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练军:司法官遴选委员会运行机制初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2 次 更新时间:2019-01-21 00:06:08

进入专题: 司法官   遴选委员会  

刘练军  
事实上,各地司法官遴选委员会即便开展了看似严肃认真的遴选工作,但深究起来就很容易发现,它们的遴选工作更多是走过场的形式主义。即便是专业把关这样非常有限的功能,在遴选实践过程中它们也往往难以真正做到。

  

三、应然的司法官遴选委员会运行机制

  

   实践中各地司法官遴选委员会的运行流于形式诚然出乎意料、不如人意,但法学理论研究不应止步于此等实践状况的描述,我们应在此基础上再前进一步,深思应然的司法官遴选委员会运行机制该当如何,以为改革和完善实践中的司法官遴选委员会运行状况做出理论性的智力支持。

   如上所述,从法理上看,司法官遴选委员会应该是负责司法官遴选的最权威的机构,任何其他机构都只能为之提供某种协助,而不应凌驾于它之上,否则,司法官遴选委员会就注定要沦为一个无足轻重甚至随时可以被抛弃的工具。司法官遴选委员会的运行机制必须以此等认知为基础,并以服务于此等认知为目标,否则,再精致缜密的遴选机制也只不过是一场形式主义的表演,对于司法官的正规化、专业化和职业化发展并无任何实益。准此,我们可以将应然的司法官遴选委员会运行机制做如下之设想。

   (一)面试乃司法官遴选不可或缺的必经程序

   面试应当成为遴选的必经程序。对于有争议、遴选委员会难以认定的候选人,司法官遴选委员会甚至要举行听证会,以确保候选人的资质。现行的司法官遴选委员会一般都是对候选人进行书面评审,这样做其实未必能遴选出较为理想的司法官。因为理想的法官、检察官除具备良好的法学教育背景和从业经验之外,还得面对面考察他们的口头表达能力、逻辑思维能力、临场应变能力以及他们的价值观念和个性品质,而这些能力与观念品质往往是难以通过书面审查进行准确判断的,唯有借助于面对面交流与问答的方式才可以得到比较确定的评价。

   对于那些较有争议的候选人(判断争议的标准就在于有个别或部分遴选委员会委员认为该候选人不合适或者业已有社会人士针对候选人向遴选委员会提出了书面异议意见),为慎重以见,遴选委员会应该就该候选人是否适格的问题公开举行听证会。任何社会人士都可以参加听证会并在会上发表意见。听证会结束后,遴选委员会再就是否推荐该候选人进行投票表决。唯有获得半数以上的多数委员同意才能最终决定推荐该候选人,否则不予推荐入选或入额。当然,举行公开听证会只能算是较为特殊的程序,执行该程序成本比较高,对候选人的社会声誉也可能会造成某种负面影响,因而,这一程序不宜过多使用。在这个问题上,司法官遴选委员会要注意适度地谦抑。

   或许有人担心司法官遴选委员会对候选人逐一面试是否可行。这个问题只要算一算就知道。假设某省司法官遴选委员会所有成员分三个小组进行面试,又假设给每个候选人的面试时间是15分钟,再假设遴选委员会一天有效工作时间是7个小时(考虑到司法官遴选委员会委员绝大多数都是年过半百的长者,就不按8小时工作制计算),那这样的话,一天下来,该省司法官遴选委员会也可以面试84人之多。尽管刚刚启动司法官员额制改革时,第一批、第二批集中入额的司法官会多至几百上千人,但此后各个省市区的司法官遴选每年替补入额的司法官应该不会太多,恐怕只有极少数年份和省市区会出现一百人以上的庞大替补入额司法官需求。也就是说,无论如何,只要给司法官遴选委员会两天的时间,就足够通过面试的方式选出优良的司法官。而假如每年司法官遴选委员会分两次开展遴选工作,那一次只要一天的面试时间就足以应付。如此算来,那面试程序就不是不可为,而是完全可为。于是乎,问题就在于“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二)书面审查乃司法官遴选高效运行的基本条件

   面试之前,司法官遴选委员会应该对候选人予以书面审查,唯有通过书面审查的候选人才能进入面试程序,通过面试实际录取的候选人与参加面试的候选人之比可以是1∶1.2,最好是1∶1.3。对于司法官来说,口头表达能力、逻辑思维能力、临场应变能力等能力及其价值观念甚至比教育背景和从业经验更重要,而前者唯有通过面试程序才能更全面客观地反映出来,书面审查并非此等能力及价值观念的最佳判断方式,故而,使更多的候选人进入面试环节,将入额名额与候选人名额之比定为1∶1.3不失为较优方案。

   为了确保司法官遴选委员会的权威性和公正性,候选人的法学教育背景、法律从业经验等资质问题,必须由司法官遴选委员会亲自审查,不能交由司法官遴选委员会秘书处或者法官遴选工作办公室、检察官遴选工作办公室代劳。而且,亲自审查也是确保面试环节具有一定针对性的必要条件,否则,由于司法官遴选委员会委员对被面试者的基本信息都缺乏应有的了解,面试提问环节必将欠缺一定程度的针对性,难以从中准确发现候选人各方面的素质能力与价值观念,从而导致面试低效甚至是无的放矢,面试失去应有的功能和意义。

   更主要的是,在所有的申请人中到底谁有资格进入面试环节,完成由申请人到候选人的身份转变,此乃司法官遴选最为重要的步骤。对于申请人而言,这个步骤尤为重要。毋庸置疑,这个步骤只能由司法官遴选委员会亲自执行,交由其他任何机构都难以保证足够的权威性和公正性。是故,书面资格审查只能由司法官遴选委员会亲力亲为、逐一进行,否则,未能进入面试环节的申请人就有理由怀疑此等遴选机制本身的客观性和公平性,最终对司法官遴选委员会及遴选结果都会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

   当然,证明候选人资质的书面材料收集与整理、遴选委员会书面审查的时间地点以及有关面试的时间地点等事务性工作,得由秘书处和办公室来做,遴选委员会无须事必躬亲,从而疏忽资格审查和面试本身之重点。

   (三)遴选结果应该具有终局的权威性

   司法官遴选委员会的遴选结果不应只是一种建议结果,[16]而应是各级人大必须予以任命的最终结果,否则,司法官遴选委员会的至上权威性就受到挑战,最终有可能将司法官遴选推回到原来的任命模式轨道,这对员额制改革来说将是致命打击,员额制改革必将由此而难以真正实施下去。何以如此?试从两个层面分析如下。

   一方面,司法官遴选委员会的运行机制就决定了其遴选结果的权威性和公正性,而遴选结果的权威性和公正性除了依赖遴选运行机制合理正当之外,还必须使遴选结果是最终的结果,即为各级人大所认可并正式予以任命的结果。如果各级人大对遴选委员会的遴选结果不予认可,被遴选出来的候选司法官最终不能被人大任命,那不管遴选机制多么合理正当,不管遴选结果如何客观公正,那都没有实际意义,是“发不了光和热”的无用功。所以,人大对于司法官遴选委员会经正式而又完整之遴选程序所遴选出来的法官、检察官候选人,应该予以认可并正式任命,[17]否则,不但会导致法院和检察院缺额司法官得不到及时补充,而且将大大影响司法官遴选委员会的权威性,并涉嫌对其基本职能的否定,兹事体大,值得深思。

   另一方面,如果司法官遴选委员会的遴选结果人大不予认可,那人大会认同谁的遴选结果呢?总不至于就让法院、检察院的空缺名额一直空着吧?显然,按照现行的改革思路,司法官遴选委员会乃是遴选司法官的唯一机构,此外的任何其他机构都不具有遴选司法官的合法性和正当性。因而,各级人大对于司法官遴选委员会所遴选出来的司法官候选人,应予以无条件认可并及时发布任命公告,以强化司法官遴选委员会的权威性。而且,缺额的司法官必须及时补上,否则,会影响到法院、检察院司法职能的正常履行,并由此对我国法治建设带来甚深之危害。而各级人大本身都有维护法治之基本义务。[18]准此以观,各级人大从维护法治,保障各地法院、检察院有足够的法官、检察官来履行司法权的角度出发,也应该对司法官遴选委员会经正当程序遴选出来的司法官及时予以任命。

  

四、结语

  

   综上所述,应然的司法官遴选委员会运行机制必须具备三个要件:(1)时间上的充足性;(2)过程上的亲历性;(3)结果上的权威性。

   所谓时间上的充足性,系指司法官遴选委员会务必在较为宽松的时间限度内开展遴选工作。实践中一天之内遴选出几百甚至上千名司法官候选人,这种时间急迫、过程草率的形式主义遴选工作,就是时间上不具备基本充足性的表现。应然上的司法官遴选委员会在遴选时不应如此,而理应保障平均每个候选人有至少15分钟的时间与遴选委员会委员面对面交流。

   所谓过程上的亲历性,主要指应然的司法官遴选委员会在遴选司法官时务必有面试这个环节。唯有如此,才能真正判断候选人是否具备当司法官的基本素养,以及他们的价值观念是否偏离社会主流价值观、他们的个性气质是否适合做一名法官、检察官。亲历性还要求对于候选人的书面审查,遴选委员会不能将之委托给秘书处或法官遴选工作办公室、检察官遴选工作办公室,而应逐个亲自开展审查。这是确定面试名单的核心过程,亦是遴选委员会在面试过程中能做到针对不同的面试人员开展有针对性的提问的必要条件。否则,由于遴选委员会本身对面试人员知之甚少,面试依然只能流于形式,达不到预期的效果。

   所谓结果上的权威性,是指遴选委员会遴选出来的司法官候选人,各级人大应当予以认可,并尽可能早地发布任命公告,以免影响到法院、检察院缺额法官、检察官的及时补充。更主要的是,人大的及时任命才是证明司法官遴选委员会具有足够权威性的最重要的标志,亦是人大对司法官遴选委员会遴选机制充分认可的外在表现。过程的权威性要靠结果本身获得充分认可来保障,司法官遴选委员会运行机制不管如何合理正当,如果它的遴选结果得不到人大的拥护,它遴选出来的司法官候选人难以从法律上转化为正式的法官、检察官,那司法官遴选委员会的运行机制无论如何完美无瑕,都只是一种发挥不了实质功能的花瓶。

   反观现实,实践中的司法官遴选委员会运行机制基本满足不了此三要件,在时间上的充足性及过程上的亲历性方面表现得尤为显著。司法官遴选委员会运行机制在实然与应然上的此等差距如何缩小,此诚司法官遴选委员会面临的首要问题,亦是新一轮司法体制改革能否经得起时间检验的核心问题。强化司法官遴选委员会在司法官遴选过程中的话语权,保障司法官遴选委员会真正主导司法官的遴选,乃司法官员额制改革取得实质进步之关键。

   注释:

   [1] 参见陈波:《法官遴选制度与司法能力建设——以两大法系法载官遴选制度为例》,载《北京社会科学》2014年第1期;陈国飞:《我国检察官遴选制度及其完善》,载《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15年第4期;姚莉:《比较与启示:中国法官遴选制度的改革与优化》,载《现代法学》2015年第4期;乐巍、陈璐:《法官员额制改革背景下法官遴选制度的困境与出路——基于C中级法院法官遴选制度运行状况的实证分析》,载《法律适用》2016年第4期;赵恒:《当前改革背景下构建规范的法官遴选机制研究》,载《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2016年第1期;李鑫:《法官遴选委员会制度构建研究》,载《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2期;王欣:《我国司法官遴选与惩戒制度设计中的三个基本问题》,载《宁夏社会科学》2017年第4期;董和平:《我国省级法官遴选委员会问题研究》,载《求索》2017年第12期,等等。

[2] 孟焕良:《入额标准:让高素质法官脱颖而出——聚焦法官员额制改革系列报道之二》,载《人民法院报》2015年8月4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司法官   遴选委员会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697.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