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幸福:自然法理论的认识论难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93 次 更新时间:2020-02-03 01:26:58

进入专题: 自然法认识论     事实与价值二分法     不证自明     菲尼斯     基本善  

陆幸福  
参见注②,John Finnis文,第66页。

   (41)参见注②,John Finnis文,第66-67页。

   (42)参见注②,John Finnis文,第67-68页。

   (43)参见注②,John Finnis文,第69页。

   (44)参见注②,John Finnis文,第69页。

   (45)同注(30),第110页。

   (46)参见注②,John Finnis文,第65页。

   (47)参见注(30),第106页。

   (48)菲尼斯曾言,对特定事实的认识是“真理是一种价值”的理性判断之必要条件。参见注②,John Finnis文,第73页。

   (49)参见注(30),第109页。

   (50)See Rufus Black,"Introduction:The New Natural Law Theory",in Nigel Biggar and Rufus Black(ed),The Revival of Natural Law:Philosophical,Theological and Ethical Responses to the Finnis-Grisez School,Ashgate Publishing Ltd.,2000,p.10.

   (51)例如,有学者认为菲尼斯混淆了不证自明和个人确信。See Lloyd L.Weinreb,Natural Law and Justice,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87,p.113.

   (52)参见注②,John Finnis文,第70页。

   (53)同注②,John Finnis文,第75页。

   (54)See John Finnis,Fundamentals of Ethics,Georgetown University Press,1983,pp.65-66.

   (55)See David Wiggins,Truth,Invention and the Meaning of Life,Proceedings of the British Academy,1976,p.349.

   (56)参见注(55),第363页。

   (57)参见注(55),第372页。

   (58)See John Finnis,Aquinas:Moral,Political,and Legal Theory,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8,p.90.

   (59)同注(58)。

   (60)John Finnis,"Natural Law and the ‘Is’-‘Ought’ Question:An Invitation to Professor Veatch",The Catholic Lawyer,Vol.26,No.4(1981),p.270.

   (61)同注(60)。

   (62)John Finnis,"Natural Law Theory:Its Past and Its Present",The American Journal of Jurisprudence,Vol.57,No.1(Jan.,2012),p.85.

   (63)See Henry Veatch,"Natural Law and the ‘Is’-‘Ought’ Question",The Catholic Lawyer,Vol.26,(1981),p.258.

   (64)同注(60)。

   (65)正如有论者所言,对菲尼斯而言,从事实推导出价值毫无问题,因为菲尼斯以行为之内在反思性分析为起点,而价值则已经在该起点等待被发现。See Jeremy Shearmur,"Natural Law Without Metaphysics:The Case of John Finnis",Cleveland State Law Review,Vol.38,(1990),p.125.

   (66)参见注(63),第252页。

   (67)参见注(60),第276页。

   (68)参见注(30),第127页。

   (69)有论者提出,如果菲尼斯等人关于基本善的主张和提升基本善的事物都是事实,那么他们试图从纯粹事实前提推导道德要求,因为菲尼斯等人认为,行为理由的概念和基本善概念相关联,因此我们实践思考的理智性和行为取决于它们被人类基本善之考量引导的程度。为道德上之该为,便是以完全而不受约束的理智性而行为。这使得菲尼斯他们可以从关于基本善的命题推导出道德要求。将基本善换成事实,就会得出该论者的结论。See Jeffrey Goldsworthy,"Fact and Value in the New Natural Law Theory",The American Journal of Jurisprudence,Vol.41,No.1(Jan.,1996),pp.22-23.

   (70)同注(60),第276页。

   (71)See Germain G.Grisez,"First Principle of Practical Reason:A Commentary on the Summa Theologiae,1-2,Question 94,Article 2",The American Journal of Jurisprudence,Vol.10,No.1(Jan.,1965),p.184.

   (72)黑廷格对此有比较充分的讨论。See Russell Hittinger,A Critique of the New Natural Law Theory,University of Notre Dame University Press,1987,p.36.

   (73)参见注②,第23页。

   (74)参见注②,第92页。

   (75)或有人反驳说,基本善不是一种,而是七种,所以人们对基本善的选择始终存在,只不过是在七种基本善之间进行选择,而不是选择作为总体概念的基本善。不过,菲尼斯在讨论基本善的认识论之际,并没有对各种基本善分开讨论,这种反驳在讨论总体的基本善之际并不适用。此处的选择指的是,是否可能在基本善与非基本善之间进行选择,不管是何种基本善都是基本善之一种,而不是非基本善,因此基本善内部的可选择性,与基本善是行为的一种必然结果之间没有关联。

   (76)菲尼斯等人曾言,实践知识第一原则之成为(is to be)是人性的一个方面。这在一定程度可以佐证笔者此处的观点。参见注(30),第127页。

   (77)恰如希拉里·普特南所言,无处不在的事实与价值的纠缠颠覆了事实与价值二分法。参见[美]希拉里·普特南:《事实与价值二分法的崩溃》,应奇译,东方出版社2006年版,第55页。

  

  

    进入专题: 自然法认识论     事实与价值二分法     不证自明     菲尼斯     基本善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980.html
文章来源:《法制与社会发展》2019年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