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尼·桑德斯:寡头政治毁掉了美国民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91 次 更新时间:2018-09-07 11:27:59

进入专题: 寡头政治   民主   美国选举  

伯尼·桑德斯  
竞选筹资体系和很多人并不是直接相关,但人们看不到或是不理解竞选筹资与公共政策发展实施有着巨大关联,包括他们关注的那些问题。

   请一定要理解。有钱人给候选人捐款不是白捐的。他们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回报。如果捐款了,他们希望能够采取他们提议的行动。更有力量的团体甚至不需要国会起草法案——他们直接自己写。他们只需要找一个人能将写好的法案引入立法程序。

   以下是权钱交易和腐败的竞选筹资体系的实例:

   2008年,美国经历了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很多专家都认为这场危机的起源是比尔·克林顿通过的对华尔街放松监管的法案。

   为成功通过该法案,撤销《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Glass-Steagall Act),权贵们在过去五年中花费12亿美元不断游说,并支持大选。最后他们如愿以偿,美国人们面临了可怕的衰退。

   与其他工业化国家不同,在美国,药品公司可以随意为处方药定价。结果,美国的处方药是全世界最昂贵的。制药企业每年斥资2.4亿美元雇用1399位说客。这个说客数量是国会议员数量的2.5倍。在2012年的大选中制药业贡献了5000万美元。老实说,在我印象里,大型药业公司从未输过一场立法战。他们赢了,美国民众输了。

   美国一年的国防预算约6000亿美元,这比全世界第二名至第八名之和还要多。国防开支大大超出预期,很多都是不必要的浪费。军工团体在2012年大选中花费了1.64亿美元用于游说。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但我们国家用于社保资金就被挤占了。

   科学界已经确定气候变化是由于人类活动导致的,主要是燃烧化石燃料引起的碳排放过量,这也是我们国家目前面临的最主要的环境危机。但是美国的一大主要政党——共和党,他们不仅拒绝采取措施转变能源体系,而且还不承认气候变化的事实。2012年大选时,化工企业贡献了2.5亿美元用于支持竞选以及雇用说客。他们依旧开采、提炼、燃烧石油,而我们所有民众都不得不忍受气候变化带来的灾难性影响。

  

反对富人干预政治

  

   1863年11月19日,亚伯拉罕·林肯站在宾夕法尼亚州惨烈的葛底斯堡战场上,做了美国史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演说。在演说末尾,林肯说:“我们要在这里下定最大的决心,不让这些死者白白牺牲;我们要使共和国在上帝保佑下得到自由的新生,要使这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永世长存。”2016年的竞选筹资体系如此腐败,亿万富翁和特殊利益群体的政治权力如此巨大,我非常担心“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将会在美国消失。

   我们不能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6年前公民联合会一案的判决告诉富人们:你们已经掌控了美国经济,现在你们也有机会收买美国政府、白宫、参议院、众议院、州长、立法院以及各州的司法机关。

   人们不认为用大笔现金交换政治参与权与影响力是腐败行为,正是这种荒谬的态度导致了公民联合会一案的判决。

   总统大选时,富人们将数十亿美元洪水般地投入到政治领域。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公民联合会一案判决后立刻兴起的团体——使得最富裕阶层和大型企业为竞选注入无限的资金。

   虽说理论上这些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成员和候选人是相互独立的,但实际上他们对竞选的影响力甚至比候选人自己还要大得多。

   正如前总统吉米·卡特所说,不受限制的竞选资金捐助“违背了美国原先政治体系的初衷。现在美国只有寡头政治,无限制的政治贿赂成为提名总统候选人或当选总统的主要影响因素。州长、参议员和国会成员的情况也是如此。现在我们的政治体系已经遭到颠覆,它只是用来为主要的献金者提供回报”。

   竞选筹资改革不是进步主义的问题,也不是保守主义的问题,这是美国的问题。所有美国人都应该关注这一点,不论持何种政治理念,人人都想保留我们民主政治体系的初衷,我们的民主也是全世界持续时间最长的,政府本应该代表人民的利益,而不是少数权贵的利益。

   我竞选期间,竞选筹资改革是我关注的主要问题之一。我告诉所有人,如果我获选了,我将用以下几种方式来与寡头政治团体抗争。我不是下届总统,但我认为这些方式值得下届总统尝试。必须尽快改革竞选筹资体系。以下是我具体的想法:

   首先,我们必须通过宪法修正案,推翻公民联合会案以及1976年巴克利诉瓦雷奥案(Buckley v. Valeo)的判决,巴克利诉瓦雷奥案的裁决告诉人们,取消对候选人的捐款限额目的是保障捐助人言论自由的权利,这一观点荒谬至极。此外,我们还必须推翻麦卡渥恩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McCutcheon v. FEC)的判决,这一判决取消了个人在两年内对某一政党或候选人捐款额的限制。国会和州政府有权力限制大选中的权钱交易。我非常自豪自己在参议院提出了这样的宪法修正案。

   我们需要通过立法,要求捐赠巨额数字的富人和企业公开他们的资金流向。我们强烈要求实现竞选筹资体系的透明化,包括公开外部团体的捐助情况。下一届总统没有理由不签署行政令,要求竞选公开竞选资金。

   我们需要转变为靠公众支持的以小额捐助为主的竞选模式,也要推动我引以为豪的《公平选举法案》(The Fair Elections Now Act)的顺利通过。

   我们的目标是让所有美国人,不论收入多少,都能够参与政治,也都可以竞选公职,无需祈求从富人手中得到捐款。

   候选人也无需问亿万富翁自己应该怎样做才能获得他们的资金支持。

   候选人的主要工作是与大多数的民众交流——工薪阶层、中产阶级、低收入人群、老年人、孩子、病人、穷人——与他们讨论应如何改善他们的生活。

   我这次竞选的最为成功之处在于我告诉世界,不靠政治行动委员会和大额捐赠,依然能够组织一场成功的竞选。我们从800万次捐赠中获得2.32亿美元,这些钱来自250万民众,每次平均捐款额为27美元。

   我的竞选一遍又一遍地说明,美国民众彻底厌倦富人收买选票、破坏民主的做法。

   因此我们必须进行竞选筹资改革——真正意义上的改革。

  

   (作者:伯尼·桑德斯,中文本译者:钟舒婷 周紫君)

    进入专题: 寡头政治   民主   美国选举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185.html
文章来源:法意读书 公众号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