展心理认同。

  

   五、余论

  

   “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共同体话语权是“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共同体国际影响力的重要象征。提升“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共同体的话语权,逐步疏通“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合作交流的政策性瓶颈,全面支撑共建“一带一路”,这正是我们寄予“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合作的梦想以及不能放弃的使命,建设“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共同体、促进“民心相通”的意义亦在于此。更进一步,对于“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共同体的认识、理解,需要确立统一的目标和共同的价值规范,需要进一步规范语源,增进外方理解。当前,“一带一路”建设的持续稳步推进,给沿线各国高等教育大开放、大交流、大融合提供了历史性机遇,“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国际合作的广度和深度不断拓展。“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共同体的知识理念、基本内容、发展方向等,完全可以借助“一带一路”倡议的制度设计,成为不同的话语体系和思想环境下沿线各国人民共同认同的价值共识,并最终化为“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共同体的话语权,促进中国与沿线国家高等教育的共同发展与进步。

   参考文献:

   [1] 新华社.外交部发言人谈“一带一路”建设写入党章:体现决心和信心[EB/OL].人民网.十九大专题报道.(2017-10-26)[2018-08-10]. http://cpc. people.com. cn/19th/n1/2017/1026/c414305-29611258. html.

   [2]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教育部关于印发《推进共建“一带一路”教育行动》的通知[EB/OL].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公开.(2016-07-15)[2018-08-11]. http://www. moe. gov. cn/srcsite/A20/s7068/201608/t20160811_274679. html?authkey=iuklj3.

   [3] 朱以财,刘志民.“一带一路”背景下高等教育人才联通:要义、角色与路径[J].高校教育管理,2018(5).

   [4] 周作宇,马佳妮.人类命运共同体:高等教育国际合作的价值坐标[J].教育研究,2017(12).

   [5] 周洪宇,胡佳新.近年有关“一带一路”主题的高等教育研究回顾与展望[J].大学教育科学,2018(5):67-73.

   [6] 李盛兵.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的高等教育合作:区域的视角[J].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1):62-65.

   [7] 辛越优,阚阅.“一带一路”倡议下的高等教育合作:国家图像与推进战略[J].高等教育研究,2018(5):101-109.

   [8] 朱耀顺.抓住“一带一路”建设良好契机推进高等教育共同体建设[N].人民日报,2017-05-09(007).

   [9] 刘进,闫晓敏,哈梦颖,等.“一带一路”呼唤怎样的高等教育[J].重庆高教研究,2018(4):58-59.

   [10] 瞿振元.“一带一路”建设与国家教育新使命[N].光明日报,2015-08-13(011).

   [11] 丁三青,张阳.大学“社会中心论”思辨———兼论话语权与现代大学制度构建的关系[J].现代大学教育,2005(2):27.

   [12] 刘国艳.中国高等教育话语的三个基本问题[J].现代教育管理,2009(11):1-4.

   [13] 车轴.人类命运共同体:近期国内外研究综述及进一步探讨[J].理论与改革,2018(5):175.

   [14] 赵军.职业教育共同体研究[D].博士学位论文.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2013:20-21.

   [15] 阿特巴赫,P.,莱斯伯格,L.,拉姆布雷,L.全球高等教育趋势:学术革命追踪———2009世界高等教育大会趋势报告摘要(上)[J].熊建辉,编译.世界教育信息,2009(11):15-19.

   [16] Beerkens,E. Global Opportunities and Institutional Embeddedness:Higher Education Consortia in Europe and Southeast Asia[D]. Doctoral dissertation. Enschede:Communication Department,University of Twente,2004:2.

   [17] Park,S. H.,&Russo,M. V. When Competition Eclipses Cooperation:An Event History Analysis of Joint Venture Failure[J]. Management Science,1996(6):875-890.

   [18] 周银珍.国际情怀与担当:“人类命运共同体”建构中国国际话语权[J].宁夏社会科学,2018(1):22.

   [19] 索绪尔,F. D.普通语言学教程[M].高名凯,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9.

   [20] 陈正良,周婕,李包庚.国际话语权本质析论———兼论中国在提升国际话语权上的应有作为[J].浙江社会科学,2014(7):78.

   [21] 陈正良.软实力发展战略视域下的中国国际话语权研究[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25.

   [22] 福柯,M.话语的秩序[M].肖涛,译//许宝强,袁伟.语言与翻译的政治.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0:3-10.

[23] 袁贵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一带一路   高等教育共同体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756.html
文章来源:《现代大学教育》2020年第1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