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朝兵:奥巴马时期美国的“印太战略”

——基于美国大战略的考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91 次 更新时间:2019-01-04 23:35:40

进入专题: 奥巴马   印太战略   中美关系  

仇朝兵  
发挥东盟的核心作用;第二,把东亚峰会发展成就紧迫的战略和政治议题(包括核不扩散、海上安全、气候变化等)进行实质性接触的论坛。(99)2011年7月,克林顿国务卿在印度钦奈发表演讲时表示,美国希望与印度及所有朋友和盟国合作,把东亚峰会建设成亚太地区处理政治和安全议题的首要论坛。(100)

   在南亚,美国积极参与了南亚区域合作联盟(South Asian Association for Regional Cooperation,SAARC)的活动。2007年,美国开始作为观察员加入南亚区域合作联盟。2014年11月,美国助理国务卿比斯瓦尔在尼泊尔加德满都出席第18次南亚区域合作联盟峰会并发表演讲。美国还支持南亚区域合作联盟继续寻求建立南亚自由贸易区的努力。

   此外,美国还通过“美日澳”和“美日印”三边战略对话与合作,推动塑造以规则为基础的印太地区海洋秩序。在“美日澳”三边战略对话中,美国最关注的是地区架构建设,三方确立了将继续“以秩序为中心”而非“以威胁为中心”的合作原则。(101)在奥巴马执政时期,无论是三边部长级战略对话,还是三边领导人会议,抑或是三边最高军事人员的对话,三方都强调三边战略伙伴关系对于确保自由、开放、和平、稳定、民主、繁荣和以法治为基础的亚太和印度洋地区及世界的重要性,支持在亚太地区和印度洋建立基于规则的海洋秩序,并呼吁所有国家尊重国际法,尊重航行和飞越自由。(102)

   首次“美日印”三边对话于2011年12月在华盛顿举行,到2015年6月一共举行了七次助理国务卿级对话。对话涉及海上安全、经济合作、印度洋商业链等多个领域。2015年9月,三国举行了首次三边部长级对话,就共同关心的海上安全、亚太地区的架构以及三方合作交换了看法,强调了三国在印太地区利益的趋同、国际法和和平解决争端的重要性、航行和飞越自由,以及不受阻碍的合法的商业活动。(103)这标志着“美日印”三边对话正式升级,三方对话已经制度化。

   通过巩固和更新与传统盟国的关系,建立新的伙伴关系,加强与印太地区内多边组织联系,以及加强“美日澳”“美日印”等“微多边”广泛合作,美国维护和塑造了以规则为基础的有利于维护其在该地区的长期存在和长远利益的地区秩序。

   理解和分析当前美国的大战略,既要重视其政治、军事、安全维度,也要重视其经济和文化维度;既要看到其大战略关注的长期战略目标,也要看到其重视的眼前议题;既要重视其宏大的战略构想,也要关注其具体的战略实践。把美国的“印太战略”放在其大战略视野下进行考察,看到的是不同于多数关注印太地区军事安全领域的论著所描述的景象。美国的利益和关注是全方位的,其“印太战略”的实施涉及的内容非常广泛:既关注与该地区在军事、安全及政治领域的战略关系,也关注经贸关系、科学技术、教育与人员交流、环境保护与气候变化、能源安全等领域的深度合作;既重视政府间的对话与官方关系的发展,也强调民间交流和公共外交手段的运用;既重视加强与传统盟友的关系,也重视开拓与新兴国家的关系;既重视发展与本地区主要大国的关系,也不忽视与小国的合作;既重视发挥本地区多边组织和多边机制的作用,也强调通过双边互动来应对或解决特定问题;既强调增强其自身的实力,也重视利用或发挥其盟友和伙伴的力量。美国在所有这些方面采取的行动都是服务于其整体战略目标的,即加强美国在该地区的存在,塑造该地区的秩序,捍卫美国的利益。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之后,美国逐步开始推动塑造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与日本、印度、澳大利亚的战略协作更加明确。值得注意的是,美、日、印、澳四国间的战略协作不是美国分别与其他三国进行的战略协作,而是四国共同推动的战略协作。美国“印太战略”未来的发展及其对印太地区格局和中国面临的地区安全环境的影响值得关注。美国“印太战略”的具体实践反映了这一地区复杂和迅速变化的现实,中国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影响因素。显然,美国“印太战略”的实施有平衡中国或消弭中国之影响的意图,但从大战略的角度完整地理解美国在印太地区的行为,需要看到其目标或关注的多样性。美国是一个全球性大国,其利益和关注都是全球性的。就中美两国在印太地区的互动而言,中国也需要用大战略的眼光,历史、全面、理性地审视美国与该地区相关国家之间的互动。中国在思考自己面临的地区安全环境时,既要考虑美国的影响,也要考虑区域内其他国家或行为体的影响;既要考察中美互动的状态,也要考虑与其他行为体互动的状态;要客观审视美国的政策目标或战略意图与其政策或战略实施效果之间的差距,区分意图和能力之间的差别,不可把其战略意图混同为能力或政策效果,以免影响对自身的地区安全环境的判断。

   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存在非常广泛且影响深远。美国与中国周边国家的关系有其历史渊源,依然在一定程度上受制于冷战时期形成的地区安全结构。这种安全结构是以历史经验、制度认同、利益判断为基础的。中美之间的合作和共同利益非常广泛,两国间的战略竞争属于和平竞争。在这种竞争中,经济发展、社会治理、价值观念、生活方式等方面的竞争更加重要。客观、全面地认识美国的“印太战略”有助于中国更清醒地认识自身所处的地区安全环境,塑造有利于自身和平发展的国际环境。

   衷心感谢《美国研究》匿名评审专家及赵梅、徐彤武、韦伟、何维保、齐皓、王玮等师友提出修改建议,错谬之处概由笔者负责。

   ①Rory Medcalf,"The Evolving Security Order in the Indo-Pacific," in David Brewster ed.,Indo-Pacific Maritime Security:Challenges and Cooperation(National Security College,July 2016),p.8.

   ②Rory Medcalf,"In Defence of the Indo-Pacific:Australia’s New Strategic Map," Australi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Vol.68,No.4(2014),pp.470~483;Rory Medcalf,"Reimagining Asia:From Asia-Pacific to Indo-Pacific," The Asan Forum,Vol.4,No.6(November~December 2016),available at:http://www.theasanforum.org/reimagining-asia-from-asia-pacific-to-indo-pacific/,2016.12.13.

   ③Priya Chacko,"The Rise of the Indo-Pacific:Understanding Ideational Change and Continuity in India’s Foreign Policy," Australi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Vol.68,No.4(2014),pp.433~452.

   ④Lisa Curtis,etc,Shared Goals,Converging Interests:A Plan for U.S.-Australia-India Cooperation in the Indo Pacific(Washington,D.C.:The Heritage Foundation,2011),available at:http://report.heritage.org/sr0099,2017.12.29.

   ⑤C.Raja Mohan,Samudra Manthan:Sino-Indian Rivalry in the Indo-Pacific(Washington,D.C.: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2012).

   ⑥Rory Medcalf,"The Balancing Kangaroo:Australia and Chinese Power," Issues & Studies,Vol.50,No.3(September 2014),pp.103~135.

   ⑦Frederic Grare,The India-Australia Strategic Relationship:Defining Realistic Expectations(Washington,D.C.: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2014).

   ⑧David Brewster,"Australia,India and the United States:The Challenge of Forging New Alignments in the Indo-Pacific," United States Studies Centreat the University of Sydney,August 2016.

   ⑨Euan Graham and Henrick Z.Tsjeng eds.,Navigating the Indo-Pacific Arc(Singapore: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RSIS Monograph No.32,November 2014.

   ⑩John F.Bradford,"The Maritime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Implications for Indo-Pacific Sea Lanes," Contemporary Southeast Asia,Vol.33,No.2(2011),pp.183~208.

   (11)Erin Zimmerman,"Security Cooperation in the Indo-Pacific:Non-traditional Security as a Catalyst," Journal of the Indian Ocean Region,Vol.10,No.2(2014),pp.150~165.

   (12)Toshi Yoshihara,"The US Navy’s Indo-Pacific Challenge," Journal of the Indian Ocean Region,Volume 9,No.1(2013),pp.90~103.

   (13)Mohan Malik ed.,Maritime Security in the Indo-Pacific:Perspectives from China,India and the United States,(Lanham,Maryland:Rowman and Littlefield,2014).

   (14)Rajiv K Bhatia and Vijay Sakhuja,"Indo-Pacific Region:Political and Strategic Perspectives,"(New Delhi:Indian Council of World Affairs,2014).

(15)David Scott,"The ‘Indo-Pacific’:New Regional Formulations and New Maritime Frameworks for US-India Strategic Convergence,(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奥巴马   印太战略   中美关系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370.html
文章来源:《美国研究》2018年第0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