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齐勇:马一浮先生的学术思想及其特点

——在浙江大学的演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68 次 更新时间:2019-05-26 19:01:57

进入专题: 马一浮  

郭齐勇 (进入专栏)  
我们说这是马先生的一大创举。他其实是想回应当代科技文明、商业文明,他强调了要把道德的主体和道德的本体的这个性德,把它把握住,可以展开来包括科技商业在内的文化各层面。他把“三易说”和“一心二门”之说来展开,包容现代化和现代的工商社会。这是马先生的心性论的这样一个方面。

  

   下面我们来讲一讲马先生心性论里面的另一方面,即工夫论。

  

   他强调主敬。主敬是一种修养论,工夫论。主敬就是要灭掉一些习气。从周敦颐开始,宋明理学都强调主敬,朱子也强调主敬的工夫论。如何涵养我们呢?我们每个人随时都要严肃认真地反省自己,检点自己,止灭妄心妄念,养育我们的德性。马先生是强调以主敬复性的工夫论作为一个基础。

  

   以主敬复性的工夫论为基础,马先生援引了佛教特别是天台宗的学说,进而提出了“性修不二”之说。前面他讲本体论,讲性德的学说,由本体论展开出他的六艺论、文化论等等,来应对现代的世界。下面他讲到了工夫论,工夫论是一种修养论。修养论是讲修养的方法步骤。我们的本性如何保有呢?那取决于我们如何地反省修养。

  

   他指出:“全提云者,乃明性修不二,全性起修,全修在性,方是简易之教。”“性修不二”是佛教的讲法,和宋明理学“理气合一”的讲法可以相互发明。性就是理,修是以气来说的。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气,我们要调制自己的情气,要用礼,要用德,修养自己的情气,这样才符合社会的大义,符合社会的公共道德。

  

   我们要怎样来修养自己,我们有性德,要修德。性德是我们本有的,我们还要有笃行进德的工夫。工夫就是修养自己的步骤。工夫和本体的追求是统一的,所以思修交养,这一点是性修不二。所以马先生在《复性书院学规》中楷定为学、修养有四条原则:(一)主敬为涵养之要;(二)穷理为致知之要;(三)博文为立事之要;(四)笃行为进德之要。

  

   所以在工夫论上,马先生以性修不二为出发点,对整个宋明理学工夫论作了简略但十分深刻的批评。他批评一些主张顿修路线的陆王学派有“执性废修”的偏向,“单提直指”,但是这是根器比较高的人容易做得到,对于普遍人来说,他还是比较同情和主张小程、朱子的主敬涵养和格物致知,这是他对渐修的一路的支持。但他对渐修一路也有批评。

  

   从性修不二的立场看,修养本身并不是目的,因此工夫论以本体论为依归,所以我们还是在实践中修养自己。马先生主张的修养工夫论,修养工夫是儒家的重要传统,每个儒者都要不断地检讨自己,这个修养和他追求的一个本体境界能够结合在一起。上面我们讲的是他学术的第一个方面,即心性论。

  

三、六艺论的文化哲学观


   学术的第二个方面是他的文化哲学观。前面我们说到,马一浮的本体——工夫论,是以性德为中心、根源而展开的。以性德为出发点,他融会了儒佛“全体大用”“一心二门”“心统性情”“不易”“变易”“简易”之论,所以他继承和超越了宋明理学,而且奠定了现代新儒学的整体方向;这个是我们讲他强调的全体大用,特别是落实到主敬的工夫,来达到性修不二,自我修养和提升,这是他最主要的方面,是他的本体——工夫论,是他的本体——心性论的一个重要的向度。

  

   前面我们提到,性德流出真善美的意义世界、生活世界、文化世界、生命世界、价值世界。马一浮将这视为“六艺”的世界,他通过传统《诗》《书》《礼》《乐》《易》《春秋》诸教作出阐发,形成其“六艺论”。在现代新儒家里面,只有马先生是原汁原味地强调六艺,强调六经之学的。

  

   因此,尽管马一浮先生批评熊十力先生,不主张熊十力先生借助西洋哲学搞本体论、宇宙论之类的东西,梁先生、马先生都对熊先生有批评,尽管马先生生前并没有建立庞大的思想体系,但是他的学术思想在我看来还是有一个系统,这个系统我认为主要是本体宇宙论的系统,它开出了两支,一支是工夫论的系统,道德实践修养的工夫,还有一支是六艺论的文化哲学的系统。马先生还是以“一心开二门”的《大乘起信论》这个模式,这个思想系统展开了。

  

   我们知道心性论,它的根源是天,这是形而上的基础;然后再是工夫论,再是六艺论,就是本体的展开、表现、功用,是形而下方面的一种展开。这个形而下方面的展开有两面:一面是修养的工夫和道德的实践,另一面就是文化的活动、文化的现象、文化的系统的建构。上层是体,下层是用,当然是即体即用。然后我们看文化活动的开展、开出来,它的动力还在于性德。

  

   所以六艺论的文化哲学是从“性德”而生发出来的。以仁为总德的性德流出智、仁、圣、义、中、和……诸德,前面我们讲到,马先生“以一德言之,皆归于仁;以二德言之,《诗》《乐》为阳是仁,《书》《礼》为阴是智,亦是义;以三德言之,则《易》是圣人之大仁,《诗》《书》《礼》《乐》并是圣人之大智,而《春秋》则是圣人之大勇;以四德言之,《诗》《书》《礼》《乐》即是仁、义、礼、智。”他把性德所开发出来的二德、三德、四德以至六德,配以六经。

  

   他据此指出,性德流出诸德。六艺之德、六经之德开发出六艺之学,六艺之学展开出道德价值的一些具体内容。六经中的每一经其实都和每一德相近,然后再通过六艺、六经、六德的展开,有了他的一种“经典诠释”,而且还是“本体诠释”。就其作为“本体诠释”来说,马先生要通过六艺论融合儒佛,展示出本真丰富的本体世界、价值世界、生活世界。他的“经典诠释”是通过六艺楷定国学为六艺之学,为经典、经学、经术的研究提供指引。

  

   我们看看他“本体诠释”的向度。我们知道,六艺之学在马先生看来,他特别强调六艺的兴发流行,他要实行性德的通透、酝酿、流行、彰显、发用。为落实这个道理,他在《复性书院讲录》中吸收了《礼记·孔子闲居》篇中的“五至”与“三无”。“五至”呢是讲,意志到了、诗的修养到了、礼的修养到了、乐的修养到了、然后丧礼的时候哀痛到了,这五种心理状况都到了。“三无”的境界呢,他讲有有声之乐、有无声之乐,有有体之礼、有无体之礼,有有服之丧,有无服之丧。他肯定无声之乐、无体之礼和无服之丧。也就是在孔子思想里面有一些面向超越的体悟。这也是从王阳明到马一浮的体悟。

  

   这些思想展现出性德流出六艺的一个动态过程,所以这个六艺的兴发过程,展开出来是非常全面的。我们讲诗歌,读《诗经》。《诗经》是“诗以道志”,把志向抒发出来,在心为志,发言为诗。凡达哀乐之感,类万物之情,乃至于至诚恻怛,不为肤泛伪饰之辞,都是《诗》的修养的事情。所以,《诗》以道志,发而为言。我们的喜怒哀乐的情感,描摹了世界万物的情感,但是内心的至诚恻怛之心、仁德之心不是浮泛的,不是伪饰的,这个就是诗教培养我们的一种修养的工夫。所以诗歌能道出我们的志向,诗言志,歌咏言。

  

   他接着说“《书》以道事”,这个“事”是历史的大事件,经纶一国之政,推之天下。凡施于有政,本诸身、加诸庶民者,皆是《书》的事情。我们研究《书》经,研究这些文告,然后讨论这些经国大事,本身也有治政者的修养在内。

  

   《礼》也是这样的,“《礼》以道行”,“《诗》以道志,《书》以道事”,凡是日用之间,我们怎么吃饭,怎么穿衣,怎么开车,怎么生活,怎么符合公共安全秩序,这都是礼。不违其节,一些细微末节的具体化规定,这都是礼。

  

   “《乐》以道和”,音乐是养育我们的,从声音的相感中养育我们的一种和谐性。《礼》有分别性,《乐》有和合性。从声音的感通中,从心灵的感通中,我们来会悟这种和合的心态,一种欢欣鼓舞或者悲哀的心态,我们用《乐》把它表达出来。“《易》以道阴阳,《春秋》以道名分”。这些都经过他的诠释,六艺就成为真善美的生活世界中内在相通的方方面面。

  

   所以马一浮先生把六艺普遍化了,“六艺”不仅仅是儒家的经典、经学形态、学术研究,它更是中西人类性德中所本具的生命义涵、文化脉络。只是在他看来,西方思想因为缺乏“性德”的向度,所以对于普遍的六艺之道,尚不能识得庐山真面目,因此需要国人自尊自重,对自身传统所孕育出来的六艺之教有深切理解。

  

   所以,他指出阐扬六艺并不仅仅是“保存国粹”,而是要“使六艺和六艺之教这种文化普遍的推动到全人类,革新全人类习气上的流失,而复其本然之善,全其性德之真”,这对于国民来说,对于全球来说,为全人类的意义危机贡献出我们中国人的一些学问、修养。

  

   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我们只知道向西走,不知道我们自己文化内在的宝藏。马一浮先生从六经里面发现了六艺之教,发现了很多丰富的、有内涵的东西,这些东西推广出去,可以贡献给世界,它也是具有普世价值的东西。

  

   比如说我们讲礼教,《礼记》里面讲开门、关门都有礼。我们常常看见一个年轻人,他开门关门的时候,不看一看里面有没有人,外面有没有人,如果有人,帮后面的人把门支一下。我们古代的礼仪怎么讲呢?当你到别人家里去的时候,门如果是开的,那你离开的时候门也要是开的;若门是关的,在离开的时候门也是关的;如果后面的人要进来,不要把门关死,你要考虑到后面的人还要进来,我们看这就是一个普遍的道理。

  

   这虽然是《礼记》里面讲到的我国古代开门关门的礼节,但是萧公权先生认为,这是全世界普世的价值。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到西方去,西方的开门关门也有道理,我们有干部的参观团到美国去,他们不懂得美国的风俗,一位黑人看见我们的人来了,他很有礼貌地把门扶一下,示意下一位。我们这一队人的第一个人应上前一步,有礼貌地谢谢别人,继续把门扶一下,就这样一个一个跟着走。但是我们这一队人却鱼贯而入,这位黑兄弟一直扶门到我们的人走完,他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我们总是认为我们古人的礼太啰嗦,太繁琐,其实古人的礼很普通,你在《礼记》里可以读到吃饭怎么吃,抟饭怎么抟,咀嚼的时候不出声,喝汤怎么喝,坐应怎么坐……小孩子从三、四岁的时候就要学这些基本的规范,这就是礼。马一浮先生讲,我们六经里面有大量的精华的东西,只是国人不识宝,一味地去学习西方。西方也有礼俗,我们也要尊重。

  

   所以马先生的“经典诠释”“本体诠释”,不只是他这样一个大知识分子,一个非常伟大的诗人、哲学家,在小范围内,所谓精英阶层里面讲的东西,也是对大众的对话。所以他对生命的安顿,经学的讨论,也有对普通人有意义的内容。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郭齐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马一浮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477.html
文章来源: 人文思享 公众号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