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晓原 穆蕴秋:科学出版乌托邦:从开放存取到掠夺性期刊(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09 次 更新时间:2018-10-21 23:33:24

进入专题: 科学出版   开放存取  

江晓原 (进入专栏)   穆蕴秋  
Beall)发表在《自然》上的文章把这类期刊称为“掠夺性期刊”(predatory journal),它们常用以下欺骗手法:

   对“论文处理费用”没有明码标价,先接受稿件后寄送账单;

   不经事前征询就将知名学者列入编委会,或干脆伪造编委会成员名单;

   刊名往往模仿知名期刊,并冠以“国际”(International)、“全球”(Global)、“世界”(World)等字样;

   网站主页挂出的办公地址往往在欧美发达国家,而汇款的账户银行地址却往往在落后的发展中国家;

   伪造国际期刊标准编号(ISSN);

   伪装成 SCI期刊,甚至伪造影响因子。

   二〇一〇至二〇一六年,比尔曾逐年推出“掠夺性期刊”黑名单(Beall’s Lists),在学界引起极大关注和讨论。但是这样的工作,无论是在理论建构上还是实际操作上,都极为艰巨。与此相应,另一些研究揭露的数据也触目惊心:二〇一〇年 “掠夺性期刊 ”约为一千八百份(对应发文数五万三千篇),至二〇一四年已激增至八千份(对应发文数四十二万篇)!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掠夺性期刊 ”已成为 “开放存取运动 ”当前最大的灾难性后果。

   西方开放存取/掠夺性期刊疯狂掠取中国科研经费

   到这里,有一个问题自然会浮现出来:既然“开放存取运动”是一门赚钱生意,近年中国作者在国外期刊上发表论文的数量又大幅增长,那么开放存取期刊有没有开始赚中国作者的钱?赚了多少?这样的问题不仅有学术意义,更有现实意义。

   上面的问题确实是可以解答的,为此我们选择了八种颇有代表性的开放存取期刊,作为统计分析对象。这八种期刊之所以入选,各有重要原因。相同原因是二〇一七年中国作者在其上的发文数量全都超过了一千篇;

   统计数据详见下表(按二〇一七年期刊发文数量排序):

   数据说明:科睿唯安(Clarivate Analytics)发布的web of science核心合集 SCI和 JCR数据库,采集日期:二〇一八年一月二十二日。表中影响因子为二〇一六年的数值。表中左起第七栏“每篇收费”来自各期刊官网二〇一七年报价。因Tunor Biology已在二〇一七年被清除出 SCI,表中以二〇一六年数据代之。

   首先,从表中数据可以看到,表中大部分期刊在这五年中发文数量都大幅增长,后来居上的Scientific Report从二〇一二年的八百零四篇增长到二〇一七年的两万五千七百四十九篇,增长了三十二倍;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 Medicine增长了四十四倍多;Oncotarget更是增长了六十一倍。

   其次,要了解这些开放存取期刊如何掠取中国的科研经费,从表中可以看到触目惊心的数据。将左起第五列的数值(二〇一七年中国作者发文数)乘以左起第七列的数值(每篇收费),就得到左起第八列的数值(二〇一七年中国作者贡献费用):

   在表中前七种开放存取期刊上,仅仅二〇一七年一年,中国作者就贡献了近六千万美元,或者说三亿八千多万人民币!

   然后,我们还可以从该表初步估算中国作者向国外开放存取期刊贡献费用的总规模:表中显示,二〇一七年中国作者在表中前七种期刊上总共发表了两万九千二百三十二篇论文,单篇论文的平均费用是两千零三十美元;而SCI数据库显示,二〇一七年中国作者总共发表了六万九千零五十一篇开放存取论文,我们保守假定,平均每篇的费用为一千七百美元,则二〇一七年中国作者向开放存取期刊贡献的总费用约为七亿六千万人民币。

   笔者还用同样的方法和同样的数据来源,估算了二〇一六年中国作者向开放存取期刊贡献的总费用,同样约为七亿六千万人民币。由于我们采用了保守的估计(实际每篇费用很可能更高),这显然只是总规模的下限。考虑到这些费用几乎全部是用科研经费报销的,所以这些都是中国纳税人的钱。

   最后,再看看表中二〇一七年中国作者在这八种期刊发文总数中的占比:臭名昭著的Tunor Biology高达65.5%,Oncotarget高达80.3%,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 Medicine更达到了惊人的95.3%,简直就是为中国作者量身定制的美国期刊!

   从上述八种在中国疯狂吸金的开放存取期刊,到已经引起国际上正直学者抨击的“掠夺性期刊”,其间的过渡是非常平滑的。种种迹象表明,中国的科研经费,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和规模,大量流入国外一些性质非常可疑的期刊囊中。考虑到如今全球开放存取期刊已超过一万种,及时重视这个问题,对中国的科研管理部门来说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认清本质,中国千万不能去这摊浑水

  

   二〇一七年初,当一百零七篇中国作者论文被撤销事件刚刚曝光时,笔者就在《光明日报》上发表了题为《应该尽快公布掠夺性期刊黑名单》的文章,明确主张:

   有关部门(比如教育部)应该尽快公布一个国外“掠夺性期刊”的黑名单。《肿瘤生物学》就应该在名单上。对于黑名单上的期刊,在上面发文章不算学术成果,版面费不得在科研经费中报销。当有关管理当局还在为“黑名单”的提法瞻前顾后犹豫不决时,有些基层管理部门早已采取了应有的措施。例如表中PLOS ONE、Medicine、Oncotarget、Scientific Report四种期刊,在中国一些科研机构和医院中已经有了“四大水刊”(缩写为PMOS)的恶名,据说有些高校和医院已经规定不能报销在这“四大水刊”上发表文章的费用,这无疑是一个正确而有力的措施。最近又出现了一份有四十五种国外SCI期刊的名单,已被国内一些媒体直接称为“黑名单”。

   所谓的“开放存取运动”,兴起到今天已经超过二十年了,这个运动所许诺的科学出版乌托邦并未降临,我们看到的,却是越来越多的开放存取期刊给大出版集团提供了新的利润增长点。在能够收费的开放存取期刊那里,阅读确实是免费了,但社会仍然在为这些期刊支付费用,只是从传统订阅期刊的“后端付费”(订阅或购买者支付期刊费用)改成了“前端付费”,期刊还未上线,作者的“论文处理费” 已经支付给期刊了。这还使期刊处于更为有利的地位,因为“前端付费”帮助期刊规避了几乎全部的财务风险。

   所以“开放存取运动”的结果,传统期刊的“奶酪”总体并未受损,期刊出版商却利用开放存取期刊找到了新的“奶酪”,大出版集团的暴利有增无减,锦上添花。

   更需要警惕的是,开放存取期刊带来的新利润,是以严重伤害科学的学术生态为代价的,因为这些利润实际上绝大部分是靠发表低端甚至垃圾论文而获得的,而这些急剧增长的开放存取论文的发表,使得科学论文发表的学术标准进一步降低和混乱——想想“二百五十九美元发到死”的期刊吧,这不是在彻底颠覆“发表”的基本意义吗?西方世界那些长袖善舞的玩家,洞悉了当今世界科学日益泡沫化、商业化的趋势,随之起舞,成功地从中渔利,却对科学未来的学术生态毫不顾惜。

   海量发表低端论文的开放存取期刊,作者借它们实现稻粱谋,出版商借它们获取利润,唯有读者是不需要它们的,因为这些低端论文几乎不会有读者。现实形成了对《布达佩斯开放存取宣言》中乌托邦叙事的辛辣讽刺。

   如果说,“开放存取运动”还没有在中国大行其道,开放存取期刊还没有在中国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这绝不应该被看成“未和国际接轨”的遗憾,反而应该看成中国科学期刊的幸运。有些国外的开放存取期刊已经来和中国出版机构讨论“国际合作”了,我们有必要提高警惕,如果为了赚几个小钱,或是为了“国际合作”的虚名,最后损毁了自己在国际出版界的清誉,就得不偿失了!

   而被我们许多人顶礼膜拜的“国际科学共同体”,面对“开放存取运动”这种极具欺骗性又极度商业化的乱流,如果还能够有抵抗能力或自我修复能力的话,开放存取期刊终将盛极而衰,我们中国科学期刊千万不能去这摊浑水。

  

  

进入 江晓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科学出版   开放存取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界动态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932.html
文章来源:《读书》2018年10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