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位学人的200本荐书(文学篇)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65 次 更新时间:2020-01-27 15:19:35

进入专题: 文学   文艺理论   读书  

学人君  
人在年轻的时候,细微的感情与感受特别丰富,但大多是水上留痕,转瞬即逝,记忆甚至都来不及捕捉。纳博科夫却在几十年后,把这些痕迹写成了一本书。因为这是滋养他一生文学书写的基础。在完成这本自传前,他其实已经在不断反刍这些少年时的情感了。比如小说《天赋》里面,诗人记起自己生病时,母亲给他买圣诞礼物的场景,礼物是“一支巨大的多边形的费伯牌铅笔,四英尺长,粗细度与之相称。”

   《说吧,记忆》证实,这是纳博科夫自己的一段经历。甚至,那本给纳博科夫带来盛名的小说《洛丽塔》,主人公所爱恋的少女,在《说吧,记忆》里也有其影子?那段感人至深的少年人爱情,从乡下小路到彼得堡的各类博物馆,热恋中那些细腻的感触,在几十年后回忆想起来依然令纳博科夫痛苦不已。布尔什维克的革命,让纳博科夫举家逃亡,从此离开了他的所爱。对于人类的心灵来说,外在的物质环境,绝非决定性的。作为俄罗斯贵族的纳博科夫,他从小所接受的教育和经历的事件,距离今天的读者都非常遥远了。但是他的心灵所体会的那些情感,却应该是每个读者或多或少都曾有过的。只不过,谁能有纳博科夫书写和记录的才能呢?但是读他的书,多少可以激活我们自身的一些情感记忆。

  

   12《柏青哥》

   作者:[美]李敏金

   译者:刘勇军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9年

  

   程方毅  中山大学博雅学院副教授:

   我们的东亚近邻韩国往往会在各种场合因为其一些具有十分强烈民族主义色彩和情绪的活动而被大众所嘲讽,尤其是当新闻中出现韩国对其与中国交织缠绕的历史、文化和习俗进行追溯以确认其民族性时;另一方面,我们又会对韩国民众面对日本爆发的激烈的带有民族主义情绪的对抗而感到敬佩。我们对于韩国所存在的强大的民族主义思潮的评价往往都因为我们自身立场的不同而有所变化,但是对于韩国社会为何会如此执着地、甚至近乎痴狂地想要塑造自己独立的民族性,为何对于日本政界和社会的右倾如此的敏感,同时为何对于自己国家的政府和政治精英如此的不信任等等,我们却了解有限。《柏青哥》虽然是本小说,但是通过小说可以直接进入到朝鲜半岛的苦难历史的情境中,我们或许能够对上面提到的这些问题得到更深的理解。

  

   13《非洲人》

   作者:[法]勒克莱齐奥

   译者:袁筱一

   人民文学出版社,2012年

  

   丹增佩穹  修和书院法国研究中心助理:

   勒克莱齐奥先生认为自己是一个非洲母亲孕育的孩子,这虽然不是真的,但他确实孕育在非洲,他的父亲确实一个非洲人。他的父亲被从毛里求斯驱逐,到英国,后来又到尼日利亚,再到法国,他的血统和经历也是如此,始终是个外国人,始终在寻找自己的故乡。某种意义上,我理解勒克莱齐奥先生的父亲的严格和坚持纪律,正是那种男子汉的坚强,帮助他度过了艰难的岁月,他的正直,他的仁慈,他对非洲的爱,使得他与英国人法国人格格不入。加缪也和他一样,尽管一个是生活在森林,一个生活在海滩,他们对非洲的土地与人民的爱,使得他们常常陷入沉思,难于抉择。目前来说,亚洲、欧洲、美国都在不同程度地,走向民族主义和排外主义,我想,这也是勒克莱齐奥先生深深忧虑的地方。(节选)

  

   14《流浪的星星》

   作者:[法]勒克莱齐奥

   译者:袁筱一

   上海文艺出版社,2014年

  

   丹增佩穹  修和书院法国研究中心助理:

   读完《流浪的星星》,正如《非洲人》中跟随勒克莱齐奥先生走进非洲,走进他的童年,在这本书中,又走进了他的另一种童年。某种意义上,他也是幸存者,他不是犹太人,但也面临着集中营的危险。我第一次知道残酷的诗学表达是通过策兰的死亡赋格,后来又读曼德尔施塔姆夫人回忆录,AnneApplebaum,他们记述集中营、古拉格那些惨痛的历史,在读的过程中,我常常落泪,也为人世间的地狱里的那些微弱而绵长的温情而感动。文学究竟能带给我们什么,尽管它常常叙说的是灾难,但这些灾难的记忆,不论是个人,还是家族的,还是亲友,还是国家的,可能也是一种阳光,照亮我们前行的路,尽管很难。一本好的书总能引起千千万万的人共鸣、共情,无论它是有关俄罗斯,还是犹太人,还是罗兴亚人。文学是有力的,也是无力的,但它绝不是无病呻吟。不是知道别人也不好过,让我们觉得心里好受,而是更加去同情人类以及自己的处境,使得我们没有那么傲慢、残忍、肤浅。(节选)

  

-文学随笔-

  

   15《昨日的世界:一个欧洲人的回忆》

   作者:[奥地利]斯蒂芬·茨威格

   译者:舒昌善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8年

  

   陈行之  作家:

   茨威格是我极为欣赏的小说家,他对人性以及人物心理意象的捕捉和描绘,细腻精准又栩栩如生。我这里介绍的《昨日的世界》不是小说,是类似于回忆录或者随笔之类的作品,在写作这部作品之前,茨威格还写过《人类的群星闪耀时》、《一个阴谋家的肖像》等相类似的作品,也都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精品。我之所以特别把《昨日的世界》提出来,是因为茨威格认为这部作品是他“一生的总结”,是他对他所活过的那个世界的全面回顾,他要告诉人们那是一个怎样的世界,那里曾经出现过怎样的人,人又是怎样被世事所搓弄,在精神上怎样被碾压为齑粉……做完这件事,他认为就再也没有什么事值得做了,一年以后的1942年2月22日——当时第二次世界大战正酣,欧洲已经支离破碎,茨威格作为犹太人正在南美洲被流放——他和妻子在巴西里约热内卢自杀。他在遗书中说:“在我自己的语言所通行的世界对我来说业已沦亡和我精神上的故乡欧洲业已毁灭之后,我再也没有地方可以从头开始重建我的生活了……我认为最好是及时地和以正当的态度来结束这个生命,结束这个认为精神劳动一向是最纯真的快乐、个人的自由是世界上最宝贵财富的生命。”

   我认为不阅读《昨日的世界》就无法准确领悟茨威格创作的小说世界,无法领悟他笔下那些爱过、恨过、迷惘过、挣扎过的男男女女。同样,不阅读《昨日的世界》就无法领悟在这个远非美好的世界上,曾经出现过一个对人类永远怀着宗教般的温爱之心,洞悉并表现过深邃无比的人性世界的人,是他为我们提供了人的形形色色的标本,他让我们知道,人是高贵的,人必须高贵地活着,否则他将一钱不值。

  

   16《枕边书》

   作者:[美]帕梅拉·保罗编

   译者:濮丽雅

   湖南文艺出版社,2019年

  

   李永峰  四季书评主编:

   与其他几本书相比,这本书不算经典,但是很有意思。“枕边书”是《纽约时报书评周刊》的一个专栏,内容全是对作家的访谈。这本书是这个专栏文字的合集。美国有两个最著名的书评类杂志,一个是《纽约书评》(TheNewYorkReviewofBooks),以书评的形式谈论文化与时政,读者以知识分子为主,(这也是四季书评所学习的对象);另一个就是《纽约时报书评周刊》(theNewYorkTimesBookReview),依托于《纽约时报》,面向大众的文化类刊物。《枕边书》来自于后者。这里所访问的作家,其实涵盖面十分广泛,包括了施瓦辛格、美国前防长鲍威尔、美剧《绝命毒师》主角扮演者布莱恩·科兰斯顿等等。当然,更多的还是尼尔·盖曼、大卫·米切尔这类写作文学作品的作家了。

   “枕边书”专栏,如名所示,是给人睡前阅读的,这本书也可以发挥这个作用。只不过,当很多作家访谈整合到一起之后,其信息含量就不是短暂的睡前时间可以消化了。因为同样的话题,不同的作家可能会有截然不同的看法,比如对待《尤利西斯》和《白鲸》的态度;而很多作家共同推崇某些书某些人,也会让人好奇,比如不下五个人提到《愤怒的葡萄》,在世的作家中,非虚构作家作家迈克尔·刘易斯和加拿大小说家门罗,则格外受到重视。翻阅这本书,大致也可以了解英语世界的文坛现状,这与中文世界通过翻译来了解的英语文学界也许有所不同。比如,书中不止一个人表示喜欢的历史小说《提堂》、作家爱德华·圣·奥宾的《梅尔罗斯》系列小说,过去我毫不知晓,在中文世界似乎反响也不大。这类可挖掘的信息还有很多。

  

   17《上街》

   作者:夏佑至

   出版社:南京大学出版社,2019年

  

   俞诗逸  媒体编辑:

   一本关于街道与人的观察笔记,因为摄影者的视角,而变得千姿百态。我曾无数次走过静安寺旁的街道,对川流不息的人群却熟视无睹,没想到有人细心留意,像个城市游牧者一样,用意识流般的文字,让熟悉的场景陌生化,在字里行间记录下街道江湖。作者的视角对准普通人的生活,不仅是对宏大叙事的一种解构,也是对个体生命的体认。城市的活力在于这种公共空间的多元性、异质性,毕竟海纳百川,才能奔流入海,如果都是单一的色调,世界会变得多么无趣。在城镇化迅速发展的当下,我们需要这样的记录者,去关注,去书写。

  

- 文艺理论 -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文学   文艺理论   读书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天益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93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