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伯伟:书籍环流与东亚诗学——以《清脾录》为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6 次 更新时间:2019-09-22 00:00:57

进入专题: 书籍环流   东亚诗学   《清脾录》  

张伯伟  
在汉文学的世界观中,就逐步形成了一个观念的变化——注重东亚视野。朝鲜人则从《清脾录》中读出了荣耀。一方面因为受到中国文人的高度肯定和关注,另一方面,“东人著述为华士所刻”,更是“旷世希觏”的美谈。以至于他们在自己的著述中,即便使用的是朝鲜抄本,也要刻意作一“伪注”云:“出雨村李调元《函海》。”这也许可以视作另外一种“虚荣”的表现吧。而日本人读《清脾录》,读出的却是一种自大和骄傲。在这三种不同读法的背后,更是蕴涵着东亚三国内部的文化变迁和势力消长,其意味值得深长思之。由于汉文献的极其庞大的存在,(86)关于如何阅读以及读后反响的资料尽管分散,却并不稀见,因此,东亚学者非常幸运地有可能对书籍“环流”中的阅读作出更有成效的研究。

   费希尔曾满腔热情地断言:“东亚昔日的‘拉丁文’,作为世界上最伟大、最具影响力的一种文化载体,必将在未来的许多世纪一如既往地影响和引领东亚文化。”(87)东亚汉籍是一座无比丰富的宝库,深入这一宝库之中,不仅能够而且应该对于今日世界的学术研究,不管在理论上还是方法上,作出卓越的贡献。

   注释:

   ①罗伯特·达恩顿:《拉莫莱特之吻:有关文化史的思考》,萧知纬译,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第85页。

   ②较为集中的论述不妨以王勇主编的《书籍之路与文化交流》(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9年)为例,该书精选了2006年在杭州举办的“书籍之路与文化交流”国际研讨会上的论文,所以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最新出版的王勇主编《东亚坐标中的书籍之路研究》(北京:中国书籍出版社,2013年),其第二编命名为“典籍环流”,夷考其实,主要讲的还是单向的传播。

   ③参见关西大学文化交涉学教育研究中心、出版博物馆编:《印刷出版与知识环流:十六世纪以后的东亚》,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

   ④关西大学文化交涉学教育研究中心、出版博物馆编:《印刷出版与知识环流:十六世纪以后的东亚》,第497页。

   ⑤刘勰著,范文澜注:《文心雕龙注》卷9,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58年,第675页。

   ⑥黄怀信:《鹖冠子汇校集注》卷上,北京:中华书局,2004年,第89页。

   ⑦章学诚著,叶瑛校注:《文史通义校注》卷5《诗话》,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第560页。

   ⑧章学诚著,叶瑛校注:《文史通义校注》卷5《诗话》,第560页。

   ⑨有关《清脾录》的研究,现代中韩学者成果颇多,即以韩国而论,论文多达近20篇。本文将略其所详而详其所略,宗旨则别有所在。

   ⑩《青庄馆全书》卷19,《韩国文集丛刊》第257册,首尔:景仁文化社,2000年,第268页。

   (11)朴趾源:《热河日记·避暑录》,《燕岩集》卷14,《韩国文集丛刊》第252册,第281页。

   (12)李德懋:《入燕记》下,《青庄馆全书》卷67,《韩国文集丛刊》第259册,第223、225页。

   (13)《青庄馆全书》卷19,《韩国文集丛刊》第257册,第269页。

   (14)赵钟业编:《修正增补韩国诗话丛编》第12册,首尔:太学社,1996年,第61—62页。

   (15)李圭景:《五洲衍文长笺散稿》卷21,首尔:东国文化社,1959年影印本,第621—622页。

   (16)南公辙:《与李懋官德懋》,《金陵集》卷10,《韩国文集丛刊》第272册,第182页。

   (17)朴思浩:《心田稿·兰雪诗龛》,林基中编:《燕行录全集》第86册,首尔:东国大学校出版部,2001年,第53—54页。

   (18)李光葵:《先考积城县监府君年谱(下)》,《青庄馆全书》卷71,《韩国文集丛刊》第259册,第332页。

   (19)西岛长孙:《弊帚诗话附录·跋》,《日本诗史·五山堂诗话》,新日本古典文学大系本,东京:岩波书店,1991年,第575页。

   (20)朝川善庵:《清嘉录序》,《乐我室遗稿》卷2,“崇文丛书”第2辑之51,东京:崇文院,1931年,第8页。

   (21)李尚迪:《读〈蔫录〉》,《恩诵堂集》续集“文”卷2,《韩国文集丛刊》第312册,第242页。

   (22)李圭景:《五洲衍文长笺散稿》卷35“历代诗话辨证说”,第54页。

   (23)丁绍仪《听秋声馆词话》卷15载:“沈君秋卿尝语余云:昔人言诗话作而诗亡,盖为宋人诗话穿凿辨论而发,藉以攀援标榜者无有也。今也不然。非诩其己作,即广搜显者之诗,曲意贡谀,冀通声气。甚或不问佳恶,但助刊资,即为采录,且以为利矣。故诗话日夥,诗道日衰。”(唐圭璋编:《词话丛编》第3册,北京:中华书局,1986年,第2763页)

   (24)雨森芳洲:《橘窗茶话》卷下,《日本随笔大成》第2期第8册,东京:吉川弘文馆,1974年,第421页。

   (25)雨森芳洲:《橘窗茶话》卷中,《日本随笔大成》第2期第8册,第382页。

   (26)张伯伟:《汉文学史上的1764年》,《文学遗产》2008年第1期。

   (27)荻生徂徕《与江若水》第四书中指出:“三韩犷悍,见称于隋史,而不能与吾猿面王争胜也。后来乃欲以文胜之,则辄拔八道之萃,从聘使东来。”(《徂徕集》卷26,《诗集日本汉诗》第3卷,东京:汲古书院,1987年,第269页)便道出了这一点。“猿面王”指丰臣秀吉。元重举《和国志》卷1“秀贼本末”条云:“秀吉本姓丰臣,矫捷多力,面如猿,故国人谓之‘猿面王’,或称‘猿王’。”(元重举:《和国志》,首尔:亚细亚文化社,1990年,第103页)

   (28)柳得恭:《古芸堂笔记》卷4,《雪岫外史》外二种,栖碧外史海外搜佚本,首尔:亚细亚文化社,1986年,第377页。案:《乘槎录》今藏韩国高丽大学校六堂文库。

   (29)柳得恭:《日东诗选序》,《泠斋集》卷7,《韩国文集丛刊》第260册,第111—112页。

   (30)李奎报:《题华夷图长短句》,《东国李相国集》卷17,《韩国文集丛刊》第1册,第469页。

   (31)元重举:《和国志》卷1,第30页。

   (32)柳得恭:《并世集》,林基中编:《燕行录全集》第60册,第50—52页。

   (33)李德懋:《寒竹堂涉笔》,《青庄馆全书》卷68,《韩国文集丛刊》第259册,第245页。

   (34)李德懋:《清脾录》,《青庄馆全书》卷32、35,《韩国文集丛刊》第258册,第11—12、53、66页。

   (35)张伯伟:《中国古代文学批评方法研究》,北京:中华书局,2002年,第389页。

   (36)李德懋:《蜻蛉国志》,《青庄馆全书》卷64,《韩国文集丛刊》第259册,第162页。

   (37)柳得恭:《古芸堂笔记》卷5,《雪岫外史》外二种,第125页。

   (38)李德懋:《盎叶记》五“日本文献”,《青庄馆全书》卷58,《韩国文集丛刊》第259册,第39页。

   (39)《青庄馆全书》卷19,《韩国文集丛刊》第257册,第257、258页。

   (40)李德懋:《清脾录》卷2,《青庄馆全书》卷33,《韩国文集丛刊》第258册,第33页。

   (41)费夫贺、马尔坦:《印刷书的诞生》,李鸿志译,台北:猫头鹰出版社,2005年,第19页。

   (42)罗伯特·达恩顿:《拉莫莱特之吻:有关文化史的思考》,第111、112页。

   (43)罗伯特·达恩顿:《拉莫莱特之吻:有关文化史的思考》,第161页。

   (44)罗伯特·达恩顿:《拉莫莱特之吻:有关文化史的思考》,第98页。

   (45)比如周绍明在《书籍的社会史:中华帝国晚期的书籍与士人文化》(何朝晖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第四章中,就批评了包括达恩顿在内的两种书籍流通模式在中国书籍史研究中所存在的“严重的瑕疵”。又赵益《从文献史、书籍史到文献文化史》(《南京大学学报》2013年第3期)一文,对以上两种弊端也有剀切的析论,可参看。

   (46)巴比耶:《前言》,韩琦、米盖拉编:《中国和欧洲——印刷术与书籍史》,北京:商务印书馆,2008年,第3页。

   (47)Li Yu,A History of Reading in Late Imperial China,1000-1800,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2003.按:这一资料的获得承蒙美国布朗大学东亚研究系邝师华博士的协助,谨此致谢!

   (48)米盖拉:《中国书籍史及阅读史论略——以徽州为例》,韩琦、米盖拉编:《中国和欧洲——印刷术与书籍史》,第59页。

   (49)罗伯特·达恩顿:《拉莫莱特之吻:有关文化史的思考》,第112页。

   (50)史蒂文·罗杰·费希尔:《阅读的历史》,李瑞林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9年,第93页。

   (51)彼得·伯克:《语言的文化史:近代早期欧洲的语言和共同体》,李霄翔、李鲁、杨豫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74页。

   (52)参见高橋博巳:《東アジアの文芸共和國——通信使·北学派·蒹葭堂》,東京:新典社,2009年。按:此书不足之处在于:(一)中国的缺席,主要论述的是朝鲜和日本;(二)选择的只是一种声音,未能充分体现“共和国”这一内涵的丰富与复杂。

   (53)《青庄馆全书》卷19,《韩国文集丛刊》第257册,第269、262—263、265、269页。

   (54)邝健行先生曾经对两种版本作过校对,见其点校之《干净衕笔谈·清脾录》(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可参看其校记。

   (55)李德懋:《清脾录》卷4,《续函海》本,四川省图书馆藏,第8b页。

   (56)《青庄馆全书》卷35,《韩国文集丛刊》第258册,第58页。

   (57)关于《续函海》本《清脾录》的异文分析,中韩学者皆有论及,如韩国学者《》,载韩国《語文研究》第37卷,2001年12月。邝健行《李调元〈续函海〉中〈清脾录〉与朝鲜传本差异原因论测》、《李调元〈续函海〉中所收朝鲜人李德懋〈清脾录·李雨村〉条书后》、《试据李调元〈雨村诗话〉论测朝鲜本〈清脾录·王阮亭〉条文字多被删削的原因》,皆收入其著《韩国诗话探珍录》(北京:学苑出版社,2013年)一书。

   (58)李调元:《雨村诗话·序》,上海鸿章书局石印本,第1a页。

   (59)李调元:《雨村诗话》卷16,第9a页。

   (60)李调元:《雨村诗话》卷16,第11b、12b页。

   (61)李调元:《雨村诗话》卷15,第4a页。

(62)李调元:《雨村诗话补遗》卷4,(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书籍环流   东亚诗学   《清脾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272.html
文章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 2014年0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