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燕菁:伟大的七十年——中国城市规划演进的资本-货币视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52 次 更新时间:2019-11-29 21:14:14

进入专题: 规划历史   增长阶段   资本与货币  

赵燕菁 (进入专栏)  
中国制造业的增加值先后超过德国、日本、美国等这些世界上最顶尖的制造业大国(如图4所示)。[5]表明中国制造业增长中,资本的比例在上升,劳动的比例在下降。

  

图4中国与世界主要经济体制造业增加值(1996-2015)

Fig.4 Comparison of manufacturing added value between China and the world's major economies from 1996 to 2015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华泰证券研究所。


   在巨量资本的支持下,中国城市化资本增长阶段迅速完成,城市增长目标才开始出现分化。那些进入资本相对过剩阶段的城市和其他发达国家城市所面对的问题越来越相似,经济虚拟化、资本密集化、劳动成本上升。现金流不足(社保、养老金缺口)正取代资本不足,成为城市未来发展更为迫切的议题。由于劳动变得短缺,争夺劳动将比争夺资本更重要,那些不能吸引劳动的城市,甚至人口净流失的城市,都将在新一轮增长中出局。城市规划的目标,将从如何限制人口转变为如何吸引人口。进入新阶段的城市规划面对着越来越多与上一阶段不同甚至完全相反的城市发展目标。

  

   如何创造可持续的税收,将取代创造一次性的资本,成为城市化运营型增长阶段更重要的目标⑥。在这一背景下,为投资增长服务的空间规划变得不再重要。怎样将已经形成的城市存量资产转化为稳定的收益流,成为未来规划新的重心和焦点。与此相适应,城市规划也要从其原来的服务对象——负责城市增量的建设部门,转移到新的服务对象——负责城市存量的自然资源部门。

  

   在新的增长阶段,以创造增量为目的的城市规划,开始切换到以盘活存量为目的的城市规划。新的国土空间规划不再是传统的形式,以前围绕建设编制的规划,将转变为围绕管理的规划。强化规划的刚性,不再是强调图纸不能更改,而是要强调规则不能更改。尽管在过渡阶段,对增量空间规划依然会有巨大的需求,但那些能够为委托方带来现金流的规划工具会越来越多地进入规划市场,并最终淘汰传统规划工具。

  

五、结语

  

   过去70年城市规划的是非功过,都不能脱离更大的历史环境孤立地加以评价。在一个阶段“正确”的规划政策,在另一个阶段很可能就不再“正确”。而一个阶段的“错误”可能为另一个阶段的“成功”提供了条件。当人们批评第一个三十年的计划经济时,应该知道第二阶段市场化改革必须的货币制度当时并不存在。例如,计划时代所有制改造,虽然抑制了市场发育,但却为1982年宪法城市土地共有创造了制度前提。而正是1982宪法为后来对城市化影响巨大的“土地金融”提供了制度基础。

  

   这不是由于规划学科进步了,更科学了,而是由于城市规划所处环境的经济变量不同了。也正因如此,不能用前面三十年(资本窒息下)的城市规划,否定后面三十年(资本积累下)的城市规划。更不能用最近十年(资本充裕下)的城市规划,解释前六十年(资本窒息下和资本积累下)的规划。只有正确解释中国城市的演进历程,才能理解最近10年城市规划的转型,才能把握未来中国城市规划的演进趋势。

  

   沿着资本-货币的逻辑,规划就有可能透过政策性的宣示,判断城市背后的真实需求。。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城市规模。第一阶段提出“大跃进”的城市都失败了;第二阶段吸取第一阶段的教训,提出要限制城市规模,限制大城市甚至上升为国策,但丝毫没能阻碍第二阶段中国城市规模的全面扩张。理解了资本-货币这条增长主线,就能在规划时做出正确的判断,而不被委托方的一厢情愿扽政策“愿景”所迷惑。过去70年所有成功的城市规划案例,都是那些遵循了市场逻辑的政治意志的结果。

  

   中国城市规划获得成功的关键,就在于随着历史的改变而改变。而资本-货币从稀缺到剩余,就是这一条线索中最核心的那一条。如果这个判断是正确的,未来资本-货币形态的变迁,就依然会对中国城市规划的方向产生重大影响。对于那些嘴上大喊要控制人口城市,资本将让它们的身体保持诚实——资本-货币逻辑会驱动城市的本能继续吸收人口,东京如此,伦敦如此,汉城如此,中国的那些一线城市(北京、上海)也会是如此。而那些不能留住人口的城市,将会在资本剩余的阶段被淘汰。

  

   过去70年,中国的城市规划很大程度上是在被动适应资本-货币制度的变迁,未来新的国土空间规划如果能主动将资本-货币因素纳入规划的范畴,就有可能从被动接受经济制度转变为主动影响经济制度。城市规划就有可能借国土空间规划的躯壳,再一次开启它的伟大新生!

  

   参考文献(References)

  

   1. 赵冈. 中国城市发展史论集[M].北京:新星出版社,2006.

   ZHAO Gang. A Collection Of Chinese Urban Development History[M].Beijing: New Star Press,2006.

   2. 李浩.周干峙院士谈“三年不搞城市规划”[J].北京规划建设,2015(2):166-171.

   LI Hao. Academician Zhou Ganzhi Talks about "Three Years Without Urban Planning"[J]. Beijing City Planning & Construction Review,2015(2):166-171.

   3. 李浩.九六之争:1957年的“反四过”运动及对城市规划的影响[J].城市规划,2018(2):122-124.

   LI Hao. 9m2 or 6m2 : The Anti-Four Evils Movement in 1957 and Its Impact on Urban Planning[J]. City Planning Review,2018(2):122-124.5.

   4. 王建. 什么是“国际经济大循环”[J].当代财经,1988(7):42.

   WANG Jian. What Is the "International Economic Cycle"?[J]. Contemporary Finance & Economics,1988(7):42.

   5. 赵燕菁. 货币、信用与房地产—— 一个基于货币供给的增长假说[J]. 学术月刊, 2018, 50(9): 56-73.

   ZHAO Yanjing. Money, Credit and Real Estate—— A Hypothesis of Growth Based on Money Supply[J]. Academic Monthly, 2018, 50(9): 56-73.

   6. 赵燕菁, 邱爽, 宋涛. 城市化转型:从高速度到高质量[J].学术月刊, 2019, 51(6): 32-44.

   ZHAO Yanjing, QIU Shuang, SONG Tao. The Transition from High-Speed to the High-Quality of China’s Urbanization[J]. Academic Monthly, 2019, 51(6): 32-44.

   [1] “四过”是指“标准过高”“占地过多”“规模过大”“求新过急”②。

   [2] 资料来源:陈政高《建设和谐宜居城市,开创城市现代化建设新局面》中国经济网,2016年05月06日。

   [3] 更准确地说,是中国的劳动和美国的资本。而美国的劳动则成为全球化的失败者。

   [4]数据来源:陈政高,“建设和谐宜居城市,开创城市现代化建设新局面”,中国经济网,2016年05月06日,http://finance.ifeng.com/a/20160506/14366737_0.shtml。

   [5] 资料来源:宁南山:中国制造=美国+德国+日本三国之和?,中国经济学人,http://www.sohu.com/a/ 218163342_673573

  

   原载于《城市规划》杂志2019年第9期

  

  

进入 赵燕菁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规划历史   增长阶段   资本与货币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22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