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希雨:朝鲜半岛的危机周期与长治久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08 次 更新时间:2019-01-30 11:59:51

进入专题: 朝鲜半岛   安全悖论  

杨希雨  
加强渔业合作,防止意外军事冲突发生。

  

   第二,在实现半岛无核化方面签署重要文件,并就若干关键性问题达成一致:

  

   两国总理于1992年联合签署了《朝鲜半岛无核化宣言》,共同承诺南北均不试验、不制造、不生产、不接受、不拥有、不储存、不部署或使用核武器,南北均不开展核后处理和铀浓缩项目,南北的核项目仅限于和平利用核能。南北双方在2007年第二次南北首脑会谈后发表的联合宣言中,一致同意共同落实六方会谈《9·19共同声明》和《2·13协议》。

  

   (二)1992年以来朝美接触的进展与成就

  

   从1992年朝鲜劳动党中央书记处书记金容淳访问美国,同美国务院副国务卿坎特举行朝美第一次高级别政治会谈开始,美朝先后展开了各个层级的对话与谈判,包括朝鲜最高领导人特使访美、美国务卿访朝等高层在内的双边接触。双方先后签署了《美朝共同声明》(1993年6月)、《美朝框架协议》(1994年10月)、《美朝联合公报》(2000年10月)、《美朝关于朝鲜停止核、导试验及美向朝食品援助的协议》(2012年2月)。此外,美朝双方从1994年到2002年间,展开了核、导、恐怖主义、互设联络处、朝鲜半岛能源开发项目、双边经贸关系等21个问题的密集对话与谈判,就其中17个问题签署了协议。朝美双方在无核化以及推进双边关系全面正常化这两个方面,取得如下进展和成就。

  

   第一,朝美就朝鲜“冻核”迈向弃核以及不发展弹道导弹方面达成重要共识和协议。

  

   朝美郑重承诺共同致力于没有核武器的朝鲜半岛的和平,美国将对朝鲜正式提供不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的保证,朝鲜不退出《不扩散条约》(NPT),并将持续性地采取实际步骤落实(朝韩签署的)《朝鲜半岛无核化联合宣言》中规定的“八不”。

  

   美国及国际机构向朝鲜提供总发电能力为2000兆瓦的两座轻水反应堆,在两座轻水堆提交朝鲜之前,朝鲜冻结全部核活动,美及国际机构在朝鲜“核冻结”期间每年向朝鲜提供50万吨重油用于发电。美国及国际机构在提交两座轻水堆后,朝鲜销毁宁边的全部核设施。美朝缔结和平利用核能合作协定。

  

   朝美就朝鲜的弹道导弹问题展开会谈,只要会谈在进行,朝鲜不进行任何形式的远程导弹发射活动。

  

   第二,朝美就改善双边关系达成一致原则和协议:双方采取实际措施,从根本上改善双边关系,采取包括(朝韩美中)四方会谈在内的措施,用永久和平安排来正式取代(1953年)《临时停战协定》,终止双方相互敌对状态。

  

   双方一致同意共同迈向政治、经济全面正常化关系,美国采取措施降低美对朝贸易和投资限制,美朝两国在对方首都互设联络处,并尽早升级到大使级外交关系。

  

   双方共同承诺开展基于平等和不带偏见的会谈解决分歧,致力于建立基于相互尊重主权、互不干涉内政的新型关系。

  

   朝韩以及朝美上述的积极接触所产生的广泛成果,无疑是十分重要和宝贵的。但这并没有使半岛摆脱危机不断爆发的危机周期现象,更没有使上述来之不易的宝贵成果得以巩固和坐实,而是半岛危机周而复始地每隔三四年就爆发一次:1993~1994年爆发第一次核危机;1998年朝鲜发射“大浦洞导弹”;2002年朝鲜秘密开发浓缩铀引发第二次核危机;2006年朝鲜第一次核试验危机,2009~2010年朝鲜第二次核试验以及天安舰、延坪岛危机;2013年朝鲜撤出《临时停战协定》,引发半岛战争危机;2017年朝美军事对抗风险升高的战争危机。

  

   这就提出了一个根本性的问题:为什么朝韩与朝美之间都曾努力谈判并达成了不少实质性成果,朝鲜半岛却仍然陷入“危机周期”中?从根本上说,这种“危机周期”源于朝鲜半岛迄今一直存在的两种不正常状态:第一,朝鲜半岛迄今依然处于战争状态,尽管朝鲜战争的停战协议已经签署了半个多世纪;第二,朝鲜半岛迄今依然处于冷战状态,尽管冷战已经结束了20多年。如果不从根本上结束朝鲜半岛的战争状态和冷战状态,即便新一轮南北首脑峰会以及朝美首次最高领导人会谈能够达成一些共识,取得一些成果,也必然像以往那样难以巩固,再次陷入新的半岛危机。

  

三、半岛长治久安的出路在于实现共同安全


   在战争和冷战状态下,朝鲜半岛安全的本质特征为南北双方的安全是分裂和完全对立的。南北各自加强自身安全的任何努力,一定会给对方带来安全威胁。过去20多年,朝鲜核武器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朝鲜感到安全的同时,韩国却感到不安;韩美军事同盟不断增强,美国向韩国提供“延伸核威慑”,韩国军队现代化程度迅速提高,韩国感到安全的同时,朝鲜又感到不安。一个严酷的现实是:过去20多年,南北双方竞相增加自己的军事能力,投入大量资源甚至付出沉重代价竞相做“加法”,但结果却是朝鲜和韩国与20年前相比更加不安全了。朝鲜与美韩同盟之间深陷“越是加大军事投入就越是增加不安全因素”的“安全困境”中。

  

   要摆脱这种“安全困境”,就必须把分裂的安全改变成为南北双方的共同安全。朝韩美对于南北峰会以及朝美峰会有着各自不同的政策目标和战略预期,但是如果不把追求和解决南北共同安全的问题作为相互接触的共同目标,峰会带来的积极气氛和成果依然不能使半岛摆脱“危机周期”的安全困境。正如中国领导人在阐述亚洲新安全观时所强调的那样:“不能一个国家安全而其他国家不安全,一部分国家安全而另一部分国家不安全,更不能牺牲别国安全谋求自身所谓绝对安全。”普遍、平等、包容的共同安全,是摆脱安全困境的现实出路,这一点对深陷安全困境的朝鲜半岛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就当前半岛安全困境的焦点朝鲜核问题而言,作为同时兼具保卫朝鲜和摧毁美韩同盟的核武器,只能在朝鲜和美韩同盟都感受安全的共同安全环境中,才具有被彻底放弃的现实可行性。

  

   朝鲜与美韩竞相加强自身安全反而导致安全困境不断加深,教训就在于,朝鲜半岛南北双方的安全利益原本就紧密交织和互动,任何一方独自加强自身安全的努力,都必然会引来另一方的反作用力。这就决定了共处朝鲜半岛的朝韩双方,只能超越战争和冷战状态所带来的各种分歧,寻求共同安全。朝鲜与韩美之间追求的安全困境,不可能通过继续增加“核遏制力”或“延伸核威慑”来破除,只能通过相互减少威胁对方,在共同安全的基础上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才能共同摆脱令所有各方都受害的安全困境,终结半岛循环往复的“危机周期”。

  

   纵观以往朝韩接触和美朝接触取得重大成果又陷入重大危机的经验教训,取得进展和成果的基本要素是朝韩与朝美在无核化问题上的共识,而成果被摧毁、危机反复爆发的基本原因,也是朝美和朝韩在核问题上的对立加深。因此,新一轮南北和朝美最高层会谈能否带来半岛安全的积极拐点,关键也在于南北和朝美之间能否在半岛无核化问题上达成共识。中国领导人在2017年11月同来访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共同会见记者时指出,中美双方致力于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致力于通过对话谈判解决半岛核问题,并愿同有关各方共同探讨实现半岛和东北亚长治久安的途径。中国领导人在同朝鲜领导人举行会谈时也强调,中国坚持实现半岛无核化目标、维护半岛和平稳定、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中方在做有关各方工作时,突出强调实现半岛无核化,正是紧紧抓住了当前半岛错综复杂矛盾的关键问题。

  

   由于朝鲜和美韩同盟早已深陷“安全困境”,要在共同安全的基础上实现半岛无核化,绝非易事。因为牵动全局的核问题对于所有各方均利害攸关,似乎任何一方都难以妥协。但是,和平解决核问题,又恰恰是包括朝鲜、韩国和美国在内所有各方的共同利益所在,这就决定了通过谈判解决核问题的现实可行性。

  

   表面上看,朝美在核问题上的对立越来越不可调和,然而正是由于和平解决核问题的自身利益需要,朝鲜和美国在持续强硬发声的同时,也都为谈判解决核问题释放了积极信号。朝鲜在2016年7月美国“独立日”之后不久,以政府声明的方式明确指出:“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始终呼吁的无核化,是指整个朝鲜半岛的无核化”,声明还列出了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五个前提条件作为安全保障,强调指出:“如果这些安全保障得以实现,朝鲜也将对此采取相应措施,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就能够取得决定性突破。”特朗普政府的首任国务卿蒂勒森也代表美国政府在多个场合公开表明美国对朝鲜的“不以颠覆朝鲜为目标”等“四不”政策。美国现任国务卿蓬配奥也在访问平壤后不久公开表示,“如果朝鲜采取大胆行动迅速实现无核化,美国准备与朝鲜合作,使其实现与我们的韩国朋友同样水平的繁荣。”尽管上述两种不同形式的声明和表态立场差距仍大,但已经显现出很多共同点和相近点。这些共同点和相似点,不仅构成开展谈判和对话解决核问题的政治基础,也为有关各方在半岛摆脱“安全困境”构建共同安全,提供了重要的积极因素。

  

四、结论


   第一,冷战结束以来,中国明确地把维护半岛和平稳定以及推进半岛无核化作为自己在半岛的两大战略目标。为此,中国一直主张,无论有关各方特别是朝美之间的矛盾如何尖锐复杂,都必须坚定不移地通过对话谈判的方式解决有关问题。必须以综合、均衡的方式,一揽子解决朝鲜核问题,既要解决朝鲜半岛的无核化问题,也要解决朝鲜在安全、政治、经济等领域的合理关切。

  

   第二,近一个时期以来朝鲜半岛局势的迅速变化,从本质上表明:持续了半个多世纪的半岛安全格局,正进入历史性、结构性变化的前夜;推动这种变化的主要驱动因素,是如何解决朝鲜核问题。要不要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决定这种变化结果的,是建立什么样的半岛永久和平体制,结束半岛南北双方之间的战争和冷战状态。

  

   第三,从根本上看,朝鲜半岛的主人是南北双方。实现朝鲜半岛的无核化以及永久和平稳定,南北双方是主要当事方。但是由于半岛长期存在的战争和冷战状态,南北之间的安全关系早已陷入“零和游戏结构”,即一方加强自身安全的进展,必然意味着另一方安全利益的受损。半岛当前安全形势的根本特征,是南北双方都在做“加法”。例如,朝鲜在迅速增加核武器和攻击型导弹,而韩国在增加反导系统的同时,也在增加攻击型导弹,并引进美国的“延伸核威慑”。但是到头来,双方各自所增加的军备都是在降低对方的安全系数,这必然引起对方增加自己的军备以降低对方的安全系数。这种负面的“加法”竞赛,导致南北双方都越来越不安全。2018年启动的南北对话与朝美对话,从根本上说,要着眼于终结南北之间的负面安全竞争,建立朝鲜和韩国共同而平等享有的共同安全,这是实现朝鲜半岛长治久安的基础。

  

   第四,朝鲜半岛的未来取决于两个关键因素:一是,南北之间能否建立起一种相互信任的机制和军事安排,停止互相做“加法”,并在这种机制和安排之下,制定路线图,循序渐进地相互做“减法”。在互做“减法”的进程中,美国必须承担相应的义务,采取相应的“减法”措施。二是,有关各方如何从“共同安全”的原则出发,在推进美国要求的“全面、可验证、不可逆的”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的同时,推动建立朝鲜和韩国共享的“全面、可验证、不可逆的永久和平”,为半岛的长治久安和南北实现民族和解和平统一奠定基础。(注释略)

  

   (作者:杨希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进入专题: 朝鲜半岛   安全悖论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安全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857.html
文章来源:《东疆学刊》2019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