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甲:陈寅恪与近代中国的学术与思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4 次 更新时间:2019-10-17 22:20:09

进入专题: 陈寅恪   现代学术  

张甲  

  

   接下来清华大学历史系侯旭东教授做《陈寅恪“凡解释一字即是作一部文化史”发微》的报告。这句话出自1936年4月陈寅恪读完沈兼士寄来的论文《“鬼”字原始意义之试探》的复函,“依照今日训诂学之标准,凡解释一字即是作一部文化史。中国近日著作能适合此定义者,以寅恪所见,惟公此文足以当之无愧也。”侯旭东教授认为,陈先生在此表达了对自己理想治学方式的推崇。沈兼士这篇文章,应该是受到章太炎的影响,但研究方法上已经超越了章氏,他注意到甲骨文等出土文献以及日本学者的研究,已经有了新气象。陈先生对这种研究方式的称赞,就涉及到在中西文化交融的背景下如何看待中国学术传统的问题。清代的乾嘉之学,主要是用传世文献的研究,训诂学主要是基于文字和发言去解释历史,而民国的学者傅斯年和陈寅恪等人都受到语言学的训练,主张将历史学和语言学结合起来。陈寅恪的看法,不仅影响了“史语所”同仁,还影响到杨联陞、罗常培等很多学人。直到今天,音韵学和训诂学的学术壁垒仍然需要打破。侯旭东主张,我们应该学习陈先生将一个字做成一部文化史的指引,比如透过某些常用的字或词和其使用,以及其在近代的转变,可以开辟新的研究方向。

  

   清华大学中文系沈卫荣教授认为一千个读者眼中可能有一千个“陈寅恪”,他从本专业的角度来带来了《陈寅恪与语文学》的报告。他认为,从陈寅恪受到的西方训练以及归国以后到三十年代中期的著作来看,他更是一个典型的语文学家,而不是一个哲学家或者思想家。他所处的时代也是语文学的黄金时代,语文学与历史学的关系十分密切,实际上代表了整个人文学木,只是后来随着专业分化,语文学被就专门研究语言和文学的二个学科分解掉了。陈先生在海外学习中,主要功夫就用在学习各种语言上,他应该有着比较好的梵文和藏文功底,也懂蒙古文和西夏文等等。当然并不是说懂的语言越多就是一定是杰出的语文学家,陈先生是用语文学的方法来研究各种语文和文献,进而构建历史。从中国近代学术的眼光看,陈寅恪实际上是很多学科的开创者,比如印度研究、西夏史、藏学和蒙古学等等,但他没有成为印度学家或者藏学家等等。陈寅恪的研究理路类似于伯希和,更是比较语文学的学术取向;他的兴趣不在于纯粹的语言学研究,而在于研究历史和佛教,尤其着眼于文本的高等批评,即对文本作历史化的对勘和整理。当然我们也不能过高地估计陈寅恪的语言能力,他也曾犯有一些低级错误,但陈寅恪对很多的“虏学”研究的意义类似于顾颉刚之于“古史辨”。三十年代中后期,由于与西方学术隔离等种种原因,陈寅恪逐渐离开了胡语语文学研究,但他自谓的“不中不西,不古不今”的学术风格,但实际上在那个时代的学术体系下是“又中又西,又古又今”,这是一种很高的境界。后来陈寅恪研究中古史时,也依然有着明显的语文学的影响。

  

   中山大学历史学系景蜀慧教授接下来做了《陈寅恪先生对业师缪彦威先生的学术影响——从缪师与陈先生上世纪四十年代的一段交往谈起》的报告。陈寅恪被称为“教授中的教授”,他在很多大学任教,但他的影响力绝不仅限于校园内,缪钺先生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开始治学就受到陈寅恪先生的影响,这在他的《自转》里写的十分清楚。缪钺先生的很多师友和陈先生关系密切,他在四十年代和陈先生有着直接的书信交往。接着景教授以书信为主要材料还原了1943年至1944年间陈、缪钺二先生的交往细节,讨论了陈先生对缪先生的学术影响。

  

   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江湄教授从史学史的角度谈了她读陈寅恪著作的体会。陈先生的研究基本从东汉的中后期到晚唐,描述了统治集团形成、演变的全过程,勾画了中国历史的大脉络和总轮廓。他研究和撰述的主角始终是中古时期的士大夫,他的关注点始终放在人的身上,他的经济、制度等研究都是围绕着人展开的。陈先生撰文常写“知人论世”,但他的目的并非局限在传统史家“究兴旺盛衰之所以然”的层次。他批评传统史家局限于统治阶层的角度,他体现的是一种社会史的眼光和方法,他在研究《〈魏书·司马睿传〉江东民族条释证及推论》中自称是政治社会史,但他又超越了那种只看社会结构而不看人的研究。他在《述东晋王导之功业》写了东晋南朝数百年的历史过程,他特别突出王导这样的人。陈寅恪先生论史特别强调家学门风的影响,非常注意少时熏习、阶级、地域和种族文化等因素。陈先生的学术思想,不是空言,不是玄理,而是一个士大夫在历史中安身立命之根据,是他人生实践的动力和指南,是他生活行为的一个基本方式。而这又以史家自身在当代的人生实践和内在体验为基础。

  

   会议的最后是同学提问环节,之后参加会议的北京大学历史系荣新江教授、外国语学院王邦维教授分别发言,各自谈了对陈寅恪的理解。荣新江教授表示,现在到了可以心平气和的谈论陈寅恪的时候了,他认为陈寅恪给我们的启发是如何建设中国的一个学术传统。

  

    进入专题: 陈寅恪   现代学术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界动态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599.html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2019.10.17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