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乐:关系的负面效应与身份间消极互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4 次 更新时间:2019-01-21 23:46:25

进入专题: 身份政治     关系理论     不对称互动     美巴关系     反恐联盟  

刘乐  
彼此就越是可以穿透到对方更内圈的身份区域。但是,仍有一些核心身份将构成阻挡关系作用的藩篱和壁垒。

   第三,理解关系对于身份的优先性。身份是一个主体间的概念,任何身份及其互动都建立在相应社会关系的基础之上,即关系决定身份。因此,关系的更迭往往会带来身份的嬗变。据此,身份的升等就需要建立在关系升级的基础之上。具体来说,首先是对更高层级的关系联结进行损益得失的利弊权算以及对此的理解和接受,其次是夯实和拓宽关系基础,最后才是在此基础上的身份跃迁。但是在日常生活的互动过程中,往往会存在互动双方“名大于实”的情况,即一方或双方往往会在彼此的关系发展没有达到某一特定身份所需要的关系基础之前,就(盲目地)将与对方的关系身份进行“升格”以求借此推动实现某种物质或观念目标。鉴于关系的负面效应以及关系身份在一定程度上的不可转化性,如果互动双方不能在这之后及时跟进双方关系从而弥补彼此之间的关系赤字,那么这种关系透支的做法最终就会在某种想象默契的惯性结束之后,导致行为体之间的关系震荡,并催生它们之间的身份预期由相互热望迅速跌至彼此失望,进而引发互动水平的相应回落,使得双方的互动状态呈现波动起伏的总体态势。

   作为社会动物,人类之间的关系联结并非偶然。由此出发,“方法论的关系主义”强调要以关系作为基本单位去分析人类的行为和价值观。(65)本文着意讨论关系的负面效应,并不是要让我们对于关系本身患得患失或进行抉择取舍,而是力图对于关系这一我们无从回避和逃离的社会存在进行更为全面细致的认识。具体来说,对于关系的负面效应,我们无须刻意回避,亦不可盲目乐观;相反,我们可以在对关系效应的理解过程中不断调整和修正彼此之间相应的身份互动,以求进退得宜。据此,行为体之间的身份互动应该根据双方共有的关系基础而确立适宜的交往边界:既不消解界限而彼此僭越,也不壁垒森严而相互隔绝。与此同时,行为体之间在关系中的意义生产也应有合理限度:既不统控全摄而彼此绑架,也不迷失虚无而相互解构。正是得益于这种在社会纽带维系的同时仍有分寸感的关系距离,我们才得以达致在关系中锤炼关系的稳固联结,防止在关系中绑架关系的病态共生,避免在关系中逃避关系的假性亲密(irrelationship)。

   *本文的写作还得到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2017年国家建设高水平大学公派研究生项目的资助,特此致谢。同时感谢《世界经济与政治》杂志匿名审稿人对本文提出的修改建议,文中错漏由笔者负责。

   注释:

   ①林崇德等主编:《心理学大辞典》,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第443页。

   ②实体取向的关系研究认为,没有个人的存在,关系(relationship)是无从谈起的,因而关系的存在是通过实体间的连接或互动来说明的;关系取向的关系研究则认为,没有关系(guanxi)的存在,人是没有意义的,因而关系的存在是通过价值关联来证明的。参见翟学伟:《人如何被预设:从关系取向对话西方——重新理解中国人的问题》,载《探索与争鸣》,2017年第5期,第39-40页。

   ③秦亚青指出,关系性(relationality)和理性(rationality)一样都是中性概念。参见Yaqing Qin,"A Relational Theory of World Politics," International Studies Review,Vol.18,Issue 1,2016,p.44。

   ④秦亚青将过程定义为产生社会意义的持续的实践互动关系。他进一步指出,身份产生于互动实践,并在这种不间断的互动实践过程中得以定义和再定义、塑造和再塑造。参见秦亚青:《关系本位与过程建构:将中国理念植入国际关系理论》,载《中国社会科学》,2009年第3期,第74页;秦亚青:《国家身份、战略文化和安全利益——关于中国与国际社会关系的三个假设》,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03年第1期,第11页。

   ⑤Sheldon Stryker and Peter J.Burke,"The Past,Present,and Future of an Identity Theory," Social Psychology Quarterly,Vol.63,No.4,2000,p.289.

   ⑥John W.Thibaut and Harold H.Kelley,The Social Psychology of Groups,New York:John Wiley & Sons,1959,chapter 8.

   ⑦玛莎·芬尼莫尔著,袁正清译:《国际社会中的国家利益》,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5页。

   ⑧需要特别说明的是,笔者在此对关系这一中性概念做出正负两面性的区分,只是在成本—收益、风险—保险的维度上对关系联结进行的客观中立分析,而非在优—劣、好—坏维度上进行的主观道德评判。此外,本文所涉和讨论的关系两面性特指对于关系双方的正负效应,而不涉及关系外部性的正负效应。

   ⑨孙立平:《“关系”、社会关系与社会结构》,载《社会学研究》,1996年第5期,第21页。

   ⑩亨利·诺指出,由于不同的立场和视角,不同行为体基于同一事实往往也会对于其中的不同侧面而各有偏重和强调。参见Henry R.Nau,"Why We Fight over Foreign Policy," Policy Review,No.35,Issue 142,2007,pp.26-28。

   (11)罗伯特·杰维斯著,秦亚青译:《国际政治中的知觉与错误知觉》,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第380、395页。

   (12)姜鹏、李书剑:《虚幻的不相容与想象的安全困境——权力转移过程中敌意身份的互主性建构》,载《国际安全研究》,2017年第1期,第52-61页。

   (13)戴维·莱克著,高婉妮译:《国际关系中的等级制》,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6页。

   (14)埃里克·弗鲁博顿、鲁道夫·芮切特著,姜建强、罗长远译:《新制度经济学——一个交易费用分析范式》,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295页;Vincent P.Crawford,"Relationship-Specific Investment,"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Vol.105,No.2,1990,p.561。

   (15)蔡禾、贾文娟:《路桥建设业中包工头工资发放的“逆差序格局”——“关系”降低了谁的市场风险》,载《社会》,2009年第5期,第1-18页。

   (16)沈原、周潇:《“关系霸权”:对建筑工劳动过程的一项研究》,载沈原:《市场、阶级与社会——转型社会学的关键议题》,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7年版,第244-259页。

   (17)秦亚青:《关系与过程——中国国际关系理论的文化建构》,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68页。

   (18)庞珣和权家运指出,社会性权力的来源和性质由行为体在关系网络中的位置及其联结方式决定。参见庞珣、权家运:《回归权力的关系语境——国家社会性权力的网络分析与测量》,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15年第6期,第43-44页。

   (19)亚历山大·温特认为,自我约束(self-restraint)是集体身份建构(即认同关系联结)过程中的核心和关键。参见Alexander Wendt,Social Theoty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New York: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9,pp.357-363。

   (20)聂文娟:《东盟如何在南海问题上“反领导”了中国——一种弱者的实践策略分析》,载《当代亚太》,2013年第4期,第85-106页;Alice D.Ba,"Who's Socializing Whom? Complex Engagement in Sino-ASEAN Relations," The Pacific Review,Vol.19,No.2,2006,pp.157-179。

   (21)秦亚青、魏玲:《结构、进程与权力的社会化——中国与东亚地区合作》,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07年第3期,第12-14页;魏玲:《国内进程、不对称互动与体系变化——中国、东盟与东亚合作》,载《当代亚太》,2010年第6期,第57页。

   (22)罗伯特·基欧汉、约瑟夫·奈著,门洪华译:《权力与相互依赖》,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9-10页。

   (23)不对称性兼具不匀称和非对称两重意涵:前者强调双方在分布或构成上的不均匀和不相称,后者则突出两者在逻辑上的位置不可互换。参见陆谷孙主编:《英汉大词典》,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7年版,第107页。

   (24)李继宏认为,关系的不对称性体现在三个方面:(1)关系主体对关系的认同;(2)社会关系中的权力和身份;(3)关系过程中的信息与资源流通。参见李继宏:《强弱之外——关系概念的再思考》,载《社会学研究》,2003年第3期,第46页。

   (25)布兰特利·沃马克:《清代亚洲非对称关系的层次与多样性》,载《国际安全研究》,2013年第4期,第136-137页。

   (26)肖斌、张晓慧:《区域间的不对称与制衡行为——以欧盟与东盟关系为例》,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11年第11期,第143-146页。

   (27)Brantly Womack,"Asymmetry and Systemic Misperception:China,Vietnam and Cambodia During the 1970s," The Journal of Strategic Studies,Vol.26,No.2,2003,pp.94-103.

   (28)苏若林、唐世平:《相互制约:联盟管理的核心机制》,载《当代亚太》,2012年第3期,第14-15页。

   (29)左希迎:《承诺难题与美国亚太联盟转型》,载《当代亚太》,2015年第3期,第13页。

   (30)节大磊:《约束盟国的逻辑与困境》,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16年第3期,第75-77页。

   (31)黄宇兴:《谈判能力与联盟转型》,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17年第6期,第85-86页。

   (32)左希迎:《亚太联盟转型与美国的双重再保证战略》,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15年第9期,第65-71页。

   (33)Alexander Wendt,"Collective Identity Formation and the International State,"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Vol.88,No.2,1994,p.385.

(34)在狭义上,社会身份的概念基于社会心理学的研究,主要对应集体身份(collective identity),即行为体自身对于特定组织的社会认同;在广义上,社会身份的概念具有更为丰富的内涵,其中就包括角色身份(role identity),(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身份政治     关系理论     不对称互动     美巴关系     反恐联盟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730.html
文章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2018年0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