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砺锋:张耒诗歌三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4 次 更新时间:2019-08-07 00:12:32

进入专题: 张耒  

莫砺锋 (进入专栏)  
“耒十七时作《函关赋》,已传人口。游学于陈,苏辙爱之,因得从轼游。”(29)熙宁八年(1075),二十二岁的张耒因见苏轼《后杞菊赋》而作《杞菊赋》,次年又因苏轼所命而作《超然台赋》,深得苏轼欣赏。元丰四年(1081),苏轼作书与李昭玘曰:“独于文人胜士,多获所欲,如黄庭坚鲁直、晁补之无咎、秦观太虚、张耒文潜之流,皆世未之知,而轼独先知之。……此数子者,挟其有余之资,而骛于无涯之知,必极其所如往而后已,则亦将安所归宿哉!”(30)此时张耒年方二十八岁。至元祐元年(1086),三十三岁的张耒作书予苏轼,苏轼答书曰:“仆老矣,使后生犹得见古人之大全者,正赖黄鲁直、晁无咎、陈履常与君等数人耳。”(31)可见苏轼早将张耒与黄庭坚、晁补之、秦观、陈师道诸人相提并论,并对其文学事业寄予厚望。张耒的年龄低于黄、秦、晁、陈诸人,可见其得名甚早。元祐年间,张耒入汴京任职,此后与二苏及黄、晁、陈诸人交游日密,诗名益著。黄庭坚寄诗云:“短褐不磷缁,文章近楚辞。未识想风采,别去令人思。”(32)蔡肇誉之曰:“诗雄变怪有如此,震动犹能止啼乳。已倾太白酒船空,更压少陵饭山苦。”(33)晁补之称曰:“张侯公瑾流,英思春泉新。”(34)陈师道则称其曰:“诗岂江山助,名成沈鲍行。”(35)又曰:“今代张平子,雄深次子长。”(36)可见张耒正是在元祐时期进入诗歌创作的盛期,他的创作高潮与苏门诸君基本同步。及至其晚年,随着政治形势越来越严酷,苏轼及苏门诸人皆受到越来越重的政治迫害,诗歌创作皆转入低潮。葛立方云:“绍圣初,以诗赋为元祐学术,复罢之。政和中,遂著于令,士庶传习诗赋者,杖一百。畏谨者至不敢作诗。”(37)叶梦得云:“政和间,大臣有不能为诗者,因建言诗为元祐学术,不可行。李彦章为御史,承风旨,遂上章论陶渊明、李、杜而下皆贬之,因诋黄鲁直、张文潜、晁无咎、秦少游等,请为科禁。”(38)在这样的环境中,张耒虽然没有彻底放下诗笔,但其创作盛期显然已经过去。所以张耒在北宋诗坛上的地位,与其卒年较晚并无关系。

   那么,张耒诗在苏门诸君中的地位究竟如何?从其在文学史上的地位而言,“苏门四学士”在文体上各有擅长。黄庭坚的诗歌成就首屈一指,故得与苏轼并称“苏黄”。秦观与晁补之以词人的身份载入文学史册,张耒则以诗文著称。但在当时,人们却有其他的评价。比如黄庭坚与秦观以词人的身份并称“秦七、黄九”,张耒则以诗文与晁补之齐名。曹辅诗云:“张晁自是天下才。”(39)黄庭坚诗云:“晁张班马手,崔蔡不足云。”(40)又云:“晁子智囊可以括四海,张子笔端可以回万牛。”(41)陈师道并称晁、张曰:“白社双林去,高轩二妙来。”(42)叶梦得追忆元祐末年的史实:“始天下名文章,称无咎、文潜曰‘晁张’。”(43)“张晁”一词甚至成为人们夸奖他人诗才卓越的代名词,惠洪云:“临川谢无逸,……尤工于诗。黄鲁直阅其与老仲元诗曰:‘老凤垂头噤不语,枯木查牙噪春鸟’,大惊曰:‘张晁流也!’陈莹中阅其赠普安禅师诗曰:‘老师登堂挝大鼓,是中那容啬夫喋’,叹息曰:‘计其魁杰,不减张晁也!’”(44)但事实上若论五七言诗的创作实绩,张耒明显高于晁补之。试举一例:元祐二年(1087),张耒与诸人会饮于王才元舍人园,张耒于席间作诗,大得诸人赞赏。王才元之子王直方曾亲睹此事:“文潜与李公择辈来饮余家,作长句。后数十日,再同东坡来。坡读其诗,叹息云:‘此不是吃烟火食人道底言语。’盖其间有‘漱井消午醉,扫花坐晚凉’‘众绿结夏帷,老红驻春妆’之句也。山谷次韵云:‘张侯笔端势,三秀丽芝房。作诗盛推赏,明珠计斛量。扫花坐晚吹,妙语亦难忘。’”(45)今检张诗即卷十一《文周翰邀至王才元园饮》:“朝衫冲晓尘,归帽障夕阳。日月马上过,诗书箧中藏。心疑长安人,一一如我忙。城西有佳友,延我步闲坊。入门见主人,谢客无簪裳。蒲团乌皮几,密室留妙香。门前佳木阴,堂后罗众芳。饭客炊雕胡,旨酒来上方。盈盈双鬟女,身小未及床。执板歌一声,宾主无留觞。漱井消午醉,扫花坐晚凉。主翁尘外人,三十辞明光。闭门自灌园,种花见老苍。有才不试事,归卧野僧房。知君非徒然,顾我不能量。始知同一国,喧静自相忘。众绿结夏帷,老红驻春妆。何惜君马蹄,坐令风雨狂。”此诗并非张耒的代表作,却得到苏、黄如此赞赏,当因其全篇结构匀称,意脉流畅,却又含有“漱井”“扫花”“众绿”“老红”等精警工丽的“妙语”,堪称佳构,连黄庭坚的和诗亦未能远过。(46)至于晁补之的和诗,(47)则显然相形见绌。所以晁补之赠诗张耒曰:“雄深张子句,山水发天光。……骥尾何当附,西风万里长。”(48)当是由衷之语,而非客套之言。

   那么,张耒诗若与黄庭坚、秦观相比又如何呢?先看后者。秦观的诗文在当时也卓然名家,但其风格与张耒相去甚远。王应麟云:“秦少游、张文潜学于东坡,东坡以为秦得吾工,张得吾易。”(49)朱弁则云:“东坡尝语子过曰:‘秦少游、张文潜,才识学问,为当世第一,无能优劣二人者。少游下笔精悍,心所默识而口不能传者,能以笔传之。然而气韵雄拔,疏通秀朗,当推文潜。’”(50)可见在苏轼看来,张、秦二人各有优点。对于“秦得吾工”,张耒本人也有体认,他说:“秦子善文章而工于诗,其言清丽刻深,三反九复,一章乃成。”(51)这与张耒“满心而发,肆口而成”的写作态度几乎是南辕北辙。再看前者。张耒对黄庭坚的诗歌成就极为钦佩,称之云:“不践前人旧行迹,独惊斯世擅风流。”(52)他对黄诗的独特风格亦甚为推崇,称之云:“黄子发锦囊,句有造化功。”(53)又云:“以声律作诗,其末流也。而唐至今,诗人谨守之。独鲁直一扫古今,出胸臆,破弃声律,作五七言,如金石未作,钟磬声和,浑然有律吕外意。”(54)虽然张耒对黄诗的成就推崇备至,但是黄诗那种生新瘦硬、戛戛独造的诗风并不符合张耒本人的风格追求。从总体而言,张耒的诗风与黄、秦二人皆相去较远,而与苏轼本人的诗风比较接近。苏轼以“气韵雄拔,疏通秀朗”称许张耒,颇可窥见此中消息。崇宁元年(1102),张耒作《立春三首》,黄庭坚次韵和之,其二曰:“传得黄州新句法,老夫端欲把降幡。”(55)所谓“黄州新句法”,即指苏轼而言。此时苏轼已卒,黄、张也已进入晚年,可见黄庭坚对张耒诗的定评是传承了苏轼的诗风。

   从字面上看,张耒学习苏诗“句法”的情况并不普遍。像“去年今日淮扬道,落絮残红正断魂”(56)之模仿苏诗“去年今日关山路,细雨梅花正断魂”(57),以及“强驱睡味谁不仁,漠漠黑甜留两眦”(58)之模仿苏诗“三杯软饱后,一枕黑甜余”(59)之类的例子,甚为少见。张耒在立意或篇章结构上仿效苏诗的情况也不太多,效果则参差不齐,前者如卷一二《有感三首》之三:“南风霏霏麦花落,豆田漠漠初垂角。山边夜半一犁雨,田父高歌待收获。雨多萧萧蚕簇寒,蚕妇低眉忧茧单。人生多求复多怨,天工供尔良独难。”此诗写雨水充沛对田父有利而对蚕妇不利,故天工亦是进退两难,此意早见于苏诗《泗州僧伽塔》:“耕田欲雨刈欲晴,去得顺风来者怨。若使人人祷辄遂,造物应须日千变。”(60)相比之下,张诗远不如苏诗之精警显豁。后者如卷一四《再和马图》,此诗乃《读苏子瞻韩干马图诗》的姐妹篇,所和者是苏轼的《次韵子由书李伯时所藏韩干马》,但其结构却是模仿苏轼的另一首题画诗《书王定国所藏烟江叠嶂图》。苏诗开篇即用“江上愁心干叠山,浮空积翠如云烟”等十二句描写真实山水,然后用“使君何从得此本,点缀毫末分清妍”等四句点明所咏者乃画中山水,紧接着又用“君不见武昌樊口幽绝处,东坡先生留五年”等十句叙写自己在山水幽胜之地度过的人生经历,最后方用“还君此画三叹息,山中故人应有招我归来篇”点明题画意旨。虽是一首题画诗,但全诗的主要篇幅都是描写人间的真山真水,而且渗入浓郁的人生感叹。张诗共三十二句,前面二十六句叙述自己少时喜骑恶马,至老犹未能忘的人生经历:“我年十五游关西,当时惟拣恶马骑。……我心未老身已衰,梦寐时时犹见之。”最后才用“想图思画忽有感,况复慷慨吟公诗”等六句转入题咏马图的题旨。这样的题画诗,诗人的思绪完全不受画面内容的束缚,而且包涵着真实人生的情感波澜,笔势骞腾,生机勃勃,在题画诗中另辟一境。这是张耒学习苏诗的成功例证,但在张耒集中并不多见。

   从整体来看,张耒集中的好诗都呈现出平易晓畅的风格倾向,试看不同诗体中的例证。五古《离黄州》:“扁舟发孤城,挥手谢送者。山回地势卷,天豁江面泻。中流望赤壁,石脚插水下。昏昏烟雾岭,历历渔樵舍。居夷实三载,邻里通假借。别之岂无情,老泪为一洒。篙工起鸣鼓,轻橹健于马。聊为过江宿,寂寂樊山夜。”洪迈曰:“‘溪回松风长,苍鼠窜古瓦。不知何王殿,遗缔绝壁下。阴房鬼火青,坏道哀湍泻。万籁真笙竽,秋色正潇洒。美人为黄土,况乃粉黛假。当时侍金舆,故物独石马。忧来藉草坐,浩歌泪盈把。冉冉征途间,谁为长年者?’此老杜《玉华宫》诗也。张文潜暮年在宛丘,何大圭方弱冠,往谒之。凡三日,见其吟哦此诗不绝口。大圭问其故。曰:‘此章乃风雅鼓吹,未易为子言。’大圭曰:‘先生所赋,何必减此?’曰:‘平生极力模写,仅有一篇稍似之,然未可同日语。’遂诵其《离黄州》诗,偶同此韵。……此其音响节奏,固似之矣,读之可默喻也。”(61)北宋后期,学杜已成诗坛的整体风尚,张耒诗中也时露学杜痕迹,例如杜诗有句云:“绿垂风折笋,红绽雨肥梅”(62)“青惜峰峦过,黄知橘柚来”,(63)句法甚奇。张耒学之,仅在卷一九《秋雨书事》一诗中就有两联:“红湿梨垂颊,黄沾菊破金”“碧涨池中浪,青藏云外岑。”《离黄州》并未在字句上模仿《玉华宫》,韵部相同也属偶然,但是二诗的风格确有相似之处:结构平顺流畅而感慨深沉,少见典故成语而纯用白描。值得注意的是,《玉华宫》在杜诗中属于风格异常的作品,《离黄州》虽然学杜,但仍然体现着张耒自己的风格追求。

   七言短古《海州道中二首》:“孤舟夜行秋水广,秋风满帆不摇桨。荒田寂寂无人声,水边跳鱼翻水响。河边守罾茅作屋,罾头月明人夜宿。船中客觉天未明,谁家鞭牛登陇声。”“秋野苍苍秋日黄,黄蒿满田苍耳长。草虫咿咿鸣复咽,一秋雨多水满辙。渡头鸣舂村径斜,悠悠小蝶飞豆花。逃屋无人草满家,累累秋蔓悬寒瓜。”吕本中称“文潜诗自然奇逸,非他人可及”,(64)并举其律诗中数句为例,其实移用来评这两首短古,更为妥当。二诗描写荒芜凋敝的海边小村,写景如见目前,叙事简洁生动。这种自然质朴、无意求工却又兴味盎然的作品,与苏诗《出颍口初见淮山是日至寿州》异曲同工:“我行日夜向江海,枫叶芦花秋兴长。长淮忽迷天远近,青山久与船低昂。寿州已见白石塔,短棹未转黄茅岗。波平风软望不到,故人久立烟苍茫。”苏诗虽然也是七言短古,但并未转韵,中间两联且稍似对仗,形式上还比较整齐。张诗则更加不衫不履,其第一首前四句押上声养韵,五六两句押入声屋韵,七八句又转押平声庚韵。第二首前二句押平声阳韵,三四句押入声屑韵,后四句又转押平声麻韵。随意转韵,声情古朴,很好地衬托了诗人在荒凉秋景中的萧索心情。

   七律《和周廉彦》:“天光不动晚云垂,芳草初长衬马蹄。新月已生飞鸟外,落霞更在夕阳西。花开有客时携酒,门冷无车出畏泥。修禊洛滨期一醉,天津春浪绿浮堤。”元人方回称赞颔联曰:“不见着力,自然浑成。”(65)清人贺裳赞扬张耒“长律尤多秀句”,亦举此联为例。(66)此类佳句在张耒诗中相当常见,比如“涕泪两家同患难,光阴一半属分离”(67)“几年鱼鸟真相得,从此江山是故人”(68)“愁如夜月长随客,身似飞鸿不记家”(69)“归鸟各寻芳树去,夕阳微照远村耕”(70)“啼鸟似逢人劝酒,好山如为我开眉”,(71)不胜枚举。对仗工整而似不费力,全因在律诗的严整形式中渗入了活泼流动的因素,全诗因而自然清丽,摇曳生姿。

七绝《初见嵩山》:“年来鞍马困尘埃,赖有青山豁我怀。日暮北风吹雨去,数峰清瘦出云来。”《怀金陵三首》之三:“曾作金陵烂漫游,北归尘土变衣裘。芰荷声里孤舟雨,卧入江南第一州。”两诗一绘眼前美景,一怀旧时游踪,然皆抒写倦于宦游、嫌恶红尘而欲在自然中寻觅心灵归宿的情思。(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莫砺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张耒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598.html
文章来源:《学术月刊》2017年 第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