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兵:全面抗战前持久战思想的发生与衍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84 次 更新时间:2019-06-20 23:44:58

进入专题: 持久战   《论持久战》     毛泽东     德国   抗日战争  

桑兵 (进入专栏)  
我们离战败还很远呢,我们仍然有很大的力量同日本作战。问题的中心点还是中国全体人民团结起来,建立举国一致的抗日阵线。在回答斯诺关于共产党政府和红军如何与国民党军队合作共同抗日,即在必须将所有中国军队置于统一指挥下的对外战争中,红军是否同意服从最高军事委员会的军事和政治决定的问题时,毛泽东明确表示,只要这样一个委员会是真正抗日的,我们的政府将衷心服从它的决定。红军不会开进抗日军队占领的任何地区,不会采取机会主义的办法来利用任何战争局势。红军有十年革命斗争的经验,不论基地大小,都能进行战争,基地越大,能够动员的抗日力量就越强大。(32)

   毛泽东于此所说的中国抗战的战略方针,在《论持久战》中还进一步展开论述,但从军事角度看,则大体已备。这样的军事战略和战法,既是根据敌强我弱敌小我大的力量对比和整个国内外形势做出的战略判断,也是由红军长期实行的战略战术延伸发展而来,不仅国内其他军队不曾拥有,在世界战争史上,也罕有先例。也就是说,尽管国人早已普遍意识到中日之战将是持久战,尽管持久战的军事思想已经进入中国的军事思想和军事教育、训练领域,还是不能照本宣科地制订详细的持久战军事战略方针。尤其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其战略方针主要来自革命战争的实践,是由无数鲜血和生命凝聚而成的宝贵结晶,同时也是毛泽东根据中国国情和革命战争实际灵活用兵的体现。

   1935年12月,毛泽东在《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的报告中指出:“中国革命战争还是持久战,帝国主义的力量和革命发展的不平衡,规定了这个持久性。”“帝国主义还是一个严重的力量,革命力量的不平衡状态是一个严重的缺点,要打倒敌人必须准备作持久战”。(33)因而有学者据此断言,中共领导人中最早提出“持久战”思想的是毛泽东。(34)

   所谓“还是持久战”,意味着之前中国的革命战争也是持久战。1936年12月毛泽东所写《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指出,中国革命战争具有四个主要特点,即经过一次大革命的政治经济不平衡的半殖民地大国,强大的敌人,弱小的红军,土地革命。这些特点,规定了中国革命战争的指导路线及其许多战略战术的原则,第一、四特点,规定了红军可能发展和可能战胜敌人,第二、三特点,规定了红军不可能很快发展和不可能很快战胜敌人,“即是规定了战争的持久,而且如果弄得不好的话,还可能失败”。顺利条件和困难条件同时存在,是中国革命的根本规律,由此规定的战略方向,其中就包括“反对战役的持久战和战略的速决战,承认战略的持久战和战役的速决战”,以及反对游击主义而承认游击性,反对固定的作战线和阵地战,承认非固定的作战线和运动战等等。

   “战略的持久战,战役和战斗的速决战,这是一件事的两方面,这是国内革命战争的两个同时并重的原则,也可以适用于反对帝国主义的战争”。一旦中日全面战争爆发,就可以转而应用于中华民族的抗战。由于中国的反动势力由许多帝国主义支持,国内革命势力没有聚积到足以突破内外敌人的主要阵地以前,国际革命势力没有打破和钳制大部分国际反动势力以前,革命战争依然是持久的。这是长期战略方针。古今中外的战争,包括战役和战斗,无不要求速决,旷日持久总是认为不利。惟独中国的战争,战略上不能不以最大的忍耐对待之,不能不以持久战对待之。战役和战斗的原则相反,不是持久而是速决。局部战役和战斗的持久方针是为了主力的速决战。

   比照《论持久战》的相关论述,上述论断显而易见有着高度的相似性。不过,这时毛泽东关于整个持久战过程的阶段划分只有战略退却和战略反攻两个阶段,敌我对比变化是在战略退却阶段发生,在战略反攻阶段继续造成。(35)

   中国革命战争战略方针的确立,是红军指战员用巨大牺牲换来的宝贵经验总结,尤其是第五次反“围剿”失利,红军被迫进行战略大转移的惨痛教训,使得中共军政领导层痛定思痛,深刻反省,确定了正确的军事指挥原则。1935年1月的遵义会议上,决定主要根据毛泽东发言的内容,委托张闻天起草《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的决议》。该决议后于1935年2月8日在云南威信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正式通过。正是在总结五次“围剿”和反“围剿”成败得失的基础上,对中国革命战争持久战的战略方针做了系统归纳和表述。红军战略的持久战与战役战斗的速决战,与蒋介石的“围剿”方针形成尖锐对立。历次“围剿”失败后,蒋介石及其外国军事顾问深知长驱直入的战略战术与红军在苏区内作战极端不利,“因此五次‘围剿’中采用了持久战与堡垒主义的战略战术,企图逐渐消耗我们的有生力量与物质资材,紧缩我们的苏区,最后寻求我主力决战,以达到消灭我们的目的。”由于红军未能采取决战防御即攻势防御战略,集中优势兵力,在运动战中各个击破敌人,以单纯防御即专守防御和阵地战应对,“使敌人持久战与堡垒主义的战略战术达到了他的目的”。我们的战略路线是决战防御,即不是单纯防御,而是为了寻求决战的防御,为了转入反攻与进攻的防御。应以游击战与运动战相配合,在次要方面引诱钳制敌人,主力则进至适当距离,或转移到敌人侧后隐蔽集结,以寻求有利时机突击敌人。

   单纯防御路线的领导者在持久战与速决战的认识上是错误的,“必须明白中国国内战争不是一个短时期的战争,而是长期的持久的战争”。在不利的条件下可以暂时退却,保存力量,在有利条件下转入反攻进攻。同时,为了进行长期的持久战,对于每一次“围剿”与每一个战役,必须极力争取战局之速决。战役与战斗的持久战对于我们是没有胜利前途的。因为要进行战争的持久战与战役的速决战,所以一定要给予红军以必须的休养兵力与教育训练的时间,这是争取战争胜利的必要条件。还必须反对那种把保持有生力量与保卫苏区互相对立起来的理论。只有保持有生力量,才能真正保卫苏区。在战争持久战的原则下,要反对过分估计敌人力量的保守主义和对敌人力量估计不足的冒险主义。(36)

   遵义会议的军事总结以及《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对于国内革命战争的持久战与速决战的辩证关系,做了最好的论述,为中国共产党提出的抗日战争持久战战略方针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毛泽东与斯诺谈话所论述的中国的战略方针,即强调主力应在广大战线上进行大规模高度运动战,反对专守防御的阵地战;必须以运动战为主,阵地战、游击战为辅,决定战争胜负的是运动战;战争前期,尤其要避免一切大决战,反对集中兵力在狭小阵地上消耗战。凡此种种,均在全面抗战第一阶段的战事中得到充分验证。毛泽东依据红军革命战争的战略战术,结合全面抗战第一阶段战事的成败得失,在《论持久战》中进一步系统阐述了中国全民抗战的战略方针。就此而论,没有国内革命战争“围剿”与反“围剿”的浴血奋战,中共就不可能提出成熟的抗日战争战略方针。

   注释:

   ①较为全面、严谨且进展显著的,为杨天石的《国民党人的“持久战”思想》(《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2》,华文出版社2010年版,第61-74页,相关内容曾刊登于《南方都市报》,2009年6月30日,B14版和2009年7月2日,B13版);张卫波:《毛泽东〈论持久战〉的传播与影响》(《军事历史研究》2016年第3期)。

   ②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439页。

   ③楚魂:《决战与持久战》,《浙江兵事杂志》1914年第4期,第24-25页,“学术”;第5期,第21-25页,“学术”。

   ④岳璋:《持久战之本义》,《兵事杂志》1916年第24期,第57-61页,“学术”。

   ⑤祝康:《决战与持久战之研究》,《兵事杂志》1919年第67期,第7-11页;第68期,第9-12页,“学术”。

   ⑥《持久战中之种种危机》,天津《大公报》,1930年9月12日,“社评”,第1张第2版。

   ⑦吴光杰、刘家佺译:《德译联合兵种之指挥与战斗》,中央陆军军官学校1932年版,第305-306页。

   ⑧吴光杰译,杨杰校:《德译军队指挥》,1936年印,第368-369、371-372页。

   ⑨李刚译:《战术问答一千题》,南京军用图书社1932年印行,第213-214页。

   ⑩《战术教程》,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武汉分校1936年印行,第270-273页。

   (11)谭家骏编译:《新军队指挥》,兵学新书社1937年版,第146-147页。

   (12)宁墨公:《对于持久战原则之说明》,《军事汇刊》1935年第19期,第37-44页,“论说”。宁李泰(1887-1960),字墨公,福建建宁洛阳堡柿树下人,本姓李,因过继给姑父,兼祧二姓。18岁考入福州武备学堂,后保送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民初赴云南,任讲武堂少校教官,继而就读于昆明法政学校,毕业后历任安宁、楚雄县县长。北伐时,任国民革命军第十四军团参谋长,后转入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育处,任第5期至第18期战术、后方勤务教官。

   (13)吴光杰:《持久战村落战森林战之研究》,《广播周报》1935年第43期,第32-34页,“演讲”。吴光杰(1886-1970),字霖泉,安徽肥东县湖滨乡六家畈人。1907年起,先后入保定陆军幼年及速成学校。辛亥于汉口加入革命军,继而任南京临时政府陆军部军械司科员、陆军部部长黄兴的副官。1912年,由陆军部保送德国柏林工科大学及陆军炮工大学就读,1915年秋,应德国大本营之邀,作为中国观战武官,到德法、德俄及巴尔干各战场考察。回国后历任汉阳兵工厂炮厂主任、吴淞陆军军官教导团教育长、陆军检阅使署教练处炮兵主任、南京中央军校高级教官、训练总监部军官外国语文补习所所长等职。

   (14)蒋百里:《世界军事大势与中国国情》,《改造》第3卷第9号,1921年5月,第58-59页。此文为蒋百里在湖南教育会的演讲,1922年收入《裁兵计画书》第3编“附录”。蒋复璁、薛光前主编:《蒋百里全集》第4辑,台北,传记文学出版社1971年版,第159页;谭徐峰主编:《蒋百里全集》第1卷,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299页。吴仰湘:《蒋百里对中国抗战的理论探索与贡献》,《安徽史学》2006年第5期,第75-80页。杜继东:《蒋百里的抗战救国思想与实践》,李细珠、赵庆云主编:《张海鹏先生八秩初度纪念文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年版,第247页,均已论及此节。

   (15)下乘:《准备对暴日作持久战》(上),《民众三日刊》1932年第1卷第39期,第9页。

   (16)毕安:《自卫战与持久战》,《平旦周报》1932年第3、4期合刊,第16页。

   (17)孤军:《淞沪得失与抗日持久战》,《抗争》1932年第1卷第2期,第4页。

   (18)下乘:《准备对暴日作持久战》(上),《民众三日刊》1932年第1卷第39期,第9页。

   (19)下乘:《准备对暴日作持久战》(上),《民众三日刊》1932年第1卷第39期,第9-10页。

   (20)毕安:《自卫战与持久战》,《平旦周报》1932年第3、4期合刊,第15-16页。

   (21)下乘:《准备对暴日作持久战》(上),《民众三日刊》1932年第1卷第39期,第10-11页。

   (22)下乘:《准备对暴日作持久战》(下),《民众三日刊》1932年第1卷第40期,第8-11页。

   (23)孤军:《淞沪得失与抗日持久战》,《抗争》1932年第1卷第2期,第4页。

   (24)毕安:《自卫战与持久战》,《平旦周报》1932年第3、4期合刊,第16-17页。

   (25)下乘:《准备对暴日作持久战》(下),《民众三日刊》1932年第1卷第40期,第11页。

   (26)向辰:《希望全国同胞一致起来预备持久战》,《家庭周刊》1936年乙种第121期,第10-11页。

   (27)孤军:《淞沪得失与抗日持久战》,《抗争》1932年第1卷第2期,第4页。

   (28)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10册,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年版,第594页。

   (29)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401-402页。

   (30)洛甫:《迎接对日直接抗战的伟大时期的到来》,《解放》创刊号,1937年4月24日,“论著”,第6页。

   (31)《毛泽东文集》第1卷,第405页。

   (32)《毛泽东文集》第1卷,第401-404页。

   (33)《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153页。

   (34)杨天石:《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2》,第72页。

   (35)《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188-237页。

   (36)《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10册,第454-455、460-463页。

  

  

进入 桑兵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持久战   《论持久战》     毛泽东     德国   抗日战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785.html
文章来源:《抗日战争研究》2018年第3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