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成日 钟飞腾:朝鲜半岛局势转变与中国东北亚战略新构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16 次 更新时间:2020-03-19 16:07:12

进入专题: 朝鲜问题   中国东北亚战略  

李成日   钟飞腾  

  

   二、“一带一路”高质量建设与东北全面振兴的协调发展

   2013年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重大倡议以来,中国积极推进中蒙俄经济走廊,加快东北地区振兴步伐,推动东北亚地区合作进程,促使东北亚的地缘政治经济格局发生重大改变[21]。根据时代变化和发展需求,在面对“一带一路”建设在东北亚地区的进展时提出两种思路:一是侧重中蒙俄经济走廊[22];二是侧重中日韩合作[23]。上述思路回应了2018年以来朝鲜半岛局势发生重大积极变化的背景,但这两大构想仍体现出陆上与海上的不同路径。随着朝鲜半岛形势的转圜,这两股地区合作的思潮正在出现融合的态势,例如,2018年9月习近平主席出席俄罗斯东方经济论坛时提出了“东北亚地区协调发展新模式”构想[24]。自2018年10月起,日本从“一带一路”的怀疑者转变为有条件的参与者[25]。我们似乎也可以说,东北振兴,中俄远东开发的机制化和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的开展等战略部署,正从国际和国内两个方面推动中国形成东北亚战略。概言之,以“一带一路”为牵引,正在形成中的东北亚战略构想,将使东北亚地区合作出现海上和陆上交汇的重大战略转变,地缘政治经济正在发生新一轮重构。

   “一带一路”建设已取得举世瞩目的巨大成果。2018年8月,习近平在“一带一路”建设工作5周年座谈会上强调,推动“一带一路”向高质量发展转变,这是下一阶段推进“一带一路”工作的基本要求[26]。2019年4月,习近平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里指出,今后“一带一路”建设通过双边合作、三方合作、多边合作等各种形式,建设高质量、可持续、抗风险、价格合理、包容可及的基础设施[27]。9月,国务委员王毅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指出,坚持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实现高标准、惠民生、可持续目标,对接国际上普遍认可的规制、标准和最佳时间,推动“一带一路”沿着高质量方向发展,也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重要内容[28]。

   “一带一路”高质量建设与中国国内的改革进程密切相关,推动建立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也将进一步加快中国的东北振兴和地区合作。2018年9月下旬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东北,就深入推进东北振兴提出六个方面的要求,其中第5条:“深度融入共建‘一带一路’,建设开放合作高地。要加快落实辽宁自由贸易试验区重点任务,完善重点边境口岸基础设施,发展优势产业群,实现多边合作、多方共赢。”[29]2019年8月23日,习近平向第十二届中国—东北亚博览会致贺信,其中指出:“东北亚是全球发展最具活力的地区之一。共建‘一带一路’为拓展和深化地区合作持续注入新动能。”习近平还强调,“当前加强东北亚区域合作的有利条件不断累积”[30]。之所以着重强调“有利条件不断累积”,一是基于朝鲜半岛局势的转圜,二是在战略层面上中央提出了“东北亚地区协调发展新模式”概念构想。

   正是基于对“一带一路”建设前景的良好期待、特别是对朝鲜半岛形势转变的切身感受,东北三省地方政府提出了基于自身特点的“一带一路”发展倡仪拓展和对接方案。2018年8月,中共辽宁省委和辽宁省人民政府公布《辽宁“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并提出深度融入中蒙俄经济走廊和“中日韩+X”模式,引领中国、俄罗斯、日本、韩国、朝鲜、蒙古国际合作,拓展东北亚合作格局,拉动中蒙俄经济走廊与“东北亚经济走廊”对接发展,努力构建东北亚命运共同体。该总体方案提出创建“大连自由贸易港”,以大连东北亚国际航运中心、国际物流中心、沈阳东北亚科技创新中心为战略支点,积极参与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建设,全面打造面向东北亚的开放大门户,把辽宁建设成为“一带一路”建设先行区、东北亚国际合作先导区、全面开放引领全面振兴示范区。另外,辽宁将以丹东为门户,倡导连接丹东—平壤—首尔—釜山铁路、公路及信息互联互通,争取国家实施设立“丹东特区”,打造成对朝经济合作重要支撑点。

   2019年8月,吉林省发改委公布《沿中蒙俄开发开放经济带发展规划(2018年—2025年)》,全面扩大与俄、蒙、朝、韩、日等东北亚国家交流合作,积极建设沿中蒙俄通道开发开放经济带, 打造成吉林省连接中蒙俄经济走廊、推动与东北亚全面合作的新载体和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向北开放重要窗口的新样板、新一轮振兴发展的先行区。2019年8月26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印发6个新设自由贸易实验区总体方案的通知》,新设山东、黑龙江、广西、云南等6个自贸试验区。 8月30 日,中国黑龙江自贸试验区正式揭牌。根据该黑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将黑龙江省打造成对俄罗斯及东北亚区域合作的中心枢纽,建成高标准高质量自由贸易园区。

   众所周知,朝鲜是东北亚乃至世界上少有的未开发国家,所以对朝鲜经济合作成为东北亚地区合作的一个主要关注点。如何将“东海线”、“京义线”等铁路、公路与中国大陆连结,都是对朝经济合作亟待解决的课题,这些非常迫切需要中国的支持、参与以及投入。目前,朝鲜方面对 “一带一路”建设的最近进展以及中朝经济合作等表示深切关注,愿意跟中方开展多方面交流与合作,积极摸索适合于自身的经济发展道路。随着半岛局势的缓和,加上“一带一路”建设在东北地区的积极开展,中国东北地区和朝鲜半岛的经济合作将会得到加快推动,同时给东北亚地区经济合作带来新的机遇。

  

   三、中俄战略协作推动东北亚地区协调发展新模式

   鉴于东北亚在全球政治经济中的突出地位,自20世纪90年代初起有关推动东北亚合作的方案就层出不穷。但以往的方案要么是联合国等国际组织提出,要么是经济发达的日本、韩国提出,中国事实上并没有专门提出覆盖全地区的东北亚地区合作方案。中国政府推动的地区合作重心一直在东南亚,2001年签署的中国—东盟自贸区协定就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因此,中国的区域合作战略也呈现出从东南亚往其他次区域地区扩散的局面[31]。

   从东北亚的地缘环境看,中俄战略对接对于推动东北亚地区合作进程至关重要。2014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杜尚别举行中俄蒙三国元首会晤,三国同意建立副外长级磋商机制,统筹推进三国合作[32]。从2015年起,俄罗斯每年在远东地区举办东方经济论坛,远东地区开发合作也步入快速发展阶段。2018年9月12日,习近平主席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的第四届东方经济论坛的演讲中提出:“中方愿同地区各国一道,积极探讨建立东北亚地区协调发展新模式。”[24]这是习近平主席首次就东北亚区域合作提出新的构想和思路。在此之前,习近平主席也曾谈到东北亚区域合作,但并未提出“地区协调发展模式”。因此,我们有理由推断,正是基于“一带一路”与东北亚诸国战略对接的经验,中方提出要积极探讨建立东北亚地区协调发展模式。

   目前,中俄在东北亚地区的合作富有成效,而且机制建设相对完备,尤其是能源合作对整个东北亚地区合作将起到强有力的推动示范引领作用。2018年11月7日,《中俄在俄罗斯远东地区合作发展规划(2018—2024年)》正式获批,全面阐述了远东地区中俄经贸合作发展机制。按照该规划给出的数据,俄罗斯远东地区分布着亚太地区规模最大的煤矿、锡矿和世界级的大型多金属矿,液化天然气出口量占国际市场份额的5%,正在形成全球性的石油化工中心[33]。在液化天然气市场中,5%是一个很大的比重,可以进入全球第六大出口地区,2018年超过印度尼西亚出口份额0.2个百分点[34]。一个在能源资源上大力发展的东北亚区域,不仅对于缺乏能源的韩日具有吸引力,而且对朝鲜同样具有重要意义。2019年底,俄罗斯东线天然气输华管道即将开通。据报道,俄罗斯总统9月提议将研究开设经过蒙古的天然气输华管道[35]。事实上,经济与能源合作工作会议也曾是2007年六方会谈的一项重要内容,但现在显然处于更加有利的合作时机。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在朝鲜半岛局势转变进程中,中俄战略协作也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2017年7月4日,中俄两国发布了关于朝鲜半岛问题的联合声明,强调可能引发武装冲突的风险,而且双方认为,要基于中方提出的“双暂停”倡议、“双轨并行”思路,以及俄罗斯方面关于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分步走设想的思路,用政治方式解决半岛问题[36]。2019年6月,在习近平主席出访朝鲜之前,中俄又发布了新的朝鲜半岛问题联合声明,其中提出了“政治解决”的完整思路,两国战略协作为维护半岛和平起到重要的稳定作用。

  

   四、“中日韩+X”合作机制与“一带一路”的协调发展

   20世纪90年代后期为应对亚洲金融危机,中日韩三国在与东盟的会晤(10+3机制)中逐步形成领导人会晤机制。2002年11月,在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会晤之际,中方建议适时启动三国自由贸易区。此外,日韩两国领导人还表示对朝核问题的严重关切[37]。由此我们得到两个基本结论:一是东北亚地区合作是从整个东亚“10+3”机制中起步,逐步发展成独立的中日韩合作机制;二是中日韩三方合作从开始之初就面临着朝核问题等地区安全因素的干扰,三方合作之所以在东盟方向获得较大进展,也与东南亚地区的和平稳定环境有较大关系。

   2008年12月,中日韩三国领导人首次在东盟“10+3”框架外单独举行会议,决定建立面向未来、全方位合作的伙伴关系,同时将这一会议机制化,每年在三国轮流举行。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制度的建立就意味着中日韩合作的机制化。2011年9月,中日韩三国在韩国首尔建立中日韩合作秘书处,为三国务实合作、友好交流提供制度上的支持平台。过去20年间,中日韩之间的贸易额从1300亿美元增至7200亿美元,已成为彼此最为重要的经贸伙伴。中日韩合作以领导人会议为核心、21个部长级会议和70多个对话机制为支撑的三方合作架构,在科技、环保、海关、卫生、运输物流、信息通信等领域实施了大量合作项目。

   2018年5月第七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上,李克强总理提出要建立“中日韩+X”合作机制,拓展第四方市场,打破地域、国别和领域范畴。在会上,三国领导人一致同意建立“中日韩+X”合作机制,带动本地区可持续发展[38]。2019年5月,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在2019年中日韩合作国际论坛开幕式致辞中重申,开展“中日韩+X”合作,共享三国发展经验,合力帮助其他国家,实现多元包容的共同发展[39]。2019年8月,第九次中日韩外长会议在北京举行,三国达成共识,推进“中日韩+X”合作,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还通过了“中日韩+X”合作概念文件,将在协商一致基础上,探讨在可持续经济、生态环保、减灾、卫生、减贫以及人文交流等诸多领域的合作,促进共同发展[40]。显然,考虑到蒙古国的第三邻国概念,实际上东北亚各国彼此互为邻国,东北亚地区构成了“中日韩+X”合作的重要区域。

   日、韩两国曾是历史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完全有条件更加积极地参与“一带一路”建设。2015年10月,中韩两国签署了《中国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与韩国企划财政部和产业通商资源部关于开展第三方市场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双方在信息通信、钢铁、航空、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结合两国各自的比较优势,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中韩两国企业已经在苏丹新机场、迪拜绿色通道、厄瓜多尔炼油厂等建设项目里联手参与,取得了一定的成功[41]。2018年10月,第一届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论坛在北京举行,双方共签署52项合作协议,包括基础设施、金融、物流、信息技术等广泛领域,签约金额达到180亿美元。

由于历史与现实问题,围绕主权、领土、历史问题的纠葛仍在持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朝鲜问题   中国东北亚战略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498.html
文章来源:《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0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