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振岗:回忆在南斯拉夫的那段外交工作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62 次 更新时间:2019-06-06 10:13:01

进入专题: 外交官   南斯拉夫  

马振岗  
在这种时刻,曾大使充分发挥出他的政治智慧和斗争艺术,与展团领导一起确定高低两套方案,报国内批准后,采取了对外以“整理展品,暂停展出”的方式提前闭馆。闭馆前一天,就有9000多人蜂拥参观。闭馆期间,仍有南官方人员来“内部参观”。此举赢得南方高度称赞,其实这时离博览会闭幕只有一天。使馆还接待过中国芭蕾舞和中国乒乓球等团队,鉴于这些团队在国内的特殊地位,访问过程中,对外屡有摩擦,对内要求不断。接待中稍有疏漏都可能成为“政治问题”,但在曾大使领导下,使馆妥善处理了各种难题,顺利地完成了接待任务。

  

   曾大使到南斯拉夫后,不久就在整个贝尔格莱德外交使团中享有盛名。他气宇轩昂,风度大方,善于言辞,只要他到招待会上一站,立即就会有不少使节围拢上来,与他热情地进行交流。给这样的大使做翻译,那真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曾大使善于交朋友,思想解放。在使团中,他交友面很广,有友好国家的,有未建交国家的,但更多的是西方国家的使节。他并不是“一视同仁”,而是区别对待,有深有浅。如巴基斯坦大使,那位老大使在南斯拉夫时间长,交际广,信息灵,头脑清晰,与他交谈每次都有收获,曾大使同他交往频繁。继任的大使也很友好,但多是夸夸其谈而无甚实质内容,他就只保持了一般交往。他与法国大使关系很好,但与英国大使交往不多,前者知识面广,也很有思想,而后者是个“外交油子”,有些势利眼。他告诉我,交友主要着眼于工作,西方使节大都承担收集情报的任务,对驻在国了解较深入,能谈出东西来。曾大使非常厌恶苏联和东欧的大使,固然因为这些国家当时同我国关系不好,但更主要的是这些人无什么作为。他说,苏联大使总摆出一副老大的架子,自己却没有多少本事。东欧使节就是跟在苏联大使屁股后面转,谈话也是苏联那一套。特别是东德大使,招待会总跟苏联大使凑在一起,像个“跟屁虫”,令人反感。不过他与罗马尼亚大使非常好,此人当过副外长,是齐奥塞斯库总统的亲信,那时罗南关系密切,从他嘴里能听到一些一般得不到的信息。

  

   对苏联、东欧国家使节,曾大使也有一套办法。使团之间的来往照会,都是用英文或法文,苏联大使到任,却发来一件俄文的照会。曾大使生气地说:“还是老毛子霸道那一套。”他要我回复照会是用中文,并删去表示“维持存在于我们两国和使团之间友好关系的真诚愿望”那句套话,这样复照就变成了一个简单的收条。东德头头乌布利希去世时,他按国内指示到东德使馆去吊唁。默哀完毕,曾大使坐着在吊唁簿上写了很长时间。东德大使看到一大篇中文,不知是褒还是贬,紧张地问我写的是什么。我一看差点笑起来,原来满篇就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曾涛”端端正正几行大字。他听了我的翻译后,喃喃说:“明白了,明白了。”我向曾大使一说,他轻蔑地说:“我就是要叫他紧张一下。”曾大使区别对待不同大使的看法和做法,却是让我很长知识,很开窍。

  

   曾大使善于观察和把握时代潮流,思想开放,处处都体现出这一点。例如,他敦促外交官要勤于学习和善于学习,并要求大家做高标准的外交官,以适应国际形势的需要。其中,一是要多掌握几门外语,二是要会开车。他常说:“由于历史的原因,我这一代外交官都离不开两个‘拐棍’,就是翻译和司机。你们是新中国培养出来的外交官,应该自己会外语,会开车。只会塞语不够,还要会英语、法语等大语种。”在他的鼓励和支持下,使馆许多人都学会了开车,对外活动非常方便。有一次我练车时出了点事,他首先关心地问我受伤了没有,然后鼓励我继续学下去。他还一直鼓励我学法语,并把他自己的一套法语书给了我,可惜我辜负了他的期望,一直没把法语学好。

  

   1973年4月,曾大使奉调转任我国驻法大使。在他身边工作的两年零八个月,是我外交生涯中收获最大的一段经历。曾大使通过言传身教,把鲁莽无知的我带进了外交的殿堂,奠定了我成长为外交官的最坚实基础。他的一言一行,都在我脑海里都留下永难磨灭的印象, 成为我后来致力于外交事业的楷模。

  

   继任曾大使的张海峰大使是一位富有特色的杰出外交家,他沉稳细致,凡事深思熟虑,全面周到,待人亲切,政治水平高,把握政策强。我很荣幸在初踏入外交道路时,能够亲身经受这样两位大使的直接教诲。他们的言行举止,对我来说都是一堂堂鲜活而深刻的外交课, 更是我在外交道路上成长的人生课。

  

在实践中成长


   回想起来,我经常感到自己是幸运的。

  

   我本来很不情愿到不讲英语的南斯拉夫工作,可在这里工作过后,反而非常感谢干部司对我的这一安排。使馆就我这么一个正式英语翻译,凡与英语沾边的事都落在我头上,锻炼机会多,担负责任重,驱使我不断提高自己。除了给大使担任翻译外,我还为参赞、武官、商务参赞、其他外交官甚至新华社记者做过英语翻译工作。不同人的交谈长处、不同部门的特点,都给我提供了良好的学习机会。每给他们当一次翻译,我就如同上了一堂内容丰富的知识课。对我这样一个知识面窄、阅历浅显的年轻人来说,所有这些都使我受益匪浅。

  

   办公室工作面面俱到,是锻炼的好场所。我的一项工作是安排全馆的对外用车和对外宴请,事不大责任却很重,容不得一点儿马虎。有一次,我把一份法文请柬的日期18错看成为时间,早了一个钟头,大使白去了一趟。曾大使批评了我几句,我难过得哭了起来,他又安慰我说:“还算你幸运,对外没造成什么影响,只是害得我老头多跑了一趟。以后接受教训就行了。”还有一次,武官宴请匈牙利等国的武官夫妇,过了将近一刻钟还不见人影。武官着急了,一次又一次问我是不是写错请柬了,我也紧张得直冒汗。礼宾这一工作就是这样,100件事中99件办得完美无缺,也不会有人表扬,但如有一件出点小纰漏,全馆马上就会传得沸沸扬扬。就在这时,三对武官夫妇先后到达,我才松了一口气。后来才得知,按法国的规矩,晚到一刻才算礼貌。办公室工作需要同全馆上上下下所有人打交道,这也使我深刻理解了“众人添柴火焰高”的至理名言,对我这个小知识分子来说,这一点实在太重要了。

  

   更重要的是,在南斯拉夫四年半的经历,我认识问题的水平也逐渐提高,开始自己动脑筋想问题,减少了一些盲目性和片面性。这主要体现在对南斯拉夫的认识上。长期的政治教育,南斯拉夫是修正主义国家这一观点在我脑子里几乎是铁板钉钉。刚来时,我也是用这一观点看待一切。我有幸跟着两位大使到过南斯拉夫的六个共和国和两个自治省,旁听过各地领导人同两位大使的交谈,参观过许多工厂企业,同众多的民众有过接触。两位大使在各种场合应付自若的举止言语,都成为我后来外交活动的具体教科书。平时,我也有不少机会与大学生、中学生交流。我开始对自己原来的看法发生怀疑,重新认识这个国家。

  

   我们所到之处,南斯拉夫人一致认为,中国和南斯拉夫都是通过自己的武装斗争取得革命胜利的国家,是真正独立的社会主义,而不是盲从苏联那一套。二战后,苏联企图完全控制南斯拉夫,遭到南方抵制,苏联便指责铁托是“叛徒”“间谍”,动员社会主义阵营对南斯拉夫进行批判和孤立,并撤销了所有援助。在极度困难的时候,南斯拉夫调整国内外政策,对外大幅改善同西方的关系,在东西方之间争取主动;对内则采取“自治制度”,取消了农村的合作社集体经济。同时开放国门,大量吸引外资和接待外来游客,并放出劳力到西欧国家打工。旅游、劳工汇款和出口成为南外汇收入的三大来源。这样做使西方文化大肆涌入,尽管南共也重视革命传统教育,但对南各方面的影响依然显著。革命胜利后,铁托把跟随他打游击的许多年轻军官送进学校接受高等教育,这些人后来大都成为企业部门的主要领导,掌管着地方的经济社会命脉。

  

   且不论如何评判这些做法的性质,这些做法客观上确实使南斯拉夫经济状况比东欧各国好了许多。苏联赫鲁晓夫当政初期改善与南关系,曾一度称赞南是先进的社会主义国家。后因两国矛盾加深,再度把南斯拉夫打成“修正主义国家”。我国对南的看法,难免也深受苏联影响。记得国内曾派一个造船考察组访问南斯拉夫,私下交谈,他们也认为有许多值得我国学习借鉴的地方,但在考察报告中少不得先把南斯拉夫骂一通。在学校时这只是理论知识,而在外交实践中,我才逐步懂得学会辩证法的重要意义。

  

   (本文摘选自系列丛书“外交风云亲历记”之《外交官是这样炼成的》,马振岗著,五洲传播出版社2019年出版。原文有删减,标题为编者所加,经出版社授权刊发。)

  

    进入专题: 外交官   南斯拉夫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往事追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603.html
文章来源:一枚石头 公众号

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