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仕凯:政治社会:关于现代国家政治基础的中层理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38 次 更新时间:2018-08-28 21:54:49

进入专题: 政治社会   现代国家   政治发展   中层理论  

汪仕凯  
因为只有当国家权力集中于中央政府时,现代国家才具有按照国家意图来配置社会资源、改造社会的足够能力,可以说国家权力的集中是打造支配型政治社会的关键。现代国家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来具体的构造政治社会,但是社会资源是打造政治社会的原始材料,因此社会资源如果是比较分散的,那么现代国家就能更加容易的依照自己的意图来创设政治社会,如果社会资源比较集中于几个社会集团手中,那么现代国家就不得不更多的尊重社会本来的特性而打造政治社会,这就意味着此时的政治社会往往是妥协型的。

  

   政治社会是现代国家嵌入社会之后不断改造社会的产物,这就意味着在打造政治社会的过程中要保持现代国家的主动性。现代国家既要借助民族主义观念、公民身份、阶级划分、政治联盟与政治排斥关系、政党与社会组织、代表分配与选区划分规则等基本要素来改造社会,又要通过调整民族主义观念、公民身份、阶级划分、政治联盟与政治排斥关系、政党与社会组织、代表分配与选区划分规则对于现代国家而言的相对重要性来满足社会的利益要求。一般而言,如果一个国家进入现代国家建设的历史轨道越早,那么这个国家只需要建立规模有限的政治联盟就可以支撑现代国家,但如果一个国家迈入现代国家建设的历史轨道越晚,那么这个国家就必须建立规模足够大的政治联盟才可以支撑现代国家。[33]由此可见,一个国家进入现代国家建设轨道的时间先后,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打造政治社会时所需要的国家主动性的大小,因此现代国家建设的迟到者必须具备更大的主动性和对社会进行更大程度上的改造。这就是说现代国家建设的迟到者必须具备所有的基本元素,并且对各种元素之间的相对重要性进行妥善安排,在此基础上才能打造一个能够支撑自己的政治社会。

  

   任何国家的政治精英都不是在封闭的环境中构造政治社会的,全球化的政治时代提供了不同国家的政治精英相互学习和借鉴的机会,因此打造政治社会必须考虑到“世界时间”。所谓“世界时间”就是指世界历史时间顺序的阶段性特征以及重大的历史事件的深远影响,它决定了现代国家内部政治活动得以展开的具体背景或者说结构性制约,集中反映在政治精英能够借鉴的经验和模式的选择范围上面。[34]亨廷顿在为亚非拉国家的政治发展出谋划策时就强调的世界时间的重要性,他写道“如果说凡尔赛和西敏寺分别为两个世纪树立了典范,那么克里姆林宫可能就是20世纪众多现代化之中国家的最合适的样板。”[35]国际背景所形成的结构性制约对于政治精英打造政治社会的意义在于,只有形成特定类型的政治社会才能在世界历史的特定时代支撑起一个现代国家,与此同时,成功完成了现代国家建设的国家也提供了打造特定类型的政治社会的基本经验,所以政治精英必须对自身所处的时代以及应该学习的经验保持敏感。

  

   其实,“世界时间”对于打造政治社会的影响具体体现在构成政治社会的基本要素的相对重要性的变化上,任何国家在世界历史的不同阶段上打造政治社会,都需要重点的构造某些元素以适应按照国家意图改造社会的需要,例如在17世纪至18世纪的欧洲国家打造政治社会的过程中,民族主义观念、公民身份以及政治联盟与政治排斥关系占据了优先位置,而到了19世纪时政党与社会组织、阶级划分、代表分配和选区划分规则就显得更为重要了,对于在20世纪经历了深刻社会革命的俄国和中国来说,阶级划分以及强大的大众动员型政党则在打造政治社会的过程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至于迟至20世纪中叶以后摆脱殖民统治从而诞生的新国家而言,如果不能扎实的在民族主义观念、政治联盟与政治排斥关系、强大的大众动员型政党的基础上构造一个政治社会的话,那么这些国家的政治发展必然遭遇失败,同时这些新兴国家的国家命运也必定是多舛的。

  

   当然,不论一个国家的政治精英在打造政治社会时面临着怎样的限制和选择,它们毫无例外的都必须通过发展民族主义观念、公民身份、阶级划分、政治联盟与政治排斥关系、政党与社会组织、代表分配与选区划分规则等基本要素来打造政治社会,但凡能够支撑起现代国家的政治社会都不可能缺少上述基本构成要素,因此不同的国家在打造政治社会时所具有的差异性主要是上述基本要素分别占据了不同的位置而已。由于在现代国家发展的不同历史阶段,组成政治社会的基本要素在对现代国家所起的支撑作用大小方面发生了变化,所以政治社会的类型也就随之发生了变迁。进而言之,政治精英在打造政治社会时既要看到构成政治社会的基本要素的稳定性,又要注意到构成政治社会的基本要素的相对重要性变化的可能性,所以顺应时代的发展从而推动政治社会类型的更替,也是政治精英在打造政治社会时必须牢记的法则。

  

   总结而论,打造政治社会作为一种政治发展战略,必须考虑到五个重要的影响因素,它们分别是国家权力集中的程度、社会资源分布的状况、国家主动性的程度、世界时间以及政治社会类型更替的可能性。打造政治社会是现代国家的政治发展战略不可或缺的重要议题,特别是对于迈入现代国家建设的历史轨道时间不久的新兴国家来说,能否在国家权力集中的程度、社会资源分布的状况、国家主动性的程度、世界时间、政治社会类型更替的可能性等多重制约下,恰当的安排民族主义观念、公民身份、阶级划分、政治联盟与政治排斥关系、政党与社会组织、代表分配与选区划分规则等基本要素的位置,将对这些国家的政权稳固与国家发展产生决定性影响。

  

   五、结论

  

   当传统国家向现代国家转变从而建立直接统治的时候,现代国家必须在社会之中建构支持自身的政治基础,这个政治基础就是政治社会。就性质而言,政治社会是现代国家制度与社会融合在一起的新质因素,它既是现代国家的组成部分又是社会的组成部分,兼具现代国家的刚性特征与社会的柔性特征。作为现代国家在社会之中的根基,政治社会伴随着现代国家建设进程的推进而发展成为一张广泛、深入的网络,民族主义观念、公民身份、阶级划分、政治联盟与政治排斥关系、政党与社会组织、代表分配与选区划分规则是编织这个网络的基本要素。政治社会不是千篇一律的,也不是一经形成就固定不变的,而是会在支配型、妥协型、封闭型、开放型等不同类型之间发生转换。正是由于政治社会的独特性质以及类型的多样性,构成了我们深化理解现代国家形成、社会革命、国家自主性以及民主转型的学理基础。

  

   在解释了政治社会的性质、分析了政治社会的基本要素、区分了政治社会的理想类型以及阐述了政治社会的学术价值的基础上,本文的目的在于初步形成一个关于政治社会的中层理论(middle-range theory)。依照罗伯特·默顿的观点,“中层理论既非日常研究中广泛涉及微观的而且必要的操作性设计,也不是一个囊括一切、用以解释所有我们观察到的社会行为、社会组织以及社会变迁的完整统一的理论,而是介于这两者之间的理论”。[36]而且默顿通进一步强调指出:“中层理论原则上应用于经验研究的指导,它介于社会系统的一般理论和对细节的详细描述之间。社会系统的一般理论由于远离特定类型的社会行为、社会组织和社会变迁,而难以解释所观察到的事物,但是对于细节的详细描述则完全缺乏一般性的概括。当然中层理论也涉及到抽象,但是抽象是同观察到的经验材料密切相关的,是结合在能够进行经验检验的命题之中的。中层理论只是涉及到有限的社会现象,正如它的名字所表现的那样。”[37]简要言之,在比较一般理论和细节描述的基础上,默顿将中层理论界定为立足部分经验并受经验检验的中观理论命题。

  

   本文所谓的政治社会的中层理论借鉴了罗伯特·默顿的观点,或者说遵循了默顿所提出的中层理论的基本原则,具体而言,关于政治社会的中层理论有着三个方面的基本内涵。首先,政治社会理论致力于在微观的公民理论和宏观的社会理论之间,提出对现代国家之政治基础的中观解释,也就是说政治社会只是作为总体社会组成部分的中观范畴,它只是观察到了社会现象的一部分,也就是现代国家对社会进行改造的行为与结果。其次,政治社会理论试图摆脱纯粹思辨的抽象推理和零碎的经验研究的路径束缚,致力于在现代国家形成一般经验的基础上提出能够解释部分问题的分析框架,从而能够为具体的经验分析提供一般性的理论指引。最后,作为一种指导经验研究的分析框架,政治社会是在它所观察到的经验材料的基础上进行抽象的产物,所以政治社会理论是需要不断接受经验检验的命题,这就是说政治社会不仅要在经验上能够被观察到,而且要在不断弥合它与经验之间差距的过程中得到发展。

  

   如果运用政治社会理论来指引具体的经验研究,那么我们不仅能够重新理解现代国家建设的历史过程,而且可以重新理解国家与社会之间的关系以及互动过程。首先,现代国家建设除了行政官僚体制的发展、强制资源与物质资源的集中、社会反抗与国家镇压等内容,还包括一系列用以改造社会的组织、身份、关系、结构、观念等要素的创建和发展,并且当我们观察到此类要素时能够将它们看做是国家与社会之外的新质因素,甚至可以说它们才更为真实的代表着现代国家建设的成就。其次,国家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二元分立的,而是相互融合在一起的,现代国家越是成熟和完善,就越是嵌入社会之中构造了支持自己的政治基础,这就是说当我们观察国家与社会之间的互动过程时,必须注意到动态过程所产生的静态的沉淀物,正是这些沉淀物是把国家与社会融合在一起的纽带。最后,经验过程始终处在动态之中,政治社会由于组成要素的拓展以及组成要素之间关系的调整将呈现出类型更替,这就意味着不仅现代国家伴随着政治社会类型的变迁而发展,而且现代国家与社会相互融合的状态也会发生新陈代谢。

  

   概而论之,政治社会作为一种中层理论,它弥合了长期以来社会科学理论所造成的国家与社会之间的裂痕,并且在国家与社会之外提供了第三种理论立场。当然,本文所提出的政治社会理论只是在现代政治进程一般经验的基础上形成的一个初步的中层理论,它既不具备取代国家与社会分析范式的学术企图,也不具备国家理论或者社会理论那样宽泛的解释力,其目的在于能够对于理解现代国家形成过程在社会之中产生的影响提供新的理论视角。

  

   注释:

   [①] 查尔斯·蒂利:《强制、资本与欧洲国家》,魏洪钟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7年版,第23-31页。

   [②] Reinhard Bendix, Nation-Building & Citizenship, New Brunswick: Transaction Publishers, 2007, p.22.

   [③] 马克斯·韦伯:《经济与社会》第1卷,阎克文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10年版,第150页。

   [④] 马克斯·韦伯:《经济与社会》第2卷,阎克文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10年版,第1203页。

   [⑤] 塞缪尔·亨廷顿:《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王冠华、刘为译,沈宗美校,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8年版,第28页。

   [⑥] 尤尔根·哈贝马斯:《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曹卫东、王晓珏、刘北成、宋伟杰译,学林出版社,1999年版,第171页。

[⑦] Cyril Black, The Dynamics of Modernization, New York: Harper & Row Publishers,(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政治社会   现代国家   政治发展   中层理论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理论与方法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95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