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伯伟:书籍环流与东亚诗学——以《清脾录》为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5 次 更新时间:2019-09-22 00:00:57

进入专题: 书籍环流   东亚诗学   《清脾录》  

张伯伟  
上海鸿章书局石印本,第1b页。

   (63)李调元:《雨村诗话》卷14,第3b—4a页。

   (64)李德懋:《清脾录》卷1,《青庄馆全书》卷32,《韩国文集丛刊》第258册,第13—14页。

   (65)邝健行先生在《李调元〈续函海〉中〈清脾录〉与朝鲜传本差异原因论测》一文中怀疑是出于潘庭筠的删削,可备一说。(见氏著:《韩国诗话探珍录》,第177—183页)

   (66)如“日本兰亭集”条:“余尝游平壤,舍球门外吴生家。”刻本、抄本“舍”皆作“含”。又如“蜻蛉国诗选”条:“那波师曾字孝卿,号鲁堂。”刻本、抄本“堂”皆作“望”。

   (67)西岛长孙:《弊帚诗话附录》,《日本诗史·五山堂诗话》,第574页。

   (68)赵曮:《海槎日记》,《海行总载》第4册,首尔:朝鲜古书刊行会,1914年,第328—329页。

   (69)元重举:《和国志》卷2“诗文之人”,第326页。

   (70)李德懋:《清脾录》卷2,《续函海》本,第9a页。

   (71)李德懋:《清脾录》卷3,《青庄馆全书》卷34,《韩国文集丛刊》第258册,第44页。

   (72)元重举:《和国志》卷2“学问之人”,第321—322页。

   (73)西岛长孙:《孜孜斋诗话·跋》,《日本诗史·五山堂诗话》,第570页。

   (74)西岛长孙:《弊帚诗话附录·跋》,《日本诗史·五山堂诗话》,第575页。

   (75)西岛长孙:《孜孜斋诗话》卷下,《日本诗史·五山堂诗话》,第566页。

   (76)西岛长孙:《孜孜斋诗话》卷下,《日本诗史·五山堂诗话》,第563页。

   (77)西岛长孙:《弊帚诗话附录·跋》,《日本诗史·五山堂诗话》,第574页。

   (78)参见张伯伟:《清代诗话东传略论稿》,北京:中华书局,2007年,第146—150页。

   (79)柳得恭:《燕台再游录》,林基中编:《燕行录全集》第60册,第207页。

   (80)朴思浩:《心田稿·兰雪诗龛》,林基中编:《燕行录全集》第86册,第53—54页。

   (81)柳得恭:《古芸堂笔记》卷4,《雪岫外史》外二种,第366—367页。

   (82)柳得恭:《清脾录序》,《青庄馆全书》卷32,《韩国文集丛刊》第258册,第3页。

   (83)李圭景:《五洲衍文长笺散稿》卷18“小华丛书辨证说”,第549页。

   (84)参见张伯伟编:《朝鲜时代书目丛刊》第3册,北京:中华书局,2004年,第1351页。

   (85)引文见罗伯特·达恩顿:《法国大革命前的畅销禁书·绪言》,郑国强译,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年,第2页。另外可以参见罗伯特·达恩顿:《旧制度时期的地下文学》,刘军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年。

   (86)钱存训说:“中国典籍数量的庞大,时间的久远,传播的广泛和记录的详细,在17世纪结束以前,都可说是举世无双。”(《中国纸和印刷文化史》,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第356页)他在注释中还引用了自20世纪初以来西方斯温格尔(W.T.Swingle)、拉图雷尔(Kenneth S.Latourette)等人的意见:到1700年乃至1800年止,中国抄、印本总的页数比当时世界上用一切其他语言文字集成的页数总和都多。(第362页)尽管现在有学者质疑这一估算,比如魏根深(Endymion Wilkinson)《1900年以前中国和西方图书产量与图书馆》(张升、戴晓燕译,《中国典籍与文化》2006年第4期)一文,但不拘泥于字面上的理解,世界上汉籍数量之极为丰富是不容否定的。

   (87)史蒂文·罗杰·费希尔:《阅读的历史》,第102页。

  

  

    进入专题: 书籍环流   东亚诗学   《清脾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272.html
文章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 2014年0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