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思思:从赤脚医生到仪式专家:传统知识在乡村社会中的延续——一项阅读史的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30 次 更新时间:2019-12-11 09:11:02

进入专题: 赤脚医生   仪式专家   传统知识   乡村社会  

董思思  
如其所言:“宗族在表面上有些改变,但是深层的结构特点在经历了毛泽东时代以后仍然被保留了下来;甚至外表象征系统,如坟墓、祠堂、龙舟赛等,在毛泽东之后的时期已经出现。传统的宗教和巫术信仰都卷土重来,在我看来,它们在内容和内涵上与解放前是一样的”。83波特夫妇将这种延续性的原因,归结于拥有土地和其他财产。韩敏同样认为乡村社会的社会文化在集体化时期延续了下来。与波特夫妇的观点相比,她认为文化层面的因素更为重要:建立在血亲和姻亲关系之上的小农经济和信用制度始终存在,而且也未发生大范围的地理和社会流动。84与以上的观点相反,萧凤霞(Helen Siu)则认为社会主义国家对乡村社会的改造是主要的。她认为,土改、集体化和公社化等制度彻底改造了乡村社会,导致所谓的“传统文化复兴”只是“在马克思主义国家的强大影响下对传统的新解释”。85从本文提供的个案看来,似乎可以证明至少在某些地区,乡村社会的文化传统仍旧能够在国家的改造下得以存续。其不同之处在于,韩敏的研究为我们展示了在一个以传统的精耕细作的小农经济和信用制度为特点的乡村中,以宗族为代表的社会结构如何在集体化时期保持了某种延续性。本文的个案则展示了在以经济作物种植和人口流动为特点的山区社会,与日常生活紧密相关的传统知识如何在集体化时期得到传承。另外,田野调查和访谈方法和乡村基层档案的使用,或许也能够为阅读史/书籍史研究在中国的开展提供新的思路和史料来源。

   *本研究得到厦门大学研究生田野调查基金(项目号:2016GF005)的资助。本文曾在2019年1月厦门大学戴云山区及周边跨学科研究工作坊发表,数位与会者提出了意见和建议;在修改过程中,刘永华、郑振满、李耕、温海波等诸位师友以及匿名审稿人对此文提出了宝贵意见,谨此一并致谢。同时,笔者要向接受访谈的诸位先生表示诚挚的感谢。

   【注释】

   ①李金铮:《问题意识:集体化时代中国农村社会的历史解释》,载《晋阳学刊》2011年第1期,第13—21页。

   ②景军:《神堂记忆:一个中国乡村的历史权力与道德》,吴飞译,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2013年版,第102页。

   ③韩敏:《回应革命与改革:皖北李村的社会变迁与延续》,陆益龙、徐新玉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243、251页。

   ④张小军:《再造宗族:福建阳村宗族“复兴”的研究》,香港中文大学博士学位论文,1997年,第222—223页。

   ⑤Kenneth Dean, Taoist Ritual and Popular Cults of Southeast China,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4, pp. 126-127.

   ⑥景军:《神堂记忆:一个中国乡村的历史权力与道德》,第193页。

   ⑦为保护当事人的隐私,本文对所涉之地名与人名进行了匿名处理,下文不再重复注明。

   ⑧集体化时期结束之后,以赤脚医生为主要特征的农村合作医疗制度亦逐渐搁浅。1981年,卫生部开展将赤脚医生转为乡村医生的工作,1985年正式停止使用赤脚医生这一名称。参见夏杏珍:《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的历史考察》,载《当代中国史研究》2003年第5期,第110—128页。本文提到的受访人均在20世纪70年代成为赤脚医生,又在80年代以后,随国家政策的变化,经过卫生部门组织的培训,转为乡村医生。

   ⑨费孝通:《文字下乡》《再论文字下乡》,载费孝通:《乡土中国》,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12—22页。

   ⑩ G. William Skinner, “Marketing and Social Structure in Rural China, Part I,”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 Vol. 24, No. 1, 1964, pp. 3-43.

   11黄宗智:《华北的小农经济与社会变迁》,北京:中华书局2000年版,第230—234页。

   12刘永华:《从“排日账”看晚清徽州乡民的活动空间》,载《历史研究》2014年第5期,第162—171页。对这一问题的相关讨论,又见刘永华:《明代匠籍制度下匠户的户籍与应役实态——兼论王朝制度与民众生活的关系》,载《厦门大学学报》2014年第2期,第50—57页。

   13相关研究可参见包筠雅:《文化贸易:清代至民国时期四堡的书籍交易》,刘永华、饶佳荣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温海波:《识字津梁:明清以来的杂字流传与民众读写》,厦门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7年;James Hayes, “Specialists and Written Materials in the Village World,” in David Johnson, Andrew J. Nathan & Evelyn S. Rawski (eds.), Popular Culture in Late Imperial China,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5;Ren-Yuan Li: Making Texts in Villages: Textual Production in Rural China During the Ming-Qing Period, Harvard University, 2014。

   14王振忠:《明清以来徽州村落社会史研究:以新发现的民间珍稀文献为中心》,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第173页。

   15张仲民:《从书籍史到阅读史——关于晚清书籍史/阅读史研究的若干思考》,载《史林》2007年第5期,第151—180页。

   16访谈对象:郭某C(永泰县Z村),访谈时间:2018年1月26日。

   17访谈对象:鲍某W(永泰县B村),访谈时间:2018年2月22日。

   18访谈对象:倪某Y(永泰县N村),访谈时间:2018年1月30日。

   19景军:《神堂记忆:一个中国乡村的历史权力与道德》,第109页。

   20该本杂字为抄本,内容分天文、地理、人物、宫室、衣服、饮食、五谷、菜蔬、海味、花木、禽兽、虫蚁、珍宝、乐器、器几、农具、儒士、工艺、僧衙、商贾、女工、身体、峕令、丧服、日用等若干门,形式为四言韵句。封面和扉页有“什字,鲍某T,民国三十二年”等字样,当为书名、持有人和抄立年代。

   21访谈对象:鲍某T(永泰县B村),访谈时间:2017年11月22日。

   22访谈对象:董某W(永泰县B村),访谈时间:2018年2月27日。

   23文贵良:《从识字到写书:国家主人的想象与塑造》,载《文艺争鸣》2014年第11期,第79—87页。

   24满永:《文本中的“社会主义新人”塑造——1950 年代乡村扫盲文献中的政治认同建构》,载《安徽史学》2013年第4期,第89—97页。

   25孙晓忠:《识字的用途——论1950年代的农村识字运动》,载《社会科学》2015年第7期,第176—184页。

   26梁其姿:《十七、十八世纪长江下游的蒙学》,载余新忠、张国刚(编):《新近海外中国社会史论文选译》,天津古籍出版社2010年版,第137页。

   27《永泰县清凉初级小学校财产移接清册》,永泰县档案馆藏,0083-001-0000100-0001;《永泰县古岸第一初级小学校财产移接清册》,永泰县档案馆藏,0083-001-0000100-0005;《永泰县箕山第一初级小学校财产移接清册》,永泰县档案馆藏,0083-001-0000100-0009。

   28 《关于订阅“中学团的工作经验”一书的通知》(团闽委学[1959]036号),永泰县档案馆藏,0015-002-0000047-0094。

   29《关于转发省教育厅“关于1966—1967年年度中小学师范学校教材使用问题的通知”等三个文件的通知》(县教[1966]028号),永泰县档案馆藏,0048-001-0000049-0153。

   30温海波:《识字津梁:明清以来的杂字流传与民众读写》,第29页。

   31《关于1966年秋季小学语文课本使用办法的补充通知》(县教[1966]031号),永泰县档案馆藏,0048-001-0000049-0143。

   32《关于1966年秋季小学六年制语文课本的联合紧急通知》(县教[1966]0482号),永泰县档案馆藏,0048-001-0000049-0148。

   33石鸥:《中国基础教育60年(1949—2009)》,长沙: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411页。

   34访谈对象:林某J(永泰县H村),访谈时间:2017年10月14日。

   35[美]包筠雅:《文化贸易:清代至民国时期四堡的书籍交易》,第288页。

   36商伟:《日常生活世界的形成与建构:〈金瓶梅词话〉与日用类书》,载《国际汉学》2011年第1期,第88—109页。

   37访谈对象:黄某(永泰县X村),访谈时间:2016年11月16日。

   38《T公社关于搜查物资统计表》,照片由笔者收藏。

   39《突击破四旧搜查的物资统计表》,永泰县档案馆藏,0083-001-0000100-0001。

   40满永:《文本中的“社会主义新人”塑造——1950年代乡村扫盲文献中的政治认同建构》。

   41《福建省文化局加强对租书摊管理和上报收换图书经费预算的通知》([63]文出办字第83号),永泰县档案馆藏,0048-002-0000060-0127。

   42刘永华:《清代民众识字问题的再认识》,载《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7年第2期,第97—128页。

   43访谈人:鲍某S(永泰县T村),时间:2018年1月24日。

   44《关于制止印刷和销售门神、灶马等迷信印刷品及加强对社会上非法出版物和戏剧服装道具供应管理的通知》([64]县教字第042号),永泰县档案馆藏,0021-001-0000140-0013。

   45《关于召开道士等迷信头子训练班的通知》,永泰县档案馆藏,0094-002-0000077-0044。

   46《永泰县革命委员会政治组通报关于✕✕✕家庭搞封建迷信的通报》,永泰县档案馆藏,0002-002-0000040-0052。

   47《关于对✕✕✕同志搞封建迷信等错误的处理通报》,永泰县档案馆藏,0099-001-0000168-0074。

   48李怀印:《乡村中国纪事:集体化和改革的微观历程》,北京: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第135—138页。

49高默波:《高家村:共和国农村生活素描》,章少泉、喻锋平等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赤脚医生   仪式专家   传统知识   乡村社会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底层研究专题 > 特殊群体研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397.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19年第6期

4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