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朝兵:奥巴马时期美国的“印太战略”

——基于美国大战略的考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91 次 更新时间:2019-01-04 23:35:40

进入专题: 奥巴马   印太战略   中美关系  

仇朝兵  
与此同时,美国还不断在韩国部署各类先进武器,深化两国在导弹防御方面的协调,并决定在驻韩美军基地部署“末端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简称THAAD,即“萨德”)。

   为加强美菲联盟,美国与菲律宾签署了为期十年的《加强防务合作协议》(Enhanced Defense Cooperation Agreement),升级和加强了两国间的防务合作。根据协议,美军获准在未来十年内进入菲律宾军事基地,增加在菲律宾轮换部署人员的数量,在菲律宾预置武器、国防物资、驻军、文职人员和国防承包商,以及船只和飞机等。此外,美国与菲律宾将加强军事演练,美国将帮助菲律宾实现军事力量现代化。

   在升级和强化与传统盟国的防务与安全关系的同时,美国与越南、印度、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新的力量中心或伙伴的军事关系也取得很大进展。

   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与越南的安全合作逐步走向深入。2010年,美越军方举行首次副部长级国防政策对话。2011年9月,美越两国签署《关于提升双边防务合作的谅解备忘录》(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on Advancing Bilateral Defense Cooperation),确立了双边防务合作优先关注的领域。2015年6月,美越两国国防部长签署《关于防务关系的共同愿景声明》(Joint Vision Statement on Defense Relations),为两国在国防贸易及军事装备共同生产等领域的合作打开了大门。(63)2016年5月,美国宣布全面解除对越南的武器禁运。

   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与印度的战略与安全合作也不断深化。美国希望通过发展与印度的防务关系,提升印度为本地区特别是印度洋地区的安全做出贡献的能力。(64)2010年,美国与印度举行了首次战略对话。2012年,两国就“国防技术与贸易倡议”(Defense Technology and Trade Initiative)达成一致,约定美国将向印度转让各种武器和技术,直至共同生产和共同开发武器,并支持高科技领域的合作。2015年1月,奥巴马总统访问印度,双方就两国新的《防务合作框架协议》(Framework for the India-U.S.Defense Relationship)达成共识。2016年8月,两国国防部长正式签署《后勤交流备忘录协定》(Logistics Exchange Memorandum of Agreement),按照协定,美印两军今后将互相提供军事后勤支持,使用对方的海、陆、空军事基地进行补给、维修和休整等后勤作业。

   此外,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还提升了与印度尼西亚、新西兰、新加坡的防务与安全合作,特别是预防和应对地区非传统安全挑战、反对恐怖主义及海上安全方面的合作。美国与孟加拉国的军事合作关系也有所发展。

   2.与区域内国家合作应对各种安全挑战

   就印太地区整体而言,尽管冷战结束以来总体上保持着相对稳定,但也存在各种安全挑战。美国在该地区关注的安全议题既包括防止核扩散、相关国家之间的领土主权争端、海上安全及所谓的“航行自由”等传统安全挑战,也包括恐怖主义威胁、太空与网络安全、海盗袭击、流行性疾病、气候变化、自然灾害等非传统安全挑战。

   (1)防止核扩散和反对恐怖主义是美国最急迫的安全关注

   “九一一”事件发生后,美国政府一直把恐怖分子与核武器的结合及可能针对美国发动的袭击视为最大威胁,高度重视防止核扩散和反恐问题。朝核问题是美国在印太地区首要关注的防止核扩散议题。针对朝鲜多次进行核试验和导弹试射,除通过联合国动员国际社会对朝鲜进行严厉制裁外,美国还施压于中国,试图通过中国影响朝鲜的核政策。同时,美国还努力推动与中国、印度等国的合作,特别是在防止核材料、核技术扩散以及和平利用核能和核安全方面进行合作。

   印太地区,特别是东南亚和南亚、中亚,深受恐怖主义之威胁。美国在该地区反恐的首要目标是清除基地组织及其在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地的附属组织。2011年5月1日击毙本·拉登,是美国在反恐领域取得的重大成果。欲彻底清除恐怖主义,必须清除恐怖主义滋生的土壤。因此,美国与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日本、新加坡、中国、印度、巴基斯坦等几乎所有印太地区的国家都开展了各种形式的反恐合作,包括国内能力建设、信息共享、反叛乱行动等,并对其他易受恐怖主义渗透的国家进行经济援助。

   阿富汗是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反恐活动和反恐合作的首要关注。美国大力推动阿富汗重建,加强阿富汗安全部队和政府的能力,以使它们未来能够在阿富汗承担领导责任。驻阿富汗的美国军队和国际安全援助部队打击了叛乱力量,以防止塔利班具备推翻阿富汗政府的能力。阿富汗的反恐行动和重建事业离不开周边国家特别是巴基斯坦的合作。美国与巴基斯坦建立了一种以共同利益和相互尊重为基础的关系,支持巴基斯坦提升反恐能力,以防止巴基斯坦成为基地组织的安全港。

   美国与孟加拉国、印度、印度尼西亚等国都进行了深入的双边反恐合作。通过签署“反恐合作倡议”(The Counterterrorism Cooperation Initiative),美国与孟加拉国之间的反恐信息共享与交流得以改善。2016年6月,孟加拉国加入了美国“反恐怖主义伙伴关系基金”(Counterterrorism Partnerships Fund),这使美孟两国进一步扩大了双边反恐伙伴关系,推进了合作项目的开展。2010年,美国与印度签署了《美印反恐怖主义合作倡议》(The India-US Counter Terrorism Cooperation Initiative)。通过“国土安全对话”(Homeland Security Dialogue)等机制,两国在反恐与信息共享等方面进行了合作与磋商。美国与印度尼西亚也在反恐与安全领域进行了密切合作。

   除了双边反恐合作外,美国还积极参与印太地区多种多边反恐合作机制的活动。美国每年都与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文莱等国海军在东南亚海域举行名为“东南亚合作与训练”(Southeast Asia Cooperation and Training)(原名“东南亚反恐合作”)的年度联合反恐训练演习,截至2016年8月已举行了15次。美国、澳大利亚、中国、印度、日本、新西兰、俄罗斯、韩国八国与东盟十国还参加了东盟防长扩大会议机制下的反恐演练。

   (2)海上安全与“航行自由”一直被美国视为其至关重要的国家利益

   美国开展的“航行自由项目”(Freedom of Navigation Program)目的是反对可能会限制其海上自由的过分海洋诉求。(65)航行自由,特别是连接美国与其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区伙伴的航线的安全,是奥巴马政府与印太地区相关国家互动中的一个重要关注。美国通过双边或多边形式与这些国家进行了广泛的海上安全合作。因2009年之后中国与有关国家在东海和南海问题上的主权争端日益突出,奥巴马政府不断打着“航行自由”的旗号,联合印太地区其他国家共同对中国施加压力。2011年9月的美澳两国外长和防长“2+2”会议就构建新的安全合作框架和亚太地区的安全形势展开磋商并发表联合公报,称南海航行自由与和平稳定事关美澳两国以及国际共同体的利益,呼吁中国及其邻国遵守《南海各方行为宣言》(Declaration on the Conduct of Parti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保持克制,以和平手段解决分歧。(66)2015年10月,澳大利亚国防部长玛丽斯·佩恩(Marise Payne)发表声明表示,澳大利亚没有参与美国海军在南海的行动,但它坚定地支持美国的航行自由政策。(67)在航行自由问题上,日本和澳大利亚也多次公开表示支持美军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动。

   除了与传统盟国和伙伴开展海上安全合作外,美国与印度、印度尼西亚、孟加拉国等国的海上安全合作也取得很大进展。海上议题已成为美国与印度战略对话关注的重要议题,这主要是因为印度的崛起改变了美国对它的看法。印度海军是该地区最强大的海军,美国希望印度在21世纪成为印度洋地区重要的安全提供者。两国希望通过海上合作,为环印度洋地区提供安全和稳定的环境。(68)美印两国领导人在2010年发表的联合声明中指出,印度和美国对亚洲、印度洋地区和太平洋地区的和平、稳定和繁荣有相同的看法。(69)2015年9月,美国、日本和印度举行首次三边部长级对话,共同强调了国际法与和平解决争端、航行和飞越自由以及在包括南中国海地区不受阻碍的合法商业活动的重要性,并在强调三国在印太地区日益增长的利益汇合的同时,同意共同致力于通过加强协调来维护海上安全。(70)

   (3)网络安全是奥巴马总统任内高度重视的问题

   美国和日本之间的首次网络对话于2013年5月举行,到2017年已经举行了五次。每次对话都讨论了两国在网络议题上的广泛合作,包括重要基础设施的保护、能力建设、网络犯罪、网络空间的国家安全等议题。2013年10月,美国国防部和日本防卫省建立了美日网络防御政策工作组。2015年5月,美日网络防御政策工作组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在发生威胁两国安全的严重网络事件时,美国国防部和日本防卫省将会密切磋商并采取适当的合作行动。美国国防部将通过各种管道与日本防卫省磋商并支持日本。(71)

   2011年9月,美国和澳大利亚外长和国防部长举行“2+2”磋商,讨论在网络议题上进行密切合作的重要性。两国在会后发表的《关于网络空间的联合声明》中表示,寻求推动建立安全、灵活和可靠的网络空间,合作应对网络安全威胁。(72)2016年1月20日,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宣布,在两国业已非常密切的网络安全合作的基础上,澳大利亚和美国将举行年度网络安全对话。

   2011年7月,美国与印度签署了一份关于网络安全的谅解备忘录,目的是推动两国政府负责网络安全的组织密切合作和及时交换信息。(73)2015年8月,美印两国举行了网络对话,就全球信息安全问题进行磋商,内容涉及网络威胁、提高网络安全信息共享、网络事件管理、网络安全合作、打击网络犯罪、互联网治理、国家在网络空间的行为规范等议题。(74)2016年8月,美国与印度签署了为期五年的《美印网络关系框架》(Framework for the U.S.-India Cyber Relationship),就两国网络安全合作的共同原则、主要合作领域、主要合作形式和机制等做出了具体规定。(75)

   (4)气候变化是急迫且日益增长的安全挑战

   奥巴马政府认为气候变化是对美国国家安全的急迫而且日益增长的威胁,因而特别注重推动全球气候变化议程,并把这一议题写入了2015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除了通过多边国际机制推动国际气候变化议程外,奥巴马政府还以双边方式推动与印太地区各国在气候变化及环境保护等相关问题上的合作。

为应对全球环境面临的挑战,美国与印度在气候变化、能源安全等领域进行了深入合作。2009年,美国与印度达成了《清洁能源、能源效率、能源安全和气候变化谅解备忘录》(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between the Government of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the Government of India to Enhance Cooperation on Energy Security,(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奥巴马   印太战略   中美关系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370.html
文章来源:《美国研究》2018年第0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